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独裁者报告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章 投降??

[字数:8352 更新时间:2013-11-12 21:19:00]




  张震醒来的时候,做出的第一个判断就是:

  老子终于他妈的穿越的!

  很好,是真的穿越了,而且穿越到了清朝!

  这一点毫无疑问了!

  看看自己身上穿的,明摆着是满清的铠甲,看这样子,似乎自己还是个当官的!

  发达了,这次是真真正正的发达了!那些什么鸟的债务,鸟的大学,统统见鬼去吧,虽然自己非常厌恶鞑子时候,但怎么着也比被人砍掉手指头还抵不了债务要好。

  做梦都想着穿越,没想到这次还真心想事成了。

  看了看手里,居然还抓着那把刺刀,张震多少明白了些,看来自己来到这地方估计还是这刺刀的原因。

  老子就说这刺刀是个宝贝东西,可那些王八蛋就是不相信。

  可惜了了,早知道自己真能穿越,就带个笔记本什么的来了,再不济哪怕带把枪来也好,可现在就这么把刺刀,能帮到自己多大的忙?

  “把总大人,把总大人!”

  小兵的话让张震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把总,好像还不错,就是不知道是正式的把总还是外委把总。

  把总是正经的七品武官,要外委把总的话那可一下跌到九品上去了。

  “何事,报来!”像模像样站在那里,一本正经的想着电视里那些当官说话的腔调,一边向四周看了下,好歹现在也得知道在什么地方不是?

  一看心里立刻“咯噔”一下,好像不太对劲。

  日他姥姥的自己现在在个小山坡上,身边总有三五十个士兵,一个个盔歪甲裂,无精打采的样子。

  山坡上传来阵阵呐喊,间或还夹杂着大声的嘲笑谩骂。

  再往边上一看,吓了一跳,一具将官尸体就躺在自己身边,看身上的穿戴,是个千总,想起穿戴,看了自己一眼,脑海里搜索了下,然后可以确定:

  自己是个屁大的外委把总!

  报事的士兵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张震,今天的把总大人好像不太对头,别是什么地方吓傻了,定了定神说道:

  “大人,发匪又派人来了,限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投降,不然攻上山来的话格杀勿论!”

  发匪?

  我操!

  张震的脑袋轰的一下就炸开了。

  老子这他妈的什么运气!

  不穿个盛唐强汉也就罢了,偏偏穿个鞑子的满清;不穿到达官贵人身上也就算了,穿到了小小的外委把总身上;不穿到皇宫大院自己也可以忍受,为什么穿到长毛造反的地方!

  还被包围!还被限令投降!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现在长毛造反到了什么程度了?

  一无所知,自己又不能明着问手下士兵。

  “大人,尽管想想办法啊,那些发匪杀人不眨眼啊,孙大人就被他们生生砍了脑袋的啊!”

  张震后背冒出一股凉气,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要不就投降了?张震心里自然而然地有了这样的想法。

  发匪,不是,说不准今后就得叫天国了,那天平天国虽然在自己心里是个“邪教”组织,可好歹在教科书上也是“伟大的农民起义”,自己投降农民起义也算得上是弃暗投明是不?

  不过,跟着这个组织可实在没有什么前途。

  邪教不邪教的先放在一边,问题是最后以失败告终的这个“非法组织”跟着它混究竟能够有多大前途?

  连李秀成那么牛皮烘烘的人物,等投降了都被杀死,别说自己这样的小人物,一旦投降了又重新落到满清鞑子手里那能有几个脑袋被砍?

  可眼下的局面,不先投降长毛的话脑袋恐怕挨不到再被满清抓到的那天。

  矛盾,非常之的矛盾。

  “大人,您倒是拿个主意啊,您看,四十来号兄弟等着您救命呢!”

  那小兵的话打断了张震思路,是啊,甭管将来怎么着,眼下这危机可得先解了。

  “这个,本大人觉得......”

  张震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在那支吾了半天,眼看着那些士兵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心里忽然灵机一动有了办法。

  “这个,本大人觉得应该暂时向那些发匪投降,先把自己这条小命保住了,然后才可以伺机再为朝廷效命是不?”

  “大人高见!”

  “大人英明!”

  一片附和声中,张震顿时觉得自己大是睿智英明。

  能在这么危急关头,想出这样的办法果然是个大将之才。

  “大人,千万三思。”

  这时一个上了些年纪的士兵走到张震面前,小心说道:

  “咱们这些人要投降了好办,反正到哪都是吃粮当兵,投降发匪顶多也是名节受损,可大人的家眷可都在京城啊......”

  家眷?家眷关我屁事,和老子半点血缘关系没有,全被鞑子皇帝杀了老子连眼泪都不会流下一滴。

  可这话只能藏在心里,想了一想,把心中的“高见”说了出来,那些士兵面面相觑,好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良久还是那个老兵说道:

  “大人,这办法倒也是个办法,可要万一失手,惹恼了那些长毛的话......”

  “先不管这些了,本大人这条计谋十有**定能成功。”看了一眼自己的部下,心里还真没什么底气。

  这些人要欺压一些良善那是没得话说,可要真玩起命来能不能尽力那是大有疑问的了。

  “大人,小人愿意护卫在大人身边,誓死捍卫大人安危,粉身碎骨,在所不辞,火海刀山,不敢有丝毫犹豫!”

  那个最先向张震汇报军情的小兵上前一步说道。

  马屁精,马屁精,这个人绝对是个马屁精,不过这样的马屁精绝对大有前途。

  “叫什么名字啊?”张震清清嗓子问道。

  “小人莫黑,还望大人抬举!”

  “好好,莫黑。”张震拍了拍莫黑肩膀,和颜悦色地说道:

  “这个,你先去把长毛,不,去把天国使者请来,本大人要和他们详细商谈投降事宜,毕竟事关兄弟们的生死安危......”

  第三章老子知道你们想要什么了!!

  趁着莫黑去请太平军使者的时候,张震没话找话,左套右蒙的总算大致弄清楚了一些目前情况。

  眼下是咸丰二年,自己这一路,乃是从岳州被太平军打败之后败逃出来的溃军。

  自己这一路是个岳州城里的佥事**来的败兵,逃出来的时候总有百来人,到了这不知名的小山坡上,死的死,跑的跑,连着自己在内就剩下了这四十五号人,那位佥事大人倒也不幸为圣上捐躯了。

  眼下自己可就是这些人中官职最大的一个了。

  咸丰二年?张震又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位张震张把总虽然在经商方面大有欠缺,又是个被开除的,不过当初倒的的确确是个历史系的高才生,也不知是上天早就注定还是巧合,在被开除前张震攻读的正好就是天平天国史。

  老子这是什么运气?咸丰三年,太平军气势最旺的时候。

  咸丰二年八月,太平军进军长沙,西王萧朝贵中炮阵亡。十月二十七夜,撤长沙围,渡湘水西岸北进。

  太平军从此一帆风顺,出洞庭,入长江,下江南,清军再没有阻挡的能力了。

  太平军既渡湘水,十一月初十日,克岳州。二十日,克汉阳。十二月初九日,克武昌。

  看来自己来到的这个时候正好是太平军攻克岳州之后。

  心里一阵阵的发凉,现在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办?自己想的脱身之计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一旦失败那可当真就是立马人头落地。

  其实真的投降倒也是个不错的办法,凭着自己的本事和“见识”,未必不能平步青云,说不准还能弄个到了后来也不怎么值钱的王当当。

  可将来呢?太平天国失败之后呢?

  为满清鞑子效命?一来自己绝对不肯,自己大好一个汉人,屈身异族之下当个奴才?再者说了,就算自己想投靠人家也未必待见自己。

  正在那胡思乱想,莫黑已经把那太平军的使者带来。

  来的人大约三是来岁的样子,看起来獐头鼠目,放到自己那个时代的电影电视里,都绝对不用化妆就绝对是个当汉奸的料。

  那人自报家门姓马名大为,乃是太平军左军长曾锦谦派来的,为人倒也不傲慢,见了面还客客气气的打了个招呼。

  “马兄请坐,马兄请坐。”张震陪着一脸笑容,连连抱拳说道。

  “张大人请,张大人请。”不曾想马大为比张震还要客气。

  摒退左右,张震唉声叹气,一脸愁苦之色:“马兄,兄弟我的状况你也是看到的了,这么多兄弟都在那眼巴巴地看着我呢......”

  “张大人何必说这样的话?”马大为打断了张震的话,笑眯眯地说道:“眼下可不正有一条明路指引给大人?我天平军雄兵百万,所向披靡......”

  张震忽然眉头皱了一皱,脑袋里灵光闪现,马大为不说这话倒也算了,这么一说反倒让自己琢磨出了什么:

  “马兄,小弟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张大人有话请说。”

  张震年纪虽轻,但眼里闪动的神色却像足了一个老狐狸:“马兄,如果小弟猜的不错的话,贵军到现在迟迟不肯攻击,反而再三劝降,我看不是因为怜悯兄弟,而是贵军力量不足,没有必胜把握吧?”

  说着悄悄看了一下对方,眼见马大为神色一变,心中更是一片雪亮,当时不紧不慢地说道:

  “贵军若是力量足够,又何必如此再三劝降?一个岳州都被你们打下来了,难道还会怕这一个小小山坡?”

  马大为沉默不语,张震心里更加有底,也不说话,嘴里不知哼着什么调调自顾自的在那东张西望。

  “张大人年纪虽然不大,但判断见识着实不凡。”良久,马大为叹了口气:

  “你猜的一点也都不错,曾左军长在攻克岳州之后,早已跟随大队直逼汉阳,眼下带队的乃是左营侍卫官吴轻祥。

  我也不想隐瞒什么,攻岳州前吴左营侍卫官带病在身,及至攻克岳州病体方愈,出岳州之前随着带着百余士卒,不想在此围住大人,想来也是天意了。

  不过大人要想冲出去,只怕也没有那么容易,此处只得一处下山之路,吴左营侍卫官大人早已命人强弓硬弩等候大人......”

  吴轻祥?这名字怎么听着那么熟悉,好像在哪听到过一样,可在脑海里搜索了半天却无论如何也都想不起来。

  眼看面前这位年轻的“大人”不语,马大为只当他别有心思:

  “张大人,我后军很快就到,难道张大人以为凭借这区区几十人就能够侥幸突围不成?所以我还是劝大人尽早归降天国,将来大家都是天国兄弟,吴左营侍卫官也断然不会忘记张大人今天送的这一场功劳的。”

  他在那说些什么张震半句也都没有听进去,但却好像隐隐嗅出了什么一样。

  要自己不战而降,自然是平白无故送了吴轻祥一场不战而胜的功劳,但面前的这个马大为,也断然没有理由在现在这个时候要对自己那么客气。

  他们究竟在那动着什么脑筋?

  看着马大为很有一些“莫测高深”的笑容,张震忽然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了。

  吴轻祥,吴轻祥,可不就是那个在和天平军失散后,投降满清鞑子,以后等太平军攻克苏州之后,再度改名混到太平天国,为了钱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能卖掉的无耻之徒?

  这么一想,张震心中顿时有了底气,之前的那些担忧也丢得干干净净,“哈哈”笑了两声:

  “马兄,多蒙你为了小弟性命,冒险上山劝降,不过小弟终究是朝廷命官,家人又都在京城里被鞑子看管着,就算想要归顺天国也是身不由己啊。”

  马大为神色又是一变:“那么张大人是准备死战到底了?”

  “不然,不然。”张震连连摆手,头摇的和个拨浪鼓似的:“兄弟我也就是混口饭吃,不过就是想同你们吴左营侍卫官做上那么一笔买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