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铁血关东山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铁血关东山正文:出征复仇

[字数:8172 更新时间:2014-5-11 1:52:00]





出征复仇

晚间,奶奶对爷爷说:白天,付先生来说,咱们亲家让他捎信儿,金戈后天结婚,请咱们都去喝喜酒。

爷爷说:金戈参加抗日游击队快三年了,结婚也是时候了。看来这小子隐蔽的还不错。

爷爷转身对虎娃三人说:今晚儿咱们都早点休息,你们的二舅后天办喜事,明天咱们要赶到那。

虎娃说:我二舅要当新郎官儿了?

爷爷说:那还有什么稀奇的,男孩子大了都要当新郎官儿的。

小莲子说:虎娃哥和顺子哥什么时候当上新郎官儿呀?

虎娃说:我不当,老天给我的任务就是报仇。

小顺子说:爷爷,我报了仇就当新郎官儿。

小莲子说:看把你美的,就好像新娘子随手就能抓来似的。

小顺子说:咋地,男子汉,英雄汉,新娘子就会主动上门来。

小莲子说:嗨,说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大鼻涕泡都快美出来了吧?

爷爷说:小顺子说的在理,自古美人爱英雄。如果你们成了英雄,虎娃和小顺子找新娘子就不愁了,小莲子找白马王子也不愁了。

小莲子说:哎呀,爷爷,您说啥呢,说的人家都不好意思啦。

奶奶从厨房凑过来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天经地义,你们现在都是半生不熟的孩子,将来大了都得娶媳妇、嫁汉子的。

小莲子说:奶奶,那要是不嫁人不行吗?

奶奶说:傻丫头,等你一长大了,家里就留不下啦,不让你嫁人都不干呐。

小莲子顿时脸色通红,羞得不得了。

小莲子说了一句: 哎呀,奶奶,多羞人啊。

小莲子话没有说完,人就跑了出去。

虎娃和小顺子起哄地喊着:大姑娘要嫁人,大姑娘要嫁人!

正月十八的中午,爷爷奶奶带着全家人赶着两辆爬犁,带着山货礼品在路上走着。

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前方路中间停着一辆救护车,一个押车的鬼子军官手持战刀叽里咕噜地喊着什么。

爷爷说:虎娃,那个鬼子说的是什么?

虎娃说:他说是汽车抛锚,要征用咱们的爬犁把车里的货物拉到边境线上的兵营里。

爷爷冷眼一看,货物都是价值连城的药品,就马上给虎娃他们三个使个眼色,然后就点头哈腰地迎了上去,虎娃和小顺子也心领神会地分别靠近了另外两个鬼子。

爷爷来到鬼子军官前面,马上来个90度的鞠躬,鬼子军官露出得意的笑容。可他万万没想到,爷爷还没有抬起头儿来,右手一个狠狠的上勾拳,重重地打在鬼子军官的胸口窝上,鬼子军官哼都没哼一头栽在爷爷的怀里,爷爷顺势用两只手抱住鬼子头使劲一拧,只听着一阵脆骨的断裂声,鬼子军官就像死猪一样瘫倒在地上,指挥刀也掉在了雪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虎娃和小顺子几乎同时出手,将另外两个鬼子放倒在地,虎娃右手握刀在鬼子的脖子上一抹,鲜血顿时喷出一尺多高,只见这个鬼子手忙脚乱地踢蹬了一会儿就没气了。

小顺子把对面的鬼子放倒后,没想到这个鬼子反应很快,一个轱辘跪了起来,冲着小顺子像捣蒜一样磕起头来,小顺子一时不忍心下手,呆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时爷爷赶了过来,大吼一声:不能留活口!

爷爷喊道:去你的吧。一使劲就把这个鬼子的脖子拧断了。

把三个鬼子杀了以后,爷爷到车厢里一看,乐了。

爷爷说:小的们,今天咱们发财了,车里八个大纸盒箱子里装的都是医药用品,马上卸车装到爬犁上。

大家七手八脚一阵忙活,把两个爬犁装得满满登登。

奶奶提醒说:我来警戒站岗,你们再把鬼子的武器弹药和服装扒下来,兜里的东西都掏干净。注意,咱们的脚上赶紧撒上胡椒粉啊。

爷爷说:冰天雪地不好藏东西,咱们不能往前走了,一定要把药品拉回去藏起来。回去的路上可能会有麻烦。孩子他奶,你用鬼子军官的王八盒子,我和小莲子用步枪,虎娃、小顺子准备好飞镖和匕首,时刻准备战斗。

爷爷说完,掏出两颗刚刚缴获的日军98式木柄手榴弹,用细绳拴在汽车门的内侧。准备停当后,两挂马爬犁立即掉头往回赶路。

果不其然,走出不到十里地,路过一个叫山湾子的三岔口时候,突然发现对面驶来两辆摩托车,摩托车上分别坐着三个日本兵,每辆摩托车上都架着一挺歪把子轻机枪。

爷爷说:大家准备战斗!

两辆鬼子摩托还没有驶近,鬼子们就嗷嗷一阵乱叫,要下车检查货物。

几乎就在同一个时间,爷爷和奶奶、小莲子的枪响了。叭叭叭三声枪响过后,两辆摩托上的鬼子机枪手首先爆头瘫倒。另外四个鬼子一怔,似乎没等反应过来,又是一阵枪响,也先后倒地暴毙。

三个年轻人立即跳下爬犁,把六个鬼子的枪支弹药一股脑儿地搬到了爬犁上,又回身扒下了鬼子衣服。这时爬犁上已经装满了货物,虎娃三人只好下车步行。

晚间,一家人蹑手蹑脚地来到废旧煤窑里,把缴获的物品全部送进矿井。大家直起腰来,刚刚松口气儿,突然在四周站出几个人,大声喊道:不许动!

只见一束雪亮的手电光照了过来,灯光下看到三个黑洞洞枪口指向了全家人。

奶奶和孩子们从未遇到过如此的场面,难免有些紧张。而爷爷不愧是经过历练的老军人。此时爷爷不慌不忙地说:请问诸位是哪个道上儿的兄弟?

三人中有人说话:我们是侦缉队的,把手举都起来,站好队跟我们走!

爷爷说:好说好说,你们各位老总行行好,东西全给你们,放我们一马,怎么样?

对方说:这不是老赵头嘛,你个老不死的,黑天半夜领着老婆孩子偷东西,我们三个盯着你们半天了。你们居然连枪都敢偷,真是不要命了。

爷爷顿时心里有了谱。爷爷镇定了一下说:这不是生活穷给闹得嘛,东西都给你们还不行吗?

对方答:不行,你们全家人站成排,跟我走!

侦缉队的一个人在前面打着手电筒领路,另外两个人在后边压阵,用手枪压着爷爷一家人就向着井口走去。

出了井口,爷爷见地势比较平坦,而且能够看清来人的大致轮廓了,突然出手把前面打手电筒的家伙抱住摔倒在地。后边两个压阵的家伙还没有反应过来,虎娃和小顺子分别打飞了他们的手枪。爷爷和虎娃、小顺子三人瞬间拧断了三个汉奸的脖子。

此时,奶奶已经慌成一团了:哎呀,我的天呀,这几个汉奸可吓死我了,咋办呐?

爷爷说:好办,虎娃和小顺子把这三个家伙的衣服和弹药、手枪全下了,完事把尸体扔到竖井里。回来大伙一起清理残雪上的脚印,先赶着爬犁回家,明天一大早再往他姥爷家赶。

虎娃和小顺子把三具汉奸的尸体拽回到废旧煤窑里面,大家来到井口清理完一家人和三个汉奸的脚印,又回到煤窑扒掉了三个汉奸的服装,把三具白条尸体扔到深不可测的竖井里面。

全家人赶着爬犁回到家已经是四更时分了。好在村子里人们还在睡梦中,没有被发觉。虎娃和小顺子经过连续三场紧张的战斗,加上搬动货物和尸体,累得浑身瘫软,进屋以后倒头便睡。

第二天早上,一家人再次赶往姥爷家,途中看到大批的鬼子汉奸已经封锁了道路上的伏击现场,鬼子们如临大敌,惊恐万状,一群鬼子指挥过往车辆一律绕行十多里地。

在山路上,爷爷下了爬犁问一个迎面而来的老者:我说老哥,这前边皇军不让走了,是咋回事呀?

老者说:前边摩托车那嘎达发现了六个战死的皇军,汽车那嘎达也有六个战死的皇军,听说其中有三个还是军官。

爷爷说:那看样子是红胡子干的吧?

老者说:不好说,看出来这伙人的手把可够利索的。

虎娃、小顺子和小莲子露出一丝难得一见的笑容。

一家人来到居住在柳树屯的姥爷家。姥爷家里张灯结彩,熙熙攘攘的人们来来往往,喜气洋洋。

见到了姥爷和姥姥,爷爷奶奶赶紧上前拱手说:对不起亲家了,刚才皇军戒严,有一段路不让走了,这不绕道多走了十里地,迟到了。

虎娃姥爷说:不要紧,赶上喝喜酒就行了。

爷爷说:亲家母,近来又年轻了啊?

虎娃姥姥用手指指点了一下爷爷的额头,说:你这个老东西,从来不吃亏,一会儿非把你灌倒不可。

酒席上,虎娃姥爷说:我说大哥,听说在你们来的路上,有十多个鬼子被打死,还炸毁了一辆汽车、两辆摩托车,是真的吗?

虎娃说:姥爷,是真的。

虎娃姥爷说:那今天我和大哥得多喝两杯。

爷爷说:那还说啥呀,喝酒!

姥姥说:大哥大嫂,这三年苦了你们老俩口子了。又当爹,又当娘,我听我外孙子说你还当教官啦?

爷爷说:是啊,这三个孩子都是好样的,虽然都是没爹没娘的孩子,但是都挺要强,肯吃苦,不娇性,我要培养他们成才,如果不成才,就是我和你们大嫂的失职啊。

姥爷说:你看虎娃这几年个子也窜起来了,说话唠嗑也有大小伙子的样了。越长越像你们老赵家的人。

爷爷说:哪里,虎娃也是你们的外孙子呀,他长得回头像,越长越像他的两个舅舅。你们知道不,这三个孩子现在可不一般了,文化课顶呱呱地,鬼子话哇哇地,武艺上也可以了,打猎是把好手。将来我就指望他们了。

姥姥说:这个姑娘长得像俄罗斯人,蓝眼睛,黄头发,皮肤白白净净的啊。

爷爷说:算你说对了。我这个孙女,她妈妈就是一个俄罗斯大美人,他的爸爸是中国人。这不,爸爸妈妈的优点都让她摊上了。

姥姥说:是吗,怪不得长得这么漂亮。

刘金戈和新娘子来到桌前,给大家点烟,敬酒。

刘金戈对新娘子说:雅芬,大爷和大娘就像我的亲爹亲妈一样待我。

新娘子向二老鞠躬说:谢谢大爷大娘对金戈的关照。

爷爷高兴了:我孙子他奶,还等啥呢,你看这丫头多会说话,金戈摊上个好媳妇呀。

奶奶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红盒子说:来,侄媳妇,这是我和你大爷的一点心意,里面是 十块现大洋,都是双数,吉祥如意,十全十美,祝你们幸福美满,早得贵子啊。

刘金戈二人鞠躬说:谢谢大爷大娘,祝大爷大娘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爷爷因为心情好,多喝了两杯喜酒。二舅搀着爷爷来到西屋,侍候爷爷躺下。

姥姥说:大嫂,你们全家就在这个西屋将就一晚上吧,被服褥子都全乎,炕也烧热乎了,南北炕,随便住吧。

奶奶说:好,好,那就住下啦。

晚间,虎娃和小顺子在姥爷家的院子里,悄悄溜到刘金戈身边,悄声问:二舅,我叔咋没来参加婚礼呢?

刘金戈说:你们这两个傻孩子,别问了,我明天早上再告诉你们俩,赶快回屋睡觉去。

虎娃嘴一撅说:我不,一会儿我还要闹洞房呢。

刘金戈说:我的傻外甥啊,哪有闹你舅和你舅妈洞房的。听话啊,明天早上我会告诉你们很多事情。想听不?

虎娃说:想听。

刘金戈说:想听,就马上回屋睡觉。

虎娃迟疑地说:那好吧。

清晨,刘金戈早早就起来,来到了西屋。三个孩子还在酣睡。爷爷奶奶悄声问刘金戈:海江那边怎么样,还好吧?

刘金戈说:大爷大娘,海江哥很好,很安全,他现在都是我的连长了。我这次回家结婚,是师长批准的,让我大张旗鼓地安家,然后借着热乎气在咱们柳树吨建立一个秘密联络站,我是站长。

爷爷问:站长是什么级别,家里知道吗?

刘金戈说:站长是排级,爸爸妈妈和雅芬知道,别人不知道。

奶奶说:那雅芬……

刘金戈说:雅芬支持我打鬼子,她现在也是抗日游击队的队员了。

爷爷说:这才叫做比翼鸟呢。

刘金戈说:您二老才是真正的比翼鸟,今后有事情就和我联系吧。咱们师长可好了,夸您正在为我们抗日游击队培养后备力量呢。

爷爷说:那是过奖了。以后和你怎么联系?

刘金戈说:你派虎娃或者小顺子骑马来名正言顺地走亲戚就行了。

爷爷说:最好你和海江最近找个时间到我那一趟,有两个事儿咱们研究一下子。

刘金戈说:不用找时间了,您看谁来了?

门打开了,进来一个彪形大汉。一进门就给爷爷奶奶鞠躬:后生有礼,大爷、大娘好啊?

爷爷把彪形大汉推远一些,仔细一端详,原来是李海江。

爷爷上去就是一拳:你小子怎么才来?

李海江说:大爷,昨天人多嘴杂,金戈没让我露面。

奶奶说:海江什么时候学得规矩还多了。来,让大娘看看。

奶奶上去端详海江一阵儿说:你们两个到队伍上以后都长高了,长壮实了。海江,你小子多高了?

海江憨憨地说:我也弄不明白,这二年,个子窜起来了,现在是一米八了。

奶奶说:孩子有先长后长,你呀就是后长个子那种人。

爷爷喊虎娃三人说:小的们,赶紧起来,看看谁来啦?

虎娃和小顺子懵懵懂懂地坐起来,用手揉着眼睛。

小顺子说:爷爷,这谁呀?

李海江过去就把小顺子按倒,在屁股上拍了两巴掌。

李海江说:你小子学大发了,连我都不认识了?

虎娃这时发现是李海江,也顾不上穿衣服裤子,只穿一个短裤,上去一下子就搂住了李海江的大脖子。

虎娃喊:叔!你可来了。

小顺子一咕噜爬起来也扑上去抱住了李海江。

小顺子喊道:叔,你可让我们想死了。

李海江抱着两个孩子说:叔也同样想你们呀。我昨天在外面偷听了,爷爷把你们好一顿夸,说明你们已经不是一般二般的人物了。

刘金戈说:这个屋马上就要上人了,虎娃和小顺子穿上衣服,咱们到东厢房去唠吧,那里肃静。

虎娃和小顺子与李海江搂脖子抱腰地一路走到东厢房。

奶奶走在后边对刘金戈说:这俩臭小子,一见到他叔哪有个正形?

进了姥爷家的东厢房里。爷爷说:这不是新婚洞房吗,怎么把大伙儿领到这来了?

刘金戈说:大爷,共产党不讲究那些老观念了。

新娘子早已穿戴整齐了,给爷爷奶奶鞠躬说:大爷大娘早!

奶奶一拍巴掌说:哎呀,多俊的媳妇呀,金戈,你小子真有艳福。告诉你,一定要好好待你的媳妇,别像你大爷似的。如果表现不好,雅芬,你告诉大娘,看大娘怎么收拾他!

新娘子乐了:是的,大娘,金戈要是表现不好,我一定找您告状。

爷爷说:你们娘俩唠嗑怎么还批上我了?

新娘子说:大爷,您不懂女人,这是大娘变相夸您哪。

爷爷说:你们看看,过了大半辈子,她把我弄明白了,我还没弄明白她。

奶奶用手指点着爷爷的脑门儿说:这个老东西,就是没人能收拾你,才得瑟的不得了。

大家伙都哈哈大笑起来。

爷爷向李海江介绍说:海江啊,这个丫头叫小莲子,俄罗斯的名字叫苏珊娜。原来是我是一个堡子的远方亲戚。三年前因为父亲帮助抗日游击队,父母和哥哥都被小鬼子杀了,以后就成了我和你大娘的孙女了。

小莲子鞠躬说:叔叔好!

李海江说:好,小莲子姑娘也好。

李海江仔细看看小莲子。说:呦,好漂亮的姑娘啊。是不是俄罗斯的美女呀?

爷爷说:是的,我这个孙女呀,她妈妈就是一个俄罗斯大美人,他的爸爸是中国人。

小莲子说:叔叔就是比爷爷强,爷爷老管我叫丫头。

李海江乐了:对呀,都是大姑娘了,还叫人家丫头,是有点儿不太对劲儿?那今后就叫莲子姑娘吧。

小莲子红着脸儿说:谢谢叔。

大家伙又是一阵子笑声。

虎娃小声问道:二舅,你咋回来当新郎官儿啦?不干抗日游击队了?

刘金戈说:傻外甥,你叔在这里证明,打鬼子是有分工的,这是军事机密,等你们长大了我再详细告诉你们。现在一定要替我保密,听到没?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的是,你叔是个血性汉子,打鬼子,除汉奸,那是个高手,真叫人佩服。他在队伍上已经是连长了。

虎娃说:当多大的官儿我们不在意。我就想问问,那你和我叔什么时候到我家里去呀?这么长时间也见不到你们。

李海江说: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家,除了战斗比较频繁以外,就是担心给家里安定的生活带来风险,影响你们习文习武,从今就好了,你们大了,我们就会常回家看看。

小顺子说:那还不得离儿。

刘金戈说:去家里有什么事吗?

虎娃说:听你们讲打鬼子的故事,当然还有大事情要合计。

刘金戈说:呦,就你们俩还有大事情?那简单,很快,十天半月吧。

小顺子说:那就等着你们。

虎娃说:一言为定?

刘金戈说:一言为定!

爷爷说:对了,海江啊,刚才我和金戈说了,你们两个最近真应该抽个时间到赵家庄去一趟,金戈带着雅芬一起去,有两个事儿咱们得研究一下。主要是我那有不少的东西需要你们队伍上拿走,放在赵家庄我不放心。

李海江说:那没有问题,我和金戈执行完这次的任务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