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锦衣风流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四二零章 有滋有味

[字数:4748 更新时间:2014-9-9 22:45:00]






  顶着一身的落雪,宋楠来来回回的从崖下的松杉林中搬回好几捆松针和长草,在洞口另升一堆火,将这些带着湿气的松针和枯草围在一旁烘烤到干爽,rán hòu 简单清理了一下岩洞地面干燥的粪便和石头,将干草松针厚厚的铺了一层。

  “这样便暖和了,你今晚上可不能着凉,要暖暖和和的睡上一觉,明天一早便舒坦了。”

  刘月蓉默默看着宋楠忙的不可开交,脸色如常,但眼神中的感动却掩饰不住,很多年以前,当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生了一场病,两位兄长也是这么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但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对了,晚饭还没着落,饿着肚子可不成。”宋楠起身挠头自语,看着洞外暗淡的天色,举步便往外走。

  刘月蓉轻声道:“外边天黑了,又是大雪覆盖,哪里有什么吃食,饿就饿吧,明日白天zài说吧。”

  宋楠wēi xiào 道:“那可不成,你需要吃东西才能养病,而我则是一日三餐都不能少的,风雪大山之中看似无物,但其实可食之物还是不少的,我出去瞅瞅。”

  宋楠提着那把短刀往外行去,不一会脚步沙沙远去,刘月蓉看着跳跃的篝火发愣,不知过了多久,猛然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发现宋楠还没回来。

  转头看看洞外的天色,已然是漆黑一片,不由得心中发慌,忙扶着洞壁站起身来,头上一阵眩晕差点摔倒;咬牙扶着洞壁移到洞口处往外张望,黑沉沉的山野哪里有半点的声响,大雪无声的落下,四下里一片寂寥。

  刘月蓉心中冰凉,宋楠还是走了,他是朝廷官员,被自己劫持至此,怎会不寻机逃走,没趁着自己病弱的时候对自己下手便已经是手下留情了;一股莫名的失望涌上心头,但同时又感觉到一丝轻松之感。

  崖下传来噗通一声响,刘月蓉一惊,心头涌过一丝狂喜,忙朝崖下喊道:“宋大人,是你么?”

  宋楠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是我,他娘的,踩进了个雪窟窿摔了一跤,咦?你怎么站在这里?快jìn qù 躺下,在受了凉可了不得。”

  宋楠混身沾着积雪出现在洞口,头发眉毛眼睫毛上都是白雪,手中提着一溜子黑乎乎的物事,喘息着在洞口的火光中现身。刘月蓉强掩心中喜悦,转身回到洞中坐下,仰头看着宋楠。

  宋楠跺脚拍身忙活半天,这才将身上的雪拍打干净,笑嘻嘻的走进来,将手中物事一扬笑道:“我说有吃的吧,古人说的好啊,世上从不缺少吃的东西,缺少的是发现吃的东西的眼睛。”

  刘月蓉心道:哪个古人说过这样的话。

  宋楠笑嘻嘻的一屁股坐在干草上,将手中的枯草包裹打开,露出里边的物事来,刘月蓉睁大眼睛看了半天,没看出是什么东西,宋楠笑道:“山间美味,没见过吧。”

  “那是什么?”

  “这是冬笋,这时节正是冬笋肥美之时,我想着既有竹林便该有此物,挖了半天还真挖出来三条,就是太少了,但绝对美味。”

  “那又是什么?”刘月蓉眼神明亮指着另外几根泥呼呼的玩意问道。

  “这个叫葛根,也是山间美味,本来这玩意需要磨浆煮开之后才吃,但咱们没这个条件,便烤着吃也很好吃,就像是烤芋头一般。”

  刘月蓉jīng yà 万分,宋楠明明是朝廷大官,年岁又这么轻,怎会知道这么多事情,生火铺床找这些自己见都没见过的食物,看上去得心应手轻松的很,怎也不像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

  宋楠动手开始料理,将葛根埋在炭火里烘烤,同时将冬笋剥皮切片放在竹筒里,加入雪水之后吊在篝火上蒸煮,一切料理完毕,终于拍拍手道:“好了,便等着品尝美味吧,美中不足的是没有肉食,刚才在竹林里倒是发现了几只鼠洞,里边肯定有老鼠,但我想你定不爱吃老鼠肉,所以便没下那个功夫。”

  刘月蓉忙摇头道:“我可不吃老鼠。”

  宋楠笑道:“知道你不吃,其实蛮好吃的。”

  “你吃过老鼠?”刘月蓉jīng yà 发问。

  “何止是老鼠,蝙蝠、青虫、蚱蜢、蚯蚓,我统统吃过。”宋楠笑道。

  见刘月蓉露出讶异之色,脸上的表情相当的可爱,火光zhào yào下,一张满月脸红扑扑的,眉弯嘴小,五官精致,倒是个美貌的女子,不由的多看了几眼。

  刘月蓉没zhù yì 到宋楠的眼神,轻声道:“我却是不信,你是朝廷大官,怎会吃过这些东西,要说荒年老百姓没得吃,吃老鼠吃蛇吃树皮倒是听说过。”

  宋楠一笑道:“你以为我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么?我不过是蔚州的贫苦人家出身,身份甚至比普通人家还要低贱。”

  刘月蓉愕然道:“怎么会?”

  宋楠道:“我是个婢生子,我娘是大户人家的小婢,生了我之后便被赶出家门,我便是这样的人家出身的。”

  刘月蓉沉默了半晌,低声道:“对不住,提起你的伤心往事。”

  宋楠呵呵笑道:“什么伤心往事?我压根就不以为那是伤心事,出身什么的都是虚妄,努力奋进才是正理,给你zài高的思路客你不能把握住也是枉然,有道是英雄不问出处。”

  刘月蓉沉思了半晌,低声道:“说的有道理,我猜,你本宗的兄弟们肯定没有你的官职高,他们一定不如你。”

  宋楠看着刘月蓉亮晶晶的眼睛笑道:“那是自然,不过人的成功不一定以官职权位金钱荣华来衡量,普通的一生其实也不能说便是失败;但对我来说,我却是喜欢权势金钱美女的。”

  刘月蓉低声道:“你倒是坦白的很。”

  宋楠道:“我知道这话传出去大多数人会说我无耻,但我不以为羞,因为我是靠规则内的奋斗而来,我升官发财并未让百姓们遭受痛苦,我没靠鱼肉百姓来升官,这是我的底线,所以我敢于大声说出口。”

  刘月蓉轻声道:“你是在影射我两位兄长举义之事么?”

  宋楠正色道:“大明朝弊端不少,但总体尚有可为,并非坏的一无是处,坏的只是一小部分而已;这时候拿什么救民于水火,替天行道做幌子生出大乱,其实是违背民意的,起码也是违背了大多数老百姓的意愿;那些以所谓的‘救民于水火替天行道’之类的话为幌子的人,其实只是为了达到个人的目的罢了。”

  刘月蓉低低道:“我知道,兄长他们是为了一己之私,造成了巨大的灾难。”

  宋楠看着刘月蓉道:“你有这般见识,说明你非一般女子不懂是非,你不是他们,所以不用自责。”

  刘月蓉轻叹一声道:“可他们毕竟是我的亲哥哥啊。”

  宋楠也叹息一声,默然不语,洞内忽然寂静无声,篝火中的湿柴烧着了后发出荜拨的炸裂之声,更增洞内寂静。

  猛然间,宋楠回过神来,惊叫道:“哎呀,葛根快烤糊了。”说罢连用木棍在炭灰之中翻找,将烤的黑乎乎的四五根葛根掏了出来,刘月蓉也惊醒过来,鼻端嗅到了焦糊味道。

  宋楠小心翼翼的吹干葛根shàng miàn 的炭灰,拿在手里左右倒腾到不甚烫手之时,捏住两头轻轻掰开,但见黄橙橙金色的葛肉露了出来,香气顿时充塞洞内。

  宋楠哈哈笑道:“火候正好,没想到外边焦了里边却是正到火候。”

  刘月蓉腹中不由自主的发出咕咕之声,羞得不行,宋楠恍若未觉,伸手递过来道:“吃吃看。”

  刘月蓉伸手接过,轻轻咬了一口,只觉甜香软糯夹带着清新的药味,满口喷香,不由得赞道:“好吃的紧。”

  宋楠眉开眼笑,给自己也弄了一只,两人相坐啃食,片刻之后葛根便被清扫一空,两人叉着黑乎乎的双手对视一眼,忽然同时发笑,原来两人的嘴唇边全沾染了黑乎乎的焦皮,倒像是两个生了大胡子的老人家。

  冬笋汤也是精彩之极,冬笋本就鲜美,竹筒熬制又将竹香沁入汤中,一竹筒的汤汁熬成了淡淡的白色,宋楠和刘月蓉一人半筒喝了个精光。

  喝完之后,刘月蓉竟然秀气的打了个饱嗝,让宋楠暗笑不已;吃饱喝足,困意袭来,刘月蓉还在病中,格外的虚弱,在干草上躺下,却老是睡不着。

  刘月蓉担心的是如何睡觉的问题,洞中倒是可以并排躺下两人,宋楠铺下的干草铺子也是双人的位置,但自己如何能和他睡在一起?

  正踌躇间,只听悉悉索索一阵轻响,刘月蓉抬头看去,却见宋楠抱着一堆干草走到洞口处铺好,就那么蜷缩在洞口的狭窄地面上,不一会便传来轻微的鼾声。

  刘月蓉心中感动,却又觉得过意不去,挣扎了半晌才迷迷糊糊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