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天兵在1917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064 幸灾乐祸

[字数:4945 更新时间:2014-9-10 20:37:00]




  不能不说,认真起来的布尔什维克办事效率就是高,一个钟头的时间《俄罗斯之声》的创刊号就从彼得格勒街头消失得干干净净。看着整齐码放在自己面前的几摞报纸,加米涅夫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怎么能够不得意,在他眼里此次事件就是垂死挣扎的政敌最后的杀招,只要化解了这场危机,从今以后彼得格勒,不!整个俄罗斯,在没有人敢跟他加米涅夫唱反调。你们不是处心积虑的要跟我作对嘛!堵上了你们的嘴,看你们还能翻出什么浪花。

  “世面上的《俄罗斯之声报》全买回来了?”加米涅夫轻松的问道。

  索科尼科夫赶紧打包票:“列甫.波里索维奇同志,我以党性担保,彼得格勒的街头上绝对看不到一份《俄罗斯之声报》了。”

  加米涅夫满意的点点头,对索科尼科夫的工作给予了表扬:“非常好,现在党内就缺少你这种工作积极、态度端正的好同志!党和人民不会忘记你做出的贡献的!”

  一边说,加米涅夫一边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坐在角落里默默抽烟斗的斯大林,不屑和得意的意味跃然于言表。

  是的,加米涅夫对斯大林的怨念可是不小,某人完全没有检讨自己的错误,反而认为让自己无比被动的根源就是这位吉祥物中央委员的馊主意,表扬索科尼科夫就等于是批评斯大林,除了发泄怒气之外,那种警告的意思也是相当的明确。

  斯大林能品尝出来吗?当然能,但是他有必要对此上心吗?没必要,本来在党内他的存在感就不强,有光彩夺目的加米涅夫在,他最多也就是衬托鲜花的绿叶。当绿叶有什么意思?加米涅夫不让他当背景板,他也乐得清闲。当然,斯大林虽然告诉自己比不在意,但是在心里深处却是重重的给加米涅夫记了一笔,你先得意着,等我有了机会,看我怎么跟你算账。

  趾高气昂的加米涅夫自然想不到看上去很老实,似乎是人畜无害的斯大林切切实实的是个睚眦必报的小心眼。眼瞧着对方高举白旗缩回了自己的乌龟壳里,他也没兴趣痛打落水狗,毕竟人家还是个挂名的中央委员不是,逼急了兔子也咬人啊!

  加米涅夫高高兴兴的出门了,认为事情已经结束危机也已经化解,今天他还有一个重要的集会要参加,苏汉诺夫正等着他呢!耽误了正事可不美。

  加米涅夫所谓的正事就是同苏汉诺夫讨论两党重组事宜。不管是孟什维克还是布尔什维克,有相当部分的党员对于社会民主工党当年的fen.lie是痛心疾首,几次试图将重新将两拨人马捏合在一起,毕竟大家都算是Marx徒子徒孙,团结才有力量。

  如果说二个革命之前阻碍双方走到一起的最大分歧源自于对革命道路的认识不同,但二月革命之后这样的分歧已经基本消失了,双方的看法大体上相同,矛盾和抵触已经不是主流。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能再合并呢?中国人不是早就说了,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今是到了合并的时候。再说合并了也有利于今后召开立宪会议时拉选票。

  加米涅夫对重新统一社会民主工党充满兴趣,对此事极为上心,甚至已经开始进入到实际操作当中。所以孟什维克大佬之一的苏汉诺夫有请,他怎么能够不去?

  如今的加米涅夫是一门心思的攒声望,不断的上蹿下跳图表现。可他就完全没有想过,这种积极的表现**只会害了他。几乎就在稍早一点的时间,斯德哥尔摩的加涅茨基收到了列宁的来信,信中列宁以一种不可置疑的口气写道:

  “我个人会毫不犹豫地声明,而且是在报刊上声明:我甚至不惜立即同我们党内的任何一个人决裂,也不向克伦斯基一伙的社会爱国主义或者齐赫泽(孟什维克的代表人物之一)一伙的社会和平主义与考茨基主义让步。”

  甚至列宁也发出了警告,要求布尔什维克不要同其他党派接近。不过这一切对于已经走火入魔的加米涅夫而言,就算听见也会当做耳旁风。不过自信满满的他怎么也想不到,就在他在接受苏汉诺夫的热烈欢迎,表示将尽全力促进两党统一大业的时候,某个无良的仙人狠狠的阴了他一把。

  “当然,我就是《真理报》编辑部的人……什么,一直都是瓦连京联系的,是的,我知道应该是瓦连京来联系。但是眼下不是太忙么,销量实在是太好了,大家伙都得连轴转。这不就派我来跟你联系……我说你担心个什么,我不过是让你加印今天的《真理报》,一切按照早上的来,不加一个字也不减一个字,送钱给你赚都不要?我可是警告你,你再啰嗦,今后我们《真理报》就不给你们印了!”

  李晓峰对着印刷厂的老板好一阵忽悠,总算是让这家伙同意立刻加印当日的《真理报》。是的,这世界上谁也不比谁蠢,加米涅夫能想到釜底抽薪的法子,那某个仙人火上浇油也是天经地义的。你不是想消除影响么,哥还就偏偏不让你如意,哥不光加印自己的报纸,还得帮你的《真理报》好好的扩大一下销量!

  就在加米涅夫跟着孟什维克们高谈阔论的时候,印刷机上哗哗下线的《真理报》和《俄罗斯之声》报像洪水猛兽一样涌入了市场。某个仙人不光是加印加量,更是充分动员了手下的人力物力大力宣传,力求让每个读者一眼就能看到两份报纸的不同之处。当然为了防止加米涅夫再玩抢购的烂招,某人还特意出钱买通了报童下达了限购令。

  本来广大不明真相的读者就对上午的抢购风潮好奇着呢!经过某仙人这么一折腾,当下里销量那个叫火爆,短短的一个多小时之内,加米涅夫和他的编辑部算是在工人群众心目中臭大街了。整个编辑部被暴怒的工人又一次围得水泄不通,连只苍蝇都别想飞出来。

  倒也有那不怕死的想去给加米涅夫通风报信,结果看见出面安抚工人的索科尼科夫被打成了猪头三,正惨兮兮的挂在墙上示众。有这个前车之鉴,大家还是锁好门窗早点洗洗睡吧!

  于是乎加米涅夫立刻就杯具了,直到事件发生一个小时之后,编辑部一个去郊区回收《真理报》的可怜虫回家时才发现天下大乱,拐弯抹角的打听到加米涅夫的所在,赶紧的报信:

  “列甫.波里索维奇同志,列甫.波里索维奇同志!”突然闯入会场的小编辑打断了台上正滔滔不绝展望未来的加米涅夫。

  “你这是干什么?”看着气喘吁吁满身大汗的手下,加米涅夫打心眼里都是火气,没眼色的东西,没看见我正发表演讲吗?

  “大事……大事不好了啊,列甫.波里索维奇同志。”说话的司编辑,跑得舌头都大了,仓促之间表达不出自己的意思。

  “好好说话!”加米涅夫愈发的不高兴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咱们……咱们的编辑部……被……被包围了!”

  “被包围了?”在一瞬间,加米涅夫的眼睛就睁得老大,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谁那么大胆子,敢包围我们的编辑部!”

  这位总算是把气喘匀了,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仔细的一说,好吧,还站在台上的加米涅夫眼前一黑,差点没一个筋斗翻下去。他强自镇定心神,立刻追问道:“我们不是已经回收了所有的报纸吗?这些工人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我找一个关系好的报童打听了,据说是紧急加印的!”

  这倒是很正常,但是加米涅夫马上又就意识到不对,尼玛,《俄罗斯之声》报可以加印,但是我自己的《真理报》怎么可能加印。但是一眨眼,他就反应过来了,既然人家能加印《俄罗斯之声报》,那帮你加印《真理报》还不是小菜一碟。

  是的,加米涅夫完全明白了,自己绝对是被阴了。而且是被阴得一点办法都没有,如今最重要的不是考虑这些,还是考虑怎么应对工人的怒火。让他亲自出面做工作,好吧,他还真有点害怕。想到这,他不禁又一次想念起捷尔任斯基的好处,老费利克斯若是在的话,这种局面推他出去应付就行了,哪用得着自己焦头烂额。

  当然,作为一个政治家,这点勇气和担当加米涅夫还是有的,因为他很清楚,眼下工人还只是包围编辑部,若是他躲着不出面,有那别有用心的人出面挑拨的话,那他绝对是要粉身碎骨的,就算不死,政治前途也全完了。所以他立刻就下定了决心,赶紧回去!

  不多时,两人就出了会场,迎面就撞上了等候已久的某仙人。

  “哟嗬,这不是列甫.波里索维奇同志吗?急急忙忙上哪去?听说你们又被愤怒的群众包围了?”

  加米涅夫根本就不想同李晓峰说话,不光是他不待见此人,更是他都火烧屁股了,哪有闲心搭理某人。

  加米涅夫不招惹某人,但某人却不打算放过他,两人错身而过的时候,他忽然冒出来一句:“列甫.波里索维奇同志,我那可是还有不少今天的《俄罗斯之声报》和《真理报》,听说你们正满世界收这两种报纸,你们现在还收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加米涅夫终于知道是谁搞的鬼了,忽地一下就蹿到了李晓峰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领,“这些都是你搞得鬼吧!”

  “我可以告你诽谤的,”李晓峰大大咧咧地扯开他的手,掸掸衣领,“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有某些下三滥的蠢货打算欺骗群众混淆视听,结果被眼睛雪亮的群众抓了现行……啧啧,报应啊报应!”

  这几句不咸不淡的风凉话,差点没把加米涅夫气得背过气去,手哆嗦着指着李晓峰,“你,你……”

  “我什么我啊?我就是在幸灾乐祸啊,你没看出来么?”李晓峰讶然地望着他,“对了,列甫.波里索维奇同志,今天加印的《真理报》别忘了去结账啊,人家可是小本经营概不赊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