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初唐逍遥王爷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八卷 第二十五章 说服黛丽雅

[字数:3229 更新时间:2013-11-11 5:46:00]




  李泰一席一出,所有顿时陷入了沉默中,等到李泰远远走开,他们还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咳,黛丽雅,四弟有些犯冲,这么说吧。我来大概表达一下他的意思,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现在的波斯,比之我大唐百前前的五胡乱华,情况虽然看似好了很多,但却更加危险。五胡乱华时,我堂堂华夏尚且出了一个冉闵,那么,现在这个已经亡了国的萨珊波斯又会如何呢?谁会出世?谁又是应世之人呢?”李恪悠悠一叹,忽然想到劳资机的任务,今天这是李泰唱黑脸,他李恪唱红脸啊!

  “这……”黛丽雅迟疑道,布兰同样无语,是啊,如果不是大唐插手,恐怕他们萨珊波斯早就没了,所有民众都彻底沦落为信仰伊斯兰教的白衣大食地统治之下,这与被奴役没什么两样吧……

  “先秦末年,我华夏先人曾有那么一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话有一深层意思:人的富庶与贫穷应该由人的智慧和努力来决定,而不是人的出身,所在阶级、地位来决定。乱世出英雄,哪个朝代不是最终要灭亡的?哪个新王朝建立不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大汉朝高祖皇帝尚且出生是一地方小混混,但却在秦末大乱的天下中,与诸英雄豪杰争强斗胜。他打败了有史以来最为强悍勇猛的对手项羽,逼得项羽因无颜再见江东父老而自刎乌江。他是我华夏历史上首位平民皇帝,换句话说,凭什么非要出生高贵之人当皇帝呢?平民也是人,一样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人生!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干涉别人的一切!哪怕是帝王!”李恪随口便举了汉高祖刘邦的例子。

  布兰与黛丽雅均沉默不语,这段典故在她们特意学习汉语的时候也是相当了解的,但最多的却是对项羽这位悲壮英雄抱以同情罢了。

  “其实我四弟的意思很简单,如今的乱世,白衣大食很轻易就能攻过来,到时候,波斯的局势虽然不是五胡乱华,但一个阿拉伯民族就足够灭亡整个波斯民族了。五胡乱华时期,胡人尚且不能屠光汉人,但他们也统治过汉人。而今天的波斯呢?内部一样混乱不堪,如果此时想的不是一致对外,那么,哪怕是我大唐派再多的军队过来,也是毫无意义的!若要强大,首先必须要自强啊!如果你们想要维持萨珊波斯第二王朝的血脉,那其实很简单,只要你们比之其他叛军为民众做得更多,那么,何惧民心不归呢?自古以来:得民心者得天下啊!”李恪继续着他的语言攻势,丝毫不给二位波斯公主太多反驳的机会,只给她们随着他的话语思考的时间。

  “如果你们能够保护百姓,守护民众,那么,在这群随遇而安的底层人们心中,你就是他们的英雄,是他们的饿守护神。就如同此室的亚希一样,袄教改革,教义于民众有益,由她亲自出面安抚民众,这已经初见效果了。而战争若一旦上升至宗教战争的阶级,那么,上场战争势必无法轻易停下,或许可以将白衣大食赶出波斯,或许只能割地停战,但最重要的却是,你们必须保重波斯民族的延续。必须让这个已经严重受创的民族延续下去,而不是一味地想着私人恩怨去报仇!”李恪突然厉害声道:

  “现在,你们要做的不是加剧呢斗,而是要表现出自己的悲天悯人才对!不管你们是否真心,但只要老百姓相信你们便可!你们不应该与其他势力交恶,你们大可再建一个萨珊波斯第三王朝,但却只能局限于目前的地方,不便再向外扩张,休养生息为上!另外,联合其他势力,指多斯里兰家的卖国行为。有着斯里兰琪出面做证,大可联合各方势力一起灭了斯里兰家。接着……接着……”李恪突然微微苦笑,自己还真是老拣最苦最累的活干啊!导师谁唱黑脸来着?

  “接着,你们可以召开结盟会议,邀请各方势力一同组成同盟,一致对外。到了最后,谁对波斯民族做得最多,谁贡献的最多,那民心就会倾向于那一方。至于这到底有什么意义,想必两位公主也不难猜测吧?这已经不是内斗的时候了,而且波斯民众也有资格也有机会来参加此次逐鹿天下。对于对抗外地,人人都有权利也都有义务参加。就以谁对民族做得最多来看看下一轮帝位的归属吧。如果各方不服气,那么大不了分疆裂土罢了。这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啊!”李恪语重心长地开刀着布兰与黛丽雅,希望两位公主能够醒一醒,在这一点上,苏达克与路亚就做得更好,虽然二人是做臣子的,但老奸巨滑的二人早已分析清楚例如金的天下大势!早早选择了依附大唐这一条道路,却害怕两位公主做出玉石俱焚的打算……

  “多谢吴王提点,妄布兰自称聪慧,却因个人私怨蒙蔽了双眼,当是惭愧万分,请受布兰一拜。”布兰一向聪慧无比,如今被李恪并不是太明朗地隐讳点醒,立即将当前局势基本做了一个初步的估计和分析,随后向着李恪道谢。

  “不必,不必,都是自家人,怎么说你都是我弟媳呢?我不点醒你,我点醒谁去?另外嘛,此事原是四低地托我这么做的,有些话,他的身份比较尴尬,怕说不好,呵呵。”李恪微笑地拒绝了布兰的施礼,并随口就将李泰给出卖了。

  黛丽雅一愣,随即也醒悟过来,莲步轻移,来到李恪数步远的地方,随后盈盈一拜,“谢谢吴王殿下,黛丽雅带千千万万波斯民众感谢吴王大恩。”

  尽管黛丽雅似乎情形路过来,却绝口不提李泰,看来还是对李泰耿耿与怀啊!

  “呵呵,黛丽雅啊,你是不是叫错了?怎么到这时候还没学会我们大唐的风俗啊?唉,你可真是不用功啊!女孩子若跟你一样粗心大意,那可是很难嫁出去的哦。”李恪忽然脸色一转,半是责备,半是取笑起黛丽雅来了。

  “呃,叫错了?那我该叫什么呢?”黛丽雅一脸天真与不明道。

  “哈哈……”李恪仰天大笑,语气颇带戏谑。

  “咯咯……黛丽雅……该说你什么呢?脑子没带出来吗?你这姑娘啊……唉,还真是不懂得用心啊……还不快叫三哥?”武媚娘略带责怪地拉着黛丽雅的手故做恶狠狠道。

  黛丽雅先是一愣,随即又一喜,紧接着又是一代,便又苦笑地看了一眼布兰。

  布兰大度一笑,慈爱地走到黛丽雅身边,也是一脸戏谑道:“还等什么呢?既然三哥都承认了,那还不快叫人?难道你还要等某位脸皮极后的家伙红着脸主动来找你么?”

  “三哥。”黛丽雅羞红了脸缓缓道,随即飞快地躲到了武媚娘的背后,低着头不敢见人。

  平时要么一脸严肃,要么一脸微笑,要么显得异常圣洁的琐罗亚斯德教圣女亚希也忍俊不禁起来,对着躲在武媚娘这位魏王妃背后的黛丽雅调侃道,“唉呀,平时大大咧咧,跟合蒲公主有得一比的黛丽雅公主今天这是怎么了?你不是跟魏王相处久了,也练就了一副那个叫什么来着的功夫呢?对了,叫‘脸皮可以媲美城墙吧’?嘻嘻……”

  半生不熟的现代汉语用词,将整个场面烘托得异常轻快,众人这才刚发现,原来琐罗亚斯德教圣女亚希也可以这么有搞笑的天赋啊……

  笑了好一会,琐罗亚斯德教圣女亚希才带头恭喜道:“黛丽雅,恭喜了,哦,对了,是不是有红包拿的?我记得晋王曾说过:‘恭喜发财,红包拿来’?是不是这样的?”

  大好的喜事出现在根本就不知世间美好姻缘的琐罗亚斯德教圣女亚希身上,还真是够难为她的了。又加上那李治诬赖哦时玩耍整人所胡乱说的话语,顿时令得这位琐罗亚斯德教圣女亚希更加得平易近人,也更加地融入了李恪、布兰等人中间……

  从小被当成侍奉神的琐罗亚斯德教圣女亚希,她自然是不会明白不会懂得世间疾苦的!更别提人生四大喜事了,对于什么婚姻,她是根本就无法懂得也无法接触的,她的一生,原本是注定要献给神的……

  然而,如今的琐罗亚斯德教圣女亚希,她却可以走出自己一生的枷锁,在真正的琐罗亚斯德教圣女近乎与被灭相差无几的情况下,代表正统的,恐怕也只有这位琐罗亚斯德教圣女亚希了。因此,修改琐罗亚斯德教圣女教义得利的是它,得到民众歌颂的也将会是她!在这混乱的乱世,琐罗亚斯德教圣女的教义几乎是为无辜的百姓量身制作的,连圣女都可以嫁人,这样之下,整个琐罗亚斯德教圣女将更加轻易融入百姓融入民间……

  这么做得到的回报也必将是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