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晚清神捕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431章 被圈禁在府邸

[字数:5667 更新时间:2014-8-14 12:23:00]



  李国楼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太一郎,古今与官府作对的英雄好汉,大多数是悲剧性的人物。造反派不得好死,传奇人物有悲惨的结局,更会得到民间认可,传诵四方的英雄又会多一名悲剧性的日本武士。

  “太一郎君,没想到我这么快就找上你了吧。告诉我是谁收买你的,我就留下你的种,要不然老婆孩子一起陪你殉葬。”李国楼威胁加利诱,等待太一郎的抉择,虽然他知道成功的希望不大,但总要试一试运气。

  太一郎仰天大笑,好似讥讽李国楼说了一个笑话给他听,咬牙切齿道:“李国楼,士可杀不可辱,我们大日本武士是不怕死的。至于小孩子,有种你就杀,天知道是谁的种,也许是你留下来的呢。哈龖哈哈龖哈!”

  李国楼无从反驳,他不是毒辣心肠的人,哪会真的杀女人、小孩。仇恨祸及家人,不是他的做法。日本黑龙会行事果敢,宁死不屈,顽抗到底的举动,深深的震撼到在场的所有人。新武堂的校官因身先士卒,突袭时冲在最前面,校官死了四人。受伤的校官、学生还有十几人。

  “太一郎,你是条好汉,我不折磨你,也不难为你的家人。报仇雪恨之事,就看天意了,不过负隅顽抗的黑龙会那三十多人,都要陪你殉葬,投降的黑龙会成员,本官就饶过他们。”

  李国楼要杀俘虏,那些顽抗到底的黑龙会成员,抓捕了三十多人,他要乘着朝廷旨意未至天津府衙之时,他没有被圣旨禁锢住权力以前,把这三十多名黑龙会成员全部枪毙。替白莲报仇之言,绝不是一句空话。

  “杀吧杀吧!李国楼你杀得越多,我们黑龙会报复的手段越残忍,大日本武士绝不苟且偷生,死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安田右兵卫虽然死了,但黑龙会的报复必将更加猛烈,你将死无葬身之地。”太一郎嘴里少了几颗牙齿,说出的话变得漏风,但大意还是清楚的,临终说几句豪言壮言,希望有人来继承他的衣钵,继续追杀李国楼。

  李国楼摇头道:“可惜你不是勇士,没有对我举起武士刀,躲在幕后的人不配做武士,所以你只能像一只狗一样死。”

  李国楼不给一名武士最龖后的荣誉,而是残忍的挥起武士刀,从太一郎背后砍向他的脖颈,刀是好刀,一刀就让太一郎人首分离,那张狰狞的面容,好似地狱里的鬼怪,人头在地上滚来滚去,被李国楼一脚踢得三丈远。

  “杀!”从未杀过人的新武堂教官,以及几名自愿加入行刑队的学生,一共三十多人,一个手里拿着一把武士刀,在前院里屠杀黑龙会成员。有的人手法使用不当,挥刀砍不下人头,鲜血从砍破的脖颈处飞飚,撒得满地都是鲜血。恐怖的惨叫声,好似杀猪一样凄惨。

  “苏同学,要斜挥出去,这样才能一刀把人头砍下。”手法准确的校官成昆,无奈的上前,做出砍头的标准动作,再次挥动武士刀,把那颗人头给砍下来。他心里充满仇恨要替死去的弟弟成明报仇,若不是李国楼有令,不许杀女人、孩子,那就会一个俘虏都不会留。

  年轻的学生苏元春点头道:“哦,我知道了成老师,让我再砍一颗人头吧。”

  美妙的弧度在晨曦之中显得多么清晰,天空挥映出一道红色的彩霞。苏元春那张脸在狞笑,男儿建功立业,就是靠一颗颗敌人的人头。

  李国楼负手看着这一幕,是他把仇恨与恐怖带给这些心里已发生扭曲的年轻人。未来他还要加大力度,让新武堂精神融入到这些学子的血液里去,把这些少年郎训练成杀人机器。军人就因该是国家机器,义无反顾的执行军令。从新武堂挑选出来的二百多名师生是精英,他们的命运将会与他休戚与共,同生死共患难。

  三百多名官兵得到厚赏,在外围担任警戒任务的一百多名府衙的官差,每个得到十两银子赏银,冲入樱花楼的四十多名新武堂教官得到五十两银子,紧随其后的学生则获得奖励二十五两银子,受伤的校官和学生额外再给赏银,让他们静心养伤。

  死去的四名校官,给予每家死者家属八百两安葬费,除了朝廷抚恤金外,李国楼承诺照顾死者直系家属一名,每月给予十两银子的家庭补贴,给予进入李氏集团工作的机会,筹情处理名额。至于死者有小孩的话,以后也给予免费义务教育。

  这一系列举措提升了二百多名新武堂师生的士气,带着四名死去校官的棺木,扶灵柩回新武堂,让四名死者永久的安葬在新武堂里。

  天津府衙闷声大发财,收缴天津黑龙会两处房地产,以及帮会的财物,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李国楼身上。天津知府张名堂并没有因这件事的处罚,他受到钦差大臣李国楼那道金牌令箭的指令,执行剿灭天津卫黑龙会的任务,并没有触犯朝廷法纪,所以没有功过之说,天津府衙一切照旧,人员编制一切照旧。

  不过加入黑龙会的官府内线六名二鬼子,都被打入大牢,没有一个人被放出来,其中还意外的死了二名二鬼子,他们的家属连抚恤金都没有得到。知府张名堂剥夺了两名死者政府官吏的身份,以里通外国黑帮的大罪,把两名死者尸体暴尸三天示众。

  祸兮福兮!黑龙会行刺案改变了许多人命运,其中大清官员里伤害最大就是李国楼。突袭天津黑龙会总部樱花楼的举动,引来连锁反应。任凭大清政府狡辩,也不能平息西方列国的愤怒,甚至日本政府也派遣使者柳原前光提出强烈的抗议。这是没有正义、**、道德的社会才会有的大屠杀,**民贼竟然草菅人命。不讲证据,不走法律程序,国将不国。开此先例,各国居住在大清的人民,生命如何保障?各国使臣纷纷要求惩罚樱花楼血腥屠杀案的罪魁祸首——李国楼。

  总理府衙门顶不住西方列强的压力,恭亲王奕訢明确表态,朝廷一定严惩罪魁祸首——李国楼,先把他的钦差大臣头衔给剥夺了,而后圈禁李国楼,让他在夹道街的家里待参。总理府衙门先拟出一份对李国楼严厉的惩处方案,等待同治皇帝最龖后的钦定。

  大清政府习惯慢节奏处理问题,加上善于和洋人打交道的北洋通商事物大臣李鸿章带团出国访问去了,所以一时半会儿没有人认真过问李国楼的案子。几个政府部门互相之间扯皮,刑部说李国楼的案子不归他们管,他们没有这么大的权力。总理府衙门推诿不过,寻找诸多理由,迟迟不肯做出最终判决。同治皇帝也没下旨问罪,只是让李国楼写下一道答辩的折子,然后就不再有太监登门。好似李国楼这个人在京师消失了,他的名字成为朝廷忌讳,谁都不愿意提起李国楼。

  李国楼便给晾在一边,禁锢在京师的夹道街府邸里已有一个多月,无所事事的做起家庭主夫,等待着他第二个孩子出生。十月的秋风萧瑟,阵阵寒风把庭院的树叶卷起,狂风呜咽,吐了口浊气,卷起的枯叶又飘散满地。

  白莲被安葬在京师的天主教宣武门堂的私人墓地,是以李国楼九夫人的名义安葬的,李国楼在那里买了一块墓地,以后他死后也安葬在宣武门堂的私人墓地,至于其他妻妾到底会不会随他过一辈子?近段时间李国楼没有去想。此时大清社会与西方文化接触,封建礼教已经被打破一些,对于三妻四妾制度的定义有些松动,高官的小妾也可以用夫人的名义,官员只要娶得起小妾、姬氏,都可以冠名为夫人,以排名论大小。这比过去的封建礼制也是一种进步,封建礼教并不是一下子被砸碎,也是一点一滴积累,才会有水滴石穿的那一刻。

  挂在门楣上的白幡终于撤下,李国楼府邸里,好似恢复往日的气息,庭院里的杂草枯枝开始有人整理。祭奠完白莲后事,李国楼大清早便坐在大木桶里洗澡,洗去一身的晦气,今天终于可以剃头了,生活依然照旧。他还有八名夫人需要照顾,所以还要扛起家庭的责任。

  但他怕家庭有风险,会被朝廷抄家,所以真由子刚给他生了个大胖儿子,依然带着儿子在天津英租界休养,耶利亚这个月也快生了和大肚子甄玉环也在英租界围墙道待产。陈香芳、谢丽雅、楚香玉、吴佩佩、女儿李玲玲都留在天津英租界里,家里只有一个明媒正娶的平妻谢秀珠陪他过着圈禁的日子。

  李国楼独自洗澡,习惯性的叫嚷:“佩佩姐,给我剃发。”他早就忘记了吴佩佩在天津躲藏呢,若是朝廷抄家,把吴佩佩抄出来,那他的罪名又要加一条,“破坏礼教之大罪!”此时万万不能落井下石,让他受到政敌的攻讦。

  “佩佩姐,给我剃发。”李国楼对着门口又叫了一声,这些天心绪不宁,前言不搭后语之事,经常发生。

  一道身影闪入浴室,保姆婉娘手提剃刀,摸进来了,三十多岁的年纪,身材丰腴,那一对高翘的丰胸是她最大的资本,她是最早一批来李国楼家里做帮佣,可以说朝思暮想李国楼,已经不是一天二天了,李国楼就是她梦中情人。今天她豁出去了,赌上一回。谢秀珠正好出门,机会难得,主子李国楼禁欲这么多天,还能憋得住吗?

  “老爷,我帮你剃发。”身穿红色内衣、花短裤的婉娘,从李国楼身后把两只手伸到李国楼胸口,替他擦拭身体,那两块坚实的肌肉,摸起来好舒服,不停的抚摸胸膛,先让他冲动起来。

  坐在水桶里的李国楼闭着眼睛,让身体放松里,依然沉浸在空灵的思绪之中,享受着“吴佩佩”对他的服务,嘴里发出,“嗯,佩佩姐,今天就从你开戒,这些天想我了吧。嘿嘿嘿嘿!”

  婉娘大喜,一张红扑扑的脸粉嫩光滑,知道李国楼迷糊劲还没过,也不管把衣服浸湿,提臀便跨入大木桶里,噗通一声,木桶里的水溢出来一些,谁叫她身材丰腴,占有颇多的空间,娇嘘嘘喘着气息:“小楼弟弟,是我婉娘呀,佩佩姐在天津,没有人陪你开戒、剃发,我喜欢上你了,全部我来吧。”

  乘着冲动劲,婉娘伸出两条莲藕一样白皙的胳膊,搂住了李国楼,丰胸也一块贴上去,身躯开始扭动,一张大嘴一口便吻着李国楼的嘴。

  李国楼只觉得一只舌头,已经挤入他的嘴里,不停的翻滚,他睁开眼睛看向婉娘,心里虽然挺享受,但依然挣脱开那张丰腴的厚嘴唇,明白过了,被人占便宜了,问道:“婉娘你怎么进来了。”

  “小楼弟弟,我从第一天起就爱上你了,愿意为你赴汤蹈火。”婉娘一双手死死的搂抱住李国楼宽大的身躯。

  李国楼多大力气,若是用力的话,婉娘能被他扔出大木桶,但他是男人,首先打量起婉娘的姿色。在这种环境下,而且是他家里的内宅,没有他允许,任何男人不能跨入。他就是这个家庭的唯一雄性,若是他花心一点,家里所有的丫鬟都逃不过他的手掌心,可是他从来不多看一眼身旁的丫鬟、女仆,保持理性的克制。

  三十多岁的婉娘,在他家里吃得好,过得好,睡得好,比他刚认识时更加丰腴、白皙。一身雪白的肉,眼睛细小,看人笑眯眯的模样,圆脸庞大嘴巴,谈不上好看,但也不难看,姿色中等。身材保持得很好,圆鼓鼓的肚囊上赘肉些许,特别是肉鼓鼓的红色肚兜上,那两颗红豆依稀可见,分外诱人。在环境影响之下,欲念暴涨,不由自主的产生邪念,李国楼的手不由自主的上前触碰,“婉娘,你比我大,我可不能娶你呀。”

  “嗯,好舒服小楼,婉娘知道小楼的难处,只要你喜欢我,我愿意一辈子伺候你。”婉娘保持最龖后的矜持,那一道身材的最龖后屏障红肚兜,要让李国楼来替她解开。扭动着娇躯,发出销魂的叫声,他摸起来更加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