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朝第一弄臣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815章 让人无从下手的圈地推进

[字数:5099 更新时间:2013-11-15 13:52:00]



  第815章 让人无从下手的圈地推进

  距离第一场攻坚战近两月之后,乌苏和火筛收到了全面的战报。

  为了牵制土默川的近卫军主力,他们两个带着数万骑兵,一直在土默川附近徘徊,明军也有骑兵,而且规模不小,但终究是比不上草原人的。

  战略很成功,明军主力不但被他们牵制的死死的,在草原骑兵的威胁下,明军甚至连筑城都放弃了。他们没有筑起高耸的城墙,只是草草的修建了一些简陋的营地,算是防御工事,这些营地散布在土默川四周,隐隐围成了个大圈,将筑城地护在了中间。

  为此,火筛有些得意,假模假式的提了几次议,说是要发动全面进攻。乌苏当然知道他的心思,这家伙无非想让自己劝谏,然后博个大度纳谏的名声,并且向族人彰显其领袖的地位。

  只是大敌当前,乌苏也无暇计较这些小心思,当然不可能进攻,在应州那么有利的形势下都输了,凭现在这些二线部队,和人打正面,那不是送死么?

  胜机只有切断明军补给线的一刹那。到时候,明军不想饿死,就只能撤兵,在敌人撤兵的途中,乌苏会死死的盯着,一旦发现破绽,他就会发动雷霆一击,这就是狼的战术,也是草原人最为推崇的理念。

  “长生天在上……”正德六年的春夏之际,长生天受到的召唤比从前频繁了几十倍,若是真的有这么个存在的话,他肯定会为牧人们有事才想起自己,没事就丢在一边的行为感到愤慨,只不过,就算这样,这当口恐怕也没人会在意它了。

  “已经损失了近万人马?我们不是在抄敌人后路吗……而且还是在草原上?”信使唱的歌很难听,不过这是牧人传递信息的方式,乌苏早就习惯了,让他震惊的是战报的内容。

  草原人引以为豪的狼群战术也不灵了?辽金、西夏、西域各国……当年的祖先们就是用这招打败了无数的强敌,将苍穹笼罩的地方,都变成了蒙古人的牧场,可是,现在堪称无敌的一招也碰了壁。

  损失了万余骑兵,取得的战果却是寥寥。

  虽然没有确切情报,不过战报上说的分明,明军也有一定伤亡,但由于明军的装备够好,很多人都是只伤不死,车队往来,回程的车上载的都是伤兵。

  当然,伤损比不是最重要的,狼群战术的战略目的在于切断明军的补给,抢夺并烧毁他们的物资。若能达成这个目的,骑兵的损失大点也不是不能接受,问题是明军损失的物资极其有限。

  那简陋的营地杀机四伏,偏偏又因为耗费少,所以修的异常密集。

  车队只要走上半天,就能到达中转站,进去了就安全了,所以民夫一上路就不惜体力的全力赶路,暴露在游骑兵锋下的时间被压缩到了最小。往往探子们才一看到车队,没等将大队人马召唤过来,车队就已经进了营地,让他们徒呼奈何。

  想破这招,只能一直让大队骑兵在堡垒中间游荡,碰上一个算一个,两个月来,仅有的两次完美的战果,都是这样取得的。

  不过,完美达成任务的那两队人马也没好下场,由于他们一直在野外晃荡,马力损失比较大。而护送车队的明军骑兵见势不妙,丢下民夫逃跑前,施放了信号,召唤来了大队的轻骑,结果不言而喻,在明军迅猛的追击下,那两队人马都损失惨重,险些全军覆没。

  因为物资的匮乏,这两队人连车都没烧,结果又被明军抢了回去,除了杀光了那些语言不通,长得又古怪的民夫之外,唯一的收获就是明军使用的车辆的情报了。

  那车也是马拉的,与众不同的是那异常宽大的轮子,此外,轮子还有弹性,也很轻,即便走在松软的草地上,也不会轻易陷进去,所以走起来也是飞快。正因为有了这古怪的车轮,补给队行进的速度才那么快。

  搞不定车队,就只能想办法攻营。很难说这两个战术有没有因果的关联,单从外表上看,那个营地实在没什么可怕的,不少部落看见车队进去后,都是直接攻了上去。这其中有谨慎的,如一触即退的莽古尔;也有冲动的,比如全军覆没的塌答。

  也有成功攻克营地的个例,不过,那是几个部落结成了联盟,集结起五千人马发动的进攻,伤亡近半之后,他们攻克了营地。然后,应援而来的明军铁骑到了,同袍的鲜血激起了骑兵的怒火,牧人们被淹没了,一个人毛都没跑出来。

  因此,乌苏得到的战报相当全面,听过战报之后,他已经将明军的策略,在脑海中完全勾勒出来了。可想明白了,却不代表有办法解决,乌苏心里苦啊!

  步步为营,整体推进,这是最克制狼群战术的一招,前线的牧人手段尽出,最终也只能干瞪眼,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他们已经在种田了,等秋收的时候再来,是不是能有点收获?”火筛也在犯愁,想了好半天,他才憋出来一个主意。

  明军再怎么有钱,也不可能把田地都用铁丝网圈起来,大股人马容易在很远的地方就被发现,但零星的游骑应该不要紧。秋天正是草木繁盛之际,对隐遁身形很有帮助,能破坏明军的屯田,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只怕很难。”乌苏揉着太阳穴,一副很痛苦的表情,“明军的骑兵也很能打,护送车队的那些人,见到咱们的斥候,都是直接冲上来的,你这办法,最终也只会变成更频繁的小规模战斗,咱们占不了多大便宜,毕竟明军的装备比咱们好很多……”

  乌苏神情黯然。

  “同样是一刀砍在身上,明军顶多受点小伤,咱们的人当场就是一条大血口子,不死也得去半条命,那些明军都是边镇精锐,上阵都敢拼命……而且还有那些民夫,那些人,明军是当奴隶用的,咱们杀再多,他们也不心疼,十个换一个,也是咱们亏啊!”

  “那怎么办?”火筛突然觉得心里一阵烦闷,他有些暴躁的在帐篷里来回走动起来,“前线的部落已经不敢动手了,这样下去,岂不是白白消耗物资?现在咱们可没以前那么宽裕,这一天天的,怎么消耗得起?”

  “……”乌苏默然。

  他们确实伤不起,草原人不是一个严密的组织,即便小王子复生,甚至铁木真再世,也没办法让牧人去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连续两年进行大规模动员,却没有取得战果进行补充,而且还遭受了极为沉重的打击,草原人确实已经难以为继了。

  现在他动员起来的骑兵,原本都是各部族中的劳动力,没了这些人,退到和林的老弱已经非常艰难了,想依靠他们来得到补给,几乎是不可能的。按初始的计划,他的骑兵应该以战养战的才对。

  “也不是没有办法,这几年,听说辽东那边搞得很红火,兀良哈那边富得流油,而且他们又投靠了明人,去年暗算了咱们一次,咱们打过去,也算是师出有名。”沉默半响,乌苏缓缓说道。

  原本他跟朵颜三卫就是对头,对那边的情况也比较了解,本着柿子要挑软的捏的原则,他很快就想到了这个既富且弱的老对头。

  “兀良哈内部也不怎么稳当,屠余早就对花当不满了,咱们兵多,又有内应,一鼓而破应该不是问题。”

  “可是,花当既然投靠了明军,你怎么能保证,咱们东进的时候,明军会眼睁睁的看着?”

  火筛疑虑道:“你也看见了,明军那个营地建起来很方便,那些铁丝网可以用车运,一车就可以围一大圈,人手够的话,半天就能建起来一个。咱们走了,他们若是西进或者北进,谁能阻挡?等他们再多圈几块地出来,咱们就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辽镇的边军也很厉害,上次在应州遇见的重骑兵,就是辽镇派出来的,明军重骑冲锋,兀良哈骑兵跟着掩杀,你确定咱们一定打得过?”

  “呃……”乌苏语滞。确实打不过,应州那时,辽镇的重骑只有三千,就已经所向披靡了,谁知道他们家里还藏着多少?那些重骑根本就是一场灾难啊!

  提议连连被否,火筛质问的语气也很呛人,乌苏也有火大,“东边不行,那就去西边,宁夏那些地方不是也在搞新政吗?搞了新政的地方都比较富,咱们去捞上一笔,然后就退到漠北去,就不信明军能把草原大漠全都圈起来。”

  “西边么……”

  他这话有赌气的成分,西边一向是瓦剌的实力范围,小王子时常越界,那是因为鞑靼势大,可现在却是鞑靼有求于瓦剌。可听了这话,火筛的反应却有些奇怪,他没有暴跳如雷的反驳,而是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道:“算起来,也该有消息了。”

  “什么?”乌苏一愣神,就在这时,帐外一阵马蹄声急响,随后又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一个非常疲惫的声音响了起来。

  “报大汗,吐鲁番满速儿依照前议,以两万骑入哈密,挟裹哈密军马,共侵河西,甘肃巡抚伍文定尽起起肃州、安定、沙洲三卫兵马,战于沙洲……”

  “结果如何?”两个汗王一起从帐门挤了出去,紧张的追问道。

  “吐鲁番大溃,满速儿被擒,哈密牙兰死于乱军之中,如今明军已经展开反攻,直入哈密,剑指吐鲁番,西域诸国无不自危。”

  “啊!”火筛傻眼了,他想到吐鲁番可能不是明军对手,但他没想到对方会败得这么惨,听起来明军领兵的似乎是个文臣,带的兵马也不多,怎么就这么凶猛呢?

  “天……”乌苏也傻了,肃州大概是九边中最弱的一个了,他们都能打出这样的战果,那宁夏这个久经战乱的大镇又岂能轻与?满速儿很有义气,及时出兵呼应了,可却把自己给送进去了,现在再西进,显然是徒劳无功的。

  “报汗王,外面有人自称是使者,代表福余部和建州女真而来……”

  “……”俩汗王茫然相顾,这俩怎么牵扯在一起了,这又是什么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