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四百四十二章 谁来拯救王路

[字数:8216 更新时间:2014-9-10 20:12:00]




  在听到王比安和梨头落到原木一号手里,王路孤身前去谈判后,陈薇已经生生哭晕过去了好几次,如今靠在封诗琪怀里,只会默默地流泪,而谢玲也几乎陷入了崩溃的状态,瘫坐在沙发上,一遍又一遍喃喃念叨着:“都怪我,都怪我,是我怂恿姐下山的,是我把孩子们丢在山上的。”周春雨则用双手紧紧捂着脸,肩膀微不可查地颤抖着,没有人敢上前安慰他,因为在初听到噩耗时,周春雨一刀就将茶几劈成了两半。

  房间里的气氛压抑而沉闷,人们甚至不知该如何去安慰陈薇等人,因为任何的言语在这时都是那样苍白无力。

  突如其来的铃声打破了办公室里的寂静,陈薇腾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和同样惊起的谢玲紧紧握住了双手。周春雨一把握住了脚边的砍柴刀,双目怒睁,瞪视着电话机,似乎想随时与电话机另一端的原木一号拼个你死我活一般。

  封海齐厉声道:“全都冷静下来!你们越慌张越失态,就会给原木一号更多的筹码。别忘了!我们现在已经有3个人在他手里了!”

  封海齐扫视了房间里的众人一眼,看到每一个人都凝神屏息,他才接起了电话:“我是封海齐。”

  听筒里传来王路的声音:“准备好那辆东风多利卡,在后车厢装上食品、医疗器械和药品,再装上三桶油。三桶完好无缺的油。”

  电话搁下了。

  封海齐刚放下听筒,陈薇已经扑了上来:“谁的电话?王路的?还是原木一号的?王比安呢?梨头呢?他们还活着吗?”

  封海齐沉声道:“是王路的电话。”然后一字不拉的将王路的话重复了一遍。

  陈薇绞着双手,咬着唇:“他、他就说了这些?只说了这些?孩子们呢?他怎么就不告诉一声孩子们的下落。”

  封海齐顾不上陈薇,叫过钱正昂和沈慕古,让他们立刻带人去准备王路所要的卡车和物资。

  这才扭头对心急如焚的陈薇道:“陈老师,莫急。王路和王比安、梨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王路他最后要求‘三桶完好无缺的油’,其实就是在暗示我们他们三人现在都还活着。”

  谢玲拍拍胸口道:“他、他就不能好好说嘛?咱们这里为他们担心得要死,他却不多透露点消息。”

  封海齐道:“王路这样做是对的,他生怕和我们说得太多。引起原木一号的反感,他表现得越平淡,人质就越安全,因为原木一号摸不清我们的底线在哪里。没有底线。才是最好的底线,我们不能让原木一号有机会来试探我们对他的容忍度。”

  钱正昂和沈慕古出了门后,叫上关新、王德承和蔡春雷,就去准备车辆物质,蔡春雷听说原木一号的条件后,禁不住吐了吐舌头,喃喃地道:“这可是载重三吨的货车啊。油和食品还罢了,这药品器械,卫生院里本来就不多,总不能搬空吧。”

  钱正昂沉声道:“顾不得那么多了,将药房里一半的药品都装上吧。”

  沈慕古在旁边怒视着蔡春雷呵斥道:“蔡春雷,你什么意思?现在王哥和王比安、梨头都在原木一号手里,你居然还计较什么药品多少?难道王哥、王比安、梨头的命还不值这些药品?你可别忘了,这些药品。包括卫生院,崖山,都是王哥打下来的。别说拿些药了。就是将整个崖山抵出去,只要能救他们三个人的命,那也值!”

  王德承也道:“蔡春雷你眼皮子就是浅,事有轻重缓急,如今当务之急是救出王队长和孩子们,只要人在,我们今后一定还能找到更多的药品器械的。”

  蔡春雷忙辩解道:“唉,看我这张嘴,我只是担心现在我们崖山人员多了,这卫生院里的药品器械只会越用越少。不得不为将来多考虑考虑。现在当然应该以救王哥为重。”

  大半个小时后,三吨重的东风多利卡装货完毕了,为了装满车辆,几乎将鸣凤山庄储藏的物资搬了个空,蔡春雷心痛得骂骂咧咧:“原木一号这王八蛋,他一个人吃得了那么多东西吗?这一车物资都足够他一年吃用的了。”

  崖山龙王庙。王路终于接到了封海齐打来的电话,他放下电话后,对一脸不耐烦的原木一号道:“车和物资都备齐了,就在山脚下。我建议我们从电梯下山,这样可以更快点。”

  原木一号没想到崖山居然还装了上下山的电梯,这得多大的工程,不由得对崖山的富足又羡又妒,可惜啊,这样好的一处地盘,落不到自己手里。

  原木一号踢了一脚因为失血而有些迷迷糊糊的王比安:“起来,狗崽子。”把斧头插到腰里,单手抱起了梨头,冲着王路露齿一笑:“你在前头带路,当然,你可以试试看偷袭我,不过我可以保证,在你转身的时候,我有足够的时间,将你的女儿扔到地上,啜啜,这样小的毛头,她的脑袋和石板相撞时,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呢?姓王的,我很期待你给我一个机会来验证一下这个猜想。”

  王路木然转过身:“跟我来。”大步向前走去。

  原木一号又踢了王比安一脚,让他走在自己前面,这才跟了上去。

  原木一号跟随着王路,一直来到了悬崖平台边的电梯旁,看着王路先上了电梯,让王比安贴着王路站着,然后自己才进入吊篮。

  吊篮有些挤,王路和原木一号之间还塞着个反绑双手的王比安,所以原木一号根本不担心王路会突然反身袭击自己,但为了预防万一,他还是将梨头拎到了吊篮外,只要手一松,梨头就会掉下去。

  电梯缓缓下降,悬崖间的山风有些大,梨头毕竟不懂事,在哭闹了一阵后,早就睡着了。但这时被夜风一吹有些着凉,又哇哇大哭起来,原木一号轻声哄着:“别哭别哭,现在还不到让你死的时候。”

  随着电梯的缓缓降落。悬崖下的山脚传来一阵阵人声,过了一会儿,突然有几道手电筒光柱从上往上照射了过来。

  原木一号眯起眼探头往下一瞧:“嘿嘿,好大的阵仗。”

  只见崖山脚下,崖山数十号人齐聚当场,残疾车、农用车、卡车的车头灯将现场照得雪亮,更有诸多人手里举着强光手电筒。向缓缓降落的吊篮照来。

  咔哒一声,吊篮落地了。

  原木一号刚要走出吊篮,刷一下,一道强光手电正照在他的眼睛上,原木一号的反应很简单,他一把将梨头挡在自己面前,手里用劲,梨头好不容易低下去的抽泣声顿时又变成了尖声哭叫。

  人群里顿时一片忙乱声。紧急着手电筒光纷纷转了方向。

  原木一号从梨头襁保后探出头,满意地看到崖山众人都离自己远远的,这一段公路视野开阔。根本藏不住人。

  原木一号不知道的是,封海齐早已经令钱正昂、沈慕古、关新、王德承等人将陈薇、谢玲、周春雨看管了起来,特意安置在人群的最后面,就为了防止他们情绪失控之下做出后悔莫及的事情来。

  原木一号看到了那辆装满物质的多利卡,终于满意地笑:“上车!”他对王比安呵斥道。

  王路动了,他站在原木一号前,张开了双臂。

  原木一号连忙把梨头举了起来:“你想干什么?!”

  眼看逃脱在望,他的心情比谁都要急躁,也更担心出什么意外,到现在为止。一切都还顺利,自己一直牢牢占据着上风,将崖山众人吃得死死的,他可不想在最后关头出什么意外。

  王路沉声道:“我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诚意,现在,轮到你了。”

  原木一号眯起眼睛:“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不表现一下诚意的话,你就不让我上车?”

  王路没吭声,但他的眼神是如此决绝。

  原木一号冷笑了一声:“你要怎么样的诚意?”

  王路立刻道:“把两个孩子都放了。”

  原木一号呸了一声:“不行,老子怎么知道你们有没有在车子上搞鬼?万一装了什么不该有的东西,我开出几公里车子就爆炸了怎么办?”

  王路道:“我用自己来替换孩子们。”

  原木一号哼了一声:“姓王的,我看起来像白痴吗?我一个断了手的残废,可没把握对付得了你。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把自己的两只手砍了。我才放心。”

  面对原木一号恶意的挑衅,王路并没有发火,他沉思了片刻,扬声道:“谁带着手铐?扔过来。”

  片刻,哗啷一声,一双手铐扔到了王路脚前。王路矮身捡起,咔咔两声,将自己的手腕铐上了:“这样子,你放心了吧。”

  原木一号看看王路身后黑压压的沉默的崖山众人,又看看装满物资的车辆,瞟了眼因为过度虚弱而不停打晃的王比安,他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点不让步,这只会陷入僵局,而时间拖得越久,对自己越不利,万一王路铤而走险,就算自己能杀了王比安和梨头,也是双输。

  原木一号一咬牙:“姓王的,你上车后厢。”然后对王比安道:“狗崽子,便宜你了,滚吧。”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王比安向原木一号怀里的梨头伸出了手:“让梨头妹妹走,我、我留下。”

  原木一号骂了一句粗口,睬也不睬摇摇欲坠的王比安,挟着不断哭叫的梨头,上了卡车的车头。

  其实,就算王路不提出交换人质,原木一号也会主动把王比安留下,毕竟他只有一只手,如果要开车的话,那就无法控制两个孩子了,相较来说个子已经比陈薇还高的王比安,可比只会哇哇哭的梨头危险多了,虽然他受了伤,可万一在自己开车时,王比安拼死反击,只要拉把方向盘,高速行驶的卡车就极易翻车。

  只是原木一号没想到王路居然愿意拿自己替换王比安,王路的双手被铐着,又站在后车厢,想来他也搞不出花样来。

  自己又多了一个筹码。眼看着自己处处占上风。原木一号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原木一号挟着梨头,小心翼翼地挡着自己的头部――谁知道崖山有没有手枪、弓箭之类的远程武器――爬上了卡车,探出头来对崖山众人吼道:“不许跟踪,如果我听到发动机的声音。就杀小毛头。”

  卡车发动了,轰鸣着开上了公路,直向甬港市区方向开去。

  崖山山脚下,顿时如一锅沸水浇到了蚂蚁窝里,乱成了一团,王比安咕咚一声,终于不支倒地。陈薇发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尖叫,“比安!”甩开扶着她手的谢玲,一头扑了过去。

  谢玲大叫:“钱正昂,钱正昂,快啊,死到哪儿去了,没见王比安身上都是血吗?”

  钱正昂早就备好了一个医疗箱,这时闷不吭声就冲了上去。

  周春雨跑到旁边的一辆残疾车。打着火就要踩油门,一只大手伸过来,一把握住了手把:“你疯了吗?你敢追上去。原木一号就敢杀人!现在主动权都在他那一边,我们不能冒失!”正是封海齐。

  周春雨瞪着血红的眼睛吼道:“梨头在他手上!”

  封海齐死死把住车龙头,以更大的声音吼道:“王路也在他手上!”

  他顿了顿:“我们要相信王路。”

  这时,谢玲看到陈薇已经跪在地上抱起了王比安,钱正昂在经过初步检查后惊喜地道:“陈老师,王比安没事,只是因为失血有点头昏,那道伤口虽然长,却不深。”谢玲松了一口气后,立刻大步跑到封海齐身边。嚷嚷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的,出发,追上去,把我哥给救回来!”

  封海齐瞪了谢玲一眼:“你这丫头怎么这样冒失,我不说了吗?现在我们敢追上去,梨头和王路就都危险了。”

  谢玲狠狠一跺脚:“难道现在他们两人就没危险了吗?我们总不能傻站在这儿什么也不做啊!”

  正在众人吵吵嚷嚷时。突然一声尖叫传来:“都不要吵了!听我说!”正是陈薇。

  陈薇听钱正昂确诊王比安无生命之危后,稍松了一口气就立刻担忧起王路来,此时的王路,可比王比安处境危险多了。没人会认为原木一号带走王路是为了请他去喝咖啡。

  陈薇断喝一声阻止众人的争吵后,大声对钱正昂道:“钱医生,你带几个人,护送王比安去医院,立刻着手治疗。张丽梅你带着民政部还有孩子们也去卫生院,这里的事你们已经帮不上忙了,最近一段时间丧尸活动越来越频繁,不能再出别的意外了。”

  她又对陈大伯道:“陈伯,还得辛苦你一下,帮着巡逻一下镇子,谁也不知道原木一号会不会杀个回马枪。”

  陈薇对裘韦琴和李波两人点点头:“裘部长,李部长,还要劳烦两位检查一下高压电网,在王路安全返回前,我们的警戒还是不能松懈。”

  安排妥当这一切,陈薇这才走到封海齐、谢玲、周春雨等人面前,深吸一口气道:“封所长,你有什么法子,救回王路和梨头。我都听你的。”

  封海齐对陈薇这句话在心中深为赞赏,短短一句话,就将周春雨的焦燥安抚了下来――你担心女儿,我也一样担心丈夫,但这时冒然行事,与事无补,我们两人都是关心则乱,只有交给封海齐,让他冷静处事,才有救回家人的希望。

  封海齐却不知道,这是陈薇身为母亲和妻子的不同,面对有可能失去王比安,她身为一个母亲必定会为之疯狂,所谓的理智只会被扔在一边,但面对王路身处危机时,身为妻子,考虑问题就相对冷静多了。这与爱无关,这只是每个人背负的责任不同。

  封海齐想了想道:“武装部的全体人员听好了,骑电动车或自行车,沿着卡车驶离的方向追下去,记住,你们只是追踪,接应,千万千万不能主动和原木一号交手。”

  谢玲一听这话就炸了:“姓封的,你有病啊!派了人出去,却又不让他们动手,那还派个屁啊!”情急之下,连脏话都冒了出来。

  封海齐并没有因此恼怒,他睬也不睬谢玲,对着武装部的小伙子们沉声道:“这个时候,能救王路和梨头的,只有王路,谁要是逞能被原木一号发现了,只会害王路和梨头死得更快。”

  “只有让原木一号自以为脱逃,放松了戒备,进而想在王路身上报复时,王路才有一搏的机会。”

  “我想你们大家都知道,这是生死一搏,王路会受伤,受很重的伤。所以你们要等待,要接应,在王路取得最后的胜利返回时,你们要在第一时间发现他、找到他、送回他。”

  “我最后再重复一遍,任何人想直接援手王路,唯一得到结果就是让他和梨头,死得更快。”

  谢玲和周春雨都不是傻瓜,两人说得上久经阵战,只是关心则乱,如今听着封海齐有条有理分析下来,自然知道,封海齐说的句句在理。

  能救王路者,唯王路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