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天兵在1917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084 莫瑞根

[字数:4530 更新时间:2014-9-10 20:37:00]




  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虽然康斯坦丁和某仙人是纯洁的兄弟关系,但是老哥被人狂殴,做弟弟的也没面子不是,更何况李晓峰还确实有点喜欢这个伪娘哥哥,所以为老哥出头那是当仁不让地。

  于是可怜的车夫顿时就杯具了,刚准备吃一口恶气,狠狠的抽对方几鞭子。可眨眼之间手里的鞭子就被缴械了,紧接着屁股上挨了一脚,一个狗啃屎翻到在地,呼啸而至的鞭子随即不断的和他肉墩墩的臀部亲密的接触。那滋味真是火辣辣的疼啊!

  鼻涕与眼泪齐飞,可怜的车夫叫得那个凄厉那个悲催,连一边的受害者某伪娘都看不下去了,劝道:“安德烈卡,你就放过他吧!今天的事不能全怪他,我们也有不对的地方。”

  你哪边的?

  某仙人顿时不满了,什么叫我们也有不对的地方?你舍身救父难道错了,哥路见不平拔刀救美……救兄,难道也错了?既然我们都没有错,那么肯定犯错的就是他了,犯了错不该接受惩罚吗?犯了错不该付出代价吗?

  看着某仙人贼喊捉贼倒打一耙的无耻行径,埃里克森表示哥不认识他,并对斯別洛斯基家族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本事佩服得五体投地,暗地里下定了决心以后一定不能得罪这一家子,他***不管是老的还是小的,都不是好鸟,惹不起啊!

  当然,眼下埃里克森更应该考虑的是怎么善后,还是那句话,打狗也要看主人。虽然屁股被抽肿了的车夫是一条很没用的狗,但是狗主人可扎扎实实的有势力,至少比某骚包显得要强势得多。

  “你们这群混蛋!竟然对本爵不敬!反了你们!”

  维策尔斯巴腾伯爵捂着鼻子跳脚了,简直是奇耻大辱,他一个高贵的贵族被一群下等人折腾得人仰马翻不说,这群下贱的暴徒竟然还敢公然行凶,虽然被打的是一条狗,但也是对贵族尊严的挑战。为了维护家族的荣誉,他发誓一定要让对方好看!

  他手舞足蹈的发狠道:“我要很很的处罚你们,我要……哎呀!”

  可怜的维策尔斯巴腾伯爵捂着脸就倒了下去,谁让某仙人没什么耐心,最烦别人在他耳边像个苍蝇似的叨叨念个不停。

  “让你丫再唧唧歪歪!”李晓峰犹自觉得不解恨,提着鞭子就准备让某个贵族小白脸吃一顿竹笋炒肉。

  “诶呦,我的祖宗!”埃里克森顿时就抱住了某个暴走的仙人,“你饶了我吧!我的哥哥欸,你知道闯了多大的祸吗?”

  闯祸有什么好怕的,李晓峰才不在乎,对他而言看不顺眼的就要打,打不服的打服了为止,他还就不信了,这个世界还有敢跟哥炸刺的人。你再牛逼能牛逼过仙人,哥代表仙界代表天神消灭你!

  不解恨的某仙人,确切的说是故意找茬的某仙人,为了显示自己的厉害,压根就不鸟埃里克森,右手一扬鞭子呼啸的又抽了出去。只要没有意外,这一鞭定然会让贵族小白脸皮开肉绽。

  啪!

  清脆悦耳的声音如期响起,可惜的是没有伴随凄厉的惨叫,在鞭子即将落在维策尔斯巴腾伯爵脸上时,车厢中伸出一只纤细嫩白的手,轻而易举的将其接住了。

  那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只嫩白的小手上,没有人相信这样一只吹弹可破的玉手能接住蓄满了力量的鞭子,当然也有那心思不纯洁的人,比如埃里克森之流,考虑的却是芊芊玉手的主人到底是什么模样。

  仿佛是响应观众的呼声,千呼万唤之中,美女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露出了身形。

  是个女的,李晓峰眯着眼睛慢慢的想到,这一点大家都看得出来。还是个美女!这一点除了李晓峰恐怕就没人能看出来了。至少普通男人,哪怕是眼睛放绿光的色中饿狼,也无法透过深黑色的连体长袍和厚厚的面纱,看到被布帛重重包围的面容。

  “这位先生,请自重!”黑袍美女仿佛狠狠瞪了某仙人一眼,用一种显而易见的鄙视的声调教训道:“如果再让我看到你随便打人,那就不客气了!”

  言罢,也不见黑袍美女手上的动作有多大,仿佛只是轻轻的一拂手,但是鞭子却带着尖锐的啸声向李晓峰冲去。而就在这时,黑袍美女不紧不慢的又说道:“这就是给你的教训!”

  在场的众人都被黑袍美女的怪异的手法吓了一跳,这是什么功夫?更有那看某仙人不顺眼的,比如前一刻还在要死要活的维策尔斯巴腾伯爵和他的车夫,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叫好了:

  “干得好,莫瑞根小姐,让这个混蛋尝尝厉害……”

  “害”字还没说完,两个可怜虫仿佛是被捏住了喉咙的公鸭,“呃”的一叫之后就没了声音。倒不是出了什么意外,而是在他们眼前,某个可恶至极的混蛋不过是轻松一摆手,反弹回来的鞭子就乖乖的软了下去,连某人的毛都没伤着一根。

  最为可恶的是,某人的意义的开了嘲讽技能:“我倒想看看是谁教训谁?”

  在漆黑的面纱后面,莫瑞根皱起了秀眉,这让她原本就娇好的面容变得更加惹人垂怜。她很意外,虽然刚才的反击在外人看来不过清风拂柳,但是她却清楚这一击代表了怎样的力量,对于普通人而言那种力量完全是无法抗拒的,可为什么对方却能轻描淡写的化解呢?她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留给莫瑞根思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高手之间的过招就如灵驹过隙,不管是毫厘之差还是一眨眼的功夫,往往胜负立判。

  “你们在干什么?!”伴随着嘚嘚的马蹄声,一个男人狂躁的吼了一声,“敢到欧根家的领地闹事,你们不想活了!”

  这一声巨吼打断了即将到来的对决,李晓峰偏偏头,扫视那人一眼——年纪不大,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脸上棱角分明,看起来很刚毅。最让李晓峰留意的是他的眼睛,非常的犀利非常的有神,仿佛能洞察世间的一切。

  “亨利,你终于来了!”维策尔斯巴腾仿佛看到了救星,只差没哭着喊着去抱对方的大腿了,“快救救我,我被这些恶棍袭击了!”

  骑在马上的亨利.欧根像国王一样扫视马下的众恶棍,片刻后他没好气的向埃里克森发难了:“埃里克,你这个混蛋,每次你倒我家来都没好事。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袭击维策尔斯巴腾伯爵!”

  埃里克森狼狈的笑了笑,摊手道:“亨利,我只能告诉你,这完全是误会!是一系列的阴差阳错导致的误会!”

  亨利.欧根重重的哼了一声,仿佛是很不屑埃里克森的解释,他跳下马来,友好的扶起维策尔斯巴腾,安慰道:“亲爱的伯爵,让您受惊了。我这个朋友家教不太好,总喜欢惹麻烦。对于您今天的遭遇,我会向诺贝尔先生反映的,相信诺贝尔先生一定会为您主持公道的。”

  本来还不依不饶的维策尔斯巴腾听到了诺贝尔这个名字,顿时消停了许多,小心的问道:“诺贝尔家族?”

  亨利.欧根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然后用最和煦的嗓音说道:“放心,伯爵。就算是诺贝尔家族也不能怠慢我们欧根家的贵宾,我一定会让他们做出合理的解释跟交代的。不过现在,请容许我放肆的提出一个请求——请您暂时放下这段恩怨,我的妹妹还在等待您去治疗,她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妙!”

  言罢,亨利.欧根瞪了一旁赔笑的埃里克森一眼,也不搭理他,亲自将维策尔斯巴腾和黑袍莫瑞根送上马车,护送着他们向大宅行去。

  “埃里克森,这个臭屁的家伙是谁?”李晓峰很不爽的质问道。

  他真的生气了,这还是打穿越以来第一次被人如此的轻视,以至于愤怒得脸都变形。

  “那是贝拉的哥哥。”埃里克森小声的解释道,是的,他也觉得没面子,要知道亨利可是他的死党,从小到大玩到大,他也是头一次受到如此的冷遇。按照他的脾气,当场发飙走人是肯定的,但是凡事要向贝拉看不是,天大地大救人最大。而且刚才的事,他觉得某人确实是有些过分了,别人不待见也是很正常的。

  当然,埃里克森没傻到说实话,对于某人操蛋的脾气他已经有了深刻的了解,当下里信誓旦旦的表示:“别理那个混蛋!等救了贝拉,看我怎么找他算账!到时候一定让你满意!”

  同时康斯坦丁也在不断的说好话,两人一唱一和好说歹说,这才勉强的安抚住了某个死要面子的家伙。就算如此,某人的脸色也非常难看,反正怎么看都不像是去救人的,反而像是上门寻仇的,以至于埃里克森和康斯坦丁不得不死死的夹住某人,生怕接下来一言不合某人就大打出手,上演一部瑞典版的《灭门惨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