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英雄之生死三八线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一十七章 艰巨任务

[字数:7645 更新时间:2013-11-12 1:17:00]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艰巨任务

  在我军进行冷枪冷炮,打击敌人夏季攻势期间,正面战线“联合**”的备战活动正在加紧进行,美空降第一八七团由巨济岛前调,加强美第七师防区。()中部前线加紧前运作战物资,并进行各种战斗演习。海军舰只调动频繁,位于朝鲜西海面的美“九○特种混合舰队”,与在朝鲜汶山地区的美陆战第一师和在日本休整的美骑兵第一师建立了通信联络。该舰队又与美陆战第一师进行了两栖登陆演习。美航空母舰“独角兽号”、“西西里号”和主力舰“依阿华号”相继开到朝鲜西岸海面,所有这些情况说明,敌人准备向我发动新的大规模的进攻了。

  中国人民志愿军负责司令部日常工作的第二副司令员杨得志将军,把敌情报告分别送给邓华代司令员、“联司”的朝方副司令员和甘泗淇副政委及有关方面,并将敌情通报全军。

  同时以志愿军司令部的名义给各部队下达了《关于严密注意当前敌情变化的指示》:“综观目前敌情,似正在酝酿较大的变化,其企图究竟在登陆作战或局部攻势拟轮换部队尚难预料。因此,各部队当严密注意该正面敌情的发展与变化,迅速切实部署侦察,以战斗手段捕获俘虏,尤其是六十八军、十五军,立即组织侦察战斗,查明”美陆军一师、美七师部队调动情况;西海岸指挥部切实加强西海岸防务监视工作,各地所有发生之敌情征候务必立即上报为要。”

  “敌人究竟要搞什么行动呢?”

  杨得志与邓华商定,近两日内,“联司”首长要开会研究分析敌情。并指示情报处抓紧收集情况及时报告;要求全军做好反击准备。这个时期,部队已经履行新的指挥关系,即不受兵团建制的局限,按兵力、按地域、按需要划定指挥范围。这样,各兵团均掌握一至两个军的机动兵力,可以自如地应付各种情况。

  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经过春夏一系列巩固阵地的斗争,以坑道为骨干的防御体系已经完成。在横贯朝鲜半岛230公里的整个战线,已形成了具有20至30公里纵深的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网,而且位于纵深的第三防御地带重点地区的核心工事,也在开始构筑;东西海岸及正面地形平坦不便构筑坑道工事的重点地区,亦在开始构筑钢筋混凝土工事,并计划在11月底完成。

  这样,我军防御体系不仅较前更加巩固,而且更臻完善;加之反绞杀战的胜利,前线的物资供应有了很大的改善,志愿军的特种兵尤其是炮兵进一步得到加强。1952年9月同1951年11月比较,全军各种火炮已由3047门增加到3807门,已经可以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集中绝对优势炮火支援步兵作战。

  这时,部队正在进行着轰轰烈烈的反细菌战与冷枪冷炮的狙击活动,士气高昂,精神振奋。杨得志将军说:“人,是需要成功的鼓舞的。军队也需要胜利给予力量。小规模的阵地攻防战斗的胜利,使指战员更增加了必胜的信心,焕发了智慧。”当然,在这种情况下,克拉克也决不会轻举妄动。他不会再拣起他前几任的进攻手法。因此,我军必须做多手准备。既要预防他海上登陆,又要预防他正面进攻,还要准备他陆地海上双管齐下。

  在中朝联合司令部首长碰头会上,经过多方论证和分析,大家认为:敌人为了适应其政治上的需要和配合停战谈判,有再度发动秋季重点攻势的可能;有可能集中两个师的兵力。在海空军配合下,于延安半岛实施登陆作战,以迂回我军西部战线侧背,或占领延安、白川地区造成包围威胁开城的局势。同时,为配合其登陆作战,还有可能向我军正面实施牵制性进攻,进攻重点可能置于平康地区。

  中朝联合司令部根据上述判断,立即作出了《关于防敌在延安半岛登陆的部署》,于8月第十九兵团指挥朝鲜人民军第二十一旅,立即调整部署,准备抗击敌人登陆并保卫开城;令正面各军加强侦察,严阵以待,如敌进攻,必须予以坚决回击;令东西海岸部队作好必要的战斗准备。9月上旬,志愿军和人民军前沿阵地部队已是箭上弦、刀出鞘,万事俱备只等敌人到来了。但是,敌人没有来,情况又有了新的变化。

  正面战线中部敌军活动较前频繁。在我第三兵团第十五军防区的正面金化地区,敌机投掷大量烟幕弹,掩护其运输,一周时间运输往返车辆达1300辆次,较上一周增加1倍。据部队渗透侦察发现在志愿军第十五军第四十五师正面有敌1000余辆卡车、吉普车活动,其中100余辆满载全副武装的美军。这一情况使邓华、杨得志他们确认:敌人可能威慑于我军的准备,放弃了向我侧翼进攻登陆的计划,要向我正面局部发起进攻。

  兵家历来主张“先下手为强”、“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必须把敌局部进攻计划消灭在萌芽之中。于是,中朝联合司令部立即形成决议并报告中朝两方最高领导,9月10日,以邓华、甘泗淇、杨得志等人的名义向**中央军委发了如下的电报:

  “我为争取主动,有力打击敌人,使新换防部队取得更多的经验,我们拟乘此换防之前,以三十九军、十二军、六十八军为重点,各选三至五个目标,进行战术上的连续反击,求得歼灭一部敌人,并在敌我反复争夺中大量地杀伤敌人,其他各军亦应各选一至两个目标加以配合。估计我各处反击,敌必争夺,甚至报复,进行局部攻势,这就更有利于我杀伤敌人。反击战斗时间拟在本月20日至10月20日中进行,10月底进行换防。以上可否,请速示,以便各军进行准备。”

  两天后,中央军委复电:“9月10日电悉。同意你们10月底三个军的换防计划和换防前的战术行动。”志愿军总部在接到中央军委复电一个小时后,即向志愿军第十二军、第三十九军、第六十八军下达了命令。9月14日23时2O分,中朝联合司令部又向全军发布了战术反击的命令。命令规定:进行战术反击的时间为9月20日至10月20日之间,对每一个目标的具体反击时间由各军自行确定,以准备好为原则。

  命令强调:要做到攻必克,战必胜,并力争打阵地前的歼灭战。即攻占敌阵地后,抗击敌人的连续反扑,在同敌人反复争夺中歼灭敌人;如一旦攻击受挫,则迅速撤离,不应恋战。于是,正面战线各部队,在原防敌进攻的准备基础上,掀起了备战热潮。指战员们昼夜加紧阵地建设,摸敌情,选目标,拟方案,练战法,很快完成了战术反击的准备。

  这次反击是一次较大的行动,是五次战役后的第一次全线反击。为了以小的代价换取大的胜利,志愿军总部又向各反击部队提出了四项具体要求:第一,必须准备好了再打,防止仓促发起攻击;第二,必须在反复侦察、切实掌握情况的基础上,制定周密计划,组织好步、炮协同,并大胆使用坦克协同步兵作战;第三,要组织实施战前训练和战斗演习,并要在冲击出发地域构筑好屯兵洞,以减少伤亡和保持战斗的突然性;第四,要集中使用兵力,在战斗中根据情况适时投入第二梯队,以保证反击的胜利。总的要求是不打则已,打则必胜,要让新上任的克拉克“认识认识”中国人民志愿军。

  ??????

  四营换防下来没有像上一次那样撤到后方休整,而是退到了二线阵地,大休息三天后,随即又开始了训练。这让王勇有些迷惑了,是胡玉蝶透露给自己的消息不准,还是情况有变,轮换回国的事情泡了汤。

  “都他**的打精神来,懒洋洋的没吃饭啊?”王勇走过来踢了一脚训练偷懒姜福全屁股一脚骂道,他赶紧跳起来抓枪。

  “副连长,他不是没吃饭,是吃多了”张辉在一边笑着说。

  “滚”姜福全瞪了一眼张辉骂道,转脸又对副连长解释说:“不知道怎么了,下了阵地看到太阳我就犯困,好像睡不醒似的”

  “去,顺着山坡跑两圈,你就不困了”王勇一指山坡说道。

  “副连长,跑一圈吧,刚吃完饭跑急了肚子疼”姜福全捧着肚子苦着脸说道。

  “那就跑三圈,跑完就不疼了”

  “副连长,那我还是跑两圈吧。”姜福全不敢再说,拎起枪向山顶跑去。

  王勇背着手在训练场上走了一圈,经过战斗的洗礼这帮小子们出息多了,看来敌人就是最好的老师,战场就是最好的训练场,只要你稍有失误,就会被淘汰出局,而且是永远不再有机会。

  “连副,咱们是不是还要上去啊?”跟在他身后的财迷忽然问道。

  “不知道,没有接到命令,咱们刚下来不会这么快吧,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传言了?”王勇边走边问道。

  “我刚才去找秀才他们玩,他们机炮连也没闲着,训练内容都是伴随部队冲锋,提供火力支援,要不是准备上去,都练这个干吗?”财迷指着正在进行进攻演练的部队说道。

  “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财迷的话让王勇更加确定自己的预感,现在他们的训练内容都是爆破,山地进攻,突入阵地,清剿坑道残敌这些攻山头的连排进攻战术,如果全营都在练,那么就有可能是一场大仗了。

  “副连长,营长让你马上去营部”正当王勇瞎琢磨的时候,连部的通讯员跑过来说道。

  “好,我马上就到”王勇说道,“谜底就要揭开了,咱们走”

  王勇和财迷急匆匆的赶到营部,远远的就看到团长的警卫员站在营部门口,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营长找他,很可能是团长找他,可这时候团长找他个副连长干嘛,王勇整整衣服帽子,一头雾水的进了营部。

  “王勇,你来了,坐我这边”团长刘克看到王勇招手让他坐过去。

  “团长,这是有什么事吧,你先说要不我可不敢坐。”王勇没挪步揉揉鼻子说道。

  “你这个小子属狗的,嗅觉就是灵敏,知道我找你有事,听说你到过马良山的194高地?”刘克笑着说道。

  “团长,我们在敌人纵深搞过一次袭击,后来???”

  “后来你们就摸上了194高地,在他们那白吃白喝了两天,急的你们营长跳着脚的骂娘,是不是?”刘克看看大头戏谑地说。

  “呵呵,营长他是瞎操心”王勇不好意思地干笑着说道。

  “**,你就是狼心狗肺,喂不熟的白眼狼。”大头虎着脸骂道,说着扔给他一颗烟,“坐下吧,还等着请啊。”

  “王勇,有没有胆子再去一趟”刘克把自己的烟递给他,对着火说。

  “可以,是去侦察,还是抓俘虏”王勇狠抽两口烟,对着火说道。

  “都不是,让你陪我去一趟到那去看看”刘克说道。

  “团长,你去啊?”王勇被吓了一跳,手里的烟差点没掉喽。

  “是咱们一起去,敢不敢?”

  “团长,开什么玩笑,你去那干什么”王勇摇着头说道。

  “不是开玩笑是真的,你准备一下明天晚上咱们就出发,人不要多带,越精干越好”刘克严肃地说道。

  “王勇这个任务很艰巨,一定要保证团长的安全,千万不要大意”大头推了下走神的王勇说道。

  “哦”王勇苦着脸答应了,心里比吃黄连还苦,这倒霉差事怎么找着我啦。

  ??????

  194高地在二师防御的马良山东侧,它高于我军阵地前沿,距离仅仅二百多米,是敌我缓冲区的要点。敌人控制这个要点后,与高阳岱山构成其南侧主阵地的有力屏障,而且与水郁市北山连结成完整的防御体系,可以直接监视我军前沿和纵深的活动。现在的守敌是美三师的一个连,他们经常派出小分队向我军防守的82号、83号阵地袭扰,我军把他们作为这次战术反击的目标。

  第二天晚上,王勇带着五个人来到营部,一进门就看到,团长刘克,营长大头,另一个是师参谋长吴震都在做出发的准备,换上了士兵的服装,“营长,你们都要去啊”王勇好奇地问道。

  “当然了,参谋长,团长都动了,我也得陪着啊”大头别好手枪,有往腰里放了两颗手榴弹说道。

  “我的妈呀,这都是首长啊,我在回去找几个人吧,要是出了事,我八个脑袋也不够砍”王勇看着几个人出了一头冷汗。

  “王勇,这次咱们又一起行动,咱们可是老搭档啦”吴震笑着拍着王勇的肩膀说道。

  “首长啊,你都是师参谋长了,还跟我们跑什么,有任务你交待一下不就行了吗”王勇真是欲哭无泪。

  “你耍滑头,怕担责任,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吴震点着王勇说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让我看看你带的兵”

  “唉,参谋长你们是不把我害死不罢休啊”王勇叹口气说道,叫过自己带来的几个人一一介绍,“这个是我们连的通讯班长苏金贤,外号财迷,样样精通;李子谦,我们连的神枪手;祝老万,别看是个新兵身手敏捷,枪法也不赖,尤其刀子玩得好,跟我们上过194高地;那个是柳二麻,身高体壮,摸哨捕俘是个行家,有人走不动了,就得靠他背了;钟强,我们的一排长,就不用介绍了,久经沙场的老兵了”

  “好,不错,都是棒小伙子,我们几个人的命可就都交到你们手里了”吴震一个挨一个的和他们握了握说说道。

  “参谋长,你腰里也别颗手榴弹干嘛?”财迷是自来熟,跟谁说话也不打怵,好奇地问道。

  “这个一颗是给敌人的,一颗是和敌人共用的,要是被敌人发现了,我们也不能当俘虏啊”吴震笑着说道。

  “有我们在,你都没有扔手榴弹的机会,还是放家里吧,怪沉得”财迷摸摸脑袋说道。

  “哈哈,你瞧不起我们啊,我们也都是打了二十年仗的老兵了,到时候不知道谁掩护谁呢。”吴震大笑着说道。

  “你们听好喽,如果出现状况,钟强你带着财迷和二麻掩护首长们先撤,老万和我断后,你们要都听一排长的指挥,把首长们安全带回来”王勇把几个人叫到一起小声叮嘱道。

  “连副,你放心吧,就是死,我们也要把首长们带回来”钟强说道。

  “拼不是目的,不到万不得已不许这样做,为了我们的任务,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轻举妄动,没有命令绝对不准动枪”王勇严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