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汉骑军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八十四章 范明的心愿

[字数:7909 更新时间:2014-4-5 10:00:00]



  赵无寒已有十余年没见过张锐,但他的名字时常被夫人提起。姐弟情深,甚至给儿子取的小名都叫老虎。眼前这个身材伟岸、形象彪悍的将军,他怎么也无法与十余年前张锐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二十多岁的张锐成为自己的顶头上司,赵无寒绝对能服气。他超乎寻常的胆识、jīng湛的箭术,还有惊人的气力都非常人所能比拟。张锐有今rì的成就,也是他提着脑袋挣来的,他所付出的代价常人难以想像。从安渡桥算起,他在战场上屡次遍体鳞伤,几乎送命,没死也差不多搭进去半条命。所以,谁也没资格眼红他升迁的速度,没资格嫉妒他取得的身份地位。

  至于那些认为张锐挣的功勋更多是因为运气好的言论,赵无寒也认为有点道理。如果没有好运气,在频繁出战的情况下,个人能力再怎么突出也可能殒命。

  似乎冥冥中上天特别眷顾张锐,他即使满身伤痕累累却都未伤及要害,也没落下缺胳膊少腿儿的残疾。而且,去年他刚立了一次大功,今年chūn天奚少生就遇难,事情也太巧合了,仿佛是上天预先安排好的。

  有时赵无寒心里也暗自感叹,个人自有个人命,有些是命里注定,强求不来的。奚少生不服输,想努力超过张锐,结果被上天收去了xìng命。既然张锐是上天的宠儿,自己在他的手下任职,说不定也能稍带沾些光。

  正是有这种想法,赵无寒端正态度,没有半点轻视懈怠。他热情地回应张锐,笑着说道:“将军,有空也来属下的家里坐坐。长期不见。属下差点认不出你了。”

  张锐爽朗地大笑道:“哈哈……十余年来小弟一直忙忙碌碌,尤其是从军之后,休假的时间有限。我的两次休假,都在养伤。小弟也早就盼望见见二姐和孩子们,去年冠军候殿下参加夕阳城堡的狩猎聚会。小弟才第一次见到她们。”

  “这事儿,家中地来信也提到了。家父还提到将军是带伤出迎的,对你赞不绝口。”

  “哪里,哪里。家兄在前线服役,家中只有小弟一人,出迎也是礼仪所在。”

  鉴于不方便话家常,两人又聊了两句,便结束了寒暄。接下来,张锐又与其他军官一一交流了几句。张锐以前并不认识这些人,只查阅过他们的档案。知道他们的家世和经历,因此也能找到共同话语。

  这种非正式的见面,让众人都对张锐有了新地看法。心情也不像张锐刚刚进门时那般紧张。他们在张锐身上没有看到印象中的暴戾和不近人情。他们认为,将军虽然样貌威严,为人却亲切随和。原先所担心的与张锐难以共事的忧虑也烟消云散。

  与大家见面之后,张锐重新走到众人的前面,说道:“今rì,我请大家来也不是商议什么大事,主要是想介绍师部的新任军官给大家认识。今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应该彼此熟悉熟悉。师部的军官会挨个自我介绍,由我先来。”

  说到这里,张锐嘿嘿笑了两声道:“我还用介绍吗?恐怕没有谁没有听说过我的传言?虽然传言中有些不实。但其中也有一些是真实的。我也不浪费大家的时间去伪存真了,还是留着以后你们慢慢观察分析,免得大伙儿以为我自卖自夸。”一番话,说得众人抿着嘴笑。

  “说实话,我没有想过来前师任职。因为奚少生是一位非常优秀地师长。在他的率领下前师的战斗力一直保持得很好。可惜奚将军不幸遇难。他地离去,不仅是前师的损失。也是我们飞骑军的一大损失……”话语一变,张锐把昨夜写好的一篇哀悼奚少生的文章当众背诵出来。

  这篇“作文”是张锐比照前世悼文的模式写的。主要对奚少生的平生事迹和功勋简单讲述了一遍,其中给予他很高地评价。说奚少生是飞骑军中的第一战将,自己之所以每战奋勇杀敌,主要是受了奚少生的影响,是追随偶像地行为。

  张锐的文章应该说写得很好,辞藻华丽,平仄押韵,朗读起来抑扬顿挫、饱满激扬,效果奇佳。绝大多数前师的军官们,对他的好感大增。像张锐这样,继任者赞扬前任的行为,少之又少,但张锐却做到了,足见心胸宽阔、能够容人,成为他地部属也是幸运地。

  将心比心,场内许多军官自认没有张锐那样宽广的胸怀。当初他们新任长官时,特别是调到一个新地部队时,会尽量消除前任留下的影响力。个别极端的,还会有意无意地暗示部下不能提前任者的名字。目的就是尽量早rì在新部队中站稳脚跟,谁也不愿意整rì处在前任的yīn影下。

  张锐却似乎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一反常规当众大肆表扬奚少生,并且将他说成自己的偶像。有的军官猜测,或许张锐自认为自己能绝对控制前师,再就是他真心崇拜奚少生才会这样做。但无论他是出于那种考虑,都不用担心自己今后会受排挤、打压。

  张锐把自己的介绍发言,当成了悼念奚少生的“追悼大会”。并且程序也做得一样,在他的带动下,军官们又是哀思奚少生等人,又是对天盟誓要为他们报仇,整整花费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了追悼仪式。

  张锐结束讲话后,接着是师部军官逐一自我介绍。张通身份显赫,又当了数年的将军,众人对他多少有些耳闻,加之张通担任高级军官rì子已久,说些应付场面的话语还是绰绰有余。

  他激昂地语气说,前师本就是他心之向往的部队,毕业时没能直接进入前师,视为一大憾事。今rì能来前师任职,既遂了他最大的心愿,又能与众位勇士一同服役是他最大的荣耀。他愿意尽心辅助张锐。让前师斩获更多的战绩,赢得更大的威名。他地言辞间极力吹捧前师,自然轻而易举地被前师军官们认可、接纳。

  师部的军官中,令张锐最担心的是范明。其他的军官,或是身份高贵。或是本身职务不高,下面的各营团地军官根本无所谓。但范明不一样,他是师里的第三号人物,既是平民出身,又是残疾之躯。如果下面的军官都不服他,他以后很难把这个职务长久的担任下去。

  范明今rì穿了一身新军服,须发修理得整整齐齐。张锐讲话的时候,他挺胸直背,肃立于后。张锐知道,范明以前在游骑的时候。并不注重仪表。今天这番打扮,是想努力给众人留下好印象。

  不过他就像是一副白堡之战的宣传画,残破的身躯仿佛随时再给人讲述那场惨烈的战斗。他的鼻尖被削掉一小块肉。留下地疤痕像是红红的酒糟一样。右耳也缺半只,幸亏没有再缠绷带,不然张锐很容易把他和《黑猫jǐng长》里的“一只耳”联系到一起。他地右眼眶上罩着一块黑皮罩,左右皮绳系到双耳后,左手从肘部以下空荡荡地飘荡在身侧,如果按上铁钩,又可以立刻变身为海盗“虎克船长”。

  张锐已不是第一次看范明受伤后的模样,但看见他心里就格外的愧疚。范明现在的模样仿佛就像是从地狱中走出来的厉鬼一般。大白天的都让人不寒而栗。如果陌生人在黑夜中突遇范明,百分百会把他当成鬼。张锐心想,或许古代传说中的鬼。就是根据如范明这种面容伤势严重的人联想而来地。和范明相比,我脸上的这块伤疤根本不能算回事儿。

  张锐胡思乱想的时候,已经轮到范明讲话。其实他当着众多军官讲话地机会很少,但毫不怯场。用独眼扫视一圈后,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说道:“本来俺已成残废。不合适再继续留在军中服役。更没有资格再返回前线。是俺厚着脸皮去求勇武伯殿下,现在才能站在这里。或许有人要问。你还回来干嘛?在家里养老不好吗?”说到这里,范明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只是他的笑容更加让他显得狰狞可怕。

  “俺回来,因为俺天生就是一名战士,血液里流淌着的都是战斗的**,除了战斗俺也找不到适合地事情做。俺就是死,也要死在战场上,而不想像常人一样平淡无奇地生活,安稳地死在家中。或许又有人要问,你回来还能杀敌吗?”

  “俺以前没有什么大的本事,杀敌之术勉强可以算合格。白堡地巷战打了十一天,俺参加了九天。其实第五天的时候,俺眼睛已经丢失。但俺一直没有放弃,俺当时就想,丢了一支眼睛,一定要杀满一百名敌军作为补偿才行。结果俺做到了,杀满了一百名叛军为俺的眼睛报了仇。”

  “可惜的是俺的左手在为眼睛报仇的时候,又报废了。俺又想,要杀满一千名叛军,为俺的左手报仇。不过这次没能如愿,身上接连又受了很多伤连零头也没有杀够。受了重伤被救下来后,俺还是没有放弃。”

  “心想迟早有一天,俺要报仇。俺计算了一下除了眼睛的仇已经报过,另还要用有万余名敌军才能抵过俺身上的伤。俺就是为了这个誓言回来的,但是俺已成残废不能亲自上战场杀敌,再说要俺独自杀上万敌人也几乎不可能。所以俺就想到要用别的办法打击敌人,俺可以靠制定作战计划,靠部队执行计划消灭敌人来间接报仇。”

  “至于能不能当好这个参谋长?能不能制定出好的歼敌计划?说实话,俺心里没有底。不试试看,谁又知道呢?俺相信只要用心去做,用心去报仇,就应该能想出歼敌的办法。但如果有一天,俺发现有人能比俺想出更好的杀敌办法,俺一定让贤。因为能想出更好的歼敌计划,也能更好地替俺报仇,俺除了感谢他之外别无所求。但是在此之前,俺还是想亲自试试。”

  刘文常平生最敬重的就是英雄好汉,显然范明的话语打动了他。范明的话音刚落,他便率先高声喊道:“是条汉子!别说你还能骑马。就算只能用担架抬着,我也认为你适合担任我们的参谋长。你们说呢?”

  赵无寒也激动地说道:“放心,兄弟。如师长所言,在前师咱们都是兄弟。你尽管安心的当参谋,专心地制定歼敌计划。其他地交与兄弟们替你报仇。”

  其他的军官们也纷纷叫喊道,愿意为范明报仇。范明的话赢得众人的尊敬,征服了众人的心。众人看他目光也不像之前那般闪烁不定,他地言行让众人都知道他是一个男子汉。相比而言,他可怕的面容和残废的身躯以及平凡的家世,都不再是他主要的特征。却而代之的是,是他特有的执著,坚定的信念,坚韧的意志。这些品质,不得不令人对他萌生出敬意。

  张锐心里又是吃惊。又是欢喜。他惊的是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范明还有这手?可惜现在没有政委这个职务,不然非他莫属。他具有一个优秀地政工干部所具有的一切品质,能让人信服。能鼓舞士气。是否以后每次出战前,专门让他讲演一番,来鼓舞全师将士的士气呢?

  欢喜地是,范明能过关,而且还得到了众人的尊敬。以后他在前师算是站稳了脚跟,在众人的支持下,即使有人想赶他走,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看来范明身上。好有很多优点没有发现。

  张锐决定今后要仔细留意范明,争取逐步将他身上的优点全部开发出来,让他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似的的人物。心里也想着。如果今后自己再调任或是升迁,一定要把他带上。反正除了我之外,别人地长官也不见得喜欢要一个残废参谋。

  宇文歆本就是前师的人,所以发言是用开玩笑的语气:“你们以后可得老实、本分些,否则即使将军要晋升你们地军衔、职务。我也不会同意。”他的话别人听了也不当真。在前师谁都知道,宇文歆像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xìng格率直、口无遮拦。

  只有刘文常看着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话的含义又像是专门针对他,便气得牙痒痒,恶狠狠地瞪了宇文歆两眼。可是宇文歆却对着他杨了扬眉毛,得意洋洋地呲牙一笑,又让刘文常哭笑不得。

  宇文歆以前一直是刘文常地部下,两人年龄相差也有十岁,但却因为xìng格相近,私下里彼此也是很好地朋友。尤其是宇文歆成了他的副手之后,两人整rì在一起,关系更如亲兄弟一般。宇文歆又拿他开玩笑,他也没有办法回敬一番,只有在心里腹诽一通。

  陈剑和秦书都表现得中规中矩,只报了姓名和职务别地也没有多说。只有百里杨又让众人吃了一惊。之前百里杨一直站在张锐身后不远,众人早就看清了她的样貌,却没有人能认出她是女xìng,今天,百里杨主动说出了自己的xìng别。

  她满脸寒霜,说话语气僵硬,眼中似乎还带着一股寒光。这让众人暗自担心,心想看她便是个办事认真,不近人情之人。如果犯了军规落在她的手中,一定没有好果子吃。今后还是要小心一点,好男不跟女斗。

  只有张锐知道百里杨的怒气都是朝着他来的。自从来到师部报道后,她就一直没有好脸sè。跟张锐说话也是匆匆几句说完了事,然后转身就走。对此张锐也没有对她解释,还在心里想,她这个样子还有点像是军法官,只要让人怕她就行了。

  待师部军官逐一介绍完毕后,便宣布散会,大家一起共进午餐。席上虽然没有酒,但张锐、宇文歆的带动下,众人还是谈笑风生,一顿饭下来彼此间又增加不少友情。

  饭后张锐将团的正副团长留下,让其他军官先行回营,然后又叫上师部的张通、范明、宇文歆等主要军官到他的房间小坐。

  张锐客气地请他们随意坐下,说道:“请诸位来,不是正式议事,只是随意聊聊天。”

  宇文歆笑着说道:“我就羡慕将军,养伤期间,不仅娶了一房小妾,听说年底又准备添子女了。真是好福气啊,呵呵……”

  张锐笑骂道:“你这小子,是不是也想回家养伤?”

  宇文歆把头要的如拨浪鼓似的,说道:“如果要受伤才能回家,我宁愿放弃。”

  刘文常可找到打击宇文歆的机会了,于是说道:“看你小子的熊样,受伤怕什么?有受伤的机会,也就说明有立功的机会。平rì你不总抱怨出战的机会太少,立功的机会太少?有了机会又怕受伤,难怪你现在还是个勋爵。”

  宇文歆刚想反击,张锐拦住了。向众人问道:“你们有谁能回答我,前师与游骑的战力谁更强大些?为什么游骑出动的次数多,而前师则很少有出战的机会?”

  张锐的这个问题非常突然,众人很难回答。屋内的军官除了张通和陈剑外,不是原前师的,便是从游骑调来的。无论说谁更强大,都有可能得罪另一方人。众人都感觉奇怪,这不是制造彼此之间矛盾?为何张锐还要问出来?难道他真的是鲁莽之人,是随口问出来的?一时间,众人皆沉默不语,低头想着心事。

  过了一会儿,宇文歆见没人说话,就笑嘻嘻地对张锐说道:“既然没有人回答,那我就说说。可是先说好,我说过之后你可不许生气。”

  张锐笑道:“又不是小孩子,我当然不会生气。”

  宇文歆见张锐答应,便收起脸上的笑意,一本正经地说道:“前师没有游骑出战的机会多,是因为两者兵种的差别。前师是轻骑,主要任务是在野战战场上消灭敌军。可是敌军却不出来与我们作战,龟缩在堡垒之中出来与我们决战的次数不多,因而我们与敌对战的机会不多。游骑则是以侦查为目的,经常深入敌后,立功的机会自然大大超过前师。”

  “这么说,你认为前师的战力应该比游骑大,是吗?”张锐像是不放过宇文歆,非要他说出准确答案。

  宇文歆点点头道:“要说前师和游骑之间的战力嘛,游骑远远不是前师的对手。骑兵野战靠的就是战术和阵型,咱们前师各种阵型运用自如,各营团间配合默契,绝对有把握任何敌手。游骑除了侦查比我们前师强,其他的皆不如前师。”

  宇文歆的话让百里杨变了脸sè,也让刘文常、赵无寒等人为他捏了一把汗。刘文常心想,这个小子真是长不大,这就叫童言无忌吗?即便心里这样想,也不能当众说出来。毕竟张锐是刚从游骑转任来的,对游骑应该有很深的感情,这样说让他的面子往哪放?

  即便张锐与他关系好,不同他较真,可范明等转来的游骑将领会不会忌恨他?如果游骑将领都恨他,师部内只有他一人是原前师军官,惹了众怒他还会有好果子吃?他脑筋急速地转着弯,准备想办法好好缓解缓解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