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一品锦衣卫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十章 九龙窠

[字数:3035 更新时间:2014-5-10 2:35:00]



  时光回忆着后世的官场生活,与现在的情况何曾相识啊!混迹尔虞我诈的官场,上面没过硬的关系,单凭资历什么时候才混到个头啊!时光三十好几,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公务员,没什么级别可言,顶多是一个办事员,和其同时考上公务员的好友,早就平步青云,下乡任一乡之长了,过几年资历一到,局级还不是手到擒来?

  而这一切全是多亏他家里面颇有些背景,在社会上混,关系是能力的一种表现,时光并不反感这些,只是觉得依附一个太监心理上过不了这道坎。

  樊通的突然到来,顿时打乱了时光晨跑的心情,漫步在田埂之中,开始神游外物。

  “一个人想思绪还是太狭窄了,找张楷商谈下得了。”毕竟时光是一个过客,来到万历年间堪堪一年,许多事情没有本土生长的张楷更明白樊通的意思,他怕一个处理不好,樊通掉转马头收拾他的话,那就呜呼哀哉了。

  来到百户卫所,叫醒了张楷,这段时间点卯都延后了,因此待在百户卫所的锦衣卫都在睡觉,后院内的一处凉亭内,张楷睡眼蒙松,埋怨道:“大清早的,拉我来这里干嘛?”

  张楷瞥见时光的表情有点不对劲,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咋咋呼呼地道:“是,是准备撂倒李大贵了?”

  他还以为时光已经等到了东风,准备联合几方势力,共同发难对付李大贵呢!可是这些日子没听说李大贵再干什么出格的事啊?

  时光向下虚按了手臂,解释道:“袁大人那里还没传来消息,李大贵的事暂且搁置,今天早上你猜我遇到了什么人?”

  “沈百户回来了?”张楷脑子里面全是有关锦衣卫的,毕竟关乎其前途命运,怎能不着急上火呢,两人的利益捆绑在一起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故此张楷还是比较关系沈德胜的去向。

  时光摇了摇头,张大嘴,说了两个字:“樊通!”

  “京师的秉笔太监樊公公?易裕的干爹?”张楷刚才还犯困,现在精神百倍,不过却是被吓出来的。

  樊通这个时候来到宜兴,还专门去找时光,意义耐人寻味,难道是为了易裕被时光射伤的事?可是他不是醒过来了吗?

  “是啊,樊公公并没有提及易裕被我射伤的事,而是要收我义子,张大哥,你和相交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亲大哥,您做锦衣卫这么多年了,像是樊通这类的大太监主动提出要收人为义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时光有点疑惑,樊通是随便一说,等时光拒绝好有个由头收拾他,还是真心实意欣赏时光的才能,打算帮衬一把?

  张楷沉吟了片刻,说道:“樊通这个人我在京师当差的时候听人说过,做事干练,与京师的大人物都交往密切,且是陛下在做天子时的近侍,深得天子的宠爱,是仅次于冯保掌印大太监的人物,且据说樊通手下有十多人的义子,为官、为将、为锦衣卫、御林军、番子……林林总总都身居要职,在京师樊通还有识人的美名,做了他的义子好处极多,不过樊通毕竟是宦官,名声上不好听啊。”

  张楷是本能的厌恶宦官,不由得在后面加了一句,这也是时光的顾虑,升官发财又怎么样?在外人看来时光就是依靠阉人来发家的,作为一个穿越者来说,他明白历代宦官都没什么好下场,明代的宦官乱政的情况更甚,他也不想做一个千古罪人,与其同流合污。

  打定了注意的时光,为难不已地道:“张大哥,既然樊公公在京师如此有势力,何必收我一个小小的力士做义子呢?不知道怎么才能在不得罪樊通的情况下拒绝啊!”

  很明显时光如果答应做樊通的义子,背负着太监之子的名头,尽管仕途上也许会很顺利,但是完全不可能做到顶点,又要解决名声这一系列的问题,在时光看来是弊大于利,短期来看对时光的利益有极大的作用。

  可以让时光正式加入锦衣卫,或者转投至东厂,这个比锦衣卫更为所欲为的机构,干上几年升个档头实在是轻而易举,如同易裕一般。

  做捷径的办法很多,时光不会拿自己的名声做赌注,一子下错,满盘皆输。时光的抱负不仅限于此,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何千万百计和李大贵作对,与其狼狈为奸不是更好?

  张楷是一个莽夫,哪里会有什么妙策,极为抱歉地道:“不是你张大哥不帮你,而是我的能力有限啊!樊通这个人又是一个毫不讲理的人,直接拒绝可能会得罪他,你也知道太监是最为对付的。”

  坐了片刻,两人又深入聊了聊,从张楷的口中,时光发现一个关键点,那就是樊通的爱好!

  “听说樊通此人极喜茶道,每日早晚都要饮上一壶茶。”朱元璋时期废弃了前朝茶饼的制度,延伸了茶叶、茶芽等技术的发展,出现了乌龙茶、绿茶、和红茶的出口崛起,这个时候的茶叶交流频密,各地的茶叶都能在当地购买到,而且樊通身为司礼监秉笔,御用贡茶不知道品茗了几多,茶叶上要拿得出手的,以时光的财力实在是捉襟见肘,还有一点是怕樊通看不上啊!

  “武夷山的大红袍宜兴可有人贩卖?价格怎么样?”时光起了心思,打算问问大红袍!此乃茶中极品,在明代就颇富盛名。

  “大红袍寻常人家自然会珍惜异常,樊通是天子脚下办事的人物,每年供奉的大红袍数百斤之多,他收个一两斤还不简单,我看好茶的樊通手上的好茶都可以开个茶叶铺了。”张楷深知司礼监在京师的地位,内监当中所有部门之首,孝敬的人不是趋之若鹜?

  各地的贡茶如雪花般送达京师,樊通收取几包上好的茶叶,也没人敢说三道四。大红袍啊!后世民国的一斤武夷山大红袍就价值六十四块银元,折合当时的大米四千斤!时光处在的二十一世纪,九龙窠大红袍,二十克,拍卖价格居然达到了15.68万元的天价!

  估摸着樊通也许喝过得武夷山大红袍,就是出之天心岩的九龙窠。

  茶叶方面上没什么好送给樊通的,到底是怎么样才能投其所好,又不至于太过寒酸呢?时光着实没了主意,陷入了樊通有意无意设置的深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