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异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十二章 幽冥战将(上)

[字数:4004 更新时间:2013/11/14 21:42:00]



  甘大斜躺在地上,紧闭着双眼,心里不住后悔着,我日你个太阳啊,要不是你今天这么好,我怎么会想着出来游玩儿呢?这真是游他娘的个鬼咧,非但姑娘的小手没能摸上,自己和手下倒是被打得像几条死狗。

  眼下更是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若是惹怒了对面那个臭酒鬼真煞星,一枪扎过来的话,自己的小命定然不保。

  唉!甘大在心里叹了口气,不禁有些疑惑,难道刚才不小心碰着了?怎么觉着自己的卵子似乎有些疼咧,咝……

  十里亭中的群殴其实结束得很快,孙雷等十个兄弟被酒鬼覆手之间打翻在地,一时间根本动弹不得。

  望着那个浑身酒气的酒鬼,孙雷嘴里抽着冷气儿,心里不住的疑惑着,这到底是什么人呢?太厉害了,我们这么多兄弟居然在他手底下走不了一盏茶的工夫,这还是不动刀枪,若是动起刀枪来……

  孙雷心里一阵后怕,余杭什么时候出现这种高手了,恐怕田老大过来也不是对手呢……

  扯了扯被打得乌青地嘴角,孙雷勉强笑道:“阁下武功高强,我一干弟兄今日败得心服口服,我等自愧不如,还请告知尊姓大名,日后也好有个交待。”

  那酒鬼自顾自地捉起酒坛灌了一口酒下去,咂了咂嘴巴,又眯着眼睛瞅了瞅在一旁装死的甘大,一缕声音从那翘着的嘴角里传出来:“少?嗦,要么给我宰了那边那个浑球儿,要么给我磕个响头,办完了这件事儿,咱们再说话。”

  甘大心里打了个突儿,将眼睛睁开条小缝儿,偷偷地向着孙雷望过去,生怕这家伙二话不说就操刀过来砍了自己。甘大不由的紧了紧双腿,腿肚子有些直打抖,他娘的,卵子似乎是更疼了,这次要是能活下去,回头一定得去找大夫看看……

  听了酒鬼的醉话,孙雷苦笑了一声,暗道自己现在哪里还有什么选择的余地?自己兄弟把那甘大救了下来,现在断不可能又去一刀砍了他,要不然不是自己扇自己的耳光吗?

  当下正欲爬起身来磕头,早见柱子挣扎着跪在那里“咚!咚!咚!咚!”,居然是连磕了四个大响头。

  那酒鬼眉毛一皱,脸上不悦道:“只着你磕一个,你却磕了四个,又想怎么滴?”

  柱子三个响头磕完,额头上居然就鲜血直流,可见情真意足,忍着身上的疼痛,喘了口气道:“前辈海涵,小子先前冒犯,实在是鲁莽,只是人命关天,我出刀一事却并不后悔,这三个头,一个是如前辈所愿,一个是为那人所磕,一个是感谢前辈不杀之恩……”

  那酒鬼自伸了个懒腰道:“哼,倒是会说话,不过算你有些骨气,此事还就罢了,还有一个头呢?又是为何?”

  孙雷此时早猜出柱子的想法,不由暗忖道,这小子行事虽然鲁莽了些,但脑子却还算是活泛,以后倒是可以让田老大好好调教一番。

  只见那柱子仍跪在那处,叹了口气,道:“好教前辈知晓,我兄弟几人在此处等候,本是身负重责,如今与前辈交手之后,我等再无一战之力,恳请前辈等下可以出手救下三名少年,小人感激不尽!”

  酒鬼打了呵欠,笑道:“嘿嘿,你自己犯下的过错为何要我来替你承担?莫以为你一个响头便可以换来三个人头?哈,那你若是多磕上几个,岂不是可以换得天下太平?唔……按此看来,那帮庙里的秃驴们倒是存着这么个想法啊……啊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柱子伏身拜倒,恭身道:“还请前辈成全!”

  酒鬼又捉起酒坛来灌了一口酒道:“你这呆子,居然肯为他人的性命磕上这么多的响头,真是蠢不可及,蠢不可及啊……是吧?破网?”

  破网?什么东西?众人心头泛起一阵疑惑,便听到耳边传来一阵马嘶“咴咴~”,却是换来酒鬼的一笑开怀大笑。

  原来却是一匹马儿,只是这名字起得甚是奇怪,众人转头向那马儿望去,登时差点笑破肚皮,孙雷一众兄弟身上本来便疼痛难当,此时更是一个个抽着冷气儿抖个不停。

  原来那匹马儿身上的黑毛居然参差不齐,乍看过去,便如同披着一张破旧的网子,这名字,啧啧,起的居然也还算应景儿……

  酒鬼笑了一阵,开口道:“没想到啊,现在还能遇上你这等蠢人,也算与我有缘,哈哈,来来来,坐近些,且把事情说来听听,如果讲得有趣,看在你响头的份儿上,我便帮上一帮。”

  柱子闻言大喜,连忙往前爬了几步,却仍跪着,开口将事情的原委始末细细说与酒鬼听了……

  却说唐奎几人疾走了一阵子,苏小曼和张季宣就开始气喘吁吁起来,唐奎因为练了几个月功夫的原因,身体明显要强健许多,此时额头上竟是连半点汗也不见。

  张季宣喘着粗气道:“他们应该没有跑这么快吧?我们走慢些,歇息一阵子好了。”

  唐奎回头瞧了一眼,瞳孔一缩,低喝道:“不好,他们追过来了!快跑!”说罢便急急地扯了两人的衣袖向十里亭方向逃去。

  本来一阵疾走让三人的体力就消耗的挺大,此时又突然开始狂奔起来,张季宣只觉得自己的嗓子里要开始向外冒火,只能大口地喘着粗气,在唐奎地牵动下拼命着挪着步子。

  反观苏小曼,虽然是个女孩子,但因为这两年多来一直跟着兄弟几个在街上奔来跑去,又习得了《子午心法》,此时反倒表现得比张季宣还要轻松,虽然也是气喘不断,但是仍然可以保证呼吸的节奏。

  望着隐隐在望的十里亭,唐奎心中暗道,这与田大哥的推测有出入啊,怎的这两人现在便会追赶过来?难道是事情有什么变化?

  唐奎又转头看去,发现后面两人离得更近了,恐怕这样下去,自己三个等不到十里亭,便要被他们追上,怎么办?唐奎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擂鼓一样,开始“咚咚咚”的响个不停,此时真恨不得自己能多长出两条腿来。

  又奔了一阵儿,却是苏小曼被一块不起眼地石头绊了脚尖,三人登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这一停顿,后面两人追得又近了一些,吓得三人赶紧又狂奔起来。

  边跑着,唐奎边急道:“这样不是办法,季宣,你和小曼先走,我来挡着他们。”

  狂奔当中,苏小曼自然打不了手语,于是只能一味摇头,表示不愿意三哥留下来送死。

  张季宣闻言骇道:“这怎么行?!留下来必死无疑!不行,要走一块走!十里亭马上就要到了,我们跑快些!”

  唐奎转身看了一眼身后,顿时寒毛倒竖,只感觉背后起了一层寒冰一般,原来身后两人竟然追得只有半里多路了,眼见用不了多长的工夫,几人便再难幸免。

  唐奎望着还有一里半路的便可赶到的十里亭,心中叹息一声,脑中反而冷静下来,虎目一凝,开口喝道:“仔细听着,他们马上就要追上来了,这样下去十里亭中的几位帮手必然无法及时起来相救,你们继续跑,季宣你现在就朝亭子的方向喊救命,我来阻他们一阻!”

  见两人还要再反对,只得将眉头一横,瞠目怒道:“这都什么时候了!少?嗦!如果我们三个今天都死在这里,张家的仇和二哥的下落怎么办?你们若能喊了人来,我便有机会保住小命,不要再废话!快走!”

  唐奎说罢便停住脚步,开始平心静气,等待那两人的到来,心中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阻着他们……

  张季宣还想再说,却被苏小曼一把扯着往前奔去,心中一愣,暗叹道:“难道我竟然连一个女子也不如吗?!断断不能这样下去!”想到这里,不由心中生出一股怒气来,大叫一声,登时脚下竟然又快了两分,变成他扯着苏小曼狂奔起来,一边跑,一边冲着十里亭地方向大声叫喊道:“救命!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