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天授大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六十回 嘱咐

[字数:6721 更新时间:2014-4-5 12:11:00]



  显庆七年三月,长安城发生了一场大火,火势十分猛烈,影响的范围多达十数个坊,包括了务本、崇义、兴道、开化、宣阳、平康等诸坊,都或多或少的受到波及,其中甚至还影响到一部分的皇城。

  皇太子李忠以此为由,认为皇城遭毁、不宜登基,便主动将本来一月推迟到五月的大典,再度向后延到来年。

  同年,武后宣布改制:京中禁军一律改为常备兵。人员从内府抽调,而且不再世袭,rì后兵源将从边军选择。

  唐代的府兵制,又有内外之分,外府散在各地,内府则负责京师地带的防卫,每年都有固定的役期,轮流到京中宿卫。

  虎贲、龙武二军改军为卫,负责京畿道防御;皇城则另置左右羽林、左右神策,合称北衙四军,负责包含皇城在内的、长安的防御;凤翔改军为卫,兵源减少至八千,仍是于全由女子组城,负责皇宫防御。

  至于虎贲、龙武二军中,没有被选入禁军的编制,则或是裁撤、或是编入他卫。

  至此,武后在显庆六年,冒着被天下人反对的压力,强行组建的新军,就这么淹没在历史的cháo流里了。众人多是嘲笑不已,认为武后也不过如此。

  能看出来武后企图的人,只有寥寥数人而已。

  杜维拿着新的任命,心里有些吃惊;看看武后提拔的这些人,这不是都堂堂踏入军界了吗?

  当时组建的新军,其实还算不上是正式的军队。

  虽然武后成立的雄心万丈,但在外人眼中,那只是玩闹xìng质偏多,都等着看远征铁勒的笑话,想不到结果却出乎意料的好。

  凭借这次平定铁勒的功绩,侯英、杜维算是得到军界承认,合情合理的进到了这个圈子。

  张郁表现得中规中矩,按照着李绩指挥、稳稳当当的累积功勋,这回随着改制,成了左羽林卫郎将。因为上头没有设置将军,所以实际上也算是统领一军。

  薛琦虽然一开始有些失误,但随后的战事仍有弥补过来。在武后的信任之下,统领凤翔卫,负责维系宫中的安全。

  表面上看起来,武后报以期待的虎贲军、被看成是为拉拢而建置的龙武军,两军改制为卫,都是一个不小的挫败。

  然而实际上,龙武军本来就是大唐jīng锐,在几波调度下来,军中旧有的派系,早就已经拆解得零零落落了。武后任用程知节、郑仁泰来掌管,一时之间旁人也无从插手。

  对于这些参与开国、太宗留下的将领来说,只要城墙上头,飘的还是大唐旗帜,那他们自然仍会效忠武后。

  对于旁人就不这么看了,就像这次的李贞之乱。

  在某些李家宗室的眼里,大唐就是李家的大唐,武后也只是个李家的一个女人而已,哪来的资格插手政事?不过,这样的念头也只敢想想而已,看看武后扳倒长孙无忌的手段,可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

  只是,李贞却不这么想。

  身为越王的他,好歹也是太宗的儿子、高宗的兄长,如今帝位空悬已久,侄子李忠又还年幼,见朝政全都落在武后的手里,要李贞怎么能够按捺得住?

  像是灵光一闪,李贞突然觉得自己占据了大义的名份,可以名正言顺的出兵,以扫除干政的「外戚」。在他想来,只要自己一举兵,那些太宗旧部,关陇、山东大族,全部都会跟随自己。

  只是这些世家的反应,却是一片平静。从头到尾最热烈的,就只有李家宗室。响应的宗室,分别是高祖之子韩王李元嘉、霍王李元轨,以及鲁王李灵夔,这三位或许是不甘寂寞,也或许是小看了武后,没有任何犹豫便答应下来。

  总而言之,虽然没有两晋时候的八王之乱这样热闹,打了折的大唐四王,仍然充满了信心,还传告天下宗室,要大家一同反抗武后的擅政。

  然而,人在皇城的宗室们,却动作一致的出来划清界限。

  「从现在起,立刻切断与四王领地的所有货物运输。」京师里,所有排得上字号的商家,全部都在做相同的事情。

  这里头,也包括两个身分特殊的女人。

  「唉……」常山公主幽幽的叹了口气,把手上茶盏一饮而尽。喝下去后,才觉得和一般茶水有异,忍不住惊呼一声:「咦?什么东西这么好喝?」

  「妳喝慢些。」韩国夫人皱着眉头,但仍然替她重新斟满。

  「姊姊,妳说为什么,就是有人这么蠢呢?」常山公主不答,只是自顾自的抱怨起来。

  「现在好了,咱们连大门都出不去,什么事也做不成……」

  韩国夫人拿眼前这位公主,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太宗二十多个女儿,就只有眼前这位没有婚嫁,连太宗也奈何不了的公主,旁人自然就更不必说了。

  不过韩国夫人却和她出乎意料的投缘,平时两人相处就像姊妹一样,所以勉强还能让她听自己几句。

  「不管了。」常山公主往后一躺,大声嚷着:「我不要在这样待下去了!」

  「姊姊……」声音甜美、但又带着空灵,说话的是新城公主。

  这位公主是个可怜虫,前一个丈夫长孙诠被流放、后来又被杀死,而自己则是死在后一个丈夫的手上。

  不过眼下这一切都还没发生,虽然东阳公主仍是如原有的历史一样,想要替她做媒,但少了高宗的推波助澜,新城公主依旧是自己生活着,过得逍遥自在。

  因为体弱多病,又是太宗幼女,新城公主个xìng十分柔弱,常山公主不放心,便把她接来府中。

  「李宇儿,陪姊姊说说话吧!」常山公主几个翻滚,来到新城公主身前,伸手出来、调戏似的挠挠她的腮边。

  「姊姊!」害羞的新城哪能忍受?马上羞红着脸,结结巴巴的抗议起来。

  「好了。」韩国夫人没好气的安抚两人,思考了片刻才叹道:「我看,妳们不如到我府上住些rì子吧。」

  虽然宗室近来最好是深居简出,不过对方是武后亲姊,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常山公主赖在地上,仍然是懒洋洋的响应:「左右也是无事,那就去看看吧。」

  ***

  杜维带着手下两千人、和侯英手下五千人回到了安北都护府,略加整顿后,便往南方出发,这一回程务挺却没有跟在身边。

  「听说……」程务挺神秘兮兮的对杜维透露:「我父亲准备接下安北都护府了。」

  「什么?」杜维大吃一惊:「那契必将军要往何处?」

  「似乎是单于都护府吧?」程务挺不大确定,但他想对杜维说的并不是这些。

  「我这回要跟着我父亲,至少也是个将军吧?」这次着将军,和从前的虚衔不一样,是扎扎实实、手下有兵的将军。

  「那真是恭喜你了!」杜维说得十分诚恳,若不是程务挺的照料,大概也不会有现在的自己。

  「只是……」程务挺开心没多久,神sè又转忧虑,担心的对杜维问道:「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吗?还是我趁着调令未下,先去……」

  「大哥!」杜维阻止继续说下去,但见程务挺毫不掩饰的担心,心下也不禁感到一暖,温声说道:「我总不能一辈子靠着你吧?」

  还有句没说完的话,若是跟着自己,立下的功劳会被分走不说,更有可能要替自己分担过失,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对程务挺太不公平。

  犹豫了半晌,程务挺整理了下情绪,恢复了他的硬汉本sè,笑着对杜维说道:「今rì虽然分别,但咱们大概很快就要见面了。」见杜维不解,程务挺小声说道:「别忘了高丽之战。」

  杜维哈哈一笑,难得的燃起了雄心壮志:征讨铁勒只是学习之旅,再下来去平叛也没什么意思:毕竟打来打去都是自己人。

  但打高丽可不一样了。

  杜维不擅长说什么热血的话,所以只是和程务挺笑谈几句,两人便互相告辞,彼此暂时踏上各自的旅途。

  上回和薛陀延的战争,损失的两百多人,大多是来自边军抽调的府兵,这次平叛,李绩也让他补满了兵额,想来不至于影响到白袍营的战力。

  而且听李绩透露,等到自己的调令下来,手下的战力可望扩增许多,他猜想:应该至少要有个五千人吧?

  一路上没有什么事情,除了赶路、就只有cāo练了。

  时间过的飞快,过了几rì,大军已经来到了长安城外。

  才看见长安城墙,就有士卒前来通报,说是杜维、侯英被武后召入宫中,大军留在城外待命。

  通常这样的状况,代表事态紧急,两人从宫里出来时,就得立刻出发前往目的。但此时的杜维,还惦记着要回家看看,毕竟第一次和众人分开那么久,他是真的非常想家了。

  「你们两个,做得很好。」进到宫里,武后高高兴兴的迎了出来,还没站定就忍不住开口称赞。

  「都是娘娘提拔。」两人也很识相的将功劳推给武后,这让武后心情更加愉快。

  又说了一会夸奖的话语,武后才对两人说明来意:「你们准备准备,回头就往洛阳行去。」见两人诧异,才缓缓解释道:「在洛阳上船,走海路,到越州。」

  越州是越王李贞的根据地,但来自朝中的监视也比较严密,所以李贞选择从南边的广州举事,顺带也连络些南诏、羁縻州的势力。

  「不论战况如何,李贞一定会想尽办法打回越州。」武后这么分析道:「山东有港,又有鲁王接应,所以你们从海路过去占住越州,别让李贞轻易出海了。」武后还不忘再三交代:「事态紧急,你们今rì就出发前往洛阳。」

  「是。」两人躬身应道。

  杜维原以为武后会问得再详细一些,听到她十分干脆的交代完事情,没有多问自己两句,心下不禁有些失望。

  走出了宫门,杜维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

  「她看起来心情很好呢。」大概是听到打胜仗的关系吧?杜维这么一想,心情顿时愉悦许多,踏出大门之前,杜维还是忍不住再次望了一眼武后。

  这回两人却是对上了眼神。

  大概是没有想到杜维会回头,武后的表情有些惊诧,疑惑的蹙起秀眉,不解的望着杜维。

  杜维脸上一红,虽然知道这样失礼,但他还是忍不住回头了。

  「杜维!」武后有些羞恼,快步走了过来质问:「你在看什么?」

  杜维苦笑着,还好左右人等早就退下,不然让人见了武后这副小女孩的模样……就说一旁侯英,眼睛已经瞪得快要掉出来一样了。

  「微臣、微臣是想……因为要出征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嗯,所以才想看看娘娘……不是……只是那个……」杜维试着解释,但却怎么样也说不完全,只得叹了口气,告罪道:「没什么……微臣失礼,娘娘莫怪。」

  「出去吧。」出乎意料的,武后没有发怒,只是淡淡的开口说道。

  杜维这回不敢多看,回头追上了侯英的脚步,就这么离开宫中。

  若是杜维此时回头,大概会看到他一生难忘的景像:武后羞红了脸,看着杜维远去的背影,虽是又羞又恼,但话到嘴边、却是结结巴巴的对自己问道:「他、他在说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