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百五十五章 看到了草莓小内内

[字数:6119 更新时间:2014-9-10 20:11:00]




  第三百五十五章 看到了草莓小内内

  王比安不是没见过丧尸小孩子,王路带他第一次杀丧尸时,他就亲手杀过一只丧尸小孩子,此后什么残疾丧尸、老人丧尸、幼儿丧尸,王比安杀起来一点没有心理负担。

  但智尸小女孩,王比安却是第一次见。智尸小女孩子穿着一件吊带裙,她的脸上不像丧尸永远脏兮兮邋遢肮脏,看上去很干净,整洁,头上还戴着一只粉红色的发箍。智尸小女孩曲着腿,纤细的双手抱着肩,身子微微发着颤,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恐慌地注视着衣柜外的一群“屠夫”。

  这些屠夫!怪物!杀死了它所有的伙伴,那些陪伴它,保护它的伙伴。毫不留情,下手残忍,每当一个自己的伙伴的意念在自己的感应中消失时,智尸小女孩就会吓得全身哆嗦。

  智尸小女孩很后悔,它对伙伴的控制力太弱了,远不如它的父亲母亲对伙伴们如臂使指的控制程度,个别的伙伴有时在对鲜肉的极度渴求下,不再听从它的命令,自行其是。今天事情的发端就在于一只大个子丧尸不服从自己躲藏在房子里不出声的命令,擅自向门外发出丁丁当当嘈杂声的屠夫们进攻,这才引发了灾难。

  看着衣柜顶的智尸小女孩,阁楼里的众人都放松下来,这样的小智尸,对披挂盔甲的他们来说,几乎是无害的。

  沈慕古好奇地盯着智尸小女孩:“有意思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小的智尸,王哥以前说过,这智尸都是感染二度生化病毒进化变异而成的,这样说来,这个小家伙以前肯定躲过了生化病毒的第一波袭击,还在末世生存了很久,它是怎样做到的?看它的年龄,也就是个初中生的模样。嗯,看个子,好像还比王比安高一点。”

  王比安不服气地道:“我体重肯定比它重。”

  谢玲好笑地捅了一下王比安的腰:“你小子,天天锻炼,居然还不停长肉,再这样下去,你可要变成小胖子了。”

  沈慕古掀起头盔面罩故意装了个鬼脸:“丧尸最喜欢吃胖孩子的肉了。”

  这样简单幼稚的恐吓自然吓不倒王比安,王比安冲着沈慕古“切”了一声,扭头对周春雨道:“周叔叔,我怀疑这附近可能还有成人智尸,我们还得小心点。”

  周春雨饶有兴趣地“喔”了一声:“王比安,你为什么这样说?”

  王比安晃着脑袋道:“这多简单啊,周叔叔你看,这样小的智尸,它还是个活人时,一个人肯定没法子在生化世界里活下来的,一定有爸爸妈妈在保护她,就像我是在爸爸保护下才活到现在一样,要没有爸爸,我和妈妈早在阳光城就饿死了。”

  谢玲拍了拍王比安的肩:“你爸爸很了不起,不过王比安你也不赖啊,你也很努力在成长啊,姐我可全看在眼里呢。”

  王比安在头盔里闷声笑起来,周春雨点点头:“不错,王比安你的推测很有道理,不过,为什么你认为这只小智尸的爸爸妈妈也都变成了智尸呢,也许,他们还是健康的活人,只是他们的女儿变成了智尸。”

  王比安很干脆地道:“那是因为这只智尸小女孩有很多丧尸手下啊,如果它的爸爸妈妈还是活人,肯定不会让它和丧尸生活在一起,嗯,就象钱正昂叔叔一样,会把它关起来养着,不会象现在这样,让它到处乱跑。”

  阁楼里的众人对视了一眼,王比安的观察分析得头头是道,没错,如果这智尸女孩子的父母还是活人的话,一定会像钱正昂养自己的老妈一样,把孩子养起来,而不会任它和丧尸混在一起。当然,也有种可能就是那对父母都死了,但这种可能性很小,最大的可能就是一家三口都没有躲过二度生化病毒的袭击,全家成了智尸,就此成了智尸三宝了。

  谢玲有些唏嘘:“真可惜,一家人挣扎着活到现在,结果还是没有逃出生化病毒的魔掌。”

  钱正昂冷静地从医学角度分析道:“从概率上说,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有被三度、四度生化病毒感染的可能性,也许有一天,我们一觉醒来,大家都变异成了智尸,当然,从病毒的进化角度来讲,我们变成的智尸智商肯定比现在的智尸还要高,以我的推算,怎么也得有中学生的智力水平吧。”

  谢玲哭笑不得,嘲讽道:“看样子我们还要为自己有可能变成高等级智尸高兴一下喽。”

  钱正昂还真点点头:“从我个人角度讲,当一只有相当于中学生智力水平的智尸,肯定比当丧尸幸福多了。”

  谢玲哑口无言,转念一想,钱正昂这厮能把丧尸老妈养在同一间房间里,还抽自己的血喂养它,在他心里,什么智尸、丧尸、活人,并没有严格的区别,没准如果丧尸不吃人肉的话,他早就把丧尸老妈放了出来,和崖山众人一块儿上桌吃饭了。一想到钱正昂的丧尸老妈端着碗坐在自己身边夹着一筷子秋天的菠菜细嚼慢咽的诡异场景,谢玲连忙甩了甩头。

  周春雨见大家胡扯得越来越远,连忙道:“行了,赶紧把这只智尸杀了吧,万一它的智尸爸爸妈妈带着大群丧尸回来,我们虽然不怕,可也挺麻烦的。”

  谢玲推了王比安一把:“上啊。”

  王比安一愣:“为什么让我来杀啊?”

  谢玲“切”了一声:“人家是个小女孩子啊,我们总不能以大欺小吧。”

  王比安嘟囔着:“那我也不能男生欺负女生啊。”

  谢玲拍了拍王比安的头盔:“哟,这样小年纪还懂得怜香惜玉啦?赶紧的,杀了这只小智尸,别看它样子像个小女孩子,可智尸就是智尸,它们可是要吃人的,现在如果是你赤手空拳站在它面前,这个‘小女生’早就在你身上啃下几块血淋淋的肉了。”

  王比安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他也明白,这也是谢玲让自己有机会多炼炼手,王比安打量了一下蜷缩在衣柜顶格的智尸小女孩,位置高了点,自己有些够不着,便从旁边端了把椅子来,站在上面后,就想对着衣柜里的智尸小女孩下手。

  可王比安很快又为难起来,衣柜顶格里的空间太小了,想用斧头剁里面的小智尸根本耍不开,王比安试着用斧背砸了几下缩在里面的智尸小女孩,结果只是让它发出尖叫声向里面躲得更紧了。

  王比安没办法,只好收起斧头,伸出手想把衣柜里的智尸小女孩拖出来,扔到地板上再下手。王比安很小心,虽然戴着手套,可还是怕被智尸小女孩咬,所以拉着它的小腿往后拖。

  智尸小女孩似乎也知道自己大祸临头,在衣柜里又踢又叫,双手扒着衣柜门框不肯出来,但王比安的力气毕竟比它大多了,硬是抓着它的两只脚,把它的下身从衣柜里拖了出来,智尸小女孩挣扎得更剧烈了,它穿着一双白色的耐克户外鞋,蹬腿的用力大了,左脚一下子从鞋子里脱了出来,王比安抓着脱出的鞋子在椅子上摇晃了一下,连忙展开双手稳定身形,免得摔下去,智尸小女孩趁机用穿着水晶透明短丝袜的脚一脚蹬在王比安头上。

  王比安戴着头盔,智尸小女孩这一脚并没有伤到他分毫,但实在是很狼狈,男子汉大丈夫,居然连个女生都摆不平,丢脸,太丢脸了。

  王比安干脆放下两把斧头,伸手抱着智尸小女孩子的一条腿使劲往处扯,智尸小女孩像条搁浅在岸上的鱼一样胡乱踢腾着,在挣扎中,它的背带裙反卷了上去,露出了里面印着草莓的白色小裤裤,草莓小内裤在剧烈运动中揉皱成了一团,露出了半边白白的小屁屁。

  王比安一愣,一下子缩回了手,智尸小女孩乘机爬回了衣柜里,露着牙齿,向王比安呵呵叫着。

  沈慕古奇道:“王比安,你怎么松手了?这都快把它拉出来,怎么又放了回去?”

  王比安藏在头盔里的脸涨得通红,喃喃地道:“它,那个,这女生穿着内裤,屁股,那个,我、我看到了。”

  阁楼里静场片刻,然后哄一声爆笑起来,就连周春雨也笑得泪花都出来了,谢玲用斧头咚咚捶着地,一个劲叫我的妈呀,王比安也知道自己刚才这话实在是洋相大出,头都埋了下去不敢抬起来。

  周春雨好不容易停住笑,上前拍了拍王比安的肩,只说了两个字:“上吧。”

  王比安点了点头,再次伸出手,一把握住智尸小女孩的脚,猛地一下把它从衣柜里拉了出来,智尸小女孩骨咚一声重重摔在地上,王比安从椅子上跳下来,捡起放在一边的斧头就向智尸小女孩的头劈去,这一斧如果劈实了,当场就是尸头落地。

  然而那智尸小女孩却极灵活,手脚连爬,居然钻到了椅子底下,隔着椅子,王比安又砍不到它的头了,没奈何,王比安再次出手把椅子掀开,可一转眼,智尸小女孩又捡起个铁桶丧尸扔下的铁皮水桶套在了头上,那铁桶极大,把它的整个肩膀都罩住了。

  谢玲和周春雨看着王比安杀智尸小女孩,在心里连连摇头,这哪里还是生死之搏,简直成了两个小儿女家胡闹。其实,王比安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先将智尸小女孩的腿给剁下来,失去了行动能力,智尸小女孩分分秒秒就在斧下亡魂。

  但谢玲能理解王比安为什么不冲着智尸小女孩还在乱踢打的腿下手,反而费劲巴拉想一斧斩首,实在是因为这智尸小女孩太像活人不过,如果乱斧碎尸,现场肯定让人不忍睟睹――黑色尸液四溅,残肢碎肉遍地,穿着背带裙的女孩子尖叫着满地打滚――这一幕不要说是王比安,就连谢玲也有点受不了。罢罢罢,就让王比安给它个痛快,一斧斩首吧。

  谢玲决定上前帮下王比安的忙,这时,王比安放下了斧子,正两手攀着铁水桶的边沿,想把铁桶从智尸小女孩头上摘下来,而智尸小女孩一边踢着纤细的腿在地上团团转,一边两只手死抓着铁桶和王比安叫劲儿,两人一时僵持在那儿。

  谢玲上前一出手就把铁皮水桶从智尸小女孩头上摘了下来,王比安匆匆说了声谢谢,回身去捡斧头,就在这时,智尸小女孩突然从地上捡起什么东西,一下子向王比安鞋子戳了下去,它的动作极快,站在旁边的谢玲、周春雨等人眼睁睁看着王比安惨加一声,骨咚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谢玲一脚踢向智尸小女孩,把它踢得飞了起来,扑通一声掉到阁楼楼梯口,智尸小女孩根本不停顿,顺势连滚带爬下了楼,一阵嗵嗵声,逃下了楼。

  阁楼里所有的人都没顾得上去追那只智尸小女孩,不约而同的抢到了王比安身边,“王比安受伤了!”“被咬了吗?”“不可能,我没看见智尸女孩咬他。”“王比安你怎么了?”纷嚷声响成一团。

  “安静!”周春雨大吼一声,利落地下令:“沈慕古,看住阁楼楼梯,小心有别的智尸丧尸偷袭,钱正昂,赶紧给王比安检查伤势!”

  谢玲抱着王比安连声道:“王比安!王比安!你怎么样?到底伤着哪里了?”

  王比安从谢玲紧搂的怀里挣扎了出来,伸出右脚道:“脚上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

  钱正昂蹲在王比安身边,立刻脱下了他脚上的鞋子,又脱下了袜子,只一眼,就看到脚背上有一处小小的伤口正在流血。似乎是什么尖锐的东西把王比安给扎伤了。

  钱正昂眯着眼瞅了瞅:“伤口不大,也不深,只是里面好像有什么异物,黑色,细长型。”

  周春雨当机立断:“立刻回卫生院。”

  农用车里剩余的汽油还足够大伙儿回到卫生院,周春雨开着车,脸色铁青,千般小心万般在意,结果还是有人受伤了,偏偏伤的还是王比安。

  先是王路,接着是王比安,王家父子双双在自己照看下伤在智尸丧尸手里,不知该说自己运气太差,还是能力实在太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