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我为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四百一十七章:盲战(下)

[字数:4618 更新时间:2014-9-6 8:52:00]






  双方都只能猜到对方的大概位置,但并不妨碍这种覆盖式的远程打击,东胡骑兵善于骑射,每一个士兵的射术都极其精良,而征东军士兵中,除了像步兵这样逆天的家伙,其中擅射的并不多,但他们手中的弩箭,追求的却是力量与速度,zài加上覆盖式的射击,亦足以对duì shǒu 造成极大的打击。

  哪怕是这种盲射,第一轮下来,双方都是各有损伤。只不过现在的征东军士兵人人披甲,东胡士卒的弓箭终究比不得征东军手中的弩机力道强劲,挨一枚征东军的弩箭,存活下来的希望极小,而挨上一支羽箭,只要不是运气不好正中咽喉面门等要害,伤害却是不大。所谓十射不如一捅,便是这个道理,战场之上,有的将领身上被射得刺猬似的,甲胄之上尽挂着羽产,却仍然生龙活虎,但你要是捅他一枪,他一定会死翘翘。

  挨了羽箭的士兵迅速退到后方,拔箭,裹伤,rán hòu 迅速拾起自己的大刀长矛,zài次列队,重伤的和不幸死掉的都拖到阵列中央。

  这种打法,却是征东军大占便宜。

  第二轮对射之后,东胡骑兵便已经杀到了眼前,浓雾之中,影影幢幢,一匹匹战马裹着浓雾,如同魔神,嘶吼着冲了上来。

  最前面的东胡骑兵,以为自己第一眼看到的会是duì shǒu 明晃晃的枪林,但出乎他的yì liào 之外,出现在他眼前的,居然是高约两米的一道城墙,这让他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花了,这里,怎么会出现城墙?

  抱着必死的信心冲上来,撞进对方的枪林之中,用自己的生命为同伴撕扯开一条通道。但现在,居然是一道城墙?战马向前狂奔,就算他拼命勒马,也无法遏止住战马的去势,刚刚最后一段路程的冲刺,他跑得太快了,对方的呐喊之声就在耳边,他以为duì shǒu 近在眼前。

  但当duì shǒu 真正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却是这样一个场面。

  轰隆一声巨响,连人带马撞在大车之上。厚实的铁板发出难听之极的声音,赫然向内凹陷,整个大车一阵摇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散架,架在shàng miàn 的那台床弩轰然倒塌,倾覆在大车之中。如果不是这辆大车与旁边的锁在一起,而他的几个支架又深深的扎在泥土之中,这一撞,就铁定让他翻了。

  战马筋断骨裂。马上的骑士被高高抛起,人在空中,却是七窍流血,人早就被震昏了过去。几支长矛探了出来,哧哧有声,落下来的他被几支长矛洞穿,哼也没哼一声。已是死得彻底,长矛一抖,将他摔出了阵外。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声接着一声的巨响这连接响起,整个车城都在抖动。

  空中羽箭嗖嗖之声不绝,而车城之中,臂张弩的啸叫之声,亦在鸣响,不过此时,他们已经将射程向后延伸,打击纵深处的东胡骑兵。

  猛烈的撞击之声不绝于耳,车城摇摇晃晃,终于,一辆大车zài也支持不住这种猛烈的撞击,哗啦一声散了架,那匹撞开大车的骑兵自己还在空中飞舞,他的战马,却已是冲了进来,十数支长矛探出,一支捅进马腹,但那战马自身体重便过千斤,加上那奔驰之力,力道何其庞大,长矛深入马腹之际,已是矛断,人飞,正当面的几个士兵倒飞而出,重重地摔在地上,口中鲜血狂喷,动也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破碎车城一方的许原,脸色微变,猛地高举陌刀,怒喝一声,“杀!”大步冲了出去,在他身后,三百重装步兵挺起陌刀,随他冲了出去。

  三百重步兵,组成一个方阵,陌刀飞舞,许原每一声杀,便是一次劈砍,整齐而有序,瞬息之间,冲到阵前的东胡骑兵人仰马翻。东胡骑兵,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时刻,内里居然有如此凌厉的反击,浓雾之中,并不能判断duì shǒu 反击的人倒底有多少,但那起落之间,人肉横飞,却是让人心惊之极。攻势不由稍缓。车城之内,缓过劲来的步兵当即将破碎的马车拆掉,扔开,rán hòu 将其余的大车zài一次构连在一起,车城依旧,只是缩小了一些。

  轰隆之声不停传来,孙晓那边也出了同样的问题,但解决的方法却都是一样。高远挡住了正面的冲击,在许原孙晓那里大车破碎之际,他这里,却是连破三辆。提起身边的陌刀,高远冲了出去。

  丘岭之上,阿伦岱默默地注视着雾气翻滚的战场,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只需听声音,便能判断出战事的激烈。

  一名士兵自下而上奔来,在阿伦岱身前,说了几句什么,阿伦岱的神色略变了,高远的步兵之中,居然拥有重装步兵。这是他没有想到的。燕国的重装步兵,只是装备在燕国的常备军中,而且并不多,一般都随着主帅行动,是燕国的杀手锏之一。高远号称征东将军,是燕国常备军编制,但整个东胡高层都知道,此人与大燕主帅不和,蓟城大火更是东胡人的谈资,这样一支杂牌军,怎么会装备着重装步兵?这可是需要大笔的银子的。偏居扶风的高远从哪里来的这些银钱,装备?他自然不知,这些东西,大都是高远敲诈而来。

  用力地握了握拳头,心中略略有些后悔,这一次出来,还是大意了,并没有带上一些重wǔ qì ,对付燕国的这些重装骑兵,东胡人不是没有办法,像链锤这种东西便是破击duì shǒu 重步兵的好wǔ qì 。弓箭一般无法穿透这些重步兵的盔甲,但十数斤的链锤借助马力挥舞起来,rán hòu 猛掷出去,挨上者,即便身着重甲,也会非死即伤,可惜却没有带出来。

  对方有重步兵,自己的伤亡便要大幅度增加了,还有那车城,这时候阿伦岱才明白过来,为什么高远要带上这此大车了,东胡与大燕数十年没有开战,这些大燕军队常用的wǔ qì 装备。在阿伦岱这些新生代将领之中,早已没有了什么记忆,与辽东张守约交手多年,这个穷鬼却是装备不起这些东西的。

  “加大攻击,撕破duì shǒu 的车城!”从士兵的回禀之中,他可以判断出,duì shǒu 的重步兵并不多,只能在车城出现问题的时候展开反击,而不能聚集成大阵与骑兵对抗。如果duì shǒu 有数千这样的重步兵,陈列于车城之后。这一场仗便没法子打了。

  一次次的撕裂,一次次的反击,盆地之中,熬战不休,已经整整一个时辰过去了,下面的厮杀之声,却没有稍减,阿伦岱终是有些焦燥起来。

  距离花儿营五十里开外,浓雾已经散去。阳光终于摆脱了囚禁,重新光顾大地,但大地之上,却犹如一片修罗地狱。方圆十数里内,尽是人马死尸,短臂残肢,遍布各处。折断的刀矛,旗帜,丢了一地。无数失去主人的战马,在战场中央哀鸣着,六神无主地游走。

  贺兰雄手里的弯刀已经折断,浑身上下,鲜血淋漓,也不知jīu jìng 是敌人的血,还是自己的血。东胡骑兵想着暗算高远,却不céng 想,高远也在想着暗算他,埃俊的一千骑兵带着数千匹战马,冒充东胡主力,追逐贺兰雄,原本以为贺兰雄会加速逃离,但万万没有想到,却遭遇到了duì shǒu 的悍然伏击.一千骑兵在这里,尽数命丧沙场.

  将手里的断刀随手扔在地上,贺兰雄翻身下马,走到了埃俊面前,这个东胡骑兵将领伤痕累累,最要命的是大腿上挨了一刀,几乎切断了这条腿与身体的联系,此刻被两名士兵拖到贺兰雄跟前,脸色苍白,但眼神却仍是桀骜不驯地盯着贺兰雄.

  “怎么样,还不服气么?”贺兰雄哈哈一笑,”东胡铁骑,不过如此.”

  “不要dé yì 的太早!”埃俊冷笑,”我是败了,不过也无所谓,我只是一支偏师而已,出来诱敌就有身死的觉悟,只是你们的主帅,此时只怕也是跟我一样的下场.阿伦岱将军的主力去对付他们了,哈哈哈,贺兰雄,快点赶去给你的主子收尸吧!”

  贺兰雄冷哼了一声,脚尖一踢,从地上弹起一柄弯刀,捉在了手中,刀锋搁在埃俊的颈边,”是吗?让你做个明白鬼吧,阿伦岱将袭击我军的地点定在花儿营吧,可哪里,并没有我们的主力,你们袭击的只是两千人的中军,征东军的左军和右军哪里去了?”

  他wēi xiào 着看着埃俊,这个人临死不倒威,无非就是想着死得有所值,以自己一条命,换高远一条命,太值得了,那他就要先打碎他的这个梦想,让他在绝望之中死去.

  “你什么意思?”埃俊的脸庞抽搐.

  “我的意思就是,现在在花儿营,陷入重围的不是我们征东军,而是你的主子阿伦岱.”贺兰雄哈哈大笑,”看在你也是条汉子的份上,给你一个痛快,老子可要快些赶到花儿营,不然肉都被那帮步兵吃光了.”

  “不可能,不可能!”埃俊大声嘶吼起来.

  “没有什么不可能.你们想跟高将军玩心眼儿,还差了一点!”贺兰雄冷冷一笑,手中弯刀一拖,埃俊的声音戛然而止,只有一双眼睛,仍然绝望地睁得大大的.

  贺兰雄摇摇头,这一战,高远可算是将duì shǒu 算得死死的,如果不是他的安排,这样的大雾天之中,自己不明底细,可当真不敢对埃俊发动进攻,他那行军的声势,当真如数千骑兵在前进.

  “弟兄们,换马.还能战斗的随我往花儿营,不能战斗的,自己爬到马上,随后慢慢跟进,在花儿营集中!”贺兰雄大声吼道,这里别的什么没有,战马可是太多了啊,埃俊带着充当疑兵的数千匹战马,现在可是便宜自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