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抗战烽火之开国大将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七十九章 赌局(三)

[字数:6905 更新时间:2013-11-15 9:12:00]



  第七十九章 赌局(三)

  叶首长接着说道:

  “我们这场战术攻防演练所使用的英国演习弹,子弹弹头部份为红色染色剂,一但中招,衣服上便会出现红色标记,代表‘已阵亡’,必须马上退出战斗;

  手雷的染色蓝色染色剂,一但中招,衣服上也会出现蓝色标记,同样代表‘已阵亡’,也必须马上退出战斗;

  本次演练分为进攻方和防守方,进攻与防守的力量对比是二比一,由抽签决定;

  为了公平,我将派出特别四名代表对整个演习进行全程监督,你们有意见吗?”

  “没有意见!”陶平和许团长异口同声的说道。

  “很好,现在目标就是对面山头的那个山猪林,进攻的一方必须将藏在山猪林里的敌人全部给抓出来!”叶首长指着对面山头一片长满竹子和松树的林子说道。

  “抽签吧!”叶首长说道。

  “是!”陶平和许团长异口同声的说道。

  经过抽签,陶平扮演的防守方,按规定防守方可以提前四十分钟进行阵地,因此陶平的三十名尖刀队员在队长徐秀才的带领上就提前的进入了山猪林。

  而就在陶平的队伍出发后,许团长也没有闲着,他亲自来到警卫连挑选了六十名,战术素质非常过硬的战士准备投入战斗。

  “陶团长,听说这一次在你们来延安的路上又和鬼子的特工部队遇上了!”叶首长说道。

  “报告首长,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我们被一帮小鬼子跟踪了,他们想乘我们宿营的时候的偷袭我们,可结果还是让我们给全部消灭了。”陶平说道。

  “非常了不起,说一说战斗经过!”叶首长说道。

  于是陶平就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向叶首长作了汇报,叶首长和周围前来参观本次演习的抗大新学员们在听完陶平的战斗报告后都连连惊叹不已。

  “真想不到,仅仅从这么一点蛛丝马迹,你就能发现敌情,真是不简单,特别是你的那个火球战术,非常有创意!” 叶首长对陶平说道。

  “其实,我们这也都是让小鬼子给逼的,现在小鬼子的特工部队很是猖狂,他们这些人个个都是中国通,说起中文来很是地道,而且就是在生活点滴细节上他们把我们中国人也模仿的唯妙唯像,加之我军的通迅系统又落后,让他们有了可乘之机,所以说,真要是分辩起来很难,也很麻烦,我们只有时刻警惕,加强戒备。

  为了防止敌人的偷袭,我们平时都设两班岗,一明一暗,关键机构更是设三岗,同时给暗哨的战士配备自动武器,加强他们的战时反击能力。”陶平说道。

  “很好,你们这种经验非常值得进行大面积推广!”叶首长说道。

  这时刚从警卫连调完战士的许团长也回来了,他马上对陶平说道:“陶团长,我听说你们九一一团在白刃战中有一个叫做刺杀三人组的战术是什么意思,说说看。”

  很显然这位和尚出身的山东大个子已经从刚才失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听到许团长这么一说,陶平马上笑着说道:

  “其实,说白了我们也就是和小鬼子耍心眼,大家都知道,小鬼子的三八步枪枪身长,子弹的穿透性强,为了防止误伤,在白刃战中小鬼子都会主动退弹,然后才投入白刃战。

  而我们也正是抓住了敌人这一点,我们将战士三人分为一组,每次刺杀时是三个人同时奔向一个小鬼子,两个人吸引小鬼子的注意力,另外一个人伺机进行刺杀。

  为了保险期间,我们要求在进行白刃战的时候,每名战士的枪膛里至少留一发子弹,看情况,实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就用子弹解决问题!”

  “我的天啊,原来如此,你这不是在耍赖吗!”许团长接着笑着说道。

  听了许团长这么说,在场的其他人也都笑了起来,唯有叶首长陷入了深思。

  “我说许团长,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这小鬼子向老百姓开枪的时候,可从来没有管过他们是老人、妇女还是儿童啊!他们这些牲口那可是见着人就杀啊!”陶平非常认真的说道。

  “非常有道理,这一条有必要全军推广!”叶首长也非常认真的说道。

  而这时四十分钟的时间已到,许团长的警卫连的六十名战士在警卫连长王保济的带领下向山猪林发动了进攻。

  因为用的演习弹,打不远,所以当王保济连长带领警卫连战士向山上开始进攻的时候,徐秀才的队伍在山上一直按兵不动。

  当王保济连长带领着队伍刚到进林子的时候,也不知是哪一个战士一不小心,引爆了用演习手雷改装而成的绊雷。

  只听“轰—轰—-轰!”的三声巨响,伴随着一片蓝色的烟雾五名警卫连的战士光荣中彩,浑身上下粘满了蓝色染料,好在是在警卫连在进攻时采取了松散的队形,要不然,肯定还得有三至五名战士被裁定出局。

  而作为本次战斗进攻方首脑的王保济连长也差一点“光荣阵亡”好在有两名战士在死死的趴在了王保济的身上,才使他的身上没有粘到演习弹的蓝色染料,至于那两名战士则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身上布满了蓝色染料——被“光荣阵亡”, 裁定出局。

  对方还没有开一枪,自已就被人搞掉五人人,令王保济连长十分的生气。

  “妈的,这帮孙子也太损了,竟然把手雷改装成了地雷!大家小心了,我们马上要进入他们的射界了。”王保济说道。

  听到了王保济的命令,战士们更加小心的弓着腰端着枪向林中摸了上来。

  “按原计划,五个人一组进入林子搜索,注意了要相互之间保持队形!”王保济连长说道。

  “是!”警卫连的战士们答道。

  王保济不知道,现在就距他说话不二十米远的一堆落叶之中有一双眼睛正在密切的注视他,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尖刀小队的队长徐秀才。

  现在他身着狙击手专用的吉利服,满脸油彩的一个人独自的潜伏在一堆落叶之中,由于他身上这套吉利服是用麻袋制成,上面粘满了落叶,很好的和环境容为了一体,就是有人走到了面前,不细心还真的发现不了!

  “妈的,怎么这么不争气,尖刀小队还没有开一枪,你们五个家伙就被人给赶了出来!”许团长对着远处正向他面前走来的五名警卫连战士大声的说道,显然他现在非常不爽。

  这时一个叫王东东的战士马上向许团长说道:

  “报告许团长,也不知是我们之中谁弄响了尖刀小队设置的地雷,所以我们五个人都中彩了。”王东东说道。

  “放屁,演习弹药中根本就没有地雷,他们尖刀小队哪来的地雷!”许团长非常不满的说道。

  “许团长,这位小战士说的没有错,他们的确是被绊雷给赶了出来?”陶平说道。

  “绊雷?”许团长有些不解的问道。

  “对,就是绊雷,将手榴弹或手雷的拉环上系一根鱼线就可以制成一枚绊雷,布在敌人经过的路线上,这样,只要敌人一旦绊到鱼线,马上就会触响绊雷。”陶平边说道,边拿着一枚练习用的手雷示范着。

  看完了陶平的示范,许团长大笑着对陶平说道:“你这个家伙真是太损了!这么缺德的点子你都能想得到!”

  “这也都是给小鬼子给逼的,你知道吗,现在小鬼子连毒气弹都敢用,我们不比他损一点行吗!”陶平笑着说道。

  “真的想不到,手雷还有这种用法!”叶首长笑着说道。

  正在他们几个人谈笑的同时,山猪林方向枪声大作,不时又传来了演习手雷爆炸的“轰—轰”声。

  “终于让老子的人抓住了给抓住了依巴了吧!”许团长大笑着对平说道。

  “哥哥唉,听老弟一句劝,这假酒以后可不能再喝了,你天天尽说胡话,还不坏事!保不定过一会儿回来的是谁的人呢!”陶平笑着对许团长说道。

  “你看你这个小老弟说的,你老哥俺天天尽喝假酒,你要是有真酒给也给你老哥来两坛,行不?”许团长笑着对陶平说道,因为陶平又提到了酒,所以许团长兴头马上又被勾上来了。

  “哥哥,你尽管放心,现在蓝团长正带着卢高升和鲁山子两人去买酒杀羊,等演习结束后,正宗杏花村保准让你喝个够!”陶平笑着说道。

  听到陶平和许团长两人在那儿斗嘴,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

  山猪林,王保济连长正带领着队伍以分散队形进入林中进行地毯式搜索,因为吸取了上次绊雷的教训,王保济连长被几名战士远远的隔在了整个队列的后面。

  而这时,埋伏在树叶从中的徐秀才的那支m1正瞄准处于队列后方的王保济连长,只听“砰”的一声,王保济连长的灰色军帽上多了一个红色标记。

  “妈的,怎么老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中招了,真是气死老子了!”王保济连长骂骂列列的说道。

  但不满归不满,王保济连长还是很配合的自动离队。

  听到了身后的枪声,近二十多名警卫连的战士不约而同的朝徐秀才响枪的方向跑来。

  可就在他们向徐秀才这边跑过来的时候,只听到秀才“砰、砰、砰”连续三枪,三名警卫连的战士又非常不光荣的中招“被阵亡”,而徐秀才一个翻身滚入了枯草从之中不见了。

  一连四名战友中招“被阵亡”,特别是连长王保济的“被阵亡”使这二十多名战气愤异常,马上改变队形向徐秀才开枪的方响搜索而来。

  他们不知,他们正犯下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他们现在正在步入一个由六名战士组成了三角阵狙击阵的正中。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只听一阵激烈的花机关的枪响,有十多名警卫连的战士又非常不光荣的中招“被阵亡”。

  于是接下来,还没有中招的警卫连战士们马上组织反击,但令那些反击的战士们十分郁闷的是,刚才还在向他们射击的“敌人”又不见了,整个树林中除了满地厚厚的落叶,其也的似乎什么也没有。

  而就在警卫连战士们陷入迷茫同时,在三个方向的枯草从之中,突然有六枚冒着清烟的手雷向他们飞了过来。

  “小心,有手雷!”也不知是哪一名战士喊了一句。

  但一切也都已太晚了,六、七个还没有来的及卧倒的战士们马上浑身上下被蓝色染料所粘满——“被阵亡”。

  伴随着一阵“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花机关枪声,三名还没有“被阵亡”警卫连战士终于身上布满了红色标志“被阵亡”。

  这一次,令警卫连的战士们大开眼界的是他们终天可以看清楚了自已的“敌人”尖刀小队队员们的庐山真面目。

  只见六个身上披着麻袋,浑身上下粘满了树叶、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满脸画满黑色油彩的家伙从枯草从中爬了起来。

  而些时,在另一边那,警卫连仅剩的三十二名硕果正被徐秀才带领的尖刀小队队员们一个一个的消耗掉。

  令那些警卫连战士们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只听到人开枪,可就是找不到人,你说这仗还怎么打。

  所以说,后来被裁定出局的战士们是一个比一个郁闷!

  “你怎么也被赶了出来了!”许团长十分吃惊的对着王保济连长说道。

  “报告团长,真的是十分的丢脸,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打了我一黑枪,结果我就‘被阵亡了。”王保济连长十分惭愧的拿着军帽说道。

  “我看这一定又是徐秀才下开的枪,他这个小子开枪就喜欢打头!”陶平接过王保济连长手中的军帽指着帽子上的红色标记说道。

  伴随着警卫连后面陆续而被裁定出局的战士们的一个一个到来,很快整个山猪林攻防战演习进入了尾声。

  当三十名尖刀队员和最后一名警卫连的战士返回来的时候,正式的宣告了尖刀小队以六十比零的绝对优势取得了山猪林攻防战演习的最终胜利。

  在总兵力是敌人一半的情况下将是自已两倍的“敌人完全消灭”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令陶平所想不到的是,尖刀小队和许团长警卫连今天所进行的三场比武,已深深的改变了中国陆军作战的作战模式,因为就在三个小时以后,延安的军事最高层专门为此而开了专题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