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异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十章 反客为主

[字数:4752 更新时间:2013/11/14 21:42:00]



  天气着实很好,初春时节的太阳发酵在徐徐地春风里,细腻而温柔。

  瘦猴儿抬手擦了擦额头上那层细细地汗珠,伸了伸脖子,开口道:“咝,沙哥,前面那三个小家伙似乎走得有些快哩。”

  冬瓜冷哼了一声,接话道:“今天就要死的东西,急什么,就让他们跑快几步,也逃不出咱们三个的手掌心儿。”

  沙子鼻孔里喷出一股热气,边走边道:“果然不出所料啊,哼,你们两个走快些,追上去,做掉他们几个。”

  冬瓜转头问道:“沙哥,那你呢?”

  望着仍然没有回过神儿来的两名手下,沙子心里一阵无语,冷哼道:“我留下来招待招待那位渔夫。”

  瘦猴儿和冬瓜对视一眼,各自心里一惊,终于明白过来道:“沙哥,你的意思是――今天这事儿,是有人给咱们兄弟几个下的套儿?”

  就好比是捕蝉的螳螂还没有把蝉吃到嘴里,却突然发现背后竟然还藏着一只黄雀,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沙子冷笑道:“嗯,前面三个是鱼饵,咱们是鱼,哈哈……既然这样,咱们就来比上一比吧,看看是渔夫狡猾,还是鱼儿聪明,哼!”

  冬瓜把嘴一咧,龇着牙道:“嘿嘿,谁是鱼还不一定呢。”

  瘦猴儿转过头来望着沙子道:“沙哥,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沙子镇定自若地笑道:“你们两个现在就快走赶上去,把三个小东西直接宰了,然后回来接应我。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那田捕头现在定然跟在咱们身后。”

  冬瓜黑着脸道:“王八蛋,沙哥,要不咱们现在三个人一起冲上去,直接宰了那三个小兔崽子再说!”

  真是个榆木脑袋啊,沙子叹口气道:“做戏做全套,人家设下这个局,怎么可能没有算着咱们这一步?那田捕头此时定然是骑着马的,咱们不动,他也不动,若咱们三个加快脚程,他便知道咱们识破他的计谋,定会纵马上来,咱们虽然也是好手,但人终究跑不过马的。”

  瘦猴儿眼珠一转道:“沙哥,那三个小东西不堪一击,便让冬瓜一人去宰掉好了,我和你一起留下来对付那人。”

  冬瓜附和道:“猴子说得有理,沙哥,要不咱们就这么办吧?我保证把那小子的人头给你带回来!”

  沙子摇头道:“你们两个一起去,我只怕前面还有他们的人,他们设下这个套儿,不会一点准备没有,咱们要想破这个局其实也简单,直接掉头就走,不理会那几个小东西,只不过那样的话,咱们的任务也算失败了。”

  一时不察,竟然落进对方的局中,但对自己颇自负的沙子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弃,能够吃掉鱼饵再潇洒逃脱的鱼儿才是好样的。

  瘦猴儿思忖道:“沙哥,他们不可能一直跟着这几个小子的,咱们现在索性不动手好了,等他们撤了网,咱们再下手。”

  沙子摇了摇头,叹道:“如果那几个小子此次离开余杭只是一场戏的话,那么咱们势必还要在余杭等下去,他们人手足够多,即便是真对上了,他们也耗得起,可咱们就只有三个人,怕是比今天的局面更加危险。”

  沙子沉吟了一下又道:“咱们现在在余杭呆的时间已经够久的了,如果今天不来个了断,以后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若是这么点小事儿拖咱们一两个月,就是完成了任务,只怕也要给他们耻笑。”

  想到这种可能性,冬瓜和瘦猴儿人都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沙哥说得的确没错。

  冬瓜嗡里嗡气地道:“可是沙哥,你一个人对付那个田捕头,我实在是不放心呐。”

  沙子笑道:“没事,他们之所以一直迟迟不肯动手,就是怕抓错了人,打草惊着我们这几条蛇,眼下咱们只要不动手,他们自然也不会先动手。”

  旋即便见那沙子嘿嘿一笑道:“既然如此,咱们也来设个局吧……你们听仔细了……”

  不得不说,余杭城因为大运河带来的人气真是非比寻常,此时官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着实不少,不时有装满了货物的马车行过,带起两道细细地尘土来。

  突然间,人来人往的官道上有几个人吵了起来,似乎是三个人因为什么东西弄得不愉快,从一开始的对骂,迅速发展成为拳脚相加,很快的,便有一人被打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另两人一看之下,以为打死了人,慌慌张张就跑了。

  “咦?前面有人打架,我去看看!”骑在马上的一位姑娘说了一句,然后一勒缰绳,纵马奔上前去。

  “这个糊涂小柔,非要跟着来,真是……”田盖心里叹了口气,忖道果真不应该带她出来,脚下却不免加快了步子,奔着渐渐开始聚拢的人群赶过去。

  官道上的人着实不少,喜欢看热闹的人也挺多,所以一会儿的工夫,便有不少过往的行人围了过来,开始在那里议论纷纷起来……

  “哎呀,这人莫不是死了吧?”

  “不会吧?刚才那两个汉子下手那么狠?”

  “只差没动刀子了呢,你看看,现在躺在那儿一动不动了……”

  “你试试他还有气儿没有?我怎么觉着他不喘气儿了?”

  “我胆子小,我才不试,你有本事你去试试……”

  “要不要去报官……”说话的那人瞧着周围一群人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自己,只好呐呐地住了嘴。

  ……

  “嗒嗒,嗒嗒……”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马背上的柔柔姑娘飞身跃下马来,几步走上前去,刚要开口说话,异变陡生!

  一直躺在地上的那位“死人”兄弟不知怎么就活了过来!不但活了过来,而且手里抓着一把匕首!

  等众人看清要一轰而散的时候,匕首已经堪堪递到了柔柔姑娘的喉咙跟前!

  柔姑娘是城里楚守备的女儿,自小跟着父亲练了一身不错的武艺,长大后不喜女红,反倒喜欢天天泡在衙门里,跟着田盖一帮子人打混着破案抓贼什么的,以至于这姑娘都年方二八了,还没有寻着合适的人家儿,这着实令楚守备头痛不已。

  凭着女人敏锐的直觉,柔姑娘却是自然地向后一仰脖儿,腰畔的短刀递了过去,削退了那装死汉子的必杀一击,可把柔姑娘惊出一身冷汗,这是什么人啊,自己和他无冤无仇的,怎么像是专门等着要杀自己一样的!

  装死的沙子傻了眼,怎么会是个女人?糟了!弄错了!思念电转,沙子着实是个机灵的人物。

  “他娘的薛老二,居然派个娘们来杀我,这么看不起我吗?啊?”沙子两眼通红地冲着柔姑娘吼叫道。

  “哎?杀……杀……杀你?是你要杀我的吧?!”柔姑娘傻了眼,怒道,这到底是什么人啊?疯子嘛!真是的……

  “你认错人了!本姑娘现在心情十分不好,让开!”柔姑娘气恼道。

  “哼!休想骗我,受死吧!”沙子状若疯虎,抽出长刀向柔姑娘劈将过来……

  一个真心要杀,一个还要辩解,这局势立刻便成了一面倒,柔姑娘本来武功便不是非常高强,当下只能苦苦支撑着,那个疯汉子的刀几次都差点削到她的脸蛋儿上,真是个疯子!

  眼看便要不支,偏偏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仰身向后摔倒,却刚好躺过沙子手中的长刀,只是却再也躲不过接下来的这一刀了!

  “铛!”的一声,危急时刻,一柄钢刀架着了沙子的必杀一刀。

  “官府办案,闲人回避!”田盖喝道!

  众人一听,纷纷作鸟兽散,只是跑了十几丈远,又停着看热闹了,这些人的胆子真是大得很哩。

  “束手吧!”田盖大喝一声道。

  “去你妈的,老子今天要你的命!”沙子胸中恼火不已,那女子没杀得成,眼下正角儿也上来了,可算是苦也。

  “田大哥,他认错人了的,你莫杀他!”柔姑娘此时仍在云雾里飘着。

  “笨蛋小柔!这位就是咱们今天的正主儿。”田盖一边与沙子缠斗在一处,一边解释道。

  “你还是专心点和我决一死战吧!”沙子大吼一声,手上的攻势更加猛烈起,刀招如同波浪一般连绵不绝。

  田盖闪过对方劈来的刀招,顺势一刀划向沙子的面门,道:“小柔,你上马快些赶上去,好护着唐奎他们,迟恐不及!”

  “喔!好,田大哥你自己一定要小心!”柔姑娘这下清醒过来,飞身上马,一溜烟儿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