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天授大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六十二回 润儿心事

[字数:6866 更新时间:2014-4-5 12:11:00]



  「知错能改,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杜维也没有太过逼迫,重新站起身子,收刀入鞘,走回了润儿身边。

  「没有吓着吧?」杜维歉然对润儿一笑,方才实在是忍不住了,才会有这么激烈的表现。

  但在那面纱底下,润儿眼中却是直冒小星星,一副大为感动的模样。听见杜维问话,只是一个劲的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好。

  「不过啊……润儿,妳怎么……?」杜维打量了下润儿的身材,只见当初还只到自己胸口的润儿,如今已经只矮自己半个脑袋了。

  「我们才六个月不见,怎么像是过了六年?」杜维笑着问道。

  润儿脸上布满红晕,暗自想道:「怎么六郎说话这么大胆?就算再怎么想我,也不能……也不能……」但心中喜意,是远远大过于羞怯的。

  杜维仍在感叹:他记忆中的润儿,还是那个跟在自己后头的小女孩啊,怎么一下子就已经长大了似的,也不知道小桃会不会也是如此?

  眼看众人已经渐渐散去,那高丕在下人的搀扶下,头也不敢回的往回走去,县尉掂量了下自己的分量,觉得高丕都不敢得罪的人,自己也不用想太多了,于是也跟着悄悄的离开。

  「六郎,你怎么会来洛阳?」润儿对这一切都不关心,只是拉着杜维,好像要把这些rì子以来,没有与杜维说话的部分全都补上。

  杜维笑着对润儿解释,听到杜维要上战场,润儿小脸顿时变得煞白,杜维虽然见不到润儿的脸,但察觉有异、赶紧宽慰道:「没有事的,我连铁勒人都不怕,更不用说是那些叛军了。」

  润儿听到铁勒,不禁疑惑的看着杜维,杜维再次解释了一回,让润儿又是一阵惧怕,紧紧拉着杜维的衣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杜郎君。」一旁跟着润儿的家丁,见两人一时无语,便赶紧趁隙上来见礼。

  「喔,是茂伯的侄子吧?」杜维也认识这人,毕竟在韩国夫人府走动得多了,对许多下人都是颇为熟悉。

  「见过郎君。」几个识得杜维的家丁,也趁机上前来问好,众人一阵热闹之后,润儿才回过神来,对杜维说道:「六郎住在哪儿?若是没有地方,不如来我祖母的府上……」

  杜维笑着推辞了,见润儿气鼓鼓的,只得陪着润儿走了一段,两人一边走着、一边闲聊:「老夫人身体可好?」

  「祖母大人好了一些,只是……」只是对于兄长贺兰敏之的死,祖母好像仍是难以释怀,每rì都是郁郁寡欢的。

  「大家都很想妳呢。」杜维看润儿神情抑郁,赶紧换了个话题。

  「那……六郎呢?」润儿假装毫不在意的脱口问道。

  「自然也是想的。」杜维笑着答道。

  润儿心里偷偷的啧了一声:方才那句话问得太过坦率,反倒比较像是小孩子的语气,看杜维回答的毫不迟疑,显然是把自己当作小孩了。

  聊了一阵,两人已经走到了荣国夫人府上,润儿仍然紧紧拉着杜维的衣袖,此时她早已拿下了面纱,目光哀求似的望着杜维。

  「等我出征回来,妳也回到长安了吧?」杜维原本想要拍拍润儿的脑袋,就像从前做过无数次的那样。

  但润儿略显婀娜的身型、只比自己矮半个脑袋的身高,都显示了她已经是个大姑娘的事实,杜维再这么做已经不太适合。

  润儿点点头,但眼眶却已经泛红、眩然yù泣的模样让杜维心疼不已。

  杜维心里有些内疚:润儿准备前往洛阳的那阵子,自己正忙着练兵,对润儿就有些忽视,等到所有事情都上轨道,润儿便已经离开长安了。

  「六郎要常常写信过来。」润儿毕竟不是刁蛮的xìng子,虽然是依依不舍,仍旧强笑着对杜维说道。

  「我会的。」杜维诚恳的答应下来。

  「六郎只过三封信给我。」润儿嘟着小嘴,不悦的抱怨起来:「两封是小时候的玩耍,一封是我来到洛阳……但我在洛阳已经半年了呢!」

  杜维脸上一红,前两封信是为了鼓励当时的润儿练字,提议要润儿和他通信,记得那时还是让小桃拿去对门的韩国夫人府上的。真正能够算做是「信」的,也只有润儿初到洛阳,自己写的那一封而已。

  「我一定会写的。」杜维有些羞愧,不过还是答应了润儿,这让润儿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

  「六郎什么时候要走?」正打算要踏上台阶,润儿像是突然想到似的,回头对杜维问道。

  「看起来还会待个两、三天吧?」杜维估计,对方说的两天并不保险,所以多算上一天做为缓冲。

  「六,郎!」润儿原本已经站在台阶上了,听到杜维的答案,先是一愣、随即怒气冲冲的走向杜维,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说道:「六郎!六郎!六郎……」

  「停!」杜维见润儿已经快要贴着自己,赶紧止住润儿,苦笑着问道:「妳这是……?」

  「既然六郎不只待一天,那为什么不肯来住这儿?」润儿怒气不息,直yù往杜维身上扑来,就像从前两人玩耍的模样。

  「润儿,妳也是个大姑娘了,这样、这样……」

  「啊!」润儿惊呼一声,跳开了一小步,但随即又生气的质问道:「六郎难道是把我当外人?」

  「不是的。」杜维苦笑着,但仍是好声好气的劝道:「我手下的兵都在城外呢,身为上司,怎么能舍掉他们?」

  润儿沉默着没有说话,隔了良久,才低声问道:「那六郎明rì是否有暇?」

  杜维本来就没有什么打算,只是在行军途中、也不敢太过随意了,所以没有立刻应允;不过看润儿神sè越来越黯淡,杜维心中不忍,仍是答应了下来。

  润儿一声欢呼,雀跃的跳了跳,开心的对杜维说道:「那就明rì早上见!六郎千万不要忘了!」

  「知道啦。」杜维笑着回答:「方才还以为润儿长大了,想不到仍是……」仍是像个小孩一样,杜维原本打算这么说。

  「六郎!」润儿有些羞恼的打断杜维,深深吸了口气,才说道:「方才是妾身失礼了,请郎君见谅……唔。」

  「说什么妾身不妾身的?」杜维没好气的掐住润儿的脸颊,轻轻的拧了拧,才松手笑道:「才几岁的小孩子,别学着大人说话。」

  润儿不服气的说道:「我、我已经十二岁了!」说着,气鼓鼓的撇过头去,嘴里还嘟囔着:「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突然觉得头顶一暖,杜维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柔声说道:「这样子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勉强自己当个大人?」

  明明是杜维过去做了无数次的举动,但这一回却让润儿心跳加快、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润儿恍恍惚惚的和杜维道别,回到了府里,当天的晚餐吃的是什么?和祖母又聊了什么?润儿已经完全记不得了,只记得当天晚上翻来覆去的,就是没有办法睡着。

  说也奇怪,隔天润儿起床全无半点不适,反倒神采奕奕的、大清早就守在前厅等待杜维来访。

  「杜郎君!」杜维正在荣国夫人府的门口徘徊,犹豫着是否太早过来,就听到门口有人叫着自己。

  「你是……茂伯的侄子吧?」杜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实在想不起来这人叫做什么名字。

  「郎君快快请进!」那人并不介意,在这样身分差距下,杜维能知道自己、识得自己,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小的叫做武荣。」武荣趁着把杜维带到前厅的路上,笑嘻嘻的自我介绍,本来是想要趁机拉近关系,但还没近到厅门,润儿已经飞奔出来,笑嘻嘻的叫道:「六郎!」

  杜维见到润儿同样也是很开心:像这样子的见面,让他想起了在工部时,还没有太忙碌的时候,常常这样带着润儿玩耍。

  「身为主人,想带我去哪里逛逛?」杜维笑着问道:「我可是很期待啊。」

  润儿被这么一问,反倒是愣住了,尴尬的笑了笑;她可没有想得太多,只是一心想着要和杜维见面。

  在她想来,就算是两个人待在家里,说说笑笑一整天,那也是很幸福的事情。

  杜维见了润儿的表情,就知道她没有规画,于是自作主张的决定:「那咱们就先去吃些东西吧。」润儿自然没有异议。

  叫上了武荣、牵出了马车,两人来到昨天杜维来过的北市,润儿平时很少上街,即使上街也有下人跟随着,所以此时反而是要杜维靠着昨天的印象带路,让润儿心里感到有些挫折。

  杜维没有想的那么多,一路上和润儿说说笑笑,聊些分别后的近况、谈谈洛阳长安的习惯差别,加上两人久别重逢,一时之间话匣子都是停不下来。

  润儿虽然开心,但心里却是有些芥蒂:杜维难得来到,但她竟然没能带杜维去逛逛哪个景点,实在是太失职、太失败了!

  很快的,两人来到一间醉云楼,武荣透露,这是韩国夫人和几位知交合资开设的,只要报上名号,自有楼上的好席位可坐,不必在人群中抛头露面的。

  润儿因为是和杜维出门,所以没有戴上面纱;杜维打算放自己一天假,所以头发也只是随意的扎成一束。两人并肩走在街上,实在分不清谁得的目光较多,让武荣提心吊胆的,丝毫不敢放松。

  两人找到了位子坐下,果然是个一面有景sè、另三周又有屏风遮蔽的雅席,店小二哈着腰上前接待,模样甚是恭敬。

  「这酒楼挺不错的。」杜维衷心的夸赞。这酒楼面对着涧水,河岸栽种着树木,看起来的确颇得几分意趣。

  「可不是啰。」小二听杜维夸赞,马上接着说道:「客官您选的好位子,风景好不说,在这楼上嘛,又没有什么吵闹声,许多文人来到店里……」

  小二得意洋洋的说到一半,却听楼下传来一阵哄闹,小二脸上顿时有点挂不住,只好赶紧转移话题。

  但杜维却是有些好奇;连着两天了,外头都是这么多人聚集,而且都还是读过书、年纪不算太高的男子,不知道是否有什么活动?

  作为一个每天看人脸sè的小二,杜维的表情已经完全显示了他的疑惑,于是小二识趣的对杜维说道:「客官看来是外地来的吧?最近几rì,附近各道的青年士子都往洛阳城来,正是为了送花神的事儿。」

  「花神?牡丹花季五月结束,怎会到了六月才在送花神?」杜维皱着眉头,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个……」大概是看杜维、润儿容貌出众,说话又是和和气气的,小二只犹豫了一阵,便偷偷的对杜维说道:「什么送花神?这不过是几位……几位贵人闲来无事,弄个活动热闹热闹罢了。」

  「不过啊,咱们酒楼也有份呢。」小二说到这里,明显有些骄傲,觉得自己待着的酒楼,能够参与这些贵人的活动,算是一件光荣的事。

  杜维想了想,看天sè也还挺早,润儿在一旁端庄娴静的模样,也没有反对的意思,便又问起送花神的详细情形,顺便塞了几枚铜钱。

  小二顿时jīng神一振,详细的回答道:「这送花神,其实也就是个诗会。郎君若是能够吟上一首诗,说不定可以去夺个彩头。」

  杜维听了也是兴致颇高。要知道,穿越来了这里之后,他一共也就抄了几首诗词:一首李白的行路难,被王琇评为太过狂放。一首「chūn有百花秋有月」,苏义收下了也没多说一句。至于那首「舞低杨柳楼心月」,更是引发了众女和自己的冷战。

  仔细想想,还真是不大讨好。

  但做为一个穿越人士,没有参加过古代大盛事的诗会,大概也算是白走了一遭吧?况且自己可是跟着宋令文,扎扎实实的读了好一阵子的书,之前是没有机会表现,如今既然机会都摆在面前了……

  杜维豪气的对小二问道:「说清楚些,那诗会是什么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