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弗里兹1943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弗里兹1943正文:第二十一章

[字数:5613 更新时间:2014/5/10 1:51:00]





第二十一章:猎人学校(1)------1944年2月初--------德国.慕尼黑

我带着及其不悦的心情坐着上了从波兰开回国内的火车,因为我不想呆在什么狙击学校浪费几个月的时间,也不想离开我的女友,远赴千里之外,但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那只是我束缚我的借口罢了。

列车行驶在广阔的波德平原上,一马平川,虽是坐在头等舱,但是此时我根本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车上美艳的德国陆军服务生身上,或者是头等舱丰富的美食小吃和各种酒精饮料上,而是对着窗外的景色摆了。三月的波兰,大雪过后的滋润,如同剥去外壳的煮鸡蛋,遍地的野花,初见翠色的树木;忙碌的农妇,辛勤的农夫,穿着吊带工装裤孩子们正在试图试飞纸飞机……

“有敌机!!!”前面卫兵嘶吼着大叫,顿时将这片美好的景象如同不懂艺术的人一般撕毁了画卷。

我探出脑袋,发现一个庞大的轰炸机编队正在向我们反方向开来,而且这都是我从未见过的轰炸机,不像苏制图波列夫那样,护航的战斗机也数量充足,紧紧的跟着。由于高度太大,我无法看清上面的机徽,但是我的感觉:这不是一般的敌人!

与此同时,列车顶部的高射机枪手早就按捺不住,咚~咚~咚~大口径高射机枪像打桩一样的吐着火舌,列车前部的40mm高射炮也直接开火了,敌机编队顿时被打乱,一架护航的战斗机被直接命中,空中爆炸,车厢里不知道怎么的一片欢呼声。一个穿着深蓝色空军制服的中尉拿着一个高倍的卡尔蔡司望远镜对着天空一看:“我x,是美国人!”

美国人?

实际上德国早在1941年就跟美国宣战了,因为德国的盟友大日本帝国的海空军袭击了夏威夷的美国海军基地,重创了美国太平洋舰队。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跟远在大西洋那一侧的美国实际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毕竟我从未和美国人交过手,但是美国早就在1942年就已经在北非和德军交手,并且击溃了隆美尔将军的非洲军团。次年又入侵德国的盟友,意大利,至今德美双方仍在亚平宁半岛激战。

正当我狐疑片刻,十几颗炸弹便劈头盖脸的扔了下来,车厢玻璃被局部震碎,桌子上的酒瓶被直接摔到了地上,成了一堆碎玻璃。然而灾难远没有结束,后车厢传来了嘶喊,一颗炸弹直接命中了瞬间车厢被撕裂,整截列车被震的左右摇摆。随后接踵而来的是大火,中间车厢的油料被俯冲的美国陆军航空兵的战斗机的机枪引燃,导致油料起火。

头等舱顿时乱了阵脚,一个个戴满勋章的,衣冠楚楚的将领,军官顿时变成了动画故事里才会出现的人物,争先恐后的试图爬出车厢,甚至开枪打碎车厢的玻璃。但是此时,敌机正在俯冲攻击,战斗机瞬间锁定了刚刚跳窗成功还没来得及逃离的人群,一阵扫射后,人群中倒下了一片。

我没有被慌乱冲昏头脑,因为我意识到在危机来临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急躁。我在座位上倒了一满杯威士忌,然后一饮而尽。拔出插在腰间的鲁格,脱下自己的便帽,从脚底下找来了一个M35钢盔,往前门走去。

这时,德国空军终于珊珊赶来了,十架FW190和更多的梅塞施密特109扑向了美军轰炸机编队,随后又是一场激烈的空战,当然此时对地扫射的战斗机自然不会不顾轰炸机自顾自,很快空袭解除了,德军被击落4架战斗机,敌军则是2架轰炸机4架战斗机被击落,另外还有几架重伤。德军飞行员在被击落后可以从容跳伞,因为这是在德国,但是美国飞行员则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要么是伤残,要么则是成为俘虏。

比起一览无余的空战,地面上则是苦不堪言。我们的列车被迫放弃,徒步行走在乡间小路上,基本恢复的我,依然没有找到去年在哈尔科夫的那种状态了,相反则是举步维艰。但是我明白自己的本职是什么:我是一名步兵。

在几经周折后,我们还是坐上了新的列车,当然军官不得不选择和士兵们一样坐在普通车厢里,或者大闷罐里,我还是习惯这样的生活,毕竟我就是一个平凡的士兵,至于其他什么国家的骄傲还是羞耻,我都不以为然。

经过4天的行程,经过了数次空袭和换乘的周折,我终于踏上了熟悉的南德土地,回到了可爱的慕尼黑。然而还没有等我欣赏完曾经熟悉的街道,就被欧宝闪电带入了慕尼黑郊区的那所传说中的学校。

此时车子里的“闲杂人等”都下车了,换上的几乎都是清一色的从各地抽调来学校学习的神枪手,各个都是一股子的傲气,看看他们的军衔,上到尉官,下至列兵,而且不分军种,有的是来自国防军装甲掷弹兵的特等射手,有的是来自SS的狙击手,来自伞兵的神枪手,当然最多的还是德军山地师的猎兵们。

我们的车子一只在颠簸中,不知道向郊区开了多远,我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在慕尼黑地界。终于,车子熄火了,一声令下,几部卡车里跳下了近百名从各地征召来的枪手,各自背着沉重的行李,然后十分迅速的冲向公路集合点。

大家立正,稍息,静静的等待我们教官的来临和检阅。

颇为不快的是,那个教官居然一直没有出现,我就一直傻傻的立正在集合点。不知道是谁开始的,反正怨声载道的声音一直没有停过,直至后面爹啊娘啊都被这群不凡的士兵们骂出来了,要知道在军纪严明的德国军队中,这是非常大的罪过。

“注意,”一声干脆而响亮的命令,让原本嘈杂的队列顿时变得安静无比,似乎我能听见隔壁那位SS上士的心跳。

一位穿着灰色国防军军服,喉部挂着铁十字勋章,右肩挂着橡树叶标志,脚穿大号马靴的上校,迈着稳健的步伐,向我们走来。我看这位上校年龄在50~60岁左右,满头白发且有些秃,眼神十分犀利,但面部皱纹很深。

“报数!”上校厉声道,

“1,2,3,4,5,6……”流水作业下,近百人的队伍的报数仅仅在一瞬间就完成了

“上校,缺2人”一位年纪在40岁上下的少校向上校报告道,

“开除!”上校眼睛都没眨一下就完成了如此的举动,让我们吓了一大跳,因为根据规定在狙击手学校无法毕业的学员将无法成为狙击手,甚至将没收他们的狙击奖章和其他荣誉。

“欢迎各位来到这个学校,这里没有什么所谓神枪手,只有两种东西:1.猎人 2.猎物”上校的话干脆有利,同时又是那么的简洁明了,并且通俗直白。

“现在请把你的随身枪械和其他不必要的东西都放进你们的行李箱,同时还有你们此前所有的勋章和军衔都放进那该死的储物箱里,你们到了这里就是个0!”少校严厉的说着,与此同时走过来一群卫兵,要求当着他们的面把东西全部放进一个脏口袋里。毫无疑问,这犯了众怒,其中几个尉官当场就表示不会交出自己的勋章,并且打发雷霆,最后还是少校亲手摘下他们的勋章,并且告诉他们:“现在你们完全由我支配,你们就是新兵蛋子。”几个久经沙场的老兵,经历了生死交替的战场,过惯了刀口上舔血的生活,对于如此突如其来的生活,感到如此的不适应。但是,军人唯有服从。

我摘下了我的所有勋章和臂章,他们甚至剥夺了我的雪绒花臂章,让我有一种失去亲人般撕心裂肺的感觉,只是我没有多说,因为我本来就是个大头兵。至于佩枪,战友送的东西,战利品什么的,比起前这就更不值一提了。

再剥夺了荣誉之后,他们才放我们进那个曾经让无数人梦想的狙击兵学校。

学校实际上就是一座四面都是森林,盖着一座堡垒式的建筑物,周边布满靶场和掩体组成的所谓“学校”。我从这里丝毫没有闻到一丝丝的文化气息,完全没有在奥伯斯多夫一级中学时的味道了,没有实验室盐酸的刺鼻味道,也没有图书馆“席勒”美术馆“丢勒”的味道,有的只是那浓重的火药味,还有“呯!” “呯!” “呯!”的枪声。

我们分到了寝室,四个人一间。我的室友一个来自“赫尔曼.戈林师”,一个来自“SS帝国师”,还有一个是国防军第一山地师的。

到了寝室,自然先是互相寒暄几句,只是没多久他们便认出了我是那个射杀瓦图京的家伙,因为我的照片曾经贴满了第三帝国的每一个角落,无论是在古老的华沙古都,还是第三帝国心脏---柏林,或是远在千里之外的法国巴黎,甚至在莫斯科。

我不想对于这些让我不堪重负的名号给我带来不好的影响,我情愿他们叫我小白肠或者干脆叫泽普,而不是要用“您”这样的尊称,因为它是在是太让我压抑了。再刚刚屁股坐下没多久,紧急集合号就被吹响了,我们争先恐后的冲下楼,然后则是被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你们知道现在前方正在浴血奋战,时时刻刻都是生死交替吗?你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个高中的新生呢!完全没有一点紧迫感,和责任感!”上校冲着90几号人一通怒火,让我们无所适从,甚至感到一种莫名的惊讶,他究竟是来点燃众人的怒火还是来故意找茬的。在这里去和留都是他一人说的算,因为他说了我们完全受他支配。

对于这样的小事,在这里的处罚是今天下午,太阳下山前完成150个俯卧撑,200个仰卧起坐,引体向上100次。这可要了我的亲命咯…….

随后我们精疲力竭下完成了这要命的作业,然后发了作训服,那是迷彩的狙击手专用作战服

“我真怀疑这上校是不是盖世太保出生,”帝国师的那个朋友叫埃里克,是个柏林人,人高马大,一身肌肉,此时正对着寝室里挂着的沙袋一边骂一边打。

“嘿,别自虐!”赫尔曼戈林师的朋友叫埃里克斯,他则是在那边悠闲的抽着烟,他看得出来是个公子哥,估计是某大人物的儿子

“我看这只是大餐前的餐点罢了”来自第一山地师的朋友舒曼则是本寝室最镇静的人了,他丝毫没有觉得这就是我们来这里的全部,因为我也意识到了这点。

这的确是真的!

这一天的晚上的晚餐,是我有史以来最难忘的。

在华丽的餐具,白色的羊脂蜡烛下,我们紧紧跟随着队伍,走进餐厅。餐厅的壁画全是正在前线激战的德军士兵,内容都是表现残酷的战争。而当我们这边拿起餐具,准备开吃时,晚餐的内容被银质的盖子揭开了:生牛肉,生青蛙,生蛇,生鱼,这可让我傻了眼了,所有人都傻了。所有人的反应都是:

“你TMD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

而我们被收到的回答是:“是你们TMD在开玩笑!”

上校看着一群群傻了眼的小伙子,说道:

“记住,对于狙击手而言,我们需要忍耐别人无法忍耐的,吃别人没有办法想到的东西,做别人做不到的事,为了胜利!干杯!”说罢上校随手拿起一满杯白兰地,一饮而尽。所有人都被这气势所折服,我也一口气喝了这么大一杯的白兰地,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为了杀菌。随后上校自己掏出餐刀,当着我们的面吃下了一整只生的青蛙,还有滋有味的舔了舔手指。埃里克想一口气吞下生牛排,结果被血腥味呛的当场吐了出来,随后教官赶到,告诉我们要想吃下去,就要嚼,让嘴适应这味道。就这样胆战心惊的,我们吃完了盘子里的所有东西,我是在吃一口,吐两口的情况下才完成了这样艰巨的任务。这餐饭,整整花了我2个多小时。

回到寝室,刚刚脱下衣服,翻身上床没几个小时,集结号又响起了。天哪,这哪里是人过得日子?!

大家已经在这一天时间里,适应了这样的刁难,于是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再被他们抓大把柄。教官看到整齐的队伍,和大家有序的下楼,此时脸上的怒色丝毫没有消退。

“你出列!”少校突然对着埃里克斯说,

“是!”埃里克斯挺身出列,

“有你这么系鞋带的吗?”少校皎洁一笑,

“绕营地10圈,限时30分钟!”

此时埃里克斯的眼睛似乎不敢相信刚才少校说的话,他睁大眼睛想重新听一遍,

“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少尉同志!”

“是!”埃里克斯大声喊道,看得出来他是想找茬了,

“全体都有,命令,绕营地10圈,限时30分钟,”少校的话让我们大跌眼镜,但是他又似乎想补充说明什么,

“感谢埃里克斯,你就不必跑了”……

面对这样的教官,我无法相信这就是德军王牌狙击兵学校的狗屁规矩,甚至不相信这边会有神枪手出现,我至今仍在怀疑这些教官的用意。

我们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周,一个整体都是生活子怒火和服从,没有光荣和理想的地方。事实上我更希望这时候能够和老部队在一起,用我的子弹去抵御那些万恶的斯拉夫人。只是现在我连枪都没有摸过。体能训练,野外生存,自由搏击……这更像是训练一批罗马角斗士,而不是一批狙击手。

同样,对于这部的人来说,人走人留都是转眼间的事情。我的室友埃里克斯,被隔壁寝室的人打了,原因是他的不服从导致全部人员的受罚,最终埃里克斯当天就被送出了学校,说是被开除,倒不如说是他自己放弃的,临走前他笑着说:“忍耐和祈祷吧!”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赫尔曼戈林师左撇子王牌狙击手,在战斗中已经击毙了超过130名盟军士兵,尤其是在意大利的作战中,作为装甲师,他练就了一手在装甲车射击孔,移动狙击的好本领,因此被最高统帅部挖到了这里,抛弃了战友,来到后方深造,而他的父亲则是当局一名高官。

在一周时间里,学校淘汰了近20个士兵,理由仅仅是这些士兵迟到,不服从管理,偷吃伙房的罐头等鸡毛蒜皮的事情,可想而知这里的军纪是多么的严明。但是,就算他们把我们训练成角斗士,但是剑呢?

好戏,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