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抗日之幸存者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十三章 最难的一枪

[字数:3859 更新时间:2013-11-15 13:26:00]



  第三十三章 最难的一枪

  (……我一生开过最难开的一枪,就是曹骏的父亲被鬼子摸哨捉了去,绑在木架子上推到了战壕前边,那些禽兽一刀一刀地割着我的兄弟……我那一枪是闭着眼睛扣响的……摘自《祖爷爷的抗战回忆》)

  王医生生前挣扎的每一个动作都反复在曹小民的脑中放幻灯片似的来来回回重复着,那张开始涨红的脸、那张后来灰白的脸……他的血流了那么大的一片地,他那讲究的西装分头不得不浸在血泊里,他每一次的挣扎都用血画出痕迹……那个孤零零的有着红十字图案的医药箱、那一身本应是雪白的却被鲜血染成鲜红的手术袍……我为什么不能早点开枪!……曹小民总觉得他看清了王医生那滴着血的嘴紧紧咬着手术刀往右手的大动脉割下去的那一霎那……

  百战的老兵可以向任何目标开枪,除了他们一起浴血的兄弟,他们太珍惜那些从地狱里带回来的感情了。王医生无疑就是他们的兄弟,他的身上手上沾过他们每一个人的血!

  仓库里的战士都不看对方的眼睛,是害怕被对方发现自己没有哭或者软弱地哭过吗?为王医生流泪的人不多,但每个人的心里都在滴血!仓库里死一般沉寂。

  远处大概一个班的鬼子忽然押着一群老百姓来到了血迹斑斑的曾经倒下了无数鬼子的那一段英军战壕前,他们开始在租界的百姓和仓库的守军面前用枪托和刺刀折磨那些被绑着的百姓。那些被绑着的百姓看衣着就可以知道他们是上海市郊的农民,日本鬼子凭什么捉他们来残害!?

  “你们都听着!这些暴民、这些坏蛋,他们帮助军队掩埋尸体、他们到战场上去抬伤员,所以他们不是老百姓,他们是支那军人……但凡帮助支那军人的都可以看作是支那军人……”一个鬼子看到一路上中国民党军人的枪都没有向他们射击,开始得意洋洋起来,他对着租界百姓和那些欧洲的军人解释道:“我们去捉拿他们的时候,他们没有抵抗,所以他们不能算是战俘,我们也没有违反不得杀害战俘的国际条约……”

  这是什么道理?难道这是日本式思维逻辑!?仓库里的每一个军人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但是他们的手都在抖动!跪在地上的是一群最驯良的人,最质朴的人,他们看不得路边的尸体没人埋葬、他们不能目睹着需要救援的人视而不见;他们仅仅以一个人的良心去做了他们力所能及的事,但是却被鬼子定罪了:他们是抵抗的军人,但他们不是战俘,杀他们不违约!

  “喀!”伴随着一声脆响,哀号响起,一个被岁月折磨得满脸皱纹但身上的肌肉依然还很壮实的农人倒在地上打滚,他的腿被砸断了!

  “嗵!”一声闷响,一下枪托狠狠敲在一个单薄弱小的的青年身上,把他打得整个向前扑倒,摔了一嘴的血!

  ……

  每一声的哀号、每一声的打击,都像从仓库里的战士自己心里发出、像打在他们的心上!百姓两个字从来没有在他们的眼中显得如此的重,军人两个字从来没在他们心里显得如此的重!每一只扣紧扳机的手都会伴随着脸上的每一下抽搐紧一紧……

  鬼子看到国民党军的士兵真的不开枪,又玩起了新花样,他们那个会中国话的小军官扬着手向远处的鬼子嚎叫,曹小民听到他隐隐约约在喊“把她们带过来……”

  又一个班的鬼子过来了,这次他们押来了一群女性!租界里的百姓开始鼓噪起来,因为昨晚的行动后英军已经不让他们太靠近边沿了,但现在人群开始向战壕这边聚拢,紧张的英国人开始向他们举起了枪……

  “所有人听着!这些女人也是军人,她们到前线去护理伤员,所以皇军要好好惩罚她们!”那个会中国话的鬼子军官又喊起来了……十二个浑身血污、衣服全是胡乱披上去罩着早就衣不蔽体的披头散发的女性被押到了战壕前;她们身上的每一寸都告诉了大家她们遭到了什么厄运!

  “啊!”曹小民的心里忽然惊叫一声,他看见了在被推来的人丛中有一身原本应该很纯净的蓝布、衣角上有一对被玷污的小喜鹊在挣扎——是她!

  仓库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听到旁边伙伴压着的粗重呼吸,每一个人都有随时扣响扳机的冲动——但是在这个距离,每一颗子弹都会把人对穿!

  ……我一生开过最难开的一枪,就是曹骏的父亲被鬼子摸哨捉了去,绑在木架子上推到了战壕前边,那些禽兽一刀一刀地割着我的兄弟……我那一枪是闭着眼睛扣响的……祖爷爷的这一段回忆解释了为什么他一直抚养大了曹小民的爷爷,因为结束曹小民亲生祖爷爷生命的子弹就是从他的枪里射出去的!那是一种怎样的无奈与悲愤!曹小民浑身发抖,他又有了虚脱的感觉,手心全是冷汗的他浑身连续打了几个冷战。

  日本禽兽开始了他们的野蛮表演,他们开始撕扯那些女性本来就已经破烂松垮的衣服,当众凌辱那些女性。

  忽然一个高大的意大利军官跳了出来,用大家听不懂的语言对着鬼子哇哇大叫,从他的手势和表情都可以看出他是在抗议和责骂。几个鬼子拿着刺刀就冲上去对他形成半包围,这时几个英军冲了过来但不是对日本人做什么,他们把那个高大的意大利人架了回去……夹在仓库与租界之间的那群平民,那群不幸的女子又一次成了最孤立无援的人。

  看到敢于干预的外国人自己怂了,鬼子兵很得意,一个早前把皮带抽下来当皮鞭用的鬼子竟然当众褪下裤子,一把从后边抱住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他要当众凌辱她!

  空气凝固了,没有一丝的声音,全世界只剩下那群禽兽的鬼叫怪笑!

  “叭钩!”一声三八大盖的枪声响起来,划破了凝固的空气,子弹精准的击中了那个连裆布都褪下的鬼子头部直接把他的天灵盖掀飞!

  这一声枪响告诉了所有人中国民党军人的存在!曹小民惊愕地向枪声传来的方向看去,他看见了竟是谢晋元端着一支枪口冒烟的三八大盖!

  “国民党军的大哥们!开枪啊!”一把凄厉的女声传来,是那个“小喜鹊”!

  也许是生活所逼,也许是另有隐衷,她不得不穿上那一身桃红去从事着最卑贱的职业;但是她另有一身的纯洁的蓝白,那是她的心,那是她的精神。但是这一切都被鬼子玷污了,鬼子夺去了她告诉自己依然是个好人、是个纯洁女孩的最后精神支持。她曾被无情地污辱,现在又被禽兽们在同胞面前糟蹋;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生存的意志与意义,是这一声枪响给了她希望——死的希望!

  “国民党军大哥!向我开枪啊!”凄厉的女声再次响起来!租界里的上海市民都在无声啜泣……

  “老总们!开枪啊!别管我们,杀光那些禽兽!……”木讷而老实的一张脸上忽然挂满泪水,被反剪双臂绑着的那个被打断腿的老农忽然声嘶力竭地喊起来!

  “老总们!军爷们!开枪啊!……向我开枪!”越来越多的被鬼子挟持的人质开始呼喊,用他们已经不再珍惜的生命呼喊,他们宁愿要他们的自尊!鬼子们开始慌乱起来了,他们拼命地打那些被绑来的百姓,嘴里还在骂骂咧咧让他们住嘴;然后把他们拖着想走了……

  “还等什么!开枪啊!……”租界里忽然开始了鼓噪:“开枪!开枪!……”

  没有命令,每一只扣紧扳机的的手都忽然失控了,子弹飞蝗般出膛,几个鬼子被当场击毙,另外的鬼子连忙抱住那些中国老百姓作为盾牌,嘴里叽呱鬼叫……

  “叭!”曹小民开枪了,蓝布上溅起一朵小血花,“小喜鹊”连带贴在她身后的鬼子一起倒下……最后的一刻,小喜鹊的眼睛竟然现出一丝欣喜,她的眼神还远远的和曹小民有了一次交流……泪流满面的曹小民手已经发软了,他没有再开枪,只是呆呆地在震耳欲聋的重机枪声中看着一朵朵血花在那些老百姓身上爆起,看着一个个惊慌失措的鬼子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