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贼途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篇 封丘篇 第二十七章 走马上任

[字数:4626 更新时间:2013-11-14 14:40:00]




  原来事情是这么回事,按理说象这种平民擒杀匪盗或者揭发匪盗的事情,在领取悬赏的时候,为保护当事人的安全问题,无论是官府还是当事人都采用十分隐蔽的方法,把赏金交给当事人,绝对很少有人如此大张旗鼓的把赏金给当事人送到府上的,这样做简直等于告诉那些受害的匪盗们:“就是这家人把你们的老大干掉了,或者是把你们给出卖了,他们就住在这里,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来吧!”

  楚雷鸣刚才只顾着高兴,加上不了解这里的习惯,还以为送赏金都是这样,或者是李知县特意给自己面子,根本没有往别的方面想,现在经过紫烟一说,立即便明白了此中的玄机,这个李知县是变着法子将了楚雷鸣一军,让他现在骑虎难下,一方面表面上树立了他侠义的形象,而另一方面却把他推到了风头浪尖之上,把他掷于恶人眼前,要的就是让他为难,要么为了家人的安全,搬家滚蛋,要么接受他的邀请,去干那个什么捕头,成为官家的人,因为一般的匪盗还是不愿意轻易袭杀官家的人员的,这样就等同于谋反,一旦被抓的话,是要被诛九族的!相对也就保证了他和他家的安全。www.SYZWW.NET

  到底是在官场里面混了有些时日了,玩这些东西,楚雷鸣现在那里是李知县的对手,不知不觉便被他阴了一把,可连出气都找不到地方,让楚雷鸣倍受打击,他向来都是喜欢按照自己的思考方式决定问题,从来都不愿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路,可现在居然要面临必须接受别人安排的地步,他能不郁闷吗?总不能刚安顿一个家,丢掉跑路去吧!

  看楚雷鸣情绪低落的样子,紫烟宽慰他到:“其实相公也犯不着如此烦恼,要是你真的不愿做官差的话,大不了我们离开这里好了,我不会在乎是否能住在这里的!”

  听紫烟这么说,楚雷鸣心里一阵感动,伸手拉住紫烟的一只小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面颊上磨搓着,自从遇上了紫烟后,楚雷鸣才又算找回了有亲人在身边的那种温馨感觉,紫烟年龄比自己小,武功比自己高的高,自从他们的误会解开后,一直以来不但没有对自己有一点的不尊重,反而处处照顾自己的感受,万事都依着自己的意思办,现在看自己稍微有点为难、不快,马上就想到离开这里,生怕他感到为难,能遇上这么一个知道心疼自己的妻子,他还有什么要奢望的呢?

  随着小手在他面颊上的摩擦,紫烟也感到了楚雷鸣对她的深深的温情,心里面也是暖暖的,于是由着他拿着自己的手轻轻的摩擦,室内升起一种宁静的温馨感。www.syzww.net

  “我答应他就是了!不就是干个捕头吗?我不信谁还能把我怎么着?”楚雷鸣忽然下定了决心,好不容易现在有了一个家,说什么也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放弃,他一定要努力给紫烟营造出一个舒适温馨的生活环境,再不然孤苦伶仃的她因为自己再去受风吹雨打、四处奔波的苦了,何况这件事也不见得就是坏事,不就是当一把这里的警察局长吗?过把当警察的瘾没有什么不好的,以前自己老是担心被警察抓,现在让那些同行担心一下被自己抓也好。

  看到楚雷鸣突然脸上的郁闷一扫而空,并且决定去干那个捕头的活计,紫烟于是担心的说到:“不是我不让你去做捕头,因为毕竟做捕头少不了会遇上些亡命徒之类的人,你现在的武功……,我有点担心!”她没有直接说他武功太烂,怕伤了他的自尊心。

  “我知道我的现在功夫确实有点烂,不过这段时间不是也在天天习练吗?我有这么好的师父贴身指导,加上本人又是个天才儿童,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不也成了高手了吗?还有你老公我天生神力,另外还有一个独门绝活,就是跑的快,打不过,我还能跑不过吗?再说了,我不是还有秘密武器吗?真是遇上大BOSS的话,大不了掏家伙轰***,我就不信有人能比我独门暗器还快!哼哼!”楚雷鸣信心十足的说到。

  听他说话虽然有点粗俗却有趣的紧,加上进来他功夫确实进展迅速,自己教他的狂战刀法也已经被他练的相当纯熟了,出刀之时隐隐还真有点高手风范,刀挂风声,却也有几分气势,特别是他力气大的出奇又皮糙肉厚,自己和他对练的时候,有的时候要不是依靠速度,还真的有点拿他没有办法,即使是用刀方面,小擒拿手虽然还有些生涩,但就是不用这些招式,但凭他的蛮力,赤手空拳的情况下一般人也会被他打的毫无脾气,加上他身上的那把叫“枪”的奇怪的暗器,即便是高手遇上他估计也危险,想来应该不会有大问题的,于是心情也轻松了许多,只要他高兴,至于他做什么都无所谓了!何况做捕头也是正经职业,只要不和其他当官的那样欺压百姓就成,于是也就点头答应了。

  “你说的那个什么抱死是什么意思?”

  “哦!就是高手的意思!嘿嘿!”

  “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

  “当然别扭了,这是西洋人的话嘛!”

  “相公连西洋人的话都会说吗?”

  “一点点了,一点点啦,哈哈!”

  “那咱们是不是应该和乔家也打个招呼呢?毕竟人家这么照顾我们!”

  “恩!也行,说一声也好,毕竟人家也是这里的大户,以后也能给个方便什么的。”

  第三天,李知县如期来到了楚雷鸣的家里,双方简单寒暄了两句后,楚雷鸣欣然答应了他的邀请,不过内心还是悄悄的把这个家伙给骂了个透彻,嘴里可说的就是另外的套话了,不过也只是什么什么还望以后多关照了之类的屁话。

  一听楚雷鸣已经答应了,李知县顿感大慰,一挥手让师爷从外面的轿子上赶忙取来了两套崭新的衣服,送了进来。

  衣服虽然是布料的,但做工还不错,大红黑边,搭配着黑色的帽子、腰带、软底快靴,帽子上中央镶有一块小小的玉石,两侧有两根白色翎羽,腰带有巴掌宽,正中是铜制扣环,在李知县的一再要求下,楚雷鸣到内室在紫烟的帮助下,更换上了官服,然后走了出来,穿上了这身捕头的衣服后,楚雷鸣的气质立即发生了改变,虽然他穿劲装看起来很洒脱,但一穿上这身衣服,顿时还是让人眼前一亮,高高的身材,宽宽的肩膀,笔直的双腿,挺拔的腰杆,倒是相当的威武,居然还真有点意思,院子里的人都大声的称赞,又是一阵相互的恭维,让楚雷鸣还真的有点飘飘然的感觉,刚刚穿上制服时略微的别扭感觉也云消雾散去也,当即对李知县行了拜见之礼,算是认了他这个直接领导。

  既然当官了,当然要去办公室看看了,到现在楚雷鸣对封丘县衙门朝哪儿还没弄清楚呢,在李知县的邀请下,众人拥着李知县和楚捕头呼呼隆隆的开出楚家,早有人给楚雷鸣备好马匹,现在楚雷鸣也不是当初那个没骑过马的大菜鸟了,当着众人的面,脚尖一点地,一个利索的翻身,便跨上了马背,这匹可不是楚雷鸣那些马,而是衙门的马匹,总不能让他上下班开私家车吧,先给配辆公车再说,骑在公车上面走在李知县轿子的侧边,众人一路开往了县衙,一路上倒也招了不少人围观,对着楚雷鸣指指点点的,当知道了这个就是在驿站砍了黑风盗头子的那个青年侠客的时候,开始有人对他叫好,消息也就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封丘县城,有人叫好说终于来了一个有本事的捕头,也有人担忧,害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栽到了他的手里,有心的人便开始打听他的来历,试图攀交上点关系,好对以后行点方便。

  虽说是个富县,但眼前的封丘县衙却让楚雷鸣一点也感觉不到封丘的富庶,县衙既不高大,也不宏伟,甚至看起来还很破旧,虽说也是青砖红瓦,但房顶上居然有的地方生出了茅草,让他这个初来乍到的捕头不禁大跌眼镜,这时下了轿子的李知县似乎也看出了他的疑惑,于是笑到:“老弟不要奇怪,当今为官,没有几个人会没事修缮衙门的,过年没有人修缮的话,当然就是这个模样了!呵呵!”

  “那又是为何呢?”楚雷鸣有些不解。

  看他疑惑的样子,李知县只当他是那种闲散惯的江湖人,不了解官府的规矩,反正也不把他当外人看,于是对他解释到:“老弟有所不知呀!当今各地的官府无论品级大小,基本上吃的都是俸禄,而当今为官的俸禄却实在是低的可怜,不但要养活一大家子人不说,许多杂项开支都是在主官俸禄中出的,下面还要养活不少人,这一年下来,不但落不下几个钱不说,甚至还可能会倒贴进去不少,再说知县这一级官员,隔几年就会更换,要么是犯错被扁,要么提拔他用,还有的告老还乡,真正能在一个地方干很长时间的几乎没有,有谁会傻到自己掏腰包修葺县衙呢,要是万一自己刚修完,接着便调到其他地方,那不就是等于给下任知县做了现成饭了吗?所以凡是县衙,基本上没有几个不是这样的,我们这里还好一些,有的穷点的地方,县衙连遮风挡雨恐怕都困难,老弟就不要见笑了!好了,我们进去吧!你也得见见你手下的那些弟兄们呀!”

  听他这么一解释,楚雷鸣才算明白了这里面居然还有这么多道道呀,不过他马上又想到一个问题,悔的简直要抽自己几个嘴巴,因为到现在他居然还没有问自己当这个捕头可以拿多少工资!只顾着考虑是否干了,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问了,该死呀该死!这个李知县也是混蛋,居然请人不谈工钱,难道要等发工资的时候克扣下来不成?不成,找时间要问问这个问题,省得到时候再被阴了也不知道,现在连衣服都换了,想不干也不行了,大意呀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