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抗日之幸存者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四十六章 英雄

[字数:3840 更新时间:2013-11-15 13:27:00]



  第四十六章 英雄

  (……其实写这本回忆录的时候,我就没指望那些宣传部的人会回来真的帮我发表;战争期间我遇到过几次这样的采访了,那些拿笔杆子的不管对你多好、多热情、把你捧多高,都只是为了他的宣传任务;作为老兵,你真正离不开的是你的兄弟,那些一起用尸体填战壕的兄弟……摘自《祖爷爷的抗战回忆》)

  曹小民带着他的队伍又在山梁上走了一天一夜,但是让他们意外的是整个途中都没见到任何与战争相关的迹象——天上没见过一架鬼子战机,地上也再没见到一处被屠杀或者洗劫的村庄,甚至他们经过的两处荒野小村的村民都不知道鬼子已经打过来了。

  “大路上哪来的鬼子兵?”一个村民将信将疑道:“今天早上我还运了些余粮到镇上换盐,路上看到的军人不少,但都是国民党军啊……还有就是他们这样的。”村民指指那些难民。

  曹小民几乎晕过去:他们走了那么久的山地、荒滩、沼泽,总算赶到接近苏州的地方了却得知这一路上根本没鬼子!

  曹小民再一次被他穿越前那个时空的文艺作品给狠狠坑了一回:在他的意识里淞沪会战就是国民党军一溃千里直到南京,沿途完全是鬼子在追杀,国民党军根本没有还抗的能力。但事实上国民党军还是层层设防,且战且退的;实际上,直到曹小民面对着这些村民打探消息的时候,淞沪会战还没有正式结束,最后撤出战场的八十八师、七十四师各部队还在上海市郊与鬼子在玩命!

  在村民的指引下,大家终于将信将疑地回到了好走得多的大路上,这时他们才彻底相信村民所言:在路上全是各部国民党军在双向运动,有的往前线进发,有的则往后方运输伤员,前线还在战斗!

  终于到了后方,他们这支临时凑建的部队和难民所有人一下子散了架一样坐倒,很多人都在悄悄谈论着以后的去向和今晚的吃喝了;和战士们数日来相处已经完全像一家人一样的难民更是打心里不舍得这支同甘共苦不离不弃的部队,但大家知道分离的一刻要到了。

  就在大路旁,在镁光灯照射下,很多人难舍难分抱头痛哭;来自各国的战地记者都闻讯而来要采访这支从上海市区突围出来的英雄部队;而曹小民则被一大群军政部的官员和记者包围了起来——现在他是国家英雄!

  “我不上车!我得和我的弟兄们在一起!”曹小民一副非常好莱坞的英雄样喊出了一句话,然后学着美国大片的经典结尾,把一个戴眼镜的军政部宣传官一个背摔扔到了地上耸耸肩,看看周围再也不敢把他往车上推的军政部官兵们转身一路小跑回到了正在各自伤别离的人群前边……

  ……其实写这本回忆录的时候,我就没指望那些宣传部的人会回来真的帮我发表;战争期间我遇到过几次这样的采访了,那些拿笔杆子的不管对你多好、多热情、把你捧多高,都只是为了他的宣传任务;作为老兵,你真正离不开的是你的兄弟,那些一起用尸体填战壕的兄弟……祖爷爷写这本回忆录是为了纪念那些他昔日战场上的兄弟,为了让看到的人知道这段历史;至于那些丝毫不尊重史实,可以为了拍一个响亮的马屁就胡乱篡改历史的狗屁文人他根本不看在眼里。曹小民也一样,他在要被推上车到南京做英雄的时候,他忽然感到自己在乎的不是什么英雄,他在乎的是那些共同浴血的兄弟!

  “全体集合!”随着曹小民一声令下,那支由各部散兵组建起来的部队又像他们一路上突围时一样,重新凝聚到到了曹小民身前。也许是要告诉所有人,他们打败了但他们还是军人,部队这一次的集队比任何一次都要整齐快捷;所有的军人包括那些伤员们都很快站好了队。

  “有人告诉我,我们从四行仓出来的是民族英雄,他让我们到南京去,去在老百姓面前当英雄!”曹小民忽然发觉自己的口舌变得异常麻利,不再是那个十棍打不出一个屁的电脑程序设计师了:“但是我想提醒大家,我们不是英雄,我们仅仅是准备着但还没有为国捐躯的军人!英雄,是谢团长、是那些已经战死的同袍、是那些牺牲后连名字都没有留下的,身体被垒在战壕上抵挡鬼子的弟兄!我们不应该去南京,我们应该向有枪声的地方去!……”

  曹小民不知道他对部队的这一番训话在第二天就出现在了南京的大小报纸上,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被广为流传,被称为“英雄宣言”!

  曹小民的部队并没有被解散,他们当中的伤员被送到了医院而其他的人被编成了一个加强营到苏州待命。军政部的官老爷们,包括那个被他摔到地上的军官都没有记恨他,相反大家觉得他绝对“纯爷们”,而且他是少数能够对着记者说得出一番番可以采用的讲话的军官,军政部的官员们都很喜欢他。

  宣传比一切都重要,在哪个时空都一样,这里是中国。曹小民虽然知道自己被委员长亲自下令升了一级军衔成了上尉,但他却真没想到军政部竟然给他准备了一套用呢子做的高级军官的军服!经过了半个晚上的接风洗尘轮番敬酒、被闪光灯晃得头晕脑胀之后,曹小民终于摆脱了那些纠缠,趁着很多人半醉的时候带着他的兵开溜了。

  “弟兄们,看看这是什么!?”曹小民和那些从四行仓里带着那面有所有八百壮士签名的青天白日旗撤出来被邀请到的官兵们,用他们的新军装做包裹,把宴席上的香烟、白酒、黄酒、啤酒、香槟、烤鸭、切鸡、猪肘子……能偷的,能带的食物饮料全部席卷一空跑回了军营!

  “营长万岁!”满营没有资格出席宴席的一路上收编的士兵们雀跃欢呼一涌而上,开始了对一切食物饮料的大围剿。

  “这衣服可惜了……”啥都不吃先灌了半瓶花雕的兔子红着脸看着变得皱巴巴的呢子军服道:“我这辈子都没穿过这样的军服呢……营长,这……明天借我穿穿,照个洋影儿寄回老家行不?……”

  “行!高兴就拿去穿……”曹小民把做完包裹变得油腻腻、皱巴巴的军服一把向兔子扔过去:“这玩意也就是照照像有用,穿这个上战壕那是找死;我还是穿这身好了……”他一边把原来的那身军装穿上,一边大口大口啃着一条烤鸭腿……

  “营长,你们刚才没吃够啊?”满嘴满脸油光的苦瓜双眼放光地盯着烤鸭腿……

  “怎么,连老子嘴里的肉也看上了?他娘的……”曹小民笑骂起来。

  “这啥酒,难喝,真像猫尿……”一个川军过来的小兵刚往嘴里灌了一口啤酒便吐了出来……

  “他娘的不会喝别浪费!”原来三十六师的张景岳一把抢过啤酒:“告诉你,这是‘爱福牌’啤酒,以前我在三十六师时德国顾问最爱的东西……你这土包子喝了也是糟蹋……”他一仰头把把啤酒像原来他的教官那样灌进去。

  “哇!吐!”张景岳忽然一口喷出来:“真他娘像猫尿……”

  “哈哈哈!你小子也就见过人喝,自己没喝过!”川伢仔笑得抱着肚子弯了下去:“你他娘是呢子包土,外边光鲜,还是土包子……”士兵们全都笑得前仰后翻……

  士兵们很放肆、喝得歪歪斜斜,没一个人的军容是整洁的;嘴里的黄段子一段接一段、各地的小调五音不全地哼哼唧唧……整个营房一片乌烟瘴气。

  看着弟兄们的放肆、看着弟兄们的热闹,曹小民却忽然鼻子一酸:这些人,都在死人堆里打过滚,正是经历过那样的生死一线,他们才会这样的肆无忌惮!

  那些一字眉毛、国字口脸、风纪扣顶着喉结的英雄也许只存在于照片上吧!真正的英雄或者都是这样一张被打花打烂、永远带几分脏兮兮的脸孔,吃着政客们吃剩的美味在前线的炮声中醉生梦死……他忽然胸口一热,想和那些士兵们一样来上一段小调!

  他不会,作为穿越人在那个时空地方戏曲基本上已经消亡了;他一张口竟然声嘶力竭吼出了一段他来这个时空后听得最多的秦腔:“满营中三军们齐挂孝,白旗招展雪花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