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汉骑军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八十二章 重组师部

[字数:6737 更新时间:2014-4-5 10:00:00]



  chūn季攻势后,飞骑军前师撤回乌孙州修整,师部驻地在距离风铃城二十里外的白水镇。张锐正式任命为前师师长后,并没有立即赶往白水镇。因为前师师部人员几乎都随奚少生一同遇难,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是重组师部,否则真成了光杆司令。

  张锐留在飞骑军总部,一连三天,逐一查阅了军团内部军官人事资料,准备挑选合适的人选组成师部班子。目前师部缺少将副师长、上校参谋长、上校中军官、中校军法官、中校后勤官、少校护卫长各一人,另还要调参谋、侍从官数人以及若干亲兵。

  副师长是少将军衔,所以张锐只能从飞骑军另外四个师的副职中挑选一人。比较之后,他决定调右师副师长张通担任自己的副职。

  说起张通,他与张锐有很深的关系,身份算起来比张锐还高贵许多。张通今年三十九岁,是胡公家族第十三代成员。他是张熙最小的一个儿子,是寿平大长公主的亲生之子,是当今皇帝的表兄,是张逸的亲弟弟,是张锐的最小的亲叔叔。当然,调张通来并非因为他尊贵的身份,也不是因为他是长辈,主要是张通很有才能。

  张通早年毕业于běi jīng参谋学院,分配到飞骑军后一直从事参谋工作。参谋升职本就缓慢,首先要熬到参谋长,才会有机会继续晋升。不幸的是张通在右师担任参谋之时,师部参谋长是现任军团参谋长王药。王药的参谋工作做得非常出sè,张通在他手下学到不少本事。反过来,王药一rì不上调,张通也就没有出头的机会。

  苦苦熬了十余年,在九年前王药调任总部任军团参谋长。张通才得以接任右师参谋长职务。又过了数年,虽然大的战功没有立过多少,但凭借资历他有了晋升将军的资格,加之身份关系,他顺利迈入高级军官之列。

  三十多岁成为将军。也属晋升较为快速的。当然他地升迁速度比起张锐就慢了许多,算起来只不过比张锐早晋升将军两年而已。张通成为将军,但是却没有合适的位置,军团参谋长的职务还被王药占着,仿佛王药就像挡在他面前的一块巨石。

  张通无法撼动这块巨石,也不想动用家族关系往上爬,所以只能暂时担任右师副师长,耐心等待王药退休或者调任后,再接替军团参谋职务。在这点上,张锐非常欣赏他。认为这位叔叔人品不错,也老实本分,不会在背后对自己使yīn招。

  更重要的一点。张锐认为张通不会影响自己地位,不怕被之取代。因为一般师长都要求是从基层逐级升上来地正职军官。因为只有经历过排、连、营、团各级职务,才能完整了解部队的战斗情况。也只有经历过这些职务,才能学会快速决断,才有勇气下达各种命令。

  而参谋出身的人则不行,他们从没有实际接触过部队士卒,没有直接指挥过部队,习惯反复思考。多次推理,考虑事情也的确比较周全。但正是如此,参谋出身的人在决断上。在突发事件的应急能力上,远远不如前者。

  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几乎所有参谋出身的军官,即使最后升到参谋本部,也没有机会直接指挥部队。而一直指挥部队的军官。则很有可能抢了参谋出身军官的饭碗。如刘武周就是一例。

  张通也应该明白他自己不可能直接指挥部队,加上与正职又是至亲。多半会选择全力支持师长。张锐还考虑到,张通既是参谋出身,也能出谋划策,平白多出来一个好参谋,岂不是一举两得?

  副师长确定后,接着是师部参谋长。看到这个位置,张锐就联想到了范明。范明虽然已经残废,但他还不想退役。去年邓三耀去看望他时,他表达了想继续留在部队地强烈愿望。

  张锐想,师部人员基本不会亲自参与作战,也不会像游骑似的整rì整夜疾行军,范明的身体完全可以这样地情况。虽然范明不是专业参谋出身,但他的建议多半会站在指挥官的立场上考虑,与张通意见正好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他们俩会是一对完美的参谋组合。

  师部参谋长是上校军衔,范明现在还是少校。不过凭借了白堡之战,升他两级也没有会说闲话。再则范明是自己的心腹,能与自己保持一条心,在初到一个陌生的部队,必须要保证一部分人坚定地支持自己,否则何谈指挥下面的军官?

  中军官之职,张锐准备让宇文歆担任。宇文歆从军校毕业后就被分配到前师任职,其间也参加过平息高句丽叛乱的战役,在战后晋升为上尉连长。来到西部战场后,宇文歆又多次荣立战功,前年已经是中校营长,今年初晋升上校副团长。

  宇文歆地晋升速度虽然也比不过张锐,但也算是神速。虽然也有立功表现,但张锐知道他的身份才是他快速晋升的主要原因。而且宇文歆在军校时就把张锐当成大哥对待,又是张克地干爹,其父宇文苞在内阁中也为自己说过不少话。这次有机会,宇文歆也算符合条件,张锐自然也要提携一下。

  张锐盘算着,打算先让宇文歆当着中军官,一方面了解前师的人员情况,另一方面等待机会,如果下面的团长职务有缺,就任命他去担任团长。而且宇文歆的身份不凡,也是一个不怕事的主,一旦今后惹出什么事儿,多几个有身份地人一同担当,总比自己独自扛要好得多。

  至于宇文歆是否愿意来师部,张锐并不担心。反正他现也是任副职,说起来也是没有实权地板凳队员,还不如到师部任中军官合算,最起码考察全师军官的权利都在中军官手中,实权可比副团长大得多。宇文歆又不是傻子,稍加分析就会想通其中地道理。

  后勤官的人选。就不能再找亲朋故吏。因为张锐认识的人中,没有合适的人选,这个职务只能由专业人氏担任。张锐把军团后勤军官地名单查阅了一番,最终决定调后师的后勤官陈剑来担任这个职务。

  陈剑在军校学的就是后勤专业,毕业后就分配到飞骑军后师。先是在营部任职,逐渐提升到师部主理全师的后勤工作。而且飞骑军整军出动时,军团辎重几乎都由后师负责运输。张锐心想,他既然能管理好整个军团的物资运输,一个师地物资运输对他来说自然不成问题,这样的高手来前师,才能放心将士们不会挨饿。

  接下来是护卫长,这个位置张锐选择了秦书。秦书也是白堡幸存者之一,战后身上留下的伤疤不比张锐少。他的勇猛顽强,给张锐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且考虑到秦书是家中的独子。白堡之战他死里逃生,也不忍再让他去冒险。

  张锐想让秦书在护卫长的位置长干上几年,只要有机会把他安排到前师的担任营长。虽然在前师任职也有危险。但安全系数大大高于游骑。何况秦书从三营时就是自己的部下,说起来也算是心腹之人,由他担任护卫长,自己晚上睡觉时也能安稳些。

  师部军法官的人选,着实让张锐头疼了一阵。思前想后,决定调百里杨来担任这个职务。张锐虽然了解了百里杨地能力,也认可了她的指挥。但心里始终认为身为女xìng,长期留在游骑团不妥。

  并不是张锐看不起她。调她来师部纯粹出于保护她的目地。游骑将士每战阵亡不少,受伤更是家常便饭之事。百里杨当然也没能幸免,不过之前受伤的部位都在胳膊和腿上。她也能豪爽的地当众包扎上药。

  可是谁又能保证他不会伤到别处呢?如果她下次的受伤部位是女xìng的私密之处,还能不能够当众解衣治疗?别人应不应该去为她疗伤,如果心有顾虑,就只能眼睁睁得看着她死去。如果救治了,她以后还能嫁得出去吗?所以趁着这些事情还没有发生。得尽快把她调离游骑。

  到前师担任军法官。亲自作战的几率就大大减少,受伤的几率就更少。做为百里杨的老上司。张锐觉得自己应该为她着想。至于百里杨会不会发脾气,闹意见,张锐不用多虑。心想,她最多在嘴上骂几句,在心里恨我罢了,反正又不敢违令。为了老部下地安全着想,被骂几句也认了。

  因为百里杨现在只是少校军衔,来师部担任军法官,就得提升一级军衔。张锐又查阅了百里杨的档案,发觉这大半年,她又立了不少战功,晋升一级军衔绰绰有余。于是张锐就把百里杨的名字,也填入师部人员名单。

  接下来,张锐又动起了以前自己在游骑团亲兵地脑筋,那些人都是经过搏击训练,马上马下都是杀敌高手。虽然在白堡之战损失了一半的亲兵,但还有一半因为参加了程节的行刑队,而逃过了一劫。

  还有许旺,亲兵中搏杀技术最好之人,张锐也舍不得都交给高朔。心想,老子上表保荐高朔晋升将军,已经是帮了他很大忙了,不能老吃亏。这些亲兵我是一定要要回来,而且还让许旺继续担任师部护卫军的搏杀技能老师,让我的亲兵都学会这项本领。最多留种子给高朔,让他们交高朔地人,这样应该算是仁至义尽了。

  于是,张锐毫不客气地把自己在游骑团地亲兵都填入名单,只给高朔留了不到十个人。就这样,张锐也是反复选择了一番,生怕让高朔得了便宜去。

  剩余的参谋人选,张锐打算等范明到任后,让他与张通商议着去挑人。游骑团从来不配备参谋人员,因为被选入游骑地首要条件必须具有骑士资格,几乎没有一个参谋能够做到这点,所以也没有设立参谋职位。但到了正规师团,参谋是必须要配备的。张锐也不知那些参谋好,那些参谋不合格,加之这些人本来就是去辅助范明来制定计划,或分析战况的人员。就留给他去自己选择。

  至于侍从官人选,张锐也不打算费神去jīng挑细选。本来侍从官做的是勤务和传令的事情,说白了也就是侍候高级军官的请杂工,只不过他们也是下级军官而已。

  有高级军官会很仔细的挑选侍从官,因为需要他们去办理一些高级军官干不方便亲自出面地隐秘之事。这样就需要侍从官是心腹之人。嘴巴也要紧,才放心事情不会败露。可是张锐不打算这样挑人,在张锐的心中心腹要有权利才能发挥作用,一般的请杂人员那需要什么心腹,自己在军中又没有打算做见不得人的事情,挑了心腹之人做侍从官才会惹人非议。

  有了这样想法,张锐就翻开军团暂时闲置人员名单,从中挑较为顺眼的名字,勾画了十余人。不过没有想到在这些人中,张锐竟然也发现了熟人。这个人就是许士基。

  当年张锐斩黄涛时,许士基拿着杨义臣签发地调令来到部队。张锐有幸认知了许士基,虽然说话不多。接触不到半天时间,张锐凭感觉许士基是一个忠厚老实之人,也是一个充满正义感之人。

  当初张锐暂时担任飞骑军军法官时,在军团总部也常常也许士基来往,得空时两人会整rì呆在一起谈天论地,有时两人也会约着出驻地去下馆子。后来杨义臣休假回来,对许士基与张锐交往大为不满。他认为这是张锐在拉拢他的手下,yù探听自己的动作。

  在杨义臣暗示过几次之后。许士基减少了与张锐的见面次数,但也没有就此绝交,私下里还是每周还是有一两天聚在一起。直到张锐被调去游骑三营任营长后。两人才没有机会再有往过。现在在闲置人员名单里出现许士基的名字,让张锐很是吃惊。

  再看许士基的军衔更让张锐吃惊,原来他还是中尉。许士基自毕业分配到杨义臣手下就是中尉侍从官,到现在已经五年了。五年中,杨义臣居然没有给许士基升过一级。现在还把他放到闲置人员名单内。摆明了不想再启用他。

  张锐深为许士基不值,也鄙视杨义臣的人品。对一个跟随了自己五年的人。居然会如此无情。心想,既然你不要许士基,那我就要他,而且还要天天把他带在身边。每次去军团总部开会时,就让他在你的面前晃悠,气死你这个老混蛋。

  张锐也隐隐猜测,许士基不能得到提拔,可能就是因为当年两人交往甚密的关系。杨义臣这是在借打击许士基,来打击自己。可惜地是,自己从来没有去主意这些事情,不然早就想办法把许士基调走,让他留在杨义臣的手下,就是在葬送他的前途。

  既然许士基为了自己吃了这么多年地苦,也应该给他一些补偿。现在许士基没有多大的功绩,现在连升他两级成为少校,杨义臣看见后定会出言反对。而自己也不占理,还是等以后有理由再提升为好。

  想罢,张锐大笔一挥,把许士基的军衔定为上尉。张锐是少将师长,提拔尉级军官的权利还是有的,也不需要报请军团总部审核,只是把结果交予军团总部中军官处备档就行。就是杨义臣知道,也无权阻拦。三天以后,张锐把拟定的师部人员名单交给史万岁。史万岁开玩笑地说道:“无锋,你是打算把游骑团搬到前师去吗?高朔能同意你把这么多人都调走?小心他急了找你论理,到时候老夫可不管协调之事。”

  张锐故意嚣张地说道:“高朔这小子如果不服气,可以属下单挑。我们打一场决定一个人,只要他能赢得了属下,就可以把人赢回去。殿下看这样解决如何?”

  史万岁哈哈大笑道:“老夫看来在飞骑军将士中能单挑打赢你的,尚且找不到一个。你这样的办法,不是能高朔很吃亏?”

  张锐也笑道:“所以属下想调用地人,都应该能要到。如果谁不愿意放人,请殿下转告属下的话。就说只要打赢过,人我就可以不要,否则就乖乖地放人。”

  史万岁也拿张锐耍“无赖”的没有办法,只得在名单上签字。而后名单又报到战区总部,在刘武周地帮助下,也顺利的批复下来。就这样,张锐硬是把自己想要的人,都抢到了手。接下来就是通知这些人,前往师部报到。

  重组师部人员后,张锐才有时间去仔细看前师各团的军官名单。看到几位团级军官的名字时,张锐才知道史万岁和刘武周为什么都想到要自己来担任这个职务,心想,也就是我能当这个师长,换成别人估计干不了两天就要卷铺盖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