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乱世龙腾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最新章节 龙卷天下 第一百七十一回 大决战 (八)

[字数:4477 更新时间:2013-11-20 14:21:00]




  第一百七十一回大决战

  “看来这次多铎是下了大功夫了,不拿下虎牢关他誓不甘心啊!”李岩望着关下蜂拥而至的清军,如同蚂蚁般的朝虎牢关扑来,丝毫不理会在他们的头顶弄不好就会有一颗开花弹会落下来。

  “他不下工夫也不行啊!战争已经持续快半年了,转眼间大雪将至,他们不同于我等,来自北方的草原,虽然骑兵天下无敌,但是粮草不济,虽然多尔衮也可以从朝鲜获得粮食,但是支持数十万大军的消耗,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而我朝就不同了,虽然陛下免了一年的赋税,但是我朝依靠海上贸易得来的银子足够买到更多的粮食,安南更是一年三熟,粮食可是不计其数,嘿嘿,要是今年的大雪要是来的大点,恐怕明年多尔衮连与我们对峙的本钱都没有了。”顾君恩在一旁冷笑道。

  “关中虽然沃野千里,但是连年的干旱和战争,恐怕是千里无人烟了,那多尔衮想要把那里变成粮仓,恐怕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红娘子脸上并没有因为有无数的士兵朝这里扑来而紧张,要知道论打仗,单兵力量她可不是李岩这个军中大帅可以相比较的,想当年还是他带领着她手下的那些土匪们,凭借着手中的三尺青锋,把李岩从大牢里救了出来。

  “弓箭手,准备,放。”陈王廷见清军已经进入弓箭射程,好不犹豫的挥了自己地右手,眨眼间。只见漫天乌云,带着利啸朝关下的清军扑去,带走了一个又一个的生命,而这个时候山顶上的火炮也开始发言了,不过它们对准的方向却是在关口进攻的敌人。

  而在对面不远处,清抚远大将军多铎亲自观战,看着不断死亡的士兵。多铎脸色铁青,就在昨天夜里。本来还想着稳扎稳打地他接到他哥哥多尔衮的书信了,清军在黄河以北实行地剪发留辫,跑马圈地终于惹的人不满了,在山西大合庄的一个地主就是因为自己的土地被一个小贝勒给圈了进去了,一怒之下就联合了一批人造反,虽然已经被镇压下去了,但是各地的形势也变的复杂起来。有的人宣称是弥勒佛转世来解救众生,有地干脆就编造谣言说是李唐的将军,受李无庸之命来联合大家造反来的,但是不论怎样,自己的后方如今是不稳了,而更重要的是本来清军的粮食就没有多少,要是今冬再来一场大雪,那这场仗就不用打了。守住黄河就不错了,也别想陕西与河南了。

  在黄河渡口,多尔衮只有防守的份,本来他也想建个水师什么的,只可惜营寨刚刚搭好,就被施琅带领着唐水师。轰轰烈烈地把水寨一把火给烧了,无奈之下,多尔衮只得命令骑兵整天的在黄河岸边搜索,生怕李无庸的水师在哪个地方登陆呢!他知道一旦李无庸的军队在黄河对岸建立了滩头阵地,再想把对方赶回去,恐怕要花大力气才行。洪承畴就更不用多说了,一面要面临罗振川十几万大军的压力,还要面对陕西境内那些李自成旧部的捣乱,把整个陕西守好就不错了,如今只有靠自己这边了。只要突破了虎牢关什么事情都好办了。也是因为如此。多铎不得不下令汉八旗不计伤亡地往上冲,最起码也要消耗你的弹药。

  虽然倒下的不是满人。但是也是能在战场上起到一定作用的炮灰,看着一个又一个的炮灰死在弓箭和炮火之下,多铎气的恨不得骂李无庸的娘,假如李无庸的娘这个时候出生的话。

  然而就在双方撕杀的时候,被李岩寄予了厚望地火炮,这个时候却突然出现了问题,炸镗了,已经连续轰炸了一整天地火炮也到了自己的极限了,尽管它轰击地次数并不怎么多,但是这个时代的火炮还是到了它的极限,毕竟李无庸不是造火炮的出身的,一阵巨响把原本喊杀声震天的战场弄的寂静无声,好半响多铎才从震惊中惊醒过来,虽然他不知道那山顶上出现了什么事情,但是那飞起的炮镗还是知道一点,那就是唐军的炮兵出现了问题,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进攻。”多铎抽出战刀,大声喊道。

  清军见头上的杀人利器突然消失了,无不精神大振,纷纷发出狼嚎,争先恐后朝城墙扑来,而唐军士兵也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大跳,李岩更是脸色苍白,但毕竟是大将之才,连忙镇静了下来,一面吩咐左右准备战斗,一面派人询问炮兵阵地情况,等到有确切消息传来的时候,方吐了一口气,原来是火炮连日的发射,造成炮管发烫,如今虽然炸掉恶劣一门,但是剩下的只要小心使用,倒也还可以支撑到一段时间,但是已经不能象以前那样无所顾及的打了,赵镜波见底下情况危机的时候,吩咐众人从关内端来大批的冷水,浇在大炮上,又匆匆的开了几炮,那虎牢关的士兵精神才好了起来。虽然没有多大的作用,但是有总胜于无好。最起码往那里丢上两颗也能吓吓人可是。

  不过不管怎么样,失去了火炮的支持,依靠城头上的弓箭是不可能阻敌于城下的,两军的将领都知道下面就是最残酷也不得不做的攻城战了,一方面有着地势的便利,而另一方面却是训练有素,天下闻名的精锐之军,并且人数众多,弓箭之道更是天下无人可以抵挡的。

  “准备战斗。”李岩抽出宝剑,冷冷的看着那些由汉八旗组成的炮灰,冒着无数的弓箭,抬着云梯朝虎牢关扑来。

  等到那些士兵刚刚把云梯放在关墙上,还没有爬上几个阶梯,就被唐军用矛或者戈等兵器推了下去。而结果就是梯毁人亡,然而也不得不佩服清军训练有素,不愧是天下有数的精兵,一架云梯地毁坏,一队士兵的死亡并不能吓怕这些虎狼之士,反而激起了众军士心中的嗜血,眼珠子通红。活象一个恶魔一样,有的士兵干脆用嘴巴叼着兵刃。双手并用朝上爬去,虽然很快的被守城的士兵砍倒,但是很快就被其他人学了过去,纷纷用嘴巴叼着手中的大刀,双手并用,不要命地朝关上杀去,然而虎牢关上的唐军在李岩地带领下。有条不紊的安排着防守的工作,进攻到了半路的,要不是被人射成了筛子,要不就是被人把云梯推倒,活活的摔死。而侥幸登上虎牢关的,还没有看清楚关上的布置,就被人用乱刀杀死,连尸体都被当做石头扔下去。又砸到了一名清兵。

  撕杀一直从太阳升起打到金乌西坠,整个虎牢关下陈尸树万处,有唐军地也有清军的,但是做为进攻的一方,清军的损失要比唐军要大的多。不过总的来说,清军人数有二十多万。而唐军只有十万之众,真正的算起来,还是唐军要吃亏的。

  李岩一面派人修复城墙,一面命人医治受伤地士兵,一场战争打下来,最累的却还是李岩这个统帅。

  “公爷,敌人来势凶猛,公爷还是做好长期战斗的准备,那山顶上的火炮炮弹也没有多少的?以后两天还好说,但是两天之后。就是真的依靠这些弟兄了地刀枪硬碰了。众人连续作战,恐怕体力上也跟不上去?属下以为不如轮流休息。”顾君恩赝本洁白的衣服上也粘上了少许的血迹。

  “恩。先生说的,虎牢关与敌撕杀的场地较小,也没有必要派这么多的人上来,让他们休息以下,养足精神也好。”李岩虽然是个书生,但是跟随李自成后,也经常的要与敌人短兵相接,几年下来也练就了一副好身板,杀起人来照样比不做起文章来差,在唐军中也是少有的儒将之才了。

  而对面的多铎此时却是十分高兴,打了这么长的时间,今天总算是能与敌人短兵相接了,尽管今天自己也死了不少人马,但是只要能碰到城墙,能与对方面对面地撕杀,他相信凭借他们满州人地勇猛攻下虎牢关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当下大帐内大宴众人,连那些在战场上拼死拼活地普通士兵也发了不少的酒食。

  第二天,休息了一夜,吃了不少酒食的清兵精神抖擞,纷纷在各级将校的带领下,派着整齐的队伍,又朝虎牢关扑来。而唐军也经过一夜的休整,无论是精神上还是上都得到很好的恢复,他们紧握着手中的钢刀,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死死的盯住下面前进的敌人;而在城垛后的弓箭手,拉着弓弦等待着第一个进入射程的猎物,只要主帅一声令下,手指毫不犹豫的离开弓弦,射出今天的第一箭。

  “放。”今天担任守将的是李仲。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新的一场大战也宣告开始。这里没有安全,无论是士兵还是主帅,随时都有可能被对方的弓箭给干掉。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消灭眼前的敌人,这样他们才有生存的希望,才有可能见到明天的太阳,以弓箭进行远程射杀,以长矛来对付云梯,以大刀来对付杀上城头的敌军。以火油或者沸水来应付那些推着攻城车来进攻的人,在这里双方好象是一个固定的程序一样,攻城没有一个特别好的计策,就是用双方士兵的性命来说话。计谋仿佛失去了效果一样,一切都用刀和枪,血和肉来说话吧!

  战争就这样继续下去,直到有一方倒下去,但是只可惜的是双方整整杀了十天有余,每日开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吃了饭,然后开始撕杀了,双方的人数都越来越少,但是却又杀上了瘾,谁也不肯罢手。尽管双方都杀的筋疲力尽,清军的关宁铁骑已经死了一大半,而多铎的本部人马也损失了不少,至于其他的汉八旗仅剩下了一万人了,总的起来勉强可以算到还剩下十万左右;而李岩虽然处在防守的一方,但是对方攻势凶猛,好几次都差点夺取了一段城头的控制权。要不是赵镜波在最后关头带领着近卫军从山顶上赶下来,恐怕李岩都有可能被对方给分尸了。十几天下来,十万精锐也只剩下三万多人,这个时候连李岩自己都不知道还能守上多久。

  李岩那雪白的战袍上全是血迹,而原本儒雅的俊脸也变的苍白,有神的眼睛也被红丝给缠住,眼眶深深的凹陷了下去,显然是劳累所至。而他旁边的红娘子也与以前的英姿飒爽有了天壤之别了,火红色的劲装更加红艳了,也不知道是她自己的血还是敌人的鲜血,原本娇嫩的手臂上,也被敌人砍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那是救援李岩而留下的,眼下也不过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而已。而其他的几员大将也好不了哪里去。

  “将军,他们又来了。”李仲指着不远处深起的大旗道。

  “抚远大将军。”李岩心里一惊,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是多铎亲自帅队攻城,显然对方想毕其功于一役,彻底的消灭唐军剩下的兵力。

  “兄弟们,今日也许是最后一战了,我们的陛下在远方正等待着我们的捷报,你们的兄弟妻子正在家里等待着你们归来,兄弟们,拿起你们手中的刀剑,捍卫我们汉家江山,捍卫我们自己民族的尊严。战斗吧!”李岩十分艰难的举起手中满是血迹的宝剑,用他那嘶哑的声音高喊道:“大唐必胜。”

  “大唐必胜。”城头上数万人一起喊了起来,连正在前进的多铎也震惊了,这个时候,原本信心十足的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却又不知道这不好的预感到底是什么。

  “将士们,杀,杀了这些奴才,杀上虎牢关,活捉李岩。”多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挥动着手中的宝剑指向对面的已经班驳了的虎牢关。

  “轰,轰。”山顶上已经为数不多的火炮颤抖着,继续着它可有可无的使命。利箭继续射击,而在今天的战场上,李岩也终于拿出了珍藏以久的利器,五千近卫军趴在城头上,对着前进的清兵进行着无瞄准的点射。

  战斗终于打响了,到底鹿死谁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