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隋唐乱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十八章 借势(2)

[字数:4630 更新时间:2013-11-24 22:10:00]









(  据故老相传,七月初二,是鬼门大开的日子。在这天夜里,人世间的九个至阴大穴就会打开,阎王会让被禁锢的众鬼魂到人间走走。其间,那些有主的鬼魂便回自家去享受后世子孙为他们而准备的供品,而没主的鬼魂就在人世间四处游荡。如此,一直到七月十四子时。

  今日是七月十四,正是游荡人间的鬼魂回归地府的最后限期,在七月十四的午夜,鬼门就将紧闭。过“鬼节”这一习俗经达摩传到中原,又经大赵传到了室韦,从七月初二开始,这些天在室韦的街头路边时常可见世人供奉给无主游魂的供品。

  不久前,远在室韦的洪修平利用剑南道吴禀元事件,在朝野间发起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但就在之后不久,他便接到了金家庄被辽东道驻军接管、太子正在那里主持事务的消息。随后,辽东道驻军奉旨迅速进驻室韦,接管了室韦驻军的防守,这更是让洪修平万念俱灰。

  金成淇那里既然出了问题,他二人联手私贩官货之事肯定也已经暴露。眼前虽然朝野上下要求徐世勣停职的呼声甚高,凌总管极有可能被召回京师,洪修平的夺权计划至少已经成功了一半。可是,这又有什么用?朝廷虽然只掌握了洪修平私贩官货的罪证,但只这一项就可以治他死罪。

  就在今日,洪修平又得府门前商贩打出手语暗号告知:监察部总管屈不归奉旨前来室韦,宣召凌敬返京叙职。得到了这个消息,洪修平反而平静下来。

  “屈不归就要来到,表面上他是宣召凌总管回京,可实际上却是来捉拿我的吧?想皇帝陛下也真沉得住气,这许久了才使人来捉拿我……”忽然,洪修平觉得其中有些问题,“……皇帝陛下得到证据已经有些时日了吧,他不但没有及时派人来抓捕我,反而给了我发动的时间,这是为什么?他就不怕我拼死一搏?难道……皇帝陛下是要待我的力量全部暴露才会动手?”

  洪修平猜对了一小半。李元霸不但要等他的力量全部暴露,还要悄然调兵遣将预防他以武力作乱。并且,武帝李元霸还要借势削弱、解除一些权臣手中掌控的军政大权……想那洪修平隐忍十几年,辛苦造势,终却为武帝借去。看来,多年的磨练已经让李元霸从一个莽撞的武夫慢慢变为了真正的君主————冷酷、果决,看重最终利益的帝王!

  拥有这样一位皇帝对大赵国或许是一件好事,可是,对李元霸自己、以及他的亲人好友们也会是好事吗?

  “看来,我今次是死定了!”复杂的心情使得洪修平放下了手头的公务,独自漫步出了官署,随意在路边找了一张供行人休息的石凳坐下。

  炎热的午后,明亮的阳光照得人眼睛发花。洪修平在灼热的阳光下静坐,无视过往人等的诧异目光。

  渐渐,天色已黑,洪修平抬头仰望天空,长空里没有半点星光,只有惨淡的云雾飘浮。鬼节凄凉的气氛和已降下的夜幕没有让洪修平感到害怕,他相信自己并不孤单,此时暗中至少有四、五名监察部直属特战队的士卒在监控着自己。

  “我在朝野发动一系列的事件向朝廷施压,以求朝廷召回凌总管从而取得权势。如今武帝被迫要召回凌总管,我的目的也达到了一半,可是,最终的结果却极可能是我被捕受刑!……我究竟在做什么?费尽心力,却把自己陷入了困境!”

  漆黑之中,洪修平的眼睛散发着幽幽寒光,犹如幽灵。

  “这一切,只因为我手中没有军权!私养的五百名亡命之徒虽然强悍,可终究敌不过大赵军队,要是我手中有军权,哪会如此窝囊!……哼!那应正行也真是个胆小怕事之人,如此大好机会竟然不敢起兵!”

  应正行为室韦驻军统领将军,与洪修平有勾结。但就在月前洪修平联络他兵谏、为朝廷增加更大的压力时,应正行却退缩了,即便洪修平撕破脸以二人勾结来往的证据威胁他也没有达到目的。

  其实这怪不得应正行胆小,实际上,只要应正行敢有所动作,他就绝对活不过第二天。就如洪修平能够得以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一则是他的行动确实隐秘,使得朝廷的监控不是很有效;二则却是因为武帝有心让他暴露实力,以便一举歼灭永除后患……否则,一位特战队员的暗杀就可让洪修平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

  夜色漆黑,通往地狱之门就要关闭,也许是鬼魂们留恋着人世间而散发着无边的怨气,深夜中,夏日灼热的空气渐渐冷却下来。

  洪修平的心也随之冷却下来,“明日屈不归就要来到,我的死期也快到了!”

  ……

  华纪十五年七月,徐世勣辞去民部总管职务,原民部农务司都督程克俭接任民部总管一职。

  同月,凌敬奉旨自室韦回京,仍然主持政务部事务。而其得意门生洪修平因私贩官货被处以终生监禁。

  同月,已被洪修平党羽杀死灭口的长阳县令吴禀元被刨坟鞭尸以平息众怒。

  同月,太子奉旨巡察大赵国北疆、西疆,太子师薛道衡、大将军李靖及其夫人张出尘随行。

  同月,太上皇李渊无疾而终,享年八十有六,举国致哀。

  ……

  七月里,无数洪修平的党羽被秘密捕捉,大赵国局势日趋稳定。武帝李元霸一方面提高了官员的奉禄,一方面加强了对各级官员的监控,希望借此能杜绝官员营私舞弊之风。但是,希望终归只是希望,作为曾经的历史系学生,李元霸心里也非常清楚,不论在什么样的社会体制下,这些问题都会存在,区别只在于严重与否。

  这些问题,并不是什么多da-执政或是一党专政就可以杜绝,也不是什么民主或是什么几权分离就可以有效控制……只要是在人组成的社会里,这些问题必然会存在!

  人活在世上,能够一步步坚持走到老,是因为他们有理想、有希望。其中,大多数人的理想就是为着让自己、或是自己亲近的过得幸福,而少数的人是在为着让全世界的人过得幸福。不可否认,那少数的人是伟大的、崇高的,但是,这世界上毕竟还有不计其数所谓“自私”的人,他们在为自己、或是自己亲近的人活着。为了达到自己的愿望,人们或是踏踏实实地创造着幸福,或是投机取巧、通过种种损害他人利益的方法来达到目的。这也使得人类社会永远都少不了争权夺利、尔诈我虞……

  甚至在七月的一次朝议上,武帝曾沉痛言道:“朕可以击败世上最强横的军队,也可以让历史发生改变,却无力让贪官污吏绝迹!”

  ※※※※※※※※※※※※※※※※

  房间宽敞且明亮,贵重红木打就的家具更显出主人的气派。李元霸坐在宽大客厅的红木椅上左右打量着,心道:“果然是大赵首富,这儿可比皇宫里气派多了!”

  沈逸之恭谨地坐在下手。他已经七十来岁了,早几年就从马来返回柳州,专心主持大局,再也不出海奔波受累。

  “陛下不远千里来到柳州召见小民,小民真是不胜荣幸!”

  李元霸“嘿嘿”一笑,道:“沈先生如今可是大赵首富,当得起天下‘商界之王’的称号,朕早就想见你一面了!”

  沈逸之心中一凛,背心已有冷汗冒出。那“商界之王”本是一些好事者对沈逸之的称呼,而沈逸之平日听来多少也有些得意,可此时经由皇帝陛下口中而出,味道可是大不一样啊!

  “陛下,小民一家专心经营商务,家族商队往来海内外的护卫都交予朝廷运作,真是劳烦朝廷了!小民想捐出一半家产以谢朝廷历年对沈氏家族的照拂,还请陛下恩准!”

  虽然沈逸之此时的话好似与武帝先前所言风马牛不相及,但李元霸点头微笑,仿佛对他所言甚是满意……想这沈家多年来未有建立护卫队,也就是没有私人武装,算是聪明。而且在武帝稍一提点之后,沈逸之便立即自削其势,交出一半家产。这有钱有势的天下第一首富本就是压在李元霸心头的一个威胁,能轻易得到如此结果,李元霸怎不满意?

  “甚好!朝廷准备在西疆、北疆建立屯垦军团,牢固边疆防卫,正需大批物资、金银。沈先生能如此而为,当为大赵国民楷模!”

  沈逸之自是谦恭一番。

  ……

  富可敌国的商人只要有了野心,远远比叛乱的朝廷大臣更加可怕。武帝此次借“清污肃贪”的势子巡行天下,其主要目的就是要消除那些资本积累的太过分的商人为国家带来的威胁。洪修平一事让武帝开始警惕来自国内的威胁,也让他作出了诸如今日的举措。

  三个月的时间里,李元霸走遍了富商云集的江南东、西道,河南道等地区,收获颇丰。有沈逸之带头,不但所有商人都表示效忠朝廷,而且,商人们都主动献出自己的部分家产,以取得朝廷的信任。

  三个月所得黄金过万万两,物资更是无数。对于这批财富的处理,正如武帝所言,全部都用于了巩固大赵边防……李元霸要加强控制大赵周边附属地区,建立战略纵深,从而安安心心地富国强兵,为建立更为强大的大赵帝国打下坚厚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