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强明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三十六章 轰然倒下

[字数:3853 更新时间:2013-11-15 4:34:00]



  “回来了!丁守备的船队回来了!”

  “丁巡检截杀刘香成功,回澎湖了!”

  大大小小的叫声在澎湖传开,军民们纷纷扔下了手里的事情,一窝蜂的跑向了海边。

  “小姐,小姐,丁守备回来了!”

  韩小小一怔,随即立刻站了起来。

  丁云毅回来了,丁云毅终于回来了!

  澎湖的军民们就站在海边,他们看到奋勇追敌的丁守备终于带着他的船队回来了。

  最前面的,是“追随者”号,左右两翼护卫的,是蔡九洲和叶大海指挥的战船。不光这些,他们还看到了许多从来没有见过的船。

  那一定是丁巡检的战利品!

  “追随者”号慢慢停了下来。

  可还没有等澎湖的军民们来得及欢呼,就看到龙战天、段三儿带着几名士兵,高高举着一幅担架,不要命的在海上奔跑而来。

  接着,从周围的舰船上,蔡九洲、叶大海和无数的水师官兵,也纷纷跳下了齐膝的海水中,疯了一般的朝岸上奔来。

  军民们傻了,不知道出了事情。

  “快,快找大夫来!不,找萨罗齐神父来,他会看病!”龙战天一到岸上,便嘶哑着嗓子喊道。

  担架上躺的是丁云毅!

  大明的澎湖守备丁云毅!

  担架上的丁云毅,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面色惨白,毫无人色。

  “轰”的一下,澎湖炸开锅了。

  “快找大夫来啊!”

  “萨罗齐神父,萨罗齐神父呢?”

  人人都在乱哄哄的叫着,人人都在拥向担架旁。

  蔡九洲猛然一声大喝:“都让开,都让开!把丁守备抬回军营去!”

  担架上的丁云毅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微微睁开了眼睛,蒙胧中,他似乎看到了秦云,看到了张宪轩,看到了韩小小,也看到了阿喜和阿湖姐弟......

  丁云毅居然裂嘴笑了笑,接着便又陷入到了昏迷中......

  ......

  丁云毅以勇猛绝伦闻名于大海之上,但他不是铁打的。

  在杭州“听雨楼”的时候,他便浑身带伤,才能下床,便赶往苏州与王承恩会合,接着又奔波去了京城。

  才回到澎湖,多处伤势因为彻夜奔波根本没有痊愈,可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养伤,却又经历了澎湖大战,再次身带八处伤势。伤上加伤,换个人早已倒下。

  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丁云毅却带伤咬牙追击刘香,一举在金门外洋歼灭刘香船队。

  当目标终于达成,丁云毅憋着的一口气松了,全部伤势一齐发作,轰然倒下。

  随他一起追击的弟兄们,疯了一般的把船开回了澎湖。一路上,丁云毅大半时间都处在昏迷中,有的时候偶尔醒来,喃喃的说上几句谁也听不清楚的话,便又再度昏迷过去。

  弟兄们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在最短的时间里把丁云毅送回了澎湖。

  其实弟兄们看到守备倒下,也全都乱了,根本没有想到,其实他们完全可以把丁云毅送到路程更加短的金门去,或者条件更加好的福建去,而不是回到澎湖。

  可是在那个混乱时候,谁会想到这点?

  丁云毅就是他们的主心骨,就是他们心目中不可战胜的神,就是他们的一切。一旦丁云毅倒下了,他们也便觉得天崩地裂。

  丁云毅以一个人的力量支撑起整个澎湖,有好处。他用自己的勇猛、无畏,让澎湖的战斗力在最短的时候得到的最大的提升,让全澎湖的人都为他而骄傲,也愿意心甘情愿的为他死战。

  但同样的,这样的做法也存在着很大的隐患。

  澎湖是丁云毅一个人的澎湖,所有的人都把他当成依靠,当成主心骨。一旦他倒下了,整个原本运转流畅的机制便会产生混乱。

  这种隐患终究还是爆发了。

  但在现在,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丁云毅却并没有办法去改变它,他必须还得一个人抗着整个澎湖前进。

  可是,他能挺过这一关吗?

  军营外,澎湖的百姓聚得黑压压的,都在询问着丁巡检的情况。军营内,官兵们焦急的议论着,来回走动着。他们和百姓一样,同样不知道现在丁守备怎么样了。

  而在营帐之内,那些丁云毅的亲信们人人面色凝重,眼睛死死盯着萨罗齐。

  萨罗齐站起了身,丁云毅的部下正想说话,萨罗齐却做出了一个“嘘”的手势,带着弟兄们走了出去。

  一出去,弟兄们便把萨罗齐围了起来,七嘴八舌的问个不停。

  “都给老子住嘴!”蔡九洲忍不住大声喝了起来,这才制止了乱哄哄的场面,接着他问道:“神父,守备情况如何?”

  “你们实在太鲁莽了,既然丁已经昏倒了,为什么不就近把他送到金门,却还要送来澎湖,一路上颠簸劳顿,只会加重他的病情。”萨罗齐语气很是责备。

  蔡九洲和叶大海互相看了眼:“是,是我们做错了。”

  萨罗齐面色严峻:“丁是新伤老伤一起发作,老伤未好,又添新伤,让人惊讶的是,他身上那么多伤,竟然还能追击海盗,简直就是奇迹。”

  “他娘的,老子问你现在大哥怎么样了!”包雎华忍不住大吼道。

  萨罗齐这才说道:“他的几处伤势非常严重,再加上现在是夏季,有些伤口已经发炎化脓,进而引起了寒热病,这种寒热病非常麻烦,没有特效药可以治疗......”

  一句话让所有弟兄的心都冷了,萨罗齐皱了皱眉头:“不过我曾经听过一个故事,秘鲁总督的夫人金琼染上间日疟,由统治安地斯地区的干腊丝长官带来了一些金鸡纳树树皮磨成的粉。据当地的原住民告诉长官,这种树皮可以退烧,结果真的有效。如果这个故事是真的的话,那么也许可以帮助到丁。但是那种金鸡纳树树皮远在安地斯地区那。”

  “这这不是屁话吗?”包雎华瞪着眼睛道。

  “现在最严重的是寒热吗?”一直没有说话的秦云忽然问道。

  “是。”萨罗齐认真的点了点头:“必须先帮他退去寒热,才能再进一步的治疗。”

  “如果光是要退去寒热,我倒有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