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天兵在1917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103 牛人扎堆

[字数:4102 更新时间:2014-9-10 20:38:00]




  中央特别行动科宣告成立,这个部门同李晓峰开办的皮包公司一样,除了科长捷尔任斯基和科员李晓峰,再没有第三个成员。更有趣的是,虽然是中央直属部门,但却没有一分钱的经费,也没有任何可以创造价值的产业。最最让人蛋疼的是,在这种缺兵少将口袋比脸还干净的情况下,还得承担保卫列宁同志人身安全的重任。

  这个任务可不轻松,至少捷尔任斯基是有压力的,所以连夜他就开展了筹备工作。首先得有人,捷尔任斯基可不认为光靠他这个光杆司令和李晓峰这个小兵就能维护列宁周全。虽然某仙人对此不太认同,认为捷尔任斯基这是轻视他,但他也不想二十四小时跟列宁耗在一起,那实在无趣之极,所以那厮认同了这个提案。

  人手嘛,当然是借调,反正归国的布尔什维克有四五十人,里面有不少还是拖家带口,虽然大部分都是文化人,孔武有力的壮汉没有,但蹲过监狱吃过牢饭、干过地下工作的不在少数。捷尔任斯基本人就深谙此道,找几个老朋友老同志凑数还是很简单的。再加上出国的时候,莫洛托夫给他派了两个通信员,算上某仙人刚刚凑齐三桌麻将。

  当然这也就是暂时凑合,按照列宁的想法中央特科是要做大做强的,光靠这么几号人马根本不顶用。而且这里面大部分人还是赶鸭子上架,根本就对特科的工作毫无兴趣。若不是有列宁的命令和捷尔任斯基的面子,他们鸟都不鸟特科。

  “费利克斯同志,我们这可是临时客窜,回国之后我们可不会留在特科!”某老革命加入特科的当时就摆明了态度。

  对此捷尔任斯基还能说什么,谁让整个布尔什维克革命斗争的重心,或者说革命斗争的唯一武器,就是《真理报》。这让不少老革命对革命的认识就是宣传、演讲和投稿骂架。让他们冲上一线刀枪对刀枪,子弹对子弹,不好意思,他们一个个清高得厉害,张口闭口俺们是文化人,君子动口不动手,俺们行得正站得值鄙视搞阴谋诡计!

  捷尔任斯基不光不能批评还得好言好语的做思想工作,保证只是暂时借调,等回国之后绝对让广大老革命返回正大光明的革命斗争事业中去。

  求爹爹拜***请来了一帮大爷之后,中央特科勉强算是有了人,接下来就得解决经济问题。对此捷尔任斯基想都没想,直接将经费问题交给了李晓峰解决,还美其名曰物尽其用。好在草创阶段的特科拢共只有十几个人,也就是《沙家浜》中胡传魁出道时候的水平,甚至还不如老胡,至少人家是十几个人七八条枪,而特科是一条枪都没有。

  老话说得好,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在捷尔任斯基这里就是手里没枪心中不安。总不能让同志们拿着烧火棍去保护列宁同志吧?知道的晓得拿棍子的是保安,不知道还以为列宁同志带着打狗队出场了。但是让捷尔任斯基在瑞典搞武器,那着实有些为难,好在他是科长,这种十分有技术含量的问题就交给科员李晓峰解决了。

  他拍了怕某仙人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吩咐道:“安德烈同志,立刻发动你在瑞典的关系网,想办法为同志们搞一些武器……这是党对你的考验,也是党对你的信任,一定要快速圆满的完成任务!”

  李晓峰翻了个白眼,他算是看出来了,不管是列宁还是捷尔任斯基都把他当成了冤大头,好事是绝对轮不到他,苦差事是绝对少不了他。不过他可以不当这个冤大头吗?当然不行,只要他还想再布尔什维克混,冤大头就不能不当,而且还要积极的、高兴的、主动的去当!

  他两腿一并重重的点了点头:“保证完成任务!”

  对此捷尔任斯基表示满意,并小小的帮了一把某人,指着身边眉清目秀越十四五岁的一个通信员,吩咐道:“安德烈同志,你的任务十分艰巨,没有一个帮手是不成的。这样吧,就让米哈伊尔.安德列耶夫同志协助你……别看米哈伊尔同志年纪小,对于革命的忠诚和积极性可不比差!”

  李晓峰这才认真的打量了眼前的小屁孩,开始捷尔任斯基介绍此人的时候,这厮完全不当回事儿。不过现在看来他恐怕是看走眼了,以捷尔任斯基的脾气,可是很少表扬人的,尤其是对方还这么小,就显得尤其难得了。

  这小子叫什么来着的?米哈伊尔.安德烈耶维奇.苏斯洛夫,某仙人下意识的觉得仿佛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仿佛还是什么大人物。但是他在脑海里搜索了半天,也没在十月革命和斯大林时代的俄国历史中找到匹配的目标,难道是记错了?李晓峰挠了挠头。

  只能说某仙人太过于小白,连大名鼎鼎的灰衣主教苏斯洛夫都不认识,出生于1902年的苏斯洛夫如今确实还狠稚嫩,但是谁能想到几十年后此人成为苏共政治局委员和党内的头号思想家,连权倾一时的勃列日涅夫都要对老苏礼让三分,一手把掌控着整个苏联的意识形态。

  老苏牛逼到什么程度?1964年10月罢黜赫鲁晓夫事件,他虽然不是主谋,但是起到了最关键的作用。作为主要控诉人(之前老苏控诉过强大的马林科夫和朱可夫,想想这两位是什么身份!)在列举赫鲁晓夫种种错误时,他巧妙地用了尖酸刻薄,又不失幽默风趣的语言,博得听众的阵阵掌声和笑声,大有“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的气质。

  别看老苏手里权力大,地位又高,但是为人却不是一般的低调,他身材瘦高,永远穿胶皮套皮鞋,戴圆型列宁帽,一副金丝眼镜更是让他显得书卷气十足。老苏说话很注意逻辑性,写文章时喜欢引用列

  宁的言论以加强力量。与同时代的苏联高层相比,显得十分清高,可以说同当时苏联社会的物质至上的思想格格不入,被称为“社会主

  义苦行僧”或“**清教徒”。

  老苏其人冷漠而又谨小慎微,思维敏捷,为人谨慎,对党和国家怀着无限忠诚,热爱全世界受剥削压迫的人民,仇恨各种背离正统苏联路线的叛徒,所以在对阶级敌人发怒时像一个宗教狂,于是江湖人称灰衣主教。

  也就是李晓峰这厮不识货,若是让他知道了老苏的光辉业绩,恐怕是不敢随便招呼。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他,毕竟苏斯洛夫还小,生于贫农家庭也没受什么教育,甚至还不是布尔什维克。谁能想到他会是几十年后叱咤风云的政坛巨无霸?

  好在某仙人也没有失礼,同苏斯洛夫握了握手,客气道:“很高兴认识你米哈伊尔.安德烈耶维奇同志。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如今老苏虽然还小,但是那种谨慎和冷淡的性格仿佛是与生俱来,他面无表情的同某仙人握了握手,连一句客套话也没说。

  幸亏某仙人虽然死要面子,但也不会同小屁孩置气,对于苏斯洛夫的冷漠他毫不在意。他觉着自己如今“高人一等”,得拿出上位者的气魄。再说人选是捷尔任斯基介绍的,他无论如何也要给老费利克斯一点面子。

  也算是误打误撞,某仙人的不在意反而给苏斯洛夫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别看他年纪小,但可不是缺心眼。他当然知道自己性格冷漠不招人待见,跟着捷尔任斯基见了不少党内大佬,虽然人家没说他什么,但是心底的不高兴一眼就能看出来。本以为又会惹得李晓峰不高兴,但是对方完全不在乎的态度着实让他有些意外,对某人不禁生出了一丝好感,认为那厮才是真正的革命战士。

  这些都是后话,捷尔任斯基介绍完苏斯洛夫,又随便一指另一个小屁孩通信员:“这是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柯西金同志。阿列克谢同志暂时担任我的通信员,我不在的时候,你有什么问题可以让他转达……”

  李晓峰照例跟这个叫阿列克谢的小屁孩客气了两句,谁知对方的态度跟苏斯洛夫差不多,虽然不那么冷漠,但是那种酷酷的味道还是让他有些诧异。甚至猜测这两小子该不会将捷尔任斯基当做偶像,将钢铁费利克斯的铁面学了过来。说真的,对于这个同样一本正经的小屁孩,李晓峰也有刚刚听到苏斯洛夫名字时同样的熟悉感,也仿佛在哪里听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只能说某仙人的记心实在不好,对历史也太不熟悉,这个柯西金也是后世的大人物,勃列日涅夫时代三驾马车的成员之一(另外两个就是苏斯洛夫和勃列日涅夫),政

  治局委员、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相当于国家总理),苏联的二把手,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你说牛逼不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