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地道战之一代功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六十七章 这么难

[字数:4536 更新时间:2013-11-13 0:32:00]




  兄弟俩紧紧拥抱在一起,韩立涛拍了拍兄弟的肩头,问道:“娘和幺妹都好吗?”

  韩立涛受训的规格很高,只能往外发信,没有回信地址,所以家里能收到信,却没法回信。

  “好,都好。”韩立洪道:“老家的房子买了,娘和幺妹都住城里。”

  韩立涛还想问什么,但这里不是地方,他拉着弟弟,道:“走,到警局里再谈。”

  进到办公室,韩立涛笑道:“二弟,你的消息倒是灵通。我刚到,你就知道了。”

  韩立洪也笑道:“大哥,我现在做生意,偶然听到的。”

  韩立涛吃了一惊,问道:“你做什么生意?”

  韩立洪道:“我认识了一个朋友,他把一家布庄让我打理。”

  韩立涛问道:“什么朋友?”

  韩立洪道:“我的一个师兄,叫张越明。”

  韩立涛不知道张越明是谁,他道:“那天你介绍我们见见,我要谢谢他。”

  韩立洪点头。

  韩立涛道:“你等会儿,我交代一下,我们回家。”

  韩立洪没有另找房子,一家人就住在盛泰顺的后院。

  韩母看见大儿子,立刻就哭了,她把韩立涛紧紧搂在怀里。

  韩立洪的眼睛也湿润了,他感到了肩头沉重的责任,他要尽一切可能,不让母亲伤心。

  松开母亲,韩立涛问道:“娘,幺妹呢?”

  擦了擦眼泪,韩母道:“幺妹上学去了。”

  吃午饭的时候,韩母道:“你住哪儿?”

  韩立涛道:“娘,我刚来,会很忙,最近可能没时间回家住。”

  想到大儿子和二儿子,一个是兵,一个是匪,虽然二儿子这个匪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匪,但兄弟俩的关系还是那回事儿。

  轻轻叹了口气,韩母没再说什么。

  母子三人又谈了一会儿,韩立涛走了。

  大儿子走后,韩母看着二儿子欲言又止,韩立洪道:“娘,您别担心,我和大哥没事的。”

  韩母怎么可能不担心?韩立洪又笑着道:“娘,实在不行,我就把大哥绑到冉庄去,不让他走。”

  这倒是个法子,韩母眼睛一亮。

  ――――――

  韩立涛回到县警局办公室,他的秘书王同立刻跟了进来,听候吩咐。

  坐在办公桌后,看到王同,韩立涛随口问道:“你知道张越明吗?”

  王同是本地人,他道:“知道。”

  韩立涛问道:“他是干什么的?”

  迟疑了一下,王同道:“张越明是土匪,天马山的大土匪张才明的十三太保。”

  土匪?韩立涛吃了一惊,弟弟怎么和土匪搞在了一起?沉吟了一下,他问道:“我听说张越明在城里还有买卖?”

  看样子这位新局长不清楚这些事儿,王同道:“很多土匪都在城里开买卖。”

  韩立涛不知道这些事儿,经验也不足,但脑子好使,他没有显露出丝毫惊讶,道:“你跟我详细说说。”

  这是路人皆知的事儿,没什么不好说的,一五一十,王同都说了。

  听王同说完,韩立涛就一点也不感觉惊讶了,一句话,这就是现实,你有再大的本事也莫可奈何。

  想到赵寅成交给他的任务,韩立涛陷入了沉思。他今天本想问问弟弟,知不知道点清苑闹匪的事儿,但最终没问,他不愿把家人牵扯到这种事里来。现在知道弟弟竟然和土匪有关系,就更不能问了。

  忽然,韩立涛正想着的时候,就听外面人声嘈杂。当他抬起头来,王同正好推门进来。

  韩立涛问道:“怎么回事儿?”

  王同道:“是警察的家属?”

  微微皱了皱眉,韩立涛问道:“警察的家属来干什么?”

  王同道:“钻天风绑了很多警察,要警局赎票,这事儿一直没解决。”

  什么乱七八糟的,韩立涛看着王同,王同就把赎票的事儿说了。原来,赎票的这笔钱一直没弄妥。这都快二十天了,被绑的警察还没赎回来。

  这事儿,被绑的虽然是警察,但是市党部指派的,所以这笔赎金理应由市党部出,但赵寅成自然不会出,他就把这事儿推给了江苏丰。

  官大一级压死人,江苏丰没辙,就摊派。

  被绑的警察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市局的,一部分是县局的,所以市局筹措一部分,县局也要筹措一部分,剩下的,就要由警察家属分担了。

  可想而知,这个方案自然会被骂翻天,但再骂也没用。

  最后,市局的那部分解决了,家属的那部分也解决了,但县局的,没解决。

  现在,新局长来了,家属自然就找来了。

  把管财务的叫来一问,人家告诉他,一毛钱都没有,前任局长临走前,突击花钱,现在只有债,没有钱。

  韩立涛无奈,只能听人劝,吃饱饭,派人出去管辖区内的买卖借钱,先把事情解决了。

  这事儿太丢人,不能拖了。

  韩立涛火大了去了,太嚣张了,他召集人立刻开会。

  不一会儿,头头脑脑十几位都到齐了。

  这个会,没开几分钟就结束了,因为开不下去。

  会上,韩立涛提出的任务就是找到钻天风的老巢,但要找到钻天风的老巢,法子只有一个,就是派人去查。

  一提到派人去,看到在座的表情,韩立涛就明白了。

  人被抓了,赎票还得家属掏钱,这还怎么打发人出去?就是强压着派出去了,这些人也必定找个地方猫着,是绝不会真去的。

  人都走了,韩立洪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苦笑,他现在才知道这个位置不好坐,春风得意的好心情自是一扫而空。

  刚才,一个警长告诉他,说是钻天风已经放出话来了,凡是陌生人进入清苑地面,见一个绑一个。

  不仅如此,谁要是多嘴多舌,跟人说些有的没的,严惩不贷。

  又想到那个神秘失踪的骑兵营,韩立涛两眼都是黑的,但过了一会儿,慢慢地,他眼中的神色变了,变得越来越坚定。

  就在这时,突然,电话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