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抗日之幸存者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四六章 升堂

[字数:3927 更新时间:2013-11-15 13:30:00]



  第二四六章 升堂

  (……水田战法后来在抗战史上也是大书了一笔的,但是这种战法的背后牺牲了多少农地,军民之间出现了多大的裂缝,谁又曾经想过呢?……摘自《我的抗战回忆——曹小民》)

  高邮是扬州北郊的一道重要防线,在太阳还没出来之前,天色还是鱼肚白的时候刚从和两爷孙的对峙中摆脱出来的曹小民他们就到了高邮防线的一处在建阵地了。只见一大群的军人挽高了裤腿正在河沟水田间开挖,在很多田埂上是一群群带着土枪的农民在机枪口下冷眼旁观,看得出气氛非常紧张。

  “这是怎么回事?”曹小民一路上已经看到太多的民众对军队的仇视,但是像这样用枪对峙的局面还是第一次,他心中隐隐感到不妙:按照这样的民众情绪,加上在前线苦战下来的官兵的一肚子怨气,迟早要发生大型冲突!他连忙带人上前问话。

  “走走走,你管得着吗?”一个低级军官摸样的人看了曹小民一眼,看见这个***溅满泥巴,背着根三八大盖腰间却又挂着一支美式手枪穿着老式二等兵军装的军人;看得出他是个便装军官,但心想还背步枪的级别也不会多高便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

  曹小民阻拦了手下要发飙的人径直向那些农民走去,要亲自问个究竟,没想到那些农民看到他过去竟然有几个人挥舞起锄头威胁起来;那些正在和农民对峙的官兵也好像不想曹小民问那么多,有几个人端着枪就上来了。情况一下子变得混乱起来,后边不知道前边发生什么事的人们开始起哄,土枪、木棍和锄头都向天空扬着,一副随时要打起来的样子,连那些在水田里干活的官兵也停了手了。

  “腾腾腾腾腾腾……!”“鱼叉子”一看情况紧急,抄起一把mp28冲锋枪向天打了一梭子,人群的骚动才停了下来。那些在现场维持秩序的官兵看见这支小部队居然配了不止一把冲锋枪,知道来人有些来头了,这时却看见曹小民脱开士兵常服,露出肩上的金星,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敬礼。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闹成这样?”曹小民也不客气,劈头就问原因。

  “咱们不是按照布置要把很多水田变成防御工事吗?但是农民就是不让挖堤灌水,上峰命令又急,这才没办法动粗的……”那军官观察着曹小民的脸色,觉着这个将军一脸正气,便嘟嘟囔囔把事情扩大了:“其实这些日子里,那些农民都隔三差两找事,弟兄们早就一肚子气了……”

  怎么会这样?曹小民还是不明白,因为根据计划挖田放水,已经充分考虑到农民的生计,规划很是费了一番苦心才把挖田计划搞出来,这份计划不应该受到太多的阻拦啊!?毕竟第六师团的臭名远扬,曹小民还真不信到了这关头农民们还会因为一些得失而和抗战的子弟兵***。

  不是要到晚上才转车吗?有的是时间,曹小民马上决定要把这事处理了再上路。就在田埂上,曹大人升堂审案了!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曹小民却发现这事并没那么复杂,当农民的第一个代表上来说话曹小民就发现有问题了:按照计划挖田,基本上照顾到各户的利益,一般是把每家田主规定了临时征用土地不超过三成;如果有多则必须由当地保长甲长出面办妥土地置换,而每地的头三家富户都必须要捐出一成土地作为置换用,等战事过去后第二年归正;(这里的做法实际上是长沙保卫战前的筹备工作做法,那一场战役受影响的乡村高达数千个,参与动员的各级行政人员、地方长老也数千人;只是后人都光记得一场大胜记住了一个薛岳却忘了无数为之默默承担的普通百姓了……)但第一个农民上来就反映自家的农田竟全被征用了!

  接下来,什么征地范围远远超过计划、如果要保住自家田地就得交钱;先征地再谈规划等等……很显然就是战区的筹备主事者有人贪污,借机发国难财!

  在原来时空就从小受尽歧视压迫恨透贪官的曹小民一边听一边暗中发恨:难怪这乡村工作后来都被***给做通了,连这样迫在眉睫的战前总动员、在火线上的国难财也竟然有人敢去发!

  在另一个时空曹小民可是电脑程序工程师,他其实最擅长的就是处理各种事项的关联关系,很快他就理出头绪了。事情起因其实就是两点:一是有人贪污把规划扩大化、把事情处理细节改变了,如收受贿赂擅自更改浸田计划、没有颁布换田规定等等。二是有人煽动,把很多小事刻意激化矛盾,挑起军民互相对立。

  知道了问题,但要解决起来却不容易,光说是没用的,必须要监管到位。幸亏这是前线战区,军人说了什么都好使;曹小民当下只能快刀斩乱麻,决定行使军管处理了。他马上到高邮查看原来的规划图,挑选纪律作风良好的军队,集合军官进行教育讲话,说明此事的重要性,让部队下乡监管。最后一条命令就是违令者、敢于对抗者杀!

  在高邮的部队很多都是曹小民的旧部,特别是一大群原本去了八十九军当教官的从南京一起渡江回来的老人都在,虽然曹小民还没正式把身份亮明,其实大家都是知道的。虽然原来在这里主事的谢忠已经先去了宝应,但是留守的人员都还是马上就把他作为绝对服从对象来对待,他的命令要在军队中执行好难度还不大。

  “长官!这些问题我们都明白,其实在前几天谢司令已经有过类似的行动;但是军队下去后各村的自卫队竟然和我们对抗,这总不成真的开火打他们吧?”一个军官上前来报告,面露难色道:“那些自卫队的领头很多人都有苏北抗日联合总会的职务,有不少枱头大得惊人,要是按照职权看样子都得是个市长了,咱动不得啊……”

  曹小民一听明白了:这贪污绝对是地方和上峰都有人的,至于那些什么职衔,只要那个抗日联合总会盖个章就行。谁在背后暗中指使对抗、谁在贪污、谁在保护……这些现在都顾不得了,只能快刀斩乱麻!

  曹小民想了一下对那些一同来看处理结果的各地乡绅道:“我主意已定,就按这样去执行,劳烦各位到地方上通报一下,按这样的处理方法应该不会毁田过甚。至于自卫队,我宣布现在战时军管,任何地方武装必须无条件执行前指的命令,任何地方行政和一切社会团体都必须遵从前指。再有对抗的……”曹小民神色一凛转过头对着那些军官道:“给我杀!开大炮轰也要彻底干掉他们,就像你们和鬼子干一样!”

  没办法!已经火烧眼眉毛了,竟然还有这么多的磕绊,说我暴戾也好说我独裁也好,只能这么干了!曹小民很明白中国的老百姓其实不难处理,只要把道理讲清楚,列出合理的处理方法,把背后煽动对抗的人打掉,大家就安安份份遵从了。也许会流点血但应该不会有大规模的冲突发生,只要下去执行任务的部队不借机乱来就行。

  于是他把事情做细,让所有参与的军队长官全部在命令上签名画押,谁敢乱来事后查到一概枪决。另外他暗中下了一道命令,让他的亲卫部队去执行:把高邮附近包括那个抗日联合总会在内所有的社团组织牌子统统摘下,所有的负责人全部扣起押送回来;同时命令下乡的部队把分布在各村的那些不知来路的各种宣传、指导、督导办事处,全部给取缔掉把负责人也全部扣回来,就算他打着中央党部枱头的机构也不放过,一律先扣人再说!

  到了中午,被扣押回来的人已经一大批,特别是那个抗日联合总会的各级办事处联络处人员众多,这一下子竟被抓来了二百余人。在县政府跟前是数百人在聚集着和卫兵对峙,那些人喊着“抗日无罪”“爱国无罪”的口号越聚越多;特别是那些背上还背着书架子,带着书本要上前线抗战的各地学生,更是成为了聚集的骨干。

  眼前的一切曹小民都在原来时空的电影电视上看过,他感觉自己现在就是那些一脸阴鸷在后台策划如何屠杀游行爱国群众的文艺作品丑角一样。现在,他手上只剩下一张皇牌了,就是他“曹小民”三个字;等抗议的人聚集得够多,人基本到齐后就看这三个字的份量了。

  曹小民一边让参谋们准备好各场战斗的伤亡统计、计划中的浸田规划等等文件,一边让手下准备好高音喇叭和观察着群众的聚集情况。但是,对那些被扣回来的各种社团人员的见面要求他一个都不管,只是吩咐没有命令一个也不许打也一个都不许放。

  等一切准备好,曹小民开始往人声鼎沸的外边走去,一边走心里一边感叹:打鬼子爽快,防自己人在背后捅刀子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