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没死?!

[字数:5011 更新时间:2014-9-10 20:09:00]




  王路扑向樟树接王比安时,早把消防斧扔到了一边。

  这时,扔下搂抱在一起的陈薇和王比安,光着屁股,几步跑回去,捡起了消防斧。

  一边,机灵的谢玲也一手拎弩,一手捡起了陈薇甩在地上的砍柴刀。

  两人不约而同地,向躺在树下咳血的长刀男走去。

  谢玲对王路的光屁屁,完全是熟视无睹,那话儿,她第一次撞到王路时,就见识过了,有什么了不起的。看多了,眼熟了,还大惊小怪,扭扭捏捏个毛啊。

  至于王路,更不会在意自己的全裸。

  他现在,正兴冲冲去打死狗。

  打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死狗,一向是王路的最爱。

  何况,这只狗,还没死呢!

  长刀男这个王八蛋在最后的拼死一击,还真差点伤着陈薇。

  这要真伤着了,就是把这王八蛋撕碎了,也无力回天。

  救了王比安,却丢了陈薇,王路连死的心都有。

  饿米豆腐,老天保佑,那一刀,扔歪了。

  其实,也不是扔歪。

  长刀男的手感,还是很准的。

  只是,他原本瞄准的是王路。

  而陈薇比王路矮了小半个头。

  这冲着王路胸膛的一刀,只划破陈薇的肩头。

  现在嘛,一家人连带着谢玲都安然无恙,就该轮到老子,好好玩玩你了。

  王路走到长刀男身边,举起消防斧,往他胸口一敲――一大股鲜血,从长刀男口中冒出来――这家伙肯定是从樟树上摔下来时,弄断了肋骨,断骨又插进了内脏,要不然,谢玲那支箭,虽然能置敌,却不会让他大吐血。

  “你有没有伙伴?他们在哪里?”王路问。

  这个问题很重要,虽然一路寻来的痕迹标明,始终只有一个人在追王比安,但谁知道,远处,是不是还有他的同伙?长刀男,只是偶然落单了?

  不搞清这个问题,王路就是回了崖山,也睡不安稳。

  长刀男的眼睛直愣愣地瞪着王路,眼角居然挤出一个笑――老子才不告诉你。

  “啜啜,还算是个硬汉子嘛。”王路的下体在身下晃荡着,他站稳脚,举起斧,一斧,把长刀男的右脚,齐膝砍了下来!

  正好,短裤燃尽了,火苗最后抖了一下,熄灭。

  王路在一片漆黑中,只听到长刀男从喉咙深处,发出了咔的一声。

  等两眼适应了黑暗,王路看到,长刀男一动不动,歪头躺在地上。

  “操,不会就这样死了吧?”王路皱皱眉,这可太便宜这小子了,他踢了踢长刀男,想到个主意,单手拎着消防斧,另一只手,夹着那话儿,就向地上长刀男的头上,“浇”起水来。

  谢玲在一边稍稍侧过脸――这、这个下流胚子!

  带着热意的尿水冲在长刀男脸上,让他重新清醒过来。

  王路习惯性地抖了抖话儿。

  温声道:“醒啦?那就说说吧?你的同伴呢?他们在哪儿?”

  长刀男喃喃着什么,王路侧身弯腰,好不容易,听清了长刀男的话。

  “杀了我。”

  王路呵呵笑:“不用急不用急,我当然会杀了你。不过,我们千辛万苦找到这里,怎么得也得好好招待招待你。”

  他双手握住斧柄:“这次砍哪里好呢?砍左腿?不好,流血过多,死得就快了,不好玩。还是先砍只手,慢慢来。”

  即使明知必死,长刀男听着这魔鬼一样的话语,也禁不住身子轻颤。

  果然、果然,自己无意中撞上的,是一个变态佬。

  王路还在自言自语:“唉呀,就是怕这一斧下去,又把这货给弄晕了。老子可没多余的尿好浇醒他。”他头一侧:“要不,等会儿谢玲你给他尿一泡?”

  听着这又粗俗又恶心又变态的话,谢玲明知道,这是王路故意吓唬长刀男,好击碎他的心理防线,在临死前,从他嘴里掏出秘密。

  但还是禁不住一皱眉,王路这家伙,真、真是猥琐到家了!

  要不,就是这家伙演戏功夫实在高,要不,就是……

  这家伙本性如此!

  谢玲悄悄向后挪了一步。

  这是长刀男第二次听到谢玲这个名字。

  他禁不住向旁边的谢玲转过头去――一直以来,王路猥琐的风头太劲了,当真称得上万众瞩目,风采无二,长刀男都没有分散过注意力,看上一眼始终躲在他身后的谢玲――不是如此,他也不会被谢玲一箭射中了。

  长刀男才一侧头,就愣住了。

  谢玲虽然只着内衣,还剪了短发,但他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咯咯咯,长刀男嘴里冒出大股大股的血:“你、你没死!?”

  谢玲叹了口气,她,其实早就认出他来了。

  “我没死。”她淡淡地道。

  长刀男呵呵了几声:“你没死!你没死!”眼珠子瞪得几乎突出来,似乎,谢玲还活着,是件极为恐怖极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的声音越来越弱,头一歪,断气了。

  王路大急,这还没从他口里问出话来呢。

  他举脚猛踢长刀男的尸体:“他m的,你还没回答老子的话呢!”

  长刀男的尸体软软地在地上翻动了一下,死得不能再死了。

  王路斜过眼来,瞪着谢玲。

  谢玲垂着头,但不抬眼,她也感觉得出王路的不善。

  她低低地道:“他就是我们外出露营的8人中的一个男生。”

  王路早就已经猜到了,他重重哼了一声:“他刚才说的什么死不死的,是什么意思?”

  谢玲叹了口气:“当时,我跳到江里时,他和其他人追在身后,肯定以为我早就淹死了呢。”

  王路哼了一声,又重重踢了一脚长刀男的尸体:“让这小子死得痛快了,还没问出他同伙的下落呢。”

  谢玲惨然一笑:“王哥,你放心,你看他,这种人,象是会有伙伴的样子吗?那3个女生,那是说都不用说了,除他之外,还有3个男生,我想,也肯定都死了吧。”

  王路没作声,他明白谢玲的话中之意。

  本来,谢玲、李浩然8个人,在山村里住得好好的,但李浩然等4个男人兽性大发,逼得谢玲跳了江。

  剩下4男3女,肯定会造成“供需失衡”的矛盾。

  就算乱世中,女人只是男人的玩物。

  但是,我的玩物,凭什么给你玩啊。

  时间不用太久,就会互相争斗,甚至残杀。

  要不是小山村原本称得上的世外小桃源已经完蛋,这个长刀男,又何必辛辛苦苦跑出来,流落到这里。

  就算李浩然等几个男生没死,他们也不会是长刀男的狗屁同伴。

  没准一见面,就会先下手为强,杀了长刀男。

  当然,最好的结果,就是李浩然等人因为起内哄,都互相拼杀,死光光了。只剩下长刀男一人,在山中无以为继,才不得不出山寻食。

  不管如何,原本迫在眉睫的危机,暂时消失了。

  王路重重叹了口气,还好还好,大家,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