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破山河在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五百九十九节

[字数:8748 更新时间:2013-11-15 12:40:00]



  第五百九十九节

  苏联人的进攻来地出乎意料的快,自视大日本帝国皇军的骄傲,关东军打肿了脸充胖子,毕竟不是真胖。

  李卫跟着山本佐之助回去以后,谁也不知道他和山本两人躲在房间里叨咕了一个晚上,在商量着什么,至少可以肯定,战前会议上的内容一字不漏的落入到李卫的手中。

  这天早晨没有像往常一样出现划破晨曦而出的红彤彤初日,而是满天阴沉沉的带着压抑,西边的天空中隐约可以看到在升腾起数股不散的黑烟。

  齐齐哈尔城外516部队营区的可以清楚的听到远方轻微的爆炸声,和地面传来的微微量震动。

  炮击!是大量的炮击!地面都因为这样惊天动地的阵势所憾动,几乎可以想像的出炮火将是多么的密集,苏联人的军队正势如破竹穿越中蒙边境杀向齐齐哈尔等战略要地。

  日本人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防御阵线全部压到了朝西北的方向。

  一大早上百辆崭新的日式大卡车压得地皮震动,黑压压一大片地占住了516部队营区外的大路,车上的不断有士兵跳下,一部分赶往防御阵地,一部分直接进入营区内。

  日本并不打算把大批化学武器库存留给苏联人,准备携带大部分的化学武器南下,似乎要做决死挣扎。营区内外,都是一片紧张的忙碌和此起彼伏的呼喊,士兵奔走。

  不论在齐齐哈尔还是在516部队营区,都可以感受到那股浓重的战争气氛,士兵们不知道战斗在何时打响,许多人脸上都微微发白,手里紧紧地握着武器,姿势僵硬,紧张让这些没有经历过多少次大规模战役的士兵的体力在一点点的消耗,只有真正的老兵在这个时候依旧靠着什么东西上面,眯缝着眼睛,积蓄着精气神,应付即将到来的生死搏杀。

  化学武器库终于即将开启,潘朵拉的宝盒正在一丝丝露开缝,谁也不知道打开后,历史的命运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

  猛地,一辆卡车在一阵巨响中炸得四分五裂,附近毫无防备的日军士兵被强大的气浪掀飞,惨嚎声一下响了起来,紧接着又是一辆卡车猛地一震,巨大的火球直接吞噬了整辆卡车。

  仿佛是被点燃了一串鞭炮,上百辆卡车中,不断有发生爆炸,殉爆的卡车残体带着火焰四处飞贱,接二连三引燃起附近未爆炸的卡车,停车场上一瞬间陷入了极端的混乱,附近的日军士兵伤亡惨重。

  谁也没有想到停车场中会出现这样大规模的爆炸,爆炸点的位置异常诡异,上百辆排列整齐的卡车转眼间就陷入了火海,甚至没有一辆卡车能够幸免。

  油箱里装满了燃油的汽车发生了爆燃,轮胎被高温引爆,甚至燃烧中还有发生更强烈的爆炸,一些试图救火的日军士兵被意外的爆炸给吞没。

  正当日本人大部分注意力被苏联大军吸引的时候,李卫终于悄然出手了。在此之前,很多人都忘记了李卫原来的老本行,黄崖洞第一兵工厂总顾问,积攒了好久的**终于派上了用场。

  发生爆炸的,不仅仅只有卡车的停车场,李卫甚至516营区的各处围墙下,碉堡,日军驻地营房,道路上,日军的伙房,甚至茅厕,每一处爆炸都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混乱。

  一时间,516部队营区外围的爆炸一下子此起彼伏,精彩地就像是过年的烟花。

  给敌人制造大量的混乱,才可以混水摸鱼,李卫的手段也并不复杂,仅仅是使用了无烟无味的盘香引信,这种类似现代盘形蚊香可以维持12小时的定时引信给了李卫充足的准备时候,当然也可以定好时间在一定时间范围内引爆一大片爆炸点。

  李卫积攒的**份量着实有点多,这于抗联同志友情清仓和山本同志假公济私的大力支援不无关系,上百个土制的定炸弹趁着日本人这几天一直忙着防御苏联人的时候,悄然埋到了各个角落,毕竟不是机械式钟表那么精准,但也在设定的时间范围内引爆了**。

  日军士兵们陷入了不知何时会被不知哪里埋藏的一颗炸弹炸得四分五裂的恐惧中,防御和警戒一下子被削弱到了最低谷,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并不是随便什么时候都有的,多方面的因素为李卫的小动作提供了方便和扩大了效果。

  趁着日本人的混乱,李卫带队直接杀进了一个被炸开的围墙缺口,这次不是趁夜暗袭,而是公然光明正大的强攻。

  山本佐之助对李卫的协助也仅仅是提供权力和情报支持,手下的那些原装日军士兵在敌我大是大非的原则面前可不会卖山本佐之助的帐。李卫选择现在这个攻入点正是小野二雄驻守的位置,这个可怜的家伙甚至不知道自己奉若神明的“白狐”大人将自己这个软柿子故意安排在这个挡箭牌的位置上不是为了重用,而只是为了安个豆腐渣。

  光是那熟得不能再熟,让人魂飞魄散的一声大吼:“小野二雄!老子李卫前来拜访!”就把小野二雄当场吓得腿都软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天杀的克星怎么会又阴魂不散的缠上自己,结果就是惊惶失措的他指挥不力,接连出错,硬是眼睁睁地让李卫他们毫发无伤的穿过防御阵地而过。

  范国文的神枪手技能连连见功,凡是出现在他视线内的任何日军士兵都难逃他的夺命一枪,行动小队由范国文这个神枪手开路,有如破竹一般毫无阻碍,即便有漏网之鱼,也难逃战友的子弹,李卫这次带出来的战友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即便是强攻,也是底气十足。

  营区边上的爆炸点有不少是带着加料的烟幕弹,带着强烈刺激性的浓烟让营区内的日军士兵更加混乱,如果不是这些见识过化学武器杀伤的日军士兵错以为这些浓烟是致命化学武器,竭力躲避这些烟雾,李卫他们恐怕没那么容易公然捂着湿毛巾借着浓烟的掩护。

  一步步深入516营区内部,李卫他们遇到的阻击也逐渐大了起来,毕竟这么大的一个化学武器库,日本人不可能不派重兵把守,李卫他们按步就班,稳扎稳打的步步推进。

  李卫并不担心日本人会在即将面对苏联大军的时候能够有精力抽出人手来围剿他们,更何况暗中埋藏的那些不定时爆炸的炸弹就够让日本人忙乱一阵了。

  浓浓的烟雾猛地被一阵风吹散,李卫一伸手,队伍立刻停了下来。

  嗡嗡地异响,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师弟!尊严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吗?!”随着烟雾被散开,青叶的身影出现在李卫的视线中,手中的短剑锋刃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该死的,先吃我一枪!”范国文可是一枪在手,谁都不卖帐,举起枪就要击发,却被李卫伸手卡住了扳机,轻轻将他推开,显然李卫不想让范国文开枪,即便开了枪,对于这处级别的武者来说几乎没什么大用。

  “师兄!”李卫心里泛着苦涩,修道者太上忘情,看破红尘,哪管得你改朝换代,一切生灵都如蝼蚁,一切权利都如过眼云烟,从小在道观里长大的青叶师兄心里根本就没从来没有过国家和民族的概念,恐怕也根本无法说服教育。

  “你们先去!这里交给我!”李卫一边对范国文交待,一边慢慢拔出了背后的格斗刺。

  范国文不忿地盯了一眼青叶,又看向李卫,老大的果断远比常人更加坚决,知道自己无法改变老大的决定,他用力点点头,对边上的庄冬荣说:“我们先走!”

  同门师兄弟对决,范国文他们连李卫都打不过,更加没有能力插手。

  当!~

  火星四溅中,格斗刺与短剑再一次对撞在一起。

  李卫手上的格斗刺带上了诡异虚影,多年的战斗经验使他学会了利用有限的资源发挥出最大的效能,李卫的爆发技能使用几乎是一分力掰成两半花,精准到了极处。

  在决定生死的一刹那,李卫毫无保留的发挥,与青叶比拼起来毫不逊色,甚至比前两次与青叶交手,还要进步了许多。

  “你想想你的血脉里流得是不是炎黄子孙的血!”

  “你有没有尊严吗?背叛国家和民族要背上千古骂名!?”

  “你甘愿给日本人当走狗吗?!日本人已经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你不醒醒?你是人,你是中国人!”

  李卫生生架住着青叶师兄的杀招,大声吼着,心分二用的结果就是险相环生。

  李卫在刀光剑影中义正辞严地做着最后的努力,试图唤醒青叶师兄的良知,可是青叶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一脸冰冷似铁,手上连连递出杀招,多次对李卫的警告,让青叶起了真正的杀意。

  “哟西!青叶君,找到这么好的对手怎么不叫上我!”猛地道凌厉的刀光扑向李卫的脖颈间,李卫急一缩脖子,一股劲风擦着头刀掠过,碎发纷纷扬扬,把李卫本来就不长的头发直接剃成了小平头。

  “哈哈!又是你!没想到你居然是敌人!今天就别想跑了!”柳川弥生嗓子异常刺耳,刀锋疾似一道闪电,劈向李卫。

  二打一!李卫连忙错步闪开两方的夹击,若是再慢一步,可不是免费理发,而是直接剃脑袋的下场。

  当!~青叶师兄的短剑却出乎意料的挡住了柳川弥生的武士刀,对方一楞,立刻愤怒怪叫道:“八嘎!你在干什么?”

  “我清风观的事,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插手,滚一边去!”一直没有开口的青叶依然语气冰冷似铁,随手一剑再次挥向李卫,丝毫没有手软。

  “作梦!我偏不让你满意!?今天,我倒要看看,究竟谁能活下来!”柳川弥生发出了嚣张至极的宣战,他被青叶无视给彻底激怒了,手上的武士刀疯狂的劈向李卫和青叶。

  三个人似乎成了一个十分诡异的三国大战局面,互相牵制,互相攻击,任哪一方占了上风,另两方都会短暂的联手压制,一个人都必需承受另两个人的攻击。

  短剑,刀,格斗刺,爆出一连串密集的撞击声,任何一个人都是经历过生死的老手,稍一差池的下场就是横死当场,生死的距离也许仅仅需要一瞬。

  “卫哥!”一声惊呼在战圈外响起,李卫心头一惊,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是段诚的声音。

  而柳生弥次这种级数的高手却不会放过李卫一疏神的机会,一声微响掠过李卫的胸前。李卫倒跌出数步,跌倒在地上,胸口的衣服裂开一道长长的口子,刀痕直入皮肤下,翻出血口,血水不住的涌出,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肋骨。

  若不是在方才一刹那,李卫下意识地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恐怕这会儿就已经被一刀斜剖成了两段。

  李卫摸着有如撕裂般巨痛的胸口,久经生死的脸上第一次变了颜色。“咳咳!~”李卫忍不住咳出了一口鲜血,突然笑了起来。

  段诚吃惊地站在不远处看向李卫,没有想到当他再次看到李卫的时候,却是李卫被人一刀斩翻在地。捂着被鲜血染红了胸前,回望向自己的李卫落入段诚目光中,段诚心中忍不住浮起英雄末路的感觉,这里可不是游击队和八路军遍布的华北,不知道有多少抗日志士埋骨在东北关东军的地盘里。

  “哈哈哈!”柳生弥次发出得意地狂笑声,肆意释放着充满了嗜血的嚣张。

  段诚一惊,下意识的掏出了手枪,却不知道该对准谁,柳生弥次和青叶甚至不屑于看上段诚一眼,这种蝼蚁似的小角色即便拿着枪也不能对他们怎么样。

  “师弟!”青叶最终还是忍不住动容,向李卫走上一步,但表情波动转瞬恢复平静。

  柳生弥次那一刀劈得可是够狠,挨上这一刀的伤势让李卫失去了与青叶和柳生弥次叫板的资格,没有人能在伤痛和失血的情况下继续保持巅峰战斗力。

  李卫似乎放弃了再挣扎着站起来,就在边上意图不明的段诚让他深深顾忌,他没有把握同时面对两个武林高手和一个带着枪支的敌人,李卫的眼神中带上了一丝绝然,他现在只掌握着最后拼死一击的能力,可是眼前这三个人却都是他最想干掉的,而他却只有一次机会。

  轰!~地面一阵颤动,附近好像发生了一次小规模爆炸,而现场的四个人似乎谁都没有听见。

  青叶的手似乎在颤抖,青锋短剑不再发出轻吟声。

  嘿嘿!~柳生弥次的怪笑似乎激起了青叶心底的阴暗,嗡,青叶掌中的短剑再次发出了夺命颤音。

  青叶脸上笼罩着杀气一步步逼近李卫。

  “我警告过你的!是你不听!不要怪师兄!”李卫却听出青叶颤抖着的声音中似乎在竭力鼓足着自己的勇气,同门相残,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李卫此刻早已抛弃了害怕,曾和自己所说过的一样,随着心上人的逝去,他也早就跟着死去了,现在也不过是再会经历一次轮回罢了,李卫的目光毫不畏惧迎接上了青叶师兄的短剑。

  “走开!还是我来!”柳生弥次一晃,狞笑着挡在了青叶的前面,武士刀对准了李卫高高的举起,欲先抢下这一个头功。

  篷!~

  柳生弥次的武士刀还没有落下,整个人被一股绝强的力量猛烈抛飞,毫无形像地在地上翻滚了几下。

  “你!你!~”柳生弥次瞪大了死鱼眼睛死死盯住青叶,大口大口喷着血,身上的和服脏污不堪,他不甘心的想爬起来,却不支再次扑倒,显然被青叶的致命偷袭下,他已经活不长久,只是仗着武者强于常从的体质,苟延残喘着没有直接毙命。

  青叶面无表情,短剑的夺命颤音不知何时消失不见。

  “就当是帮你一次吧!尊严!你就真得那么看重尊严?!唉!”青叶似乎很无奈地长长叹了一口气,心中的杀机渐渐消退,脸上带着一丝苦笑,不知道有多少人,似乎也是为了这样的虚无飘缈的尊严,如飞蛾扑火般前仆后继,死在日本人手里,甚至死在自己手里。

  手伸向李卫,青叶想把李卫从地上拉起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青叶注意力转开的一刹那,异变突生!

  刚才还在地上濒死状的柳生弥次爆发出一声刺耳地怪叫,双手在地上一拍,腾起身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翻了没有防备的青叶,李卫看到一道尖刃从青叶的后背猛地冒出。

  “师兄!”李卫目眶欲裂,凄厉地吼叫,自己最终还是没有触到青叶的手。

  日本武士往往会随身携带一把短剑,叫作肋差,柳生弥次拼尽最一口气,选择了用肋差与青叶同归于尽。

  “青,青叶君,我,我早就说过,我们两个要分一分高下,嘿嘿!”柳生弥次嘴里的血几乎喷满了青叶的脸。

  “你去死吧!”青叶似乎被这一偷袭似的一剑激发了狂性,也知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必死无疑,手里的短剑发了狂似地狂捅柳生弥次,拔出,捅进,拔出,捅进......直至柳生弥次的尸体不再抽搐。

  不远处的段诚似乎被这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剧变给吓呆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连说话的功能也丧失了。

  直至死透,柳生弥次都没有放开抱住青叶的手,据着捅进青叶胸口肋差的手都没有松开半分。

  “师兄!师兄!”李卫挣扎着扑到了青叶的身边,硬生生掰开了柳生弥次,将青叶抱在自己的怀里,大声悲叫着师兄的名字。

  “师弟!~”弥留之际地青叶嘴角溢着鲜血,往日时隐时现在眼中的精光不再,他在李卫的怀里轻微地抽搐着,脸上的表情似乎很平静:“师兄是不是很傻?!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尊严的会让这么多人不惜一切去守护,师兄居然不知道!真傻啊!”青叶紧紧地握住李卫的手,悲伤中的李卫没有注意到青叶手上涌出一股力量悄声无息的缓缓地没入他的身体。

  “不,师兄不傻,只要师兄能够明白,就不算迟!”李卫放声大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师兄最后还是懞懞憧憧地明白了,可是已经迟了。

  “师兄真后悔不能早点明白过来,悔啊!悔啊!”青叶的声音越加微弱,渐渐油尽灯枯。

  “甘辛!甘辛!你快过来,快来人啊!我师兄不行了!快来救他!”李卫向左右徒劳地大喊着,谁都知道,这样的致命伤加上生命最后的过渡消耗,哪怕有最好的医疗条件,青叶都不可能坚持到手术台上。

  尊严,本来就是需要用鲜血和生命去守护。

  “不用再喊了!师兄刚才为师弟守护了这个尊严!希望师弟为师兄继续守护下去......”青叶似乎想伸手去抚摸李卫的脸,手举到半空中便无力的垂下,一双回复了真知的眼神随着生命消逝而黯淡下去。

  “师兄!”

  李卫抱住青叶师兄的身体放声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