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丧尸情深留客住

[字数:8119 更新时间:2014-9-10 20:10:00]




  第一百九十七章丧尸情深留客住

  暂时,王路从后隆村家庭小作坊小工厂搜刮物资的梦想又破灭了。啊啊,乡镇企业发展任重道远啊,世界工厂之路是没尽头的。[]

  得,抽个空到那家什么阿里斯顿有着难得的环保意识(厂主苦逼――我也是被逼的)的厂里找找,总能找到点蓄电池,原本抱着的来上一集装箱蓄电池的美梦什么的是别想了,扫扫角落总能在厂里弄出几十个备用的蓄电池来,好歹能当太阳能电池板蓄电池的后备。

  吃完了饭,谢玲在厨房帮着崔老太洗碗,王路就和陈老头闲聊着,说起老两口至今没有感染生化病毒是不是有免疫力的事,王路便说了自己有关j流的推测。

  陈老头挥挥手:“我哪知道有没有生过这劳什子的j流,农村人有点咳嗽发烧的,都不当回事的,还去什么卫生所啊,该下地一样下地。这种事情,都是你们城里人最咋咋呼呼了,象有一年也有个感冒,叫啥鸡流感(王路插嘴道:“是禽流感。”),对,就是这啥子的禽流感,硬说这鸡也会感冒,还会传染给人,村干部传话说谁家鸡要是生病了,整个村子的鸡都要杀了。真是笑话,养鸡嘛,哪有不生病的,就为了一两只鸡生病了,居然要杀全村的鸡?”

  “咱们家的鸡是自家养的,也没几只,就是杀了也不心痛,可村里还有人家是专门养鸡的大户,几百只啊,你说杀就杀,这不是糟蹋东西嘛。我看电视,香港人穿着白大褂成千上万的杀鸡,真是心痛啊,真正是败家子,这鸡从鸡崽养到能生蛋,容易嘛?你也不好好挑挑,那些没生病的就杀了吃呗。这事儿没法说没法说。”

  王路没想到一句问话引出陈老头这一箩筐话来,又不能向他解释现代养殖业防疫的重要性,你想想,人家陈老头一生养过的鸡鸭,肯定比王路吃过见过的还要多,哪里听得进你这城里人的瞎白讲。

  王路只能装傻:“那是那是,陈大伯养的鸡肯定没问题。”

  陈老头却有点尴尬:“那个问题也是有的,家里也病死过几只鸡。不过我都埋地里去了,咱可不会拿死鸡病鸡去卖。村西那户养鸡大户就不像话了,他家死的鸡多,损失可大了,居然让他家小子拨了毛,充光板鸡卖给那些做烤鸡的了。”

  王路心中一动:“陈老伯,你刚才不是说村干部通知过,谁家有病鸡全村鸡都要杀光嘛。”

  陈老头支吾着道:“话是这样说,不过村干部也是同个村的,哪做得出这样绝的事,还不怕被人堵着门骂啊,都是睁一眼闭一眼的事。”

  王路心里盘算了一下,看来,这个村里当初禽流感必定发生过,而鸡有没有传染给人,那可不好说了。

  他心中一动:“陈大伯,你说的那家养鸡大户现在在哪儿?”

  陈老头脸色一暗:“他家运气不好,儿子是最先被发病的人咬的一批,很快也变成活死人――就是你说的丧尸了。他快70岁的老娘受不了这个,一头跳荷塘里淹死了。那时候村里早乱了套了,他家老头子也顾不上送老伴入土,听说开着车去绍兴的亲戚家了。嘿,他也是晕了头了,咱们这一个小村都闹成这样,你跑绍兴有什么用啊,城里必定比农村更乱,那儿人多啊。”

  王路琢磨了一下,看来,养鸡大户一家并没有直接感染生化病毒。这算不算免疫呢。

  自己一家和谢玲有可能是因为得过j流而免疫,从陈老头的话中分析,村里人有可能得到j流,同时也与禽流感有过接触,这兜兜转转的,生化病毒似乎与感冒纠缠不清。

  当然,普通感冒并不会对生化病毒产生免疫力――谁没得过感冒啊,那不是人人都有免疫力了,生化病毒还得瑟个屁啊。只有j流,禽流感等高度变异病毒,才有可能激发人对生化病毒的部分免疫。

  以上,纯属王路瞎猜。

  想不明白就不想,再说还有件更重要的事等着王路去弄清楚。

  王路靠近陈老头道:“老伯,你在村里进进出出的,根本不把那些丧尸放在眼里,可比我厉害多了。今天我和表妹差点就被几只丧尸吃了,幸好是大妈救了我们。别看我比你年轻力壮,这对付丧尸,还是你老人家经验足。”

  陈老头听得乐得老脸皱成一团,连连摇手道:“说什么救不救的,搭把手的小事,是个人总不能看着你们被祸害不是,别说小王你对咱家有恩,就是浑不认识的陌生人,也该救啊。”

  王路继续拍马:“有句话说得好,家有一老如同一宝,我们年轻人做事靠的是冲劲,老伯你做事,那是讲智慧。放在以前,我压根儿不信,在一村的丧尸群里,你和你老伴还能象在太平年月里一样过着这悠闲的日子。靠的不就是陈老伯你经验老智慧足嘛。你可真不知道,你挑着一扁担菜从门外走进来时,我可有多佩服。”

  陈老头除了笑都不知道该说啥了。

  王路趁热打铁:“陈老伯,对付丧尸你比我经验丰富,你看看,这丧尸最近有没有什么古怪的行为,比如说,互相之间会配合。”王路一直对丧尸本能的觉醒耿耿于怀。

  陈老头正乐呵着,听了王路的话一愣:“配合?啥意思?”

  王路把自己在鄞江镇上对付丧尸时遇上的怪事说了说。陈老头迟疑了一会儿:“我和丧尸直接面对面动手的时候不多,也没注意到它们有没有啥子配合的,反正这些货很傻的,只知道一窝蜂往上冲,比狗还不如咧。说到狗,咱村里也有变异的狗,那些家伙才不好对付,费了我不少手脚才清除干净的。”

  王路看着陈老头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看看,这才叫高手啊,轻描淡写一句“清除干净”,王路可知道丧尸狗有多难对付,特别是成年的大型狗,70多岁的陈老头居然把一村的丧尸狗都灭成渣了。怎一个牛字了得。

  果然,农民,中国的农民,是最伟大的。

  陈老头又想了想:“非要说有古怪,那也有。刚开始吧,那些丧尸满村瞎转悠,后来被我关到了村小学一部分,还有一些继续在村里瞎逛的。不过最近,有许多家伙白天很少出来走动,都猫在屋子里,晚上出来得就多了。小王啊,你们幸亏也是白天进的村,要是晚上来,可就没那么轻松喽。如今一到晚上,连我也不敢出门,不敢在家里整出大的动静。你说,是不是这些玩意儿觉得白天太阳晒得慌,这才躲在阴凉地里的?话说回来,这些东西都没见它们喝过水吃过饭,就不渴不饿不累吗?”。

  王路听着陈老头叨唠,心思早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这又是一种全新的动向,丧尸开始“趋利避害”。

  丧尸的行动能力绝对是老厉害的,简直是小母牛开火车,厉害哄哄的,长久不进食不饮水,居然还能保持旺盛的活动能力。只不过,太阳的暴晒,对它们的身体还是会造成伤害。别的不说,脱水绝对是存在的。

  丧尸们看来也感到了阳光照在身上很不“舒服”,所以,又一项本能觉醒了,就像正常人抬头直视太阳会反射性地眯上眼睛一样,丧尸们开始躲避阳光,转而在黑夜行动。

  这就是趋利避害的本能。

  狗啊猫啊鸡啊鸭啊都知道大热天躲树阴里了,凭什么丧尸就不会啊。

  王路知道,如果这是一种本能的话,那就不单单是后隆村的丧尸会,鄞江村的丧尸,甬港市的丧尸,乃至全世界的丧尸都会。

  差别只是这种本能的觉醒早晚而已。

  一想到成群的丧尸躲藏在阴暗幽深的大楼里,等着不知情的到处搜索生存物资的活人突然闯入,被食物的气味和动静惊醒的丧尸在黑暗中,凭借灵敏的触觉和听觉猛扑上来……

  天,从此以后,每座大城市,都将成为丧尸天然的狩猎场。

  结构复杂的高楼,一重重的地下停车场,曲里拐弯的走廊,锅炉房空调机的管道,到处隐藏着丧尸。

  谁进去,谁就死。

  王路突然发现,自己以前老讨厌的鄞江镇上到处溜达的丧尸有多可爱,好歹在阳光下,它们总能被王路整出的歪点子收拾了。

  一想到这些丧尸都躲到了房子里,昼伏夜出,王路就头大。

  唉,讨生活不容易啊。

  老少爷们正聊着,谢玲甩着手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向陈老头笑了笑,挨到王路身边,轻声道:“哥,时间不早了,姐和王比安该等急了。”

  王路连忙站了起来:“老伯,那我们走了。”

  崔老太也从厨房走了出来:“唉,本来是想留你俩过一夜的,只是想着小陈老师还在家里等着,也就不留了。你等等啊,我给你备了些东西,一起带走吧。”

  说着转身从厨房里拎出了一个竹筐,框上盖着竹匾子,看不到里面是什么,只是竹筐一动一动的,看上去很沉。

  王路推挡着道:“这怎么行,阿婆你救了我们不说,还请我们吃饭,怎么还能拿你东西呢。”

  崔老太不由分说,把竹筐上的提绳往王路手里一塞:“你要是不拿啊,下次就别再来了。拿着吧,这是我给小陈老师的。”

  说着,把竹匾子揭开了,王路一看,里面是四只鸡,两只兔子。

  崔老太笑着道:“我听小谢说,你们家里有的是鸭子,就是没鸡和兔子,就抓了几只让你给小陈老师带去。这鸡和兔子都是公母配好的,兔子只要喂得足,下小兔子可快了,也好养活,这小鸡如果小陈老师不会孵,你下次再来可以问我,要不直接抓些小鸡去也行。唉,实在是外面不方便带东西,要不,多抓几只去就是。我还想着抓着猪给你们呢。”

  谢玲吃惊得嘴都合不拢:“这儿还有猪?”

  “有,怎么会没有?”崔老太道:“虽然咱家嫌猪屎太臭没养,可村里养猪的人家还是有的,老头子把没被丧尸吃了的猪都收拢了来,养在靠溪边的一幢别墅里。只是因为没冰箱,这新鲜猪肉不经放,今儿个才没请你们吃猪肉。等下次你们再来,我让老头子想法子抓只整猪让你们带走,只是现在配种不方便,要不然以后再养个小猪什么的也行。”

  谢玲奇道:“配种为什么不方便,公猪母猪在一起不就可以生小猪了嘛。”

  王路在旁边听了这话禁不住双手捂脸,唉哟我的个亲娘啊,谢玲,你生理常识了解得蛮多,知道公猪母猪凑一块儿**着能下小猪,可你一点没有农村常识啊。

  陈老头也笑了:“农村人养的猪为了让它快长肉,都是煽了的,想配种,要不去公家的配种站,要不专门有人养公猪送上门配种,有的地方方圆几个村才只有一头配种的公猪呢。”

  谢玲还是有点不明白,悄声问王路:“什么是‘算’了?”

  王路撑不住笑:“就是猪猪木有小**了。”

  谢玲闹了个大红脸,羞得拿鞋跟狠狠踩了王路一脚。

  王路接过了崔老太手里的竹筐,认认真真地道了声谢谢,这边厢陈老头已经到了门边,开了门道:“我先去看看路,下午回家时,村那头丧尸挺闹腾的。”

  王路自然知道村里丧尸们闹腾的原因――肯定是自己和谢玲闹的动静把猫在房子里的丧尸吸引出来了。

  陈老头去了没一会儿就回来了,表情严肃:“有麻烦了,路口巷尾的都有丧尸,把路都堵住了。”

  王路急了:“陈老伯,有没有别的路可以出村?”

  陈老头摇了摇头:“有一条弄堂是一定要经过的,我看过了光那条弄堂就有3只丧尸。”他抬头看了看天色:“这天也快暗下来了,到了夜里,出来乱逛的丧尸更多,更走不得了。”

  崔老太听了在旁边劝道:“小王,小谢,你们别心急,实在不行在这儿住一夜,明天天亮了再走。”

  王路苦着脸:“陈薇和王比安在山上要急死了”

  谢玲也跺脚:“真是的,偏偏这段时间对讲机的电池都用完了,不然好歹能通个话。”

  谢玲也是糊涂了,两人到后隆村离崖山不知有多远了,就算是有对讲机,也呼不通陈薇的。

  王路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院子中转了好几圈,吓得鸡鸭一阵连飞带跳,崔老太上前道:“小王啊,你现在急也急不来,小陈老师我看是个性子很稳的人,虽说一时失了你们的音讯,她也不会冒冒失失跑出来找你们,再说,你孩子不还在山上嘛。你放心,小陈老师一定会在山上等你们的。等明天早上,我让老头子早点送你走。”

  也没别的办法了,那就住下吧。总算王路下山时也料到当天不一定赶得回去,叫陈薇不要太担心。

  这真是人不留客天留客啊。不对,应该是丧尸情深留客住。

  不提王路和谢玲在后隆村暂留下来,陈薇和王比安这一天也忙得团团转。

  陈薇和王比安先是拿没有脱粒的谷子给山羊喂了,好让它多产奶。又下山割更多的稻子。

  稻子其实还没完全成熟,但陈薇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再说,她心里也打算过,山上四个人,都是不务农活的,等稻谷成熟时,徒手割稻的话,也收不了多少,反正绝大多数稻谷都要烂在地里了,这让山羊多吃一口少吃一口也没什么。

  本来陈薇还想着给王路说过的鸭舍里的百多只鸭子也割些稻谷去当饲料,但后来一想,鸭舍左近少不了有稻田菜田瓜田,那些呆头鸭没了人管,肯定吃得爽快,要不然,还不早饿死了。就算自己要备些鸭饲料,也抽个时间跑到鸭舍边的田里去割好了,还省点费劲吧拉把稻谷运过去的劲儿呢。

  割了稻谷后,陈薇又拉着王比安收毛豆,只不过,这次不再是像以往那样只摘豆荚,而是将整棵毛豆砍断了根收起来。

  两人折腾了一个上午,又是砍豆根,又是背上山,硬是在龙王庙的小院子里堆了一大堆毛豆秆。

  王比安满脸是汗,坐在青石板台阶是只会喘气,陈薇却还得撑着身子,尽量把豆秆摊在阳光下。

  王比安缓过气来,不解地道:“老妈,你这是做什么啊?想吃毛豆摘些豆夹不就行了?把整棵豆秆拿上来干嘛?”

  陈薇背着手擦了把汗道:“晒黄豆啊,让太阳把这些豆秆都晒干了,里面的青毛豆就成了黄豆了,到了冬天也能有豆子可以吃了,要是你爸爸能想办法弄个石磨来,妈妈还能做豆浆,做豆腐给你吃呢。”

  “妈你还会做豆腐?”王比安大奇。

  “这有什么难的,把豆浆烧开了,用石膏点一下,稀一点就是豆腐脑,稠一点压下水,就是豆腐。有了豆腐,做香干、油豆腐就更简单了,像油豆腐就是拿豆腐块在油里炸一下就是了。”陈薇笑着道,“妈妈小时候在农村,经常看到邻居做的。”

  第一百九十七章丧尸情深留客住

  第一百九十七章丧尸情深留客,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