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勇闯天涯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637章 火车站冲突

[字数:5875 更新时间:2014/8/30 7:08:00]



  义乌城西的骆宾王故居,系清末同治年间当地开明士绅重建,为一排明清风格的仿古式园林建筑,目前是新二军军部所在。

  黄昏时分,彩霞满天。

  由堂屋改建的作战室里,吴铭趴在窗前,借助夕阳的光辉查看地图,不知为何从早上起床开始他就一直心绪不宁,隐隐之中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盯着地图看了一会儿不得要领,吴铭站起来拍拍手,站起来向旁边的龙韶罡问道:“老龙,我总感觉小鬼子有后手……义乌不是久留之地,我们要尽快向衢州撤退,最好一口气撤回千里岗山区。”

  “不会吧?”

  龙韶罡指着地图,向吴铭讲解他的看法:“我们的工兵旅已经破坏诸暨到义乌的铁路,日军第二十三、三十三师团沿途不断遭遇我军冷枪冷弹和地雷袭击,进展缓慢,再加上连续作战伤亡巨大,官兵士气低落,预计还得两三天才能赶到义乌。”

  “再看我们正面,日军第五师团徘徊不前,连续几天战斗下来,他们起码报销了两个联队,差不多一半人没了,官兵战斗意志直线下降,哪怕加上第四师团的援军,估计也不敢主动碰我们这块硬骨头,暂时我们还是安全的。”

  龙韶罡指向金华一带,说道:“虽然日军第三十二师团和第一一六师团正强攻兰溪,但兰溪一线有第四十九军三个中央军嫡系师防守,兰溪与金华中间的大盘山有第八十六军六十七师,兰溪与龙游之间,有第二十六军驻防。”

  “而在江山、玉山和上饶之间,还有王耀武统率的第七十四军三个师。就算日军大肆使用毒气弹,要想打下金华,少说也得半个月时间。毕竟第十集团军司令是王敬久,他不会像那些无耻之辈一样不战而逃!”

  “话虽如此,但我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吴铭咬了咬牙,又问:“辎重和后勤部队启运了吗?”

  “如今义乌火车站仅有之前我们扣下的两个火车头,车厢更是紧缺,昨天参谋长刚调用一列火车把炮兵送走,目前后勤和辎重部队正在装车。”龙韶罡回答。

  “好!”

  吴铭点点头正要接着说话,机要科长杜平璋一下子冲进作战室,冲着吴铭报告:“军座,不好了,有人要抢我们的军列!”

  “什么?”

  吴铭一听顿时火冒三丈,火车可是新二军能否安全后撤的关键,在这个时候竟然有人敢动军列的主意,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吴铭怒气冲冲地问道:“什么人抢我们的军列?”

  “是浙江保安第三师师长马忠良……此人带着部队从义乌西北方的浦江县城败退下来,他说奉命紧急运送一批物资到后方,他还拿出了浙江保安处长宣铁吾将军的命令。”、

  浙江保安第三师是在武汉会战期间,由浙江省府下令组建,兵员来源主要是从浙东嘉兴、吴兴等地撤到内陆地区的青年民壮,军官则是宣铁吾从委员长卫队和黄埔同学中选拔,这位马忠良便是黄埔三期生,同时也曾在委员长卫队任职期间担任宣铁吾的助手。

  浙赣会战爆发后,浙江保安第一师和第二师,跟随宣铁吾负责浙西北淳安及寿昌、遂安一线的安全,驻扎在宁绍地区的第三师则被战区司令部抽调出来,负责浦江防务,拱卫义乌侧翼的安全。

  杜平璋见吴铭皱紧了眉头,赶紧补充回答:“之前我们还以为,这个保安三师已经提前撤离了,没想到他们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现……现在张参谋长已经赶去交涉,他让我报告军座一声!”

  啪!

  吴铭重重地一拍桌子,问道:“我们守卫火车站的官兵呢?”

  “辎重旅有大量物资要转运,参谋长就下令看守火车站的独三旅七团调拨人手帮忙搬东西,谁曾想马忠良那个王八蛋,直接就率领两个团官兵把火车站给占了。马忠良说必须先运他们的东西,等火车发出,他就把火车站还给我们!”杜平璋苦笑着说。

  “混蛋!为什么会放这支部队进城?北门是谁负责防守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报告?”吴铭质问道。

  杜平璋回答:“北门是独一旅负责防守。不过之前工兵拆铁轨拆到了北面的苏街,工兵请求帮忙,王旅长就带人去了……谁知道就是这个空隙,马忠良带着人忽然从浦义公路出现,直接从北门进城,独一旅留守的官兵赶紧上报,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吴铭脸沉似水:“这次方方面面都犯下大错,我们要庆幸来的不是日军,否则义乌城这个时候已经失守了!”说完,他一把抓起放在桌上的配枪,叫来情报科长叶竹寒,一起出门登上小汽车,朝着火车站方向赶去。

  义乌火车站附近围满了新二军官兵,四十多门迫击炮和五六十挺轻重机枪已经架设起来,通通对准火车站。

  躲在站里的保安师官兵,缩头缩脑看着外面,瞅着如狼似虎怒目相向的新二军官兵,从军官到士兵的腿都有点儿打哆嗦。

  张东宁冲开几名侍卫的阻拦,大步来到火车站前面的小广场,冲着站里大声道:“马师长,有什么话,大家可以面对面谈,你带人霸占火车站,延滞我们转运物资的进度,这样很不好!”

  对面好久都没有回声,最后对方派出一位中尉军官,请张东宁进火车站一叙。

  张东宁一眼就看穿马忠良的胆小,不敢出现暴露在新二军官兵枪口下。张东宁并不在意,跟随那名中尉进了火车站。

  刚走进火车站大门,张东宁就对着笑脸迎上来的少将军官一通指责,今年三十出头肥头大耳的马忠良尴尬一笑,随即重申他的主张——抢先运送保安师回金华。

  张东宁一摆手,直接拒绝:“马师长,待会儿我们军座就要来了,你亲自跟我们军座说吧,他要是同意了,我这边没有任何问题,若是他不同意,你就算从义乌出发,也会很快就变成死尸!”

  听了张东宁威胁的话,马忠良并没有感到意外,自浙赣会战爆发以来,仅仅从收到的战报他就清楚,面对新二军时日军起码栽进去两万多人,如今正在义乌东南方向与新二军对峙的第四、第五师团就是证明——什么时候日军两个师团会奈何不了****一个军了?

  要知道同样是第五师团,在板垣征四郎的率领下,曾经以半个师团横行山西,打得二十万中**队溃不成军,连克平型关、茹越口、原平、忻口,最后拿下太原。但是,现在他们却在新二军面前顿步不前,由此可见新二军的悍勇。

  马忠良冷汗都流出来了,他陪笑着从衣兜里掏出一包东西,一把塞进张东宁的衣兜里。张东宁感觉沉甸甸,拿出来拆开包裹着的红布一看,原来是三根金灿灿的金条。

  张东宁赶紧把金条还给马忠良:“马师长,我们新二军从来没这个规矩……你收好吧。等一会儿我们军座来,你有什么话直接跟他说!”

  马忠良还要把金条塞给张东宁,但看到张东宁不容置疑地伸出手阻挡,悻悻地收了回去:“好吧!”

  等到吴铭赶到火车站的时候,张东宁已经劝说马忠良走出火车站。

  几人来到火车站前面一座亭子。马忠良重申自己的要求:“吴铭将军,你们新二军不怕死,敢跟鬼子硬碰硬地干,但我的保安第三师根本就是一群怂包,我请求你先让我的部队走!如果你答应,我有重谢!”

  吴铭的手搭在桌子上,嘴角浮现一丝冷笑:“你的部队先走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将我们新二军每一个官兵都杀死,踏着我们的尸首登上西去的列车。”

  “这话——吴铭军长,你这话实在……实在太不通情理了!”

  马忠良有点儿尴尬,有些畏惧地看了吴铭一眼,赶紧命令身旁的副官送上一个锦盒,打开锦盒后露出里面堆砌得整整齐齐的十根金条。马忠良谄媚一笑,将锦盒推到吴铭面前:

  “吴军长,这是我送给您的见面礼,请务必笑纳!如果吴军长答应,我另有重礼相谢!”

  “真没想到,马师长带兵打仗,身上竟然有这么多金银财宝,真让吴某人大开眼界!”吴铭盯着马忠良,脸上满是不屑:“我听说马师长家里不是很富裕啊,怎么随手就能拿出这么多金条呢?”

  “这个,这个——”

  在吴铭如刀一般的眼神下,马忠良唯唯诺诺,一时间满头大汗。

  “啪——”

  吴铭重重一拍桌子,冲着马忠良一声怒喝:“说,这些金条你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我……这是查抄汉奸家产所得,要上缴国库的!”

  马忠良回答完,掏出手绢擦了擦满头满脸的大汗,最后腆着脸干干一笑:“若吴军长能让我师官兵登上军列,我将有大笔财物相赠!”

  吴铭心中一阵悲哀,自己率领部队浴血奋战,精忠报国,马忠良这样的人却趁机大发国难财。

  在来的路上他已经向叶竹寒打听清楚了,这个保安第三师属于三团制编制,之前曾经在上虞驻扎半年时间,后来又改驻嵊州,浙赣会战爆发才转到浦江驻防,主要是警戒日军穿越龙门山,直插义乌。

  叶竹寒汇报,马忠良率部驻扎上虞和嵊县期间,就以查办走狗汉奸为名,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将整个上虞和嵊县值钱的东西几乎搬空了。后来改驻浦江,又把之前在上虞和嵊县的事情重演一遍。

  这个马忠良,名字中间虽有忠良二字,却大奸大恶,心肠比恶狼还要狠毒。

  吴铭目不转睛地看着马忠良,待对方全身瑟瑟发抖垂下脑袋,这才慢悠悠地说:“你要先离开也不是不行,这列火车有二十四节车厢,辎重物资大约会占用其中二十一节,这也就是说,有三节车厢可以留给你!”

  “啊……才三节?仅仅我的随身物品就不止三节啊!”马忠良焦急之下失语说道。

  吴铭一听,心中对马忠良更加厌恶。

  三车车厢都没法满足他,这得祸害多少老百姓才能得到这么多东西啊!

  马忠良痛哭流涕地哀求:“吴军长,我求求你了,多给我几节车厢吧!真装不下啊!”

  “多了没有。如果你真想动手去抢的话,就随你便了。”吴铭站起来,轻轻拍了拍军装,摆出一副要走的架势。

  “三节就三节!”

  马忠良赶紧拉住吴铭,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吴军长,这么多的东西,我有些不放心。我想跟车一起走。”

  吴铭一愣,他没想到马忠良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吴铭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有点儿惊讶地看着马忠良,问道:“马师长,你这一走,你的部队怎么办?”

  “我想将他们交给吴军长……我这个保安第三师虽然不成器,但好歹有三个团的兵力,现在还有一个团被我留在北门外,帮我看守财物……这次我只带走一个连,其他人全部留给吴军长,打鬼子保家卫国,不枉他们参军一场!”

  马忠良说出自己的主意,让吴铭听了再次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