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344章 石破天惊

[字数:4192 更新时间:2014-9-10 20:34:00]




  “原……原来如此!”

  “既……既然如此的话,那老朽就不勉强秦公子了。不过,秦公子以后若是出仕不顺的话,大可以来年再考‘明算科’,到时候的话,老朽是一定会亲自推荐你到工部去任职的。”

  道授业听到秦永说他确实是获得了一个书院的推荐名额的,所以,他终于也就不再劝说秦永去考什么“明算科”了。因为,他的心里其实是很清楚的,就算是再怎么劝,估计也是不会有任何的作用的。

  因为,在这个时代里,所谓的“进士科”,就是比“明算科”要来得“高贵”的。当然了,也是更加的难考。

  可是,这个问题对于秦永来说的话,却又是根本不成问题的,所以,道授业心里是知道,秦永基本上是不会放弃“进士科”而参加什么“明算科”的考试的了。

  毕竟,所谓的“进士科”考出来的话,那可就是直接获得了进士的出身的,而“明算科”呢,就算是高中了,也是低人一等的。

  当然了,道授业也没有完全地放弃劲说秦永的希望,所以,他才会建议秦永,如果是获得了进士的出身之后,仍然是不能够在仕途上有所作为的话,倒不如是在来年可以考一考“明算科”了。倒不是说,考中了“明算科”之后,他的身份和地位就是比他原来的进士出身更高的,可是,却是能够让世人见识见识他在“明算科”上的造诣。所以,到最后要进入工部的时候。自然是比其他人的起点更高了。

  “好,好!那在下就先谢过道先生了!”

  秦永也不再多话了,直接应和了道授业的话。不过,他虽然是应和了,可事实上,却根本是没有往心里去的,因为,他的心里原本就没有想过要出仕。更加是不喜欢出仕,所以,就算是以后中了进士科之后实在是没有办法出仕,他也是绝对不会来“明算科”再寻找其他的办法的,所以说,这答不答应道授业的,其实是根本没有什么影响的。

  “谢?谢倒是不必了!”

  “不……不过。老朽还有一个不情之请,万望秦公子答应。”

  道授业也许也已经是猜到了秦永基本上已经是不可能在来年再考一次“明算科”的,所以,他在心里失望的同时,忍不住就是觉得有些可惜了。因为,他经过刚才的那一番考究之后。基本上已经是确实一秦永其实是一个“明算科”上的天才的,特别是他首创的那个所谓的“阿拉伯数字”,那更加是将整个“明算科”的解题难度降低了无数倍的。

  所以,他就想的是,无论如何。是一定要将这种“阿拉伯数字”给推广了出去的。可是,要将这种“阿拉伯数字”给推广出去的话。那无疑是需要秦永的配合的。

  因为,就只有他,才是最清楚“阿拉伯数字”具体各方面应用的人,可是,眼看着他马上就要成为正式的“进士”了,他还会有那样的时间,那样的心情来研究什么“明算科”吗?对于这一点,道授业是没有什么信心的,所以,他这个时候才会想着是不是能够用什么手段来栓紧了秦永,最起码的是,要让他将这种“阿拉数字”的全部知识,基本上都教给了其他人才行啊!否则的话,这样的一项“绝技”,不是就要失传了吗?

  “哦?是什么事情,道先生旦说无妨!”

  秦永却是没有想那么多的,他看到道授业已经是答应了“放过”自己了,所以,自然是觉得开心的。否则的话,真要他去考什么“明算科”的话,那也是一个麻烦。因为,在他的父亲秦屠夫、还有他的娇妻柳落瑶那边,就根本是解释不清楚的!也根本是没有办法说服他们。

  “好,好!是这样的,老……老朽是想请秦公子,收……收老朽为……为学生!”

  “啊?!!!”

  道授业终于是很“艰难”地把自己心里所想的话给说出来了,可是,他的这句话一出口,简直就是石破天惊了,直接就将现场的所有人等几乎就是全部给震晕了。

  “什……什么?他……他要拜秦永为师?那怎么可以啊?他如果是拜了秦永为师的话,那自己这些人可怎么办呢?”

  首先反应过来的那些人自然就是“阴山学会”的那群公子、小姐们了。是啊,这怎么可以呢?要知道,他们原来可都是道授业的学生来的,可是,道授业如果此刻是拜了秦永为师的话,那以后他们在秦永的面前的话,可不就变成一些徒子、徒孙了吗?

  这可让他们怎么接受得了啊?好歹,大家可都是一些同龄人,并且是,他们的皮肤虽然不是黄色的,可是,却是身份和地位上都比秦永不知道要高贵上了多少倍的,所以,他们怎么可能当秦永的什么徒子、徒孙呢?

  当然,这也并不是说他们的心里就是不认同秦永的本事的,事实上,经过刚才的那一番比试之后,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已经是对秦永在“明算科”上的造诣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归五体投地,要他们拜秦永为什么师公、师祖的,那却是绝对不可以的。毕竟,秦永的声望和地位,可都是没有达到这样的水平啊!反倒是那道授业,虽然如今已经是被证实了,在“明算科”上甚至是比不上秦永的,可是,他们却仍是愿意拜他为师的。

  因为,这一方面嘛,是道授业的年龄让他们没有太大的抗拒感,而再一方面的原因则是因为道授业成名已久,所以在名望上,那是不会让他们太过丢人的。

  “呃,那……那个,道先生,你是不是说反了?在下何德何能,能当先生的老师?当然,先生如果是愿意的话,在下倒是可以拜先生为老师的!”

  秦永主仆三人在刚一听到道授业的话时,第一反应也是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可是后来才发现,事情似乎并不是这样,于是,他们才是觉得无语了。让秦永收他当学生?这想法未免就是太过奇葩了一点,秦永呢,倒不是担心自己有没有能力做到,反而是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坊间的口水给淹死!

  这也是啊,好歹人家道授业可也是“明算科”上的大儒啊,而且是成名已久的,所以,即便是在那个工部之内,有多少的大小官员,也只能是对他礼遇有加的,所以说,秦永如果是收了他当学生的话,那不说别的,起码在这“明算”一科的范畴之内,他是一定会被人家给骂死的,大概也就是会骂他“有何德何能做道授业的老师”等等之类的话语而已。不过,秦永要担心的,倒不完全只是这一点的,他因为旁边的那个大公主武梓香。

  因为,要严格算起来的话,大公主武梓香可也算得上是道授业的老师来的,所以,道授业如果是拜了秦永为师的话,那就是连她这个金枝玉叶都变成了秦永的徒子、徒孙的,所以说,就算是给秦永一万个胆子,这样的事情,也是万万地不能答应啊!

  “唉,秦公子这么说的话,可就真的是折煞老朽了。老朽原本以为,凭着老朽数十年的钻研,在这‘明算’一科上,老朽虽然是称不上是天下无敌的,可是,却也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了……”

  “可……可是,没有想到,今天与秦公子一比起来的话,那可真的是逊色太多了,简直就是不值一提的。所以,老朽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教给秦公子的,倒是秦公子如果是能够费心的话,当……当老朽的老师,那可是绰绰有余的。”

  “……”

  听到道授业的这么一番话,秦永也就无话可说了。没有错,他刚才虽说是说了要不然还是请道授业来收他当弟子,可是,说到底,那却不是他的本心的。因为,他的心里确实是在认为,道授业确实是没有什么可教给他了的,所以,他自然是不会真的有心拜师了。他之所以会说那样的话,不过是为了表示一种谦卑,同时也是安抚一下像武梓香等等这些人而已,于是,就可以看到他很快说道了:“呃,道先生过誉了,在下只不过是略知一二而已,可根本是不能与道先生这样的大儒相比较的。要不然,我看这样吧,在下与道先生平辈相交,然后,日后有空余的时间的话,我们一起探讨‘明算科’上的学问也就是了!”

  其实即便是这样吧,那也是很不利于武梓香他们的这群金发碧眼的,毕竟,他们可是小了道授业一辈的,而秦永如果是与道授业平辈相交的话,那岂不是也大了他们一辈?可是,好歹这么一来,他们与秦永之间是没有什么瓜葛的,所以,虽然仍然是让人心里有些不舒服,可是比起前面一种的情况,那可又是好得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