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铁血关东山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铁血关东山正文:义救平野

[字数:6529 更新时间:2014-5-11 1:52:00]





义救平野

小兴安岭的深山老域里,雪雾弥漫,皑皑白雪。在山路上,虎娃全家的两挂爬犁正在疾驶。在行进中,全家人突然听到不远处的马蹄洼子方向传来一阵子急促的枪声和爆炸声,一阵儿猛似一阵儿。

爷爷把马爬犁停下说:这是大部队在打仗,咱们赶紧走,此处不宜久留。

一家人赶紧快马加鞭,一路疾驰。当感觉到距离枪声和爆炸声已经很远的时候,突然发现在山路中央站着一匹枣红马,马的身下躺着一个浑身是血,已经昏死过去的军人。

爷爷赶紧过去一看,发现是个鬼子,左胳膊上还带着一个印有红十字的白胳臂箍,翻翻浑身上下没有武器,身旁只有一个古铜色的药箱子。

大家围拢过去,虎娃拔出匕首要杀了这个鬼子。

爷爷说:别动,我看着这个鬼子有点儿面熟。

奶奶过来一看,说:这不是救我命的平野大夫吗?快,把他抬到爬犁上,紧急包扎,盖严实,咱们一定要救活他。

虎娃说:这是个鬼子,留着他干啥?

奶奶说:他是日本人不假,可我和他都是医务人员。医生眼里只有病人,没有敌人。况且这个日本医生是个好人,4年前,你们几个还没回到家里来,我得了急性阑尾炎,就是这个日本人收留了我,还亲自给我做了手术,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快,不要说了,我马上给他包扎一下伤口,然后赶紧送到县城医院抢救!

奶奶急急忙忙按照战场急救方法给叫做平野的日本人包扎伤口。

奶奶边包扎,边对爷爷说:他的伤势比较重,腹部有三处伤口,看来是手榴弹弹片炸伤,后背有十几处小伤口。

爷爷说:老伴儿,包扎后你带小顺子、小莲子赶一副爬犁把所有山货和武器拉回家,虎娃骑着平野大夫那匹枣红马跟着我。

爷爷说完,大家动手赶紧把货物集中到一个爬犁上,又把平野抬到空出来的另一个爬犁上。

这时候,小顺子突然喊道:不好,爷爷,有两带枪的人骑马追过来了。

爷爷说:赶紧把武器藏到爬犁下面。

虎娃和小顺子赶紧动手,把已经用破布衫包裹起来的武器藏了起来。

两个带枪的骑马人身着日本军服,带着狐狸皮的棉帽子,脚穿靰鞡鞋。赶到后,挥舞手中的步枪,十分威严地命令:你们赶紧都过来,站成一排!

一家人站成一排后,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持枪人说:我们是东北抗日游击队的。你们为什么要抢救这个日本人?

爷爷说:我说大兄弟,这个日本人不是坏人,他是好人。前些年他在县城医院救过我老伴儿的命。今天遇到他负伤,总不能扔下他不管吧?

络腮胡子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爷爷回答说:他叫平野,是县城医院的日本医生,医术高明,给不少中国人看过病。

奶奶说:大兄弟,那个日本人真是个好人。我求求您,饶他一命吧。

络腮胡子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爷爷说:你们抗日游击队里面有我认识的李海江。

络腮胡子上下打量着爷爷,疑惑地骑着马来回踱步。问道:你认识李海江?

爷爷说:是的,我认识,非常认识。

络腮胡子说:那你就稍等一会儿吧。今天看你们老老少少的,不像是汉奸,我不难为你们。否则,我就会把你们按照汉奸论处,就地枪决。知道吗?

爷爷说:是的,大兄弟。

远处,又有两个带枪的人骑马疾驰而来,一个腰挎短枪的人就在马上问络腮胡子:咋回事?

络腮胡子汇报说:报告团长,这是一家子打猎的老百姓,据他们说,在这嘎达遇见这个日本军官受重伤,于是就包扎,看样子还准备送到县城抢救。

团长下马来到爷爷面前问:你们为什么要救他?

爷爷说:团长,我知道你们是抗日游击队,是共产党领导的队伍,是咱们老百姓自己的队伍。要是遇到别的日本人,我就给他宰了。可是这日本人不能宰,因为他是个好日本人。他救过我老伴儿的命,给很多中国人看过病。

团长问:这么说他是一个医生?

爷爷说:是的,他叫平野,还是一个医术高明的医生。

团长来到平野的爬犁前,掀开盖在身上的羊皮袄,看了看他的伤势。

问道:这个人是谁包扎的?

奶奶说:是我。

团长问:你当过兵?

奶奶说:是的,我和老头儿都在张作霖的东北军当过兵。

团长说:那好吧,我就相信你们东北军的兵一次。你们赶紧把这个日本人送到县城医院抢救。不过,如果你们今天欺骗了我,下回再遇到你们帮助日本人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爷爷说:咱们都是有血性的东北汉子,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过后,咱们再见面就是朋友啦。

团长对其余三个带枪人说:咱们走吧!

四个带枪的人骑着战马一阵风似地就向着马蹄洼子方向跑去。

爷爷说:按照刚才的分工,咱们快走吧,赶紧救人!

爷爷说着,就赶着爬犁,拉着平野向县城跑去。

拉爬犁的马跑得直喘粗气,呼出的热气在马的鼻子周围形成了大大的冰溜子。几番的疾驰,马爬犁终于来到了县城大门口。

守卫县城大门的几个鬼子狐假虎威地把爷爷和虎娃拦住。

爷爷告诉守卫大门的几个鬼子说:太君,这是你们医院的大夫,他打仗受伤了,我们发现了以后急忙给送回来抢救。

一个日军小队长半信半疑地过去掀开蒙在平野头上的羊皮袄看看。

问道:他是谁地干活?

爷爷说:哎呀,我说太君,你不要耽搁了时间了。我和我孙子都是良民。在山里打猎回来的路上见到这位太君受伤倒雪地上,一仔细辨认,发现他是你们医院的大夫。你们不是讲日满亲善吗,况且他是个好人,和别的太君不一样,我们必须要救他。

日军小队长问道:他地和别的日本人有什么不一样?

爷爷说:他是个医生,救死扶伤,积德行善,每年救活好几百条中国人和日本人的生命啊。

日军小队长突然变脸,用手枪指着爷爷的胸膛问道:这么说,他是救人的,我们是杀人的?

爷爷说:嗨,太君,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个日本大夫是好人,好人就应该得到好报。

日军小队长不耐烦地一摆手,说道:好啦,你不跟你这个老汉磨叽了,快快地送到医院二楼急救室!

爷爷赶着马爬犁来到了县城日军医院,虎娃背着平野急急忙忙向县城医院的楼里跑去,两个日本兵持枪拦住。

虎娃用日语说:这是你们医院受伤的平野大夫,你们赶快让开!

日本兵过来掀开蒙在平野头上的棉大衣,赶紧向虎娃鞠躬说:对不起,误会了。

一个日本兵把步枪交给另一个日本兵,护着平野,虎娃一路狂奔,一个护士引领虎娃直奔二楼的手术室。

随行的日本兵大声喊:平野院长受伤了,赶紧抢救!

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们立即赶来好几个,大家一阵忙乎,把平野安顿在手术室开始抢救。

日本兵客客气气地把虎娃和爷爷让进县城医院的一个休息室。

一个白脸日军军官来到 爷爷奶奶面前说:请你们不要走,在这里等待一下,平野院长醒来以后要和你们说话。

爷爷看了一眼虎娃,说:咋地,他还成了院长?

爷爷和虎娃只好坐在休息室里,无聊地坐着。

虎娃问爷爷:爷爷,这个日本人为啥对中国人这么好呢?

爷爷说:这说明日本鬼子里头也有好人呗。

虎娃又问:我奶奶患阑尾炎的事儿,您咋没告诉爸爸妈妈呢?

爷爷说:傻孩子,告诉又有什么作用?大老远的,你爸爸妈妈能帮上什么忙。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白脸日军军官来到爷爷奶奶面前,说:平野院长请你们二位到病房。

爷爷和虎娃被领到一个高级病房,平野术后稍有苏醒,他用微弱、生硬的汉语十分吃力地说:你们地救了我,我地感谢你们。

爷爷说:平野先生,没啥,您是好人,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您好好养病、休息吧。

平野说:你们见到我的时候,就是我一个人吗?

爷爷说:我们一家人打猎回来,见到您一个人倒在雪地里,枣红马就站在您的身边,您的身边还有一个药箱子,我把它放在休息室了。

平野说:辛苦你们啦。

爷爷说:没啥,因为你是好人,我们也是应该做的。

平野说:这个小伙子是您的什么人?

爷爷说:他是我的孙子。

平野说:现在我还迷糊,过后我会上门致谢的。

爷爷说:不用了,你记住我们一家人是中国人就行了。您好好休息,祝您早日恢复健康。再见!

平野用微弱的声音说:再见!

出了病房,爷爷带着虎娃刚走到楼梯口,那个白脸鬼子跑过来又喊住了爷爷。

白脸鬼子说:你地叫什么名字?

爷爷回答:赵常有。

白脸鬼子军官问:家住在哪里?

爷爷说:我住在赵家庄。

白脸鬼子军官说:呦西,院长说了,今天太晚了,把那匹枣红马送给你们,做个纪念,待康复后登门拜访致谢。

爷爷说:太君,礼太重了,我们不敢收哇。

白脸鬼子军官摆摆手说:不行不行地,必须要收下。

爷爷说:那可是一匹大洋马啊,在外边,其他的太君们看到我可就摊事儿了。

白脸鬼子军官说:不要紧地,有人问你们就实话实说。他们不敢难为你们。

爷爷说:那尊敬不如从命,我就收下啦,谢谢太君啊。

白脸鬼子军官说:今后我们就不需要客气了,有事情尽管来找我们。

爷爷说:好的。

爷爷带着虎娃从县城医院出来就已经是下午时分了。爷爷说:走啊,孙子,咱们俩吃口饭再回家吧。

爷俩来到县城的大众饭店,要了两碗白高粱米饭和一盘儿炒木耳,和一碟咸菜。

二人正吃着,突然闯进来两个持枪的人,大喊着:谁是门前枣红马的主人?

爷爷赶紧站起来说:老总,我是。

两个持枪人过来瞅瞅爷爷,又瞅瞅虎娃。

其中一个大个子问道:你们俩的那匹枣红马是哪里来的?

爷爷说:啊,老总,是您误会了。那匹马是县城日军军医院的平野院长刚刚送给我的。

大个子说:嗨呀,就你?大日本皇军会给你这个乡巴佬一匹良种军马?你知道不,这匹马是日本大洋马,价值连城,你一个乡巴佬会有这个福气?

小个子持枪人说:老汉,我们是侦缉队的,你知道这匹军马叫什么吗?那是盎格鲁诺尔曼马。走吧,你们跟我们走一趟,到医院去核实一下,如果你们说的是假话,今天可就摊上大事儿了。

爷爷对虎娃说:白得了一匹马,怎么还惹出这么多的事儿来。走吧,孙子。

爷爷带着虎娃在前面赶着爬犁,牵着枣红马,两个侦缉队队员在身后用手枪顶着。一行人来到了医院,爷爷带领两个侦缉队的人找到白脸日本军官,说明了来龙去脉。

白脸日本军官对两个侦缉队的人说:你们地多管闲事儿,这个老人家地,是日满亲善地榜样,是平野院长的救命恩人,这匹马是院长赏赐给他的,没有瑕疵,你们地放心吧。

两个侦缉队的持枪人闹了个没趣儿。两个人尴尬地走出了医院,对爷爷说:老人家,对不起了。

两人一拱手就走了。

爷爷对虎娃说:看来这真是一匹好马啊。唉,孙子,刚才那个汉奸说叫什么马了?

虎娃说:叫什么盎格鲁诺尔曼马。

爷爷说:不管他妈地是什么马,今后都得给我好好干活儿。走,咱们爷俩回家。

汤县日军医院的现任院长平野次郎出生于日本东京郊区一个工人家庭里,在家里排行老二,打小儿就是一个很要强、很自立的人,深得父母和哥哥、弟弟、妹妹的器重。从东京医科大学毕业后,与一位秘密加入日本共产党的美丽姑娘贞子结婚成家。九一八事变后,平野次郎和妻子带着孩子一道被驱赶到中国东北,被迫加入日军部队。临行前,在妻子的介绍下,平野次郎也秘密加入了日本共产党。到达中国东北后,被日本关东军派往汤县日军医院担任外科医生。在行医的过程中,与在华的日本共产党中国东北支部建立了秘密联系,并且与妻子一起领受了反战任务。在华期间,平野次郎亲眼目睹了日本侵华战争带给中国人民的血泪苦难。1932年年底,他得知日军在德顺平顶山大屠杀的暴行,更是受到极大的震动。他越来越认识到日本侵华战争的不义与野蛮,越来越同情受苦受难的中国人民。他常常不顾日军禁令,秘密地为中国老百姓治病,甚至为负伤的中国抗日军人治伤。平野次郎医术高明,有着与中国医生一样的职业道德,对求医者自始至终负责到底。为了治疗一些重危病人,常常把被日伪严格控制的、当时十分稀缺珍贵的药品盘尼西林、链霉素等药品赠送给中国的病人和伤员。

汤县日军医院对平野次郎的抢救很成功。医生从他的腹腔里面取出了三块手榴弹的碎片,从他的后背上剥离出来16粒猎枪的金属枪砂。

翌日,平野次郎在完全苏醒后,告诉身边的护士说:你把副院长找来。

副院长长相白净,魁梧,他就是接待虎娃和爷爷的日本军官。

平野次郎小声对副院长说:我口述一个电文,你做一下记录。

副院长急急忙忙找来笔和纸,对平野次郎说:院长,您说吧。

平野次郎说道:大日本关东军总医院药物科,关于防治冻伤药物的实验,我已经于昨天随军深入到小兴安岭的深处,在一个中队的日军士兵的脸部做了涂抹。但是,由于突遇中国抵抗力量的袭击,一个中队的日军士兵全体阵亡,我本人成功突围,但身负重伤,经抢救脱险,冻伤药物实验被迫中止。特此报告。汤县军医院平野次郎。

副院长问:就这些吗?

平野次郎说:就这些。你把它整理出来,赶紧发出。同时报送县城守备队大队长一份书面文稿。

副院长说:好的院长,您就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