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篡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卌章 隋末大拆迁(下)第二更

[字数:4541 更新时间:2013-11-15 17:53:00]



  郑言庆回答:“房玄龄要去隰城做县尉了,正好和杜如晦一同路过。”

  “杜如晦?就是那个杜陵碑痴吗?”

  “正是此人。”

  杜如晦好碑帖,在关中很出名。特别是在官宦子弟当中,尤为出名,以至于有人送他碑痴的雅号。他老子是长史,祖父是工部尚书,偏偏到了他这一代,却不喜欢官场。仁寿二年科举时,这家伙为了跑去衡山看碑,居然连科举都耽搁了。

  李基笑道:“听说那碑痴得了一块好碑,怎地不在家琢磨,跑出来作甚?”

  “不清楚,说是和他祖父一起来,而后要搬去我那边住。”

  “杜工部来了?”

  李基心里一咯噔,昨晚窦贤刚说过,杜果和章仇太翼会来洛阳,没想到今天这两人就已经抵达。他倒吸一口凉气,而后微微一蹙眉,他们来了,那岂不是说……

  “你确定杜如晦是和杜工部一起来的吗?”

  “是啊,杜如晦是这么说的……对了,学生想起一件事,今天早晨我在河堤上见到了一群人,一个道士,还有一个老者。在河堤上指指点点的,也不知是为什么。”

  “道士,老者?”

  李基想了想,“那老者是什么模样?”

  “恩,长的……老师这一问,学生倒是觉得,那老者的相貌,和杜如晦有些神似。不过他有一部美髯,学生颇有印象。莫非那个老者,就是杜如晦的爷爷不成?”

  “十居**。”

  杜果爱美髯之名,在长安很有名气。

  李基越发确定,杜果和章仇太翼,已经抵达洛阳。

  只是他们要修治洛阳,不好好的在洛阳城里,跑城外做什么?难不成,朝廷准备和长安一样,修建新城?唔,若是如此,他们去河堤上,倒也能说得过去了。

  “言庆,你信我吗?”

  “当然相信。”

  “你回去之后,向杜如晦打听一下,朝廷可是有修治洛阳的打算?若要修治,如何修治?”

  郑言庆闻听先一怔,旋即明白了李基的意图。

  洛阳,要重新修治吗?

  历史上,隋炀帝登基之后,的确是迁都于洛阳。而且也留下了在当时修治洛阳的记载。

  但怎样修治?

  史书上并没有记录太详尽。郑言庆也一直以为,隋炀帝是在现在洛阳的基础上修治。

  可是听李基的意思,好像并非如此。

  难道说,要营建新城?

  如果今天早上他见到的那些人就是杜果等人,却跑到了郑家田庄毗邻的河堤上观望。莫非是要在郑家田庄上营建新城?那样一来的话,岂不是整个田庄都被占据了?

  言庆和李基,一时间都陷入了沉思。

  不过两个人考虑的全不一样,言庆想的是,如果朝廷要征用郑家田庄的土地,那么即将到手的永业田和露田,不就是竹篮打水了吗?朝廷可能会给郑家予以补偿,但却不一定会给言庆他们补偿。毕竟,那些永业田和露田,是在郑世安名下。

  既然是朝廷征用,那郑家肯定不会拒绝。

  似言庆他们这些散户,相对着可就要吃了大亏。

  郑家会为他们出头吗?就算是郑大士想,郑善愿会答应吗?如果不答应,只怕到时候,他祖孙二人还得要依附于郑大士。安远堂,还会再给他们一百亩良田吗?

  而李基,考虑的事情和言庆又不一样。

  他想的是,朝廷迁都洛阳的计划很可能已经确定。派杜果和章仇太翼前来,只怕是为了确定修治洛阳的计划。一旦确定下来的话,朝廷就会派出人手来监工洛阳。

  而他呢,必须在被朝廷发现行踪之前,离开洛阳……

  太快了,也太突然了!

  虽说李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想着还能和言庆待一段时间。可现在看来,却有些危险了。杜果和章仇太翼返回长安之时,就是他必须要离开洛阳的日子。刚刚和亲生骨肉相逢,虽然没有相认,但能在一起,终究是一种快乐,好过骨肉分离。

  哪知道,这就要离开了?

  李基一旁看着言庆,心里微微有些发酸。

  他真不想离开,只是……

  “言庆,水沸了!”

  郑言庆醒悟过来,连忙把器具准备好,开始煎茶。

  一釜香茶出来,李基品用着言庆奉上的茶水,心里面却在想着:找谁做言庆的先生?

  当然了,这件事他不可能出面。

  不过他可以请亲族,或者窦家的人出面,想必不会太难。

  只是这个人选,要仔细斟酌才好。一般的人,李基还不屑于介绍,更要反复思量。

  言庆静静坐在一旁,也在想着心事。

  没了田地,就得要靠郑家的资助为生……

  如果郑大士是提前就得知了这个消息的话,那他在赏赐田地时,怕就有了这个计划。

  没有田地,就没有收入。

  自己祖孙只能牢牢的依附在安远堂名下。十几名健仆需要花销,他祖孙也要生活。

  不行,不管这是不是出自郑大士的意愿,这一百亩良田,都不能要。

  可如果不要的话,郑大士又可能觉着他祖孙不和他一条心,反而会更加的危险。

  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

  郑言庆不由得感到有些可笑了。

  先前还觉得这一百亩田地,是一件好事;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就变得如此烫手。

  不过,不要田地,却可以要钱帛。

  实在不行,就让郑世安出面,以和雄大锤做生意的名义,拒绝这一百亩良田。虽然这样做会让郑世安暴露出来,但也能试探一下郑大士的心思。若郑大士知道修治洛阳,朝廷可能拆迁郑家田庄的事情,断然不会点头;如若他不知道,就会答应。

  只是日后雄记这块肥肉,可能会被郑家看中。

  到时候若要郑世安交出去,又该如何是好呢?

  言庆发现,他和郑家的纠葛,似乎会变得更加麻烦……从一开始的尊卑之争,说不定会演变成利益之争。到那时候,他和郑家的人,又该如何相处,如何解决?

  算了,走一步是一步。

  先从经济上拜托对郑家的依赖,至于日后何去何从,再慢慢想对策吧。

  想到这里,言庆咬牙做出了决定。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阻止郑世安接收那一百亩良田。只是不知道,这百亩良田在郑仁基的眼中,又能价值几许呢?郑言庆抬头看了一眼一旁的李基,心道:若让老师知道,我此刻一门心思的钻营,会不会因此而感觉不快,甚至把我赶走呢?

  李基正好也在看言庆,两人的目光中,都隐隐含着一丝忧色。

  只是,谁也没有说出来……

  ————————————————————————————————

  马上就要下新书榜了,第三更会晚一点,大概在凌晨奉上。呵呵,今儿周日,又到了一周冲榜的时候,老新这一星期的成绩不错,感激……下星期还请大家多支持,看看能不能上周推?老新可是哈的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