『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193:远虑

[字数:3260 更新时间:2018/9/12 15:39:00]




  ;

  矮哥他们在谈论军队待遇的问题,而在大本营里,邓时锋和罗蛋也在谈论着军队的事情,不过讨论的内容有些不一样,他们两个讨论的是关于扩编和设置新兵种的问题。.. :『.』

  “老师,这扩军我不反对,可是这今年年初刚扩编一次,虽然在前段时间战斗都得到了一定的强化,要八加二这样少量扩编我举双手双脚赞成,可又要像今年这样五加五似的翻倍扩军……我可不敢保证这战斗力……”

  罗蛋苦着张脸,摊着双手表示难以办到邓时锋的新意图。作为跟随邓时锋这么久的高级指挥官,心中同样怀有征服世界野心和梦想的罗蛋自然很赞同扩军,可他也明白任何事情都需要建立在合理与承受能力的范围内,再次大规模的扩军那就是一个大坑,能坑进去自己刚刚形成的战斗力。

  “你小子,别断章取义啊,我什么时候说要再五加五的翻倍扩军……”邓时锋当然明白罗蛋这次唱反调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眼,不就是年末学校那一批毕业的适龄学生中,要加入军队里的四百多人中有一半被分到了海军和技术工程兵以及骑兵,而且还要从现役步兵中抽调一批老兵过去让你不爽!告诉你啊,这些单位都是需要文化知识的技术兵种,我知道你是从步兵出身对步兵有特殊的感情,但是你是军队最高长,眼光要放远点,别天天就像个地主老财一样只盯着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像个宝贝山芋一样!”

  邓时锋毫不留情的捅破罗蛋的那点小心眼,虽然罗蛋也逐渐在边打边学中逐渐的成长,但毕竟属于半路出家,底子薄基础不足,再加上小山民没见过太多的市面,有时候总是会为一些眼前小利小事而羁绊住手脚和阻挡视野。用简单点的形容,那就是战术观很好但战略感不足。

  就像现在邓时锋所说的扩编,让罗蛋不爽的地方就是这次的扩编并不以一线主力作战步兵为主,而是以非一线人员,甚至是工程技术兵这样的兵种来进行扩编,这种反差让罗蛋很是不爽。

  被邓时锋捅破自己那点小心眼的罗蛋并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搓着手,很不情愿的说道:

  “老师,你要弄骑兵我赞同,毕竟我们现在就缺骑兵。弄海军我也不反对。早在去年制定打郁林双流运河我就知道要建海军,不过从双流驻地传回来的消息,运河疏通至少要到明年秋天这样才能完成,这海军基地到现在都还没个影,一下子就拉过去那么多人……而且很多又都是经过至少两年以上完整系统教育的年轻人……这也太浪费了点吧……”

  “还有那工程兵,以前铺路架桥还有维修破损建筑重新恢复使用当桥头堡阵地的活不都是我们步兵干的,专门弄一批人当工程兵……老师你也知道每年能够从学校里系统学习完两年以上课程的学生就那么多,今年毕业人数好不容易突破一千,毕业分流也第一次倾向我们军队一下子就划来四百多。我这正高兴有这么多高素质兵员可以培养了,结果你弄到了海军和这什么工程兵上,这不是太浪费资源了吗……”

  “还有,你不是常说吗:军事服从与政治。政治服务于经济;可这次的扩编这几支部队我觉得是弊大于利,不仅要降低一线作战部队的战斗力,还要设置那么多隶属正式军职的编制,这修桥铺路的服役这么十年八年就能和士官一样获得几十亩土地……这怎么看都是逼亏本买卖啊……”

  因为在邓时锋身边当过第一任亲兵。二人之间的关系比起其他人来要更密切一些,罗蛋自然敢这样和邓时锋吐槽抱怨;而且他说的也的确是军队里很多中高层人员同样的心里话。现在山村的教育成果正逐渐的扩大,今年十五至十八岁完成二至四年初级教育的毕业适龄青年首次突破一千人。又因为邓时锋在学生们中间的动员和号召拉来了将近一半左右的人数,各营连长们都眼巴巴的等着这些有文化的新兵来充实自己的队伍,结果给邓时锋这么大手一拦截……桑心啊……

  而且虽然罗蛋现在的眼界还是小了点,可这并不代表着他就没有一点远见和头脑,在当军队高层这么多年的时间,他对于培养一名士兵和军官需要耗费多少时间和资源是相当的清楚,都说打仗是在烧钱,养兵也是同样烧钱的事!

  “哟呵……知道拿事实道理来辩了哦……”

  邓时锋没料到罗蛋不仅要和自己讨价还价,还能开始摆事实讲道理来辩,虽然他摆的都是歪理……

  “我就这么告诉你,除了骑兵之外,将工程兵单独分列出来是为了更好的提高你们的作战效率,今后你们外出作战,特别是推进到外省甚至北方作战时,你就会发现这些工程兵是多么的必要。”

  “至于海军……既然你提到了军事服从与政治,政治服务于经济这句话,那我也告诉你,组建海军短时间内的确看不到什么收益甚至是赔本的买卖,但是不出五年后,光是海洋控制收入你就会发现你要哭着喊着要我增加海军的发展配额!!”

  “老师,没那么夸张吧……”听到邓时锋这样的海口,罗蛋只感觉眼皮子直跳。

  “没有,我这话先撂着,五年后你自己再想想……而且你也看到了,这两年我们治下的地方脱农人口是越来越多,而很多地主又找不到足够的人手来提高粮食产量……再加上等和外面的人**易进来后……没海军在外面往山里补粮……你不想你两个儿子等着饿死吧……”

  “我擦!情况这么严重?!老师你别唬我……”罗蛋听到这话就像坐到了刺猬一样蹦了起来,罗蛋结婚早,到今年又得了第二个儿子,俩个儿子不仅让他后继有人,也让他老娘成天乐得合不拢嘴;当了父亲的罗蛋可是对这两个儿子疼爱有加,现在听到从老师嘴里吐出这么可怕的事实自然让他有些无法能够接受。

  “信不信由你……”邓时锋拉开地图,翻找到一份中国地图后指着上面说到:“北方的局势你也知道,明朝估计撑不了两年了,到时候北方一大乱南方不久也会遭殃,到时候我们很难再从江南、湖南湖北这些产粮大省弄到粮食,兵荒马乱的谁还会再卖粮啊……”

  家中有粮心中不慌,这话是多年来的古训,特别是在兵荒马乱的动荡年代,没有人会愿意在没有看到前景的情况下出售自己手中的存量。因此邓时锋只是略微提起便掠过,手指直接的划向了广西南方的某个地方……

  “所以到时候,我们也许不仅要面对北面而来的敌人,还要现在就要有足够远见的在这些地方布局!!”

  ps:过年前最后几天,实在是忙的有些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