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百二十六章 填饱肚子夏收去

[字数:7041 更新时间:2014-9-10 20:10:00]




  第二百二十六章 填饱肚子夏收去

  接连数天,艳阳高照。

  这日早上,王路端起碗一看,皮蛋瘦肉粥。

  皮蛋并不是自家做的,而是崔老太听了陈老头说崖山众人嘴馋吃还没腌到家的咸蛋,特意让老头子送来的。

  至于肉――王路皱了皱眉,问陈薇:“是鸭肉?”

  陈薇点了点头,王路苦起了脸――这几天见天吃鸭肉,包括王比安在内,看见鸭肉就起腻了。

  陈薇自然知道王路的心思,瞪了他一眼到:“有肉吃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今天就该收割了,正要多吃点补补体力呢。虽然说有了收割机,可还是有不少活需要体力的,快吃吧你。谢玲和王比安早就吃好了,已经下山找陈老伯去了。”

  王路赶紧扒饭,他可不想撞在陈薇枪口上,为了那天诱尸,王路和谢玲整整杀了6只鸭子啊,把陈薇心痛得滴血,一共才找回21只鸭,这就去了近三分之一,真正是败家子。

  去了羽毛的光板鸭子虽然能放在冰箱的冷冰室内,但陈薇担心哪一天突然又停电了,让鸭子们变质,紧着天天烧各种各样的鸭肉配菜。

  鸭心、鸭肫、鸭肝或切成丝炒芹菜,或炖萝卜。

  鸭肉红烧,鸭腿鸭翅烧烤。

  整鸭炖笋干,姜母鸭煲。

  甚至试了试宫保鸭丁。

  到如今,大家是一看见鸭毛都想逃了。

  王路边吃边安慰自己,不管怎么说,吃到肚子里都是长力气的。今日夏收,可有得忙了。

  匆匆吃了饭,王路和陈薇下了山。两人还拎着两个大大的水桶,一只桶里是菊花茶,一只桶里是淡盐开水。

  下了山,到了对岸,陈薇和王路很快在一大片稻田里找到了谢玲、王比安、陈老伯和洋马ag600。

  王路上前和陈老伯打了个招呼:“辛苦你老了。”

  陈老伯哈哈笑道:“是你们辛苦了,没想到你们还真弄到收割机了。嘿,也算是运气好,这台洋马ag600正好送到农机站维修,主人家估计出了事后,根本没心思管这台机子,扔在那儿了,倒是白白便宜了我们。你那天叫我来一看,好家伙,去年才买的机子,农机站里又整修一新,还给换了两新履带。”

  王路不花钱的高帽送上一顶又一顶:“还是要靠陈老伯啊,你要不是以前见过这种收割机,教会我们操作,我们不知还要浪费多少时间花掉多少柴油,虽然说那机子的油箱本身就是满的,可也尽不起折腾啊。”

  陈老伯连连摇手:“这算什么,应该的,应该的,多收点稻谷,我们大家来年的日子才越安稳。再说了……”他指了指正在收割机旁和王比安打闹的谢玲:“小谢还真有点天份,我就教了一遍,她就会了。”王路笑笑――这收割机可比挖掘船好摆弄多了。

  “老伯,你看,今儿这地可以开割了吧?”王路还是想确定一下,“毕竟前几天刚受了涝。”

  陈老伯没回话,跳到旁边的稻田里,往土上跺了跺脚,又摘了几根稻穗,搓脱了粒,放在嘴里咀嚼了一阵儿。这才回到山埂上,挺着腰道:“没问题,我们排水及时,再加上老天开眼,台风后天天大日头,早就把田都晒干了。这稻谷里也饱满得很,稻秆也够硬实,开割吧。趁着这好天气,正好把稻谷晒一晒,再收仓。”

  说着,走到一边自己赶来的牛车旁,指着平板车上的一大堆麻袋:“小王啊,我给你找了些袋子来,这洋马ag600是带自动脱粒装袋的,具体使用法子我昨天也已经教给你了。”

  王路看着平板车上高高的一堆空麻袋,不知该说什么好,陈老头虽然平日说着一人几亩地也够吃的了,却又找了这许多麻袋来,一幅不把视线所及的稻子全收到自家仓里不罢休的样子。

  幸好,经过挖掘船的大屠杀,鄞江镇中心大街基本控制在了自己手里,收下的稻谷可以存放到民居里,要不然,如许多的稻谷都不知藏哪儿好了。

  陈老头又在平板车上掏了一会儿,掏出一个编织袋来,塞给王路,王路打开一看――是半扇猪肉!

  陈老头笑着道:“这几天要干力气活,昨儿夜里家里特意杀了头猪。”

  王路连话都说不出了,猪肉啊,多长时间没沾过它的味儿了。八戒,我可想死你了。

  也没什么好客套的,王路收下了猪肉――以后总有机会报答两位老人家。

  陈老头和王路搬下了平板车上的麻袋后,就和大家告了别,急急回家――老人家要回去把自己村里的稻子也抢时间收了。用的收割工具,就是老牛和木制收割机了。

  王路和陈老伯相处越多,越发觉老人家是个急性子,明明自己说了会开收割机帮他去收的,他却等不住,说什么多收一点是一点,收割机来来回回还浪费不起这油呢。

  在机耕路上送别陈老伯,王路连跑带跳回到田里,冲着早已经坐在驾驶座上的谢玲嚷嚷道:“开割啦!”

  洋马ag600发动起来了,发现低沉稳重地突突声。

  谢玲回过头,看了看站在收割机侧边出料口踏板上的王路:“准备好了吗?”

  王路把两个空口袋子张在出料口下,稍稍有点紧张:“开割!”

  收割机起步有些快,王路站在踏板上踉跄了一下,但很快站稳了。

  谢玲一早下山,就和陈老伯调校好了收割机头的收割口位置,太高了,留下的稻秆就会过长,不方便后期的田间管理,太低了,又容易碰着田里偶然会出现的石头,打坏收割口。如今预先调整好的机口正正好,收割机一路开过去非常顺畅,几乎是同时,尾部就排出了稻秆,同时,脱好粒的稻谷从侧边的出料口哗哗泄了出来。

  站在旁边田埂上的陈薇和王比安又叫又跳:“成功了成功了。”

  其实昨天谢玲就已经在陈老伯指导下试了试手,只是,大家看着今天的正式收割还是特别激动,这黄灿灿的稻谷,才是崖山真正的希望。

  甬港市,河姆渡稻作文明7000年的发源地,今天,这同一片土地上种出来的水稻,依然是王路众人生存的最坚实的依靠。

  洋马ag600在小农田里的灵活性很快显现了出来,这块稻田并不平整,是多边形的,角落里居然还长着一丛甘蔗,谢玲灵活地操纵着收割机原地调头后退前进,连一点小小的死角都不拉下。

  两只麻袋很快装满了,王路用早就准备好的绳子飞快地一扎袋口,把装满稻谷的口袋扔到了田里,又在出料口套上了新袋子。

  陈薇和王比安连忙跑上来,连拉带拖,把两个麻袋拖上了机耕路。

  陈薇迫不及待打开袋口,抓了满满一把稻子,手一摊,让它们刷刷从掌心滚落,眉开眼笑:“可以吃新米了。以前老听说黑心商人给陈米打蜡什么的,这咱们自家收上来的稻谷碾出的米,绝对是最干净不过,碾米剩下的糠正好用来做饲料喂鸡鸭。”王比安捡了一粒放嘴里嚼了嚼,又立刻吐了出来――这自然吃不得,稻壳扎嘴得很。

  洋马ag600在农田里往来,王路不时扔下一个个满腾腾的袋子,陈薇和王比安则把空袋子递上。

  收割机的速度很快,理论上每小时可收割7到8亩,谢玲是新手,这儿的农田又不是很平整,速度慢了点,而且还要花不少时间从机耕路或者田埂上转移到另一块田地里,但即使这样,一个小时后,陈薇和王比安背装满稻谷的袋子累得腰都快断了。

  一亩地差不多300公斤稻子,一麻袋也就装60公斤左右,而机耕路上已经推了30多袋米了,陈薇和王经安到底比不得王路和谢玲,早瘫坐在米袋子上唉哟叫唤了。

  王路连忙叫谢玲停机,谢玲也看到了陈薇和王比安母子的狼狈样,停了机跳了下来:“休息一下吧。”

  火辣辣地太阳晒着,也是有点渴了,大家都挑各自喜欢的口味喝了菊花茶或盐开水,陈薇又掏了人丹、清凉油、风油精还有护肤霜出来,让王路和谢玲抹上,惹得王路大笑:“哪就娇贵成这样。”陈薇劝了半天,也只是让两人在头顶上披了块毛巾遮遮阳擦擦汗。

  王路看看陈薇和王比安,其实,母子俩用不着这样累的,这田里装好的成袋的稻谷,王路自回去收拾,用不着母子俩跳上跳下去。王路想了个招,支使陈薇和王比安做点相对轻松的活。

  王路看着陈薇和王比安兴奋的脸道:“我说,娘子大人,今天中饭就在田头吃了,你和王比安回山上去烧饭吧。记得早点带下来。对了,陈老伯送了我们一些猪肉,你正好带回家,放冰箱里。”

  陈薇其实也看出来了,这有收割机在,还真没有自己和王比安的事,很干脆地应了,拉着王比安准备回山上去烧饭。听说陈老伯送了肉来,也是眉开眼笑:“中午就吃红烧肉。”

  等接过王路递过来的编织袋,手就是一沉,打开一看,天啊,整整半只猪啊。

  陈薇和王比安几乎是一起扛着袋子,才把半扇猪肉弄上崖山。只不过想到猪肉的美味,两人都没有丝毫抱怨。

  上了山陈薇就忙活起来,得把猪肉剁成块放进冰箱里,自然,选了最好的一条五花肉,准备做红烧肉。

  陈薇做的是东坡肉。

  把五花肉放热水里焯过,清水洗净,切成两指厚的宽度,然后,取了王比安从后山摘的野葱,把肉一块块绑扎起来,再把肉放在一个大瓷碗里,倒一点点酱油、醋、老酒,撒点盐、糖,然后,在碗口盖上一只盆子当盖子,然后放大锅水里,先大火再最小的文火,隔水细细炖着。

  接下来做主食,陈薇担心王路和谢玲干活太累,天又热,没胃口吃饭,想法做了道好消化的凉面。

  面就是普通的波纹面,用热水焯熟了,放在钢精锅内,浸在泉水里

  豆芽、韭菜炒熟了。

  又烙了个鸡蛋饼,切成丝。

  然后取过花生酱,小车麻油。

  波纹面打底,倒点酱油,撒点盐,浇上豆芽炒韭菜,拌一拌,然后倒上一勺花生酱,少许麻油,就成了。

  又做了一锅咸笋干冬瓜汤。

  等东坡肉炖好,也快到了中午吃饭时间,陈薇和王比安或端或拎着装着中午饭菜的钢精锅、水桶,向山下走去。

  到了江边,陈薇正要上小船,王比安道:“妈妈,我们还是划竹筏吧,下午还要运那么多米过江呢,木船太小了,装不了多少东西。”

  陈薇想想,也正是如此,就换了竹筏。

  陈薇坐在船头,王比安撑着竹竿,竹筏缓缓向对岸飘去。

  王比安正在有一搭没一搭问陈薇:“妈,老爸说这稻谷还要晒过,这是为什么啊?晒太阳是为了消毒吗?”

  陈薇笑道:“不是消毒,是为了把稻谷晒干一点,新收上来的稻谷水份太多,收藏起来容易霉烂。晒过了,就方便贮藏了。这稻谷只要保存得好,不受潮,不让老鼠咬,藏个五六年没问题,当然啦,藏了这样长时间的陈米,味道就不好吃了。”

  前方就是江岸了,陈薇刚撑着身子想站起来,突然看到竹筏边似乎飘着一件黑乎乎的东西,似乎是段枯木,木头上还裹着烂布头。

  陈薇好奇地探头一看――那段枯木突然动了,它一下抓住了竹筏边沿。

  陈薇被这突然地变故吓得尖叫一声,撑起了半边身子的手一软,又一屁股坐倒在了竹筏上。

  王比安只来得及问出半声:“怎么……”就也看到了那段枯木――这!那并不是什么木头,而是一只手,一只王比安多次见过的丧尸的手!

  撕裂的指甲、布满黑色尸斑的手背,破烂的衣袖下露出曾被啃咬过的手臂。

  哗拉,又一只手臂探出了水面,紧紧扒住了竹筏。

  陈薇又是一声尖叫,双腿连连踢动,拼命远离竹筏边沿。

  王比安大叫起来:“丧尸!丧尸!水里有丧尸!”

  几乎是随着王比安的话音,一只被啃了一半,露出半边白骨的脸从水里探了出来,它呲着没有嘴唇的牙,向陈薇吼叫着。

  水丧尸!水中的丧尸!水里居然会有丧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