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宋海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百七十九章 公开竞标

[字数:6312 更新时间:2013-11-24 18:53:00]









(  徐毅自从见过了那五家掌柜的之后,便躲在了客栈之中,不再露面,五大家其实也都着急,他们各个家中的冶炼场里面现在都堆积了不少铁锭,一天不出货,他们一天就赚不到钱,生怕跑掉了这个大买家。

  因为徐毅第二天便通过那个县吏的嘴,透露给了那个冶务的崔典事,又通过这个崔典事放话出去,说他本次可能会在固镇这里采购大量的钢铁,估计起码要达到几万两银子的采购量,甚至可能超过十几万两都有可能,那可是一大笔生意呀!不算成铁,单是这些银子堆起来就是一大堆,用车拉也需要拉上不少大车的,这几家出铁大户的掌柜的各个闻听之后,都跟猫抓一般的心痒,各个都希望自己能搭上这个徐公子,多出一些货给他。

  于是这些人便天天去徐毅居住的客栈里面找徐毅,想要和他套套近乎,可没成想这个徐公子居然闭门不见,他的手下要么推说他出去转了,要么推说他身体不适,正在找郎中调治,不便见客,反正就是不给这些家伙机会见他的面,把几家掌柜的急的想翻墙进去,揪住这个徐公子问问他到底想要如何,可一想到他神秘的后台,再看看他这些彪悍的家丁们,便不敢造次了,只好留话对徐毅问候,说第二天再来探视,回转之后,这几个掌柜的便开始各自合计了起来,想着怎么才能把自己的货卖给这个徐公子。

  徐毅哪儿是有了什么不适呀!他自从来了这个时代之后,便不知是何缘故,身体倍儿棒,吃嘛儿嘛儿香,从来就没有得过什么小病小灾,连个拉肚子小感冒都没有得过,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他从小身体不错不假,可也没有好到这种地步过。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得出了两个结论,要么就是因为他到了这里之后勤练武功的缘故,要么就是穿越的时候,可能被什么射线之类照射过了,杀死了他的那些患病基因,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个结果他还是非常满意的。照这么一直下去,保不定他能活个百岁大寿呢!赚到了!

  徐毅不见这些人当然是有他的原因的,到了这里他对这个时代的冶炼业很是好奇,很想看看这个时代地冶炼业究竟已经发达到了何种程度了,因为头天晚上那个杜掌柜给他报价地时候,曾经提起过什么粗钢、精钢的事情,他的印象之中。古代好像也只能冶炼出生铁熟铁吧!也就是杜掌柜所说的锻铁和铸铁,想要得到钢的话。也只能通过炒钢法或者锻钢法来小规模生产,或者是通过铁匠们手工打制,才能得到合适的钢材,而听杜掌柜地话地意思,好像是这里已经可以大批量的生产钢材了,那岂不是将他的记忆给推翻了不成?要是这样的话,那中国古人的智慧也就实在太让人感到敬佩了吧!

  他这两天于是天天一早。便带着李波、杨再兴两个人换上一件普通的衣服。溜溜达达的溜出客栈,跑到固镇各个冶炼作坊附近观看。这一看之下,让他实在大出所料,这里地人已经知道煤的妙用,大量地将煤炭应用于了炼铁之中,而且居然出现了初级的炼焦,使用煤炭进行土法干馏,得到焦炭,然后用于炼铁炼钢,提高了不少效率,所以固镇这里的炼铁业才会如此的发达,这里附近大大小小的炼炉不下百座之多,每座炼炉都有数百人之多,加到一起,这里光是从事冶炼业的人,便有数万人之多,实在算得上是规模宏大了,难怪这里的出铁量会占去整个大宋地那么多比重,而且更让他大吃一惊地事情还有,他居然看到了固镇这里出现了一种新式的炼炉,还从雷通那里听说了这里新发明地一种工艺,让他有些大跌眼镜了。

  那种杜掌柜所说的粗钢,其实便是一种粗练出来的钢材,属于一种此等不均匀的铸钢,但比起一般的铸铁,工艺方面也算是一种飞跃了,即便是这种粗制的铸钢,其机械性能也比一般的铸铁要提高许多,用于原始机械上,可是能比铸铁件耐用许多了。

  那种新式的炼炉更是让徐毅吃惊,他虽然在后世没有学过冶炼,但没吃过猪肉也知道猪是怎么跑的,对于炼钢方面还是知道不少东西,要不当初那个秦胡子也不会被他忽悠的把他当成神仙了,这种出现在固镇的新式炼炉,根本就是一种现代炼钢熔炉的前身,通过巨大的鼓风机不断反复锻造,达到使生铁脱碳的目的,得到想要的钢材。

  徐毅看到这种炼炉之后,几乎要跪倒膜拜古人这些工匠们了,他们的智慧简直令他不敢相信,甚至觉得搞不好这个世上还有一个学冶炼的后世之人穿越了过来,要不怎么大宋的冶炼业发展会如此先进呢?

  不过想想他也就释然了,宋代科技如此发达是有它的深层次的原因的,跟宋代的制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像他这么走狗屎运或者是倒霉的家伙天下能有几个呀!两个后世的人同时穿越到一个时代,那就更是有些不可能了,他用力晃着脑袋,把这个念头摇了出去。

  就这么过了几天之后,徐毅也对这里的情况大致了解了个清楚,按照他的分析,和那个崔典事的统计,单是武安一带的铁冶年出产钢铁量就多达数百万斤,折算成后世的吨的话,也要有数千吨之多,虽然比起后世随便一个小炼钢厂,这都算不得什么,可放在这个时代,这已经是一个超级大的数字了,算是一个了不得的成就了,有了这个大致数字,徐毅便知道自己该如何安排资金的使用了。

  终于几天没有露头的那个徐公子从客栈之中放出了话,开始要同当地的铁商们谈采办的事情了,那几家大户掌柜闻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各个撒欢奔到了徐毅所居住的客栈之中,生怕自己落到了人后,最后连汤也喝不上,几乎就是踩着后脚跟,几家掌柜的便先后到了客栈之中,几个人之间相互打着哈哈。都觉得有些尴尬。因为他们来的时候,都没有想起过要通知其他几家,只想着自己赶紧赶过来见这个徐公子,抢先谈生意,没有想到他们会一前一后的到了这里,原来他们其实在和徐毅吃饭见面之后。便在妓院里面商议好了。这次要共同进退,可真到了事情上之后,几个人不约而同地都犯了健忘症,把当初地那个约定给丢到了九霄云外,这会儿一见面不尴尬才怪!

  而且这次过来的也不止他们五家大户掌柜的,居然还有几家比他们生产规模要小一些的铁场掌柜的也拿着拜帖赶到了徐毅所在的客栈之中,这几家大户掌柜地看到他们这些小户掌柜地到来之后。纷纷心中升起了一种不妙的感觉,以前他们谈生意都是一家对一家。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一哄而上谈生意的场面,这个徐公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呢?一时间这些铁场的掌柜的都心有惴惴,猜不出来这个徐公子的想法。

  他们到齐了之后,被李波等人安置到了客栈中的一个大屋子里面,这里摆着一台由数张桌子拼起来地大案子,一边摆了一溜的椅子,而另外一边却只摆了三张椅子。看样子简直就跟后世地谈判桌一般。这种架势也是他们以前从未见过的,可他们不傻。看过这里的情况之后,马上便为自己定下了自己该坐的位置,反正只摆了三张椅子的那边绝对不是给他们预备的,而摆了一溜椅子的这边才是给他们准备地地方,他们客套了一番之后,按照各家生产规模地大小,以中间杜家为准,很自觉的在两边纷纷坐下,捧着客栈里面地小二送来的茶杯,忐忑不安的侯着,满肚子都在琢磨这徐公子在搞什么名堂。

  众人候在这里,茶换了几次,直等的上火,也没有看到那徐公子出现,心里面有气可又不敢说什么,正当他们等的着急的时候,徐毅才在那个崔典事和县吏的陪同下出现在了屋门处,满脸堆笑的对屋里面的这些人抱拳说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诸位久等了,都怪我不好,昨天晚上睡得晚,早晨有些起不来了,抱歉抱歉!”说着便和那崔典事两个人进到了屋子里面。

  他的出现似乎本是在这些人的意料之中,可当看到他之后,这些人还是有一种惊讶的感觉,赶紧纷纷从椅子上站起来迎接他,结果急切之中碰的桌椅叮当作响,反倒都一起失去了从容,比起徐毅的出场,他们就显得狼狈了许多,让五大家的掌柜的有些很没有面子。

  徐毅径自来到了他们对面,请崔典事和那个县吏分坐自己两侧,而他便占据了中间的那张椅子,对着对面这些铁商们微笑说道:“诸位请坐,咱们坐下来谈好了!”

  这些铁商们于是纷纷谢过徐毅之后,各自坐了下来,又是一阵拉动椅子的乒乒乓乓的声响。

  徐毅看着众人落座之后,把手中的一叠纸在桌子上面磕了磕码放整齐,字面朝下摆在了面前说到:“今天请诸位过来,无非就是想要谈一下徐某在本地采办钢铁的事情,因为我要整理一些东西,所以稍微来晚了一些,诸位多多包涵!”

  这时那些铁商们也都注意到了徐毅手边放的那摞纸张,不知道他拿来这些纸是做什么的用的,于是还是那个杜掌柜首先开口说道:“徐公子客气了,只是我等在此等候了一段时间,也都有一些疑问,想徐公子可是能给我等一个答复?”

  徐毅微笑道:“杜掌柜请问!”

  杜掌柜望了望身边那几个掌柜,见众人也望着他,于是清了一下嗓子说到:“徐公子来本地也有几天时间了,当初徐公子来的时候,崔典事已经告知我等,要尽力配合徐公子采办货物,今天徐公子将我等请来,不知可否明确告知我们,公子这次打算采办多少钢铁呢?”

  徐毅听他说完之后,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说到:“我知道诸位肯定是在关注这个问题,那我就告诉诸位好了,本次徐某不远千里来到这里,打算的就是要采购一大批钢铁回去,具体数量方面。我还没有最后定下。但我可以给诸位保证的是,假如价格满意的话,绝对是一个让你们吃惊的数目,关键还是在一个价钱的问题上!不知诸位对我这个回答可是满意吗?”

  他的话立即让这些铁商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可马上便又露出了一脸的难色,价钱?这么多人在一起。价钱可怎么谈呢?面面相觑之下。那家姓丁的掌柜终于忍不住说到:“至于这个价钱方面好说,徐公子来此地也已经几天时间了,想必对本地地铁价也有了大致地了解了,只是不知道徐公子您又想出一个什么价钱呢?说出来我们也好合计一下不是?”

  听到这个丁掌柜的问话后,众人也都跟着一起点头,觉得这个丁掌柜问的好,这么多人在。总不能一个一个的报价吧!

  徐毅听完这个丁掌柜的问话之后,再次笑道:“丁掌柜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这做生意岂有买家给卖家定价之理呢?刚好今天我准备了一份东西,想必诸位也都识字,我将这份东西给诸位人手一份,诸位拿去之后,可以看看,然后根据上面所写,再给在下报价。不知这样可好?”说着徐毅对身后地大牛招手。让他拿了这叠纸过去给这些铁商每个人面前都放置了一份。

  这些铁商们纷纷满腹狐疑地拿起了面前的这张纸低头观看起来,徐毅趁他们还没有开始看又说到:“做生意本的就是双方都有利可图。我徐某也是为商之人,知道这做生意没利的话肯定不会有人做,诸位可以仔细看看这上面所写的东西,好好合算一下你们的成本,加上你们希望得到的利润之后,在给徐毅答复,此事不急,诸位可以自己衡量一下,是否能做这个生意,我这次地采购量可是不小,希望诸位在答复我之前可要慎重一些,我会根据诸位的答复,取一个合适地供货商采购,大家可以看看了!”

  徐毅说完之后,便把身子往后一靠,端起茶杯和身边的那崔典事还有县吏两人谈笑了起来。

  这些铁商带着满腹的狐疑低头看起了手中的那张纸,假如这里有后世人在的话,马上便能看出这张纸其实就是一份标书,上面写清楚了徐毅对供货方的各种要求,以及双方的各种权利义务,还有给供货方留下地填写地空白之处,当这些人看过了手中的这张纸之后,各个大吃了一惊。

  “什么?徐公子要我们将你所购地钢铁送至黄河渡**货?”一个铁商失声惊问到,其他人也纷纷抬头望向了徐毅。

  徐毅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点了点头:“不错,我这次采购的数量非常大,而我乃南方之人,对于此地并不熟悉,而对于陆上运送这么多货物在下有些力不能逮,所以我才要求给我供货的人利用你们在本地熟悉的优势,将我所购货物送至黄河渡**货,我在那里接货之后,便可以装船,走水路将货运至南方,这也就需要你们在给我报价的时候,考虑到这段路运输的耗费,其实等于是我付钱,由你们将货物待我运至黄河渡口,大家其实都不吃亏不是?如果这样的话,有人还觉得吃亏,那只管离开便是,生意不在人请在,希望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合作!”徐毅这可是打了好久了小算盘了,来此地的路上,他早已开始合计这个事情,过了黄河之后,这边的局势便开始恶化,假如他在这里采购了钢铁之后,就必须要解决运输的问题,那就要耗费他打量的人力物力留在此地,往返运输钢铁,这样的话,无疑会增加很大风险,于是他便想出了这个主意,由供货方出人,利用他们在本地熟悉的优势,将货送至黄河渡口,在那里接货,这样便可省去不少麻烦。

  徐毅的话音一落,这些铁商便开始交头接耳的相互商量了起来,有人说这种事情不合常理,这样的话,他们要付出不少的人力,而也有想要接下这桩生意的人说,这样也算是合理,毕竟徐公子已经说了,可以让他们将这块费用包含到报价之中,于是这些人便自己争执了起来,拿着手中的那张纸逐字逐句的又看了起来,可一个人离开的都没有。

  徐毅看看他们,决定再次加一把火上去,于是接着说到:“请诸位看仔细了,我在你们手中的那张之上还写明了一条,此次购货乃是一个长期的采购,不是一锤子买卖,凡是被我选定供货的商家,以后每月都可以按照咱们的约定,将货物送至交货之地,这样的话,凡是和我达成协议的商家,以后便可以不再囤货,这样一来,手中的银钱也就周转的更快,也算是一种利益,所以诸位在给我报价的时候务必要将此项考虑在内,这可对你们很重要,也有很大的好处的!”

  徐毅的话立即又引起了这些人一阵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