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抗战烽火之开国大将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七十七章 赌局(一)

[字数:7141 更新时间:2013-11-15 9:12:00]



  第七十七章 赌局(一)

  由于接到陶平的命令,周斌在第一时间就对李一帆夫妇进行了抓捕,李一帆夫妇措手不及全部落网。

  周斌连夜突审也一无所获,李一帆夫妇就是死不开口,好几次,差点让他们自杀成功。

  没有办法,最后在接到陶平的命令后,周斌只好派人将二人一起押解到总部去,希望总部敌工部的哪位高人能橇开他们两人的嘴巴。

  就在周斌将李一帆夫妇押解上路的同时,在太原,日军第三十六联队联队长小犬一狼的办公室,联队长小犬一狼大佐和参谋长尾山浦田中佐则陷入了深深的失望之中。

  因为他们两人知道,过了预定连络时间那么长时间,横四少佐没有回电意味着什么。

  除了接受失败这个事实以外,他们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横四少佐能平安的归来。

  但后来的结果显然并不是他们所希望的那样,横四少佐再也没有回来。

  当陶平的队伍进入陕西境内的时候,天空开始下起了大雪,渐渐的雪下的越来越大,最后陶平等人只好进入一座不知名的庙中躲避风雪。

  为了取暖,战士们就从外面找来了很多的柴火准备生火,但由于下雪,柴火受潮的缘故,怎么也点不着。

  最后在鲁山子的建议下战士们只好把目标对准了神殿正中供桌,希望借它来生火。

  可是两名战士过去怎么也抬不动,桌子就像生了根一样,一动也不动,最后一直惊动了还在神庙内四处参观的陶平和蓝凤凰。

  “你们怎么能这么干呢,这样做是对神灵的大不敬,是要遭报应的!”说着蓝凤凰马上制止了战士们的举动。

  “简直都是笨蛋,这么一大座庙宇,难道非得用这张供桌来生火不可吗?到后面柴房找找看,我就不信没有干木头!”陶平说道。

  听到陶平这么一说,鲁山子马上又带着战士们向后殿跑去。

  由于年久失修的缘故,整个庙宇坏败不堪,神像也都严重损坏,但唯有这张供桌似乎就如新的一般。

  当战士们走后,陶平则一言不发的围着供桌转了起来,不时的墩下身来仔细的端详着供桌上的那些诡异的花纹。

  “陶团长,你在看什么呢,不就一张供桌吗!”蓝凤凰说道。

  “我说蓝团长,你可不要小看这张供桌,他可是大有玄机啊!”陶平说道。

  “不就一张再普通不过的供桌吗,能有多大的玄机啊!”蓝凤凰说道。

  “你发现没有,这座庙宇是唐代的,这里其他所有的东西都破败不堪,唯有这张供桌日久弥新,而且这张供桌桌腿也不是木头的,它是青铜的。”陶平说道。

  “你说什么青铜的,难道我们找到了江湖传说中的斩妖剑!”蓝凤凰说道。

  “你也知道斩妖剑这个传说?”陶平问道。

  看着陶平怀疑的眼神,蓝凤凰得意的说道:

  “当然知道了,当年李治的堂兄晋王李产被封为晋王,而就在李产被封王的当年在晋地就落下了一块陨石,李产便命三百工匠用了三年时间将这块陨石打造成了一把绝世宝剑名为——斩妖。

  据说此剑极轻,重九斤九两,剑长五尺,剑宽三寸,非铁非铜,非金非银,但锋利无比,削铁如泥,任何刀剑与之相击必为所断。

  据说这斩妖剑浑身乌黑,以红木为鞘。虽名为剑但若以双手握剑以刀势而运之,则威力无比。

  后来武则天要废唐称帝,李产便开始密谋起兵,但因行事不密而兵败,最终晋王一家老小便从太原的晋王府的一条密道——晋王密道,逃出了城外,从此不知所踪。

  而这把斩妖剑也被晋王封存于一个铜桌之下,后来晋王身死,十五年李唐恢复之后,此剑便一直成迷,无人知其下落,没想到今天在这儿让我们遇到,真是天意!”

  听了蓝凤凰这么一说,陶平对着蓝凤凰说道:“蓝团长,你对这把斩妖是否有兴趣!”

  “得了,你就不用和我客气了,你要用就自个留着用吧!这是你先发现的,当然要你先得了!”蓝凤凰笑着说道。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陶平说道。

  说完陶平将供桌的四个桌腿沿逆时针方向转动,只见供桌下面徐徐的出现了一个地洞,而一个红木的木盒就出现在了陶平的眼前。

  陶平把木盒放在了供桌之上,取出了江湖传说中的晋王斩妖剑,只见整个剑鞘普实无华,由红木制成,剑身通体乌黑发亮,寒气逼人。

  而此时,从后殿找柴火的鲁山子也回来了。

  “山子,用你手中的日本军刀试一试!”陶平说道双手握剑以刀势运之,只听“当”的一声日本军刀应声而断。

  “好!”看着鲁山子手中的半截日本军刀,众人不禁大声叫好。

  “真是一把好剑!”陶平说道,而鲁山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这天下竟还有这么峰利的神器。

  第二天,当太阳升起的时候陶平、蓝凤凰等人又踏上行程,在第四天傍晚的时候他们到达了延安的宝塔山下,来迎接陶平他们的是陶平的老朋友许团长许大和尚。

  “老弟,几个月不见,听说你又发大财了!”许大和尚笑着对陶平说道。

  “低调!低调!”陶平笑着对许大和尚说道。

  “看你老弟谦虚的,你那些冬装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了,我代表我们**三团向你表示感谢!”许大和尚说着就向陶平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不用客气,自家人,应该的!”陶平说着也回敬了一个军礼。

  在许大和尚的引领下陶平一行被安排在了六个窑洞之中。

  夜晚,许大和尚提来了小酒,陶平则买来羊肉,两个就喝了起来。

  “我说陶老弟,这后天抗大可就开学了,我们可就没这么自由了,趁现在先喝两碗吧!到时候,你要是再想喝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许大和尚说着。

  “老哥,还是你想的周到!来,我敬你一碗。”陶平说着端着酒碗说道。

  “咱们老哥、老弟的还敬个啥!来,干!”许大和尚说道。

  许大和尚提来的那坛老白干也就二斤多沉,就这样,两个人三下五去二,就把一坛子老白干喝了个底朝天。

  “我说老弟啊,不是你哥我说你,你看看你老哥,我警卫连的那些兵,一个一个的像小老虎一样,眼神都能吃人。

  再看看你带来的那些熊兵,一个一个像了蔫了的茄子,没精打彩的,像个娘们,不行、不行!”许大和尚满脸酒气的说道。

  “许老大啊,话不能这么说,你可别小看我这些个兵,那一个一个可都是以一当十的主,就你那些秀才兵到了他们的手上肯定是死货!”陶平满脸酒气的说道。

  “狗屁,就你带的那几个**人,特别是那个罗锅!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你带的是一群杂牌军呢!所以下次像这种歪瓜裂枣的主,你你别带出来丢人了。”许大和尚满脸酒气的说道。

  “也不知是谁狗屁了!要不咱俩赌一把?”陶平满脸酒气的说道。

  “赌就赌,谁怕谁,你说赌什么吧?老子奉陪!”许大和尚满脸酒气的说道。

  “我看这样好不好,如果我输了,这一次我的那四挺捷克机枪归你,要是你输了,你那四个警卫员归我怎样?”陶平笑着道。

  “行,老子早就看着你的那四挺捷克机眼馋,你也不用这样拍老子的马屁!”这进酒已有些清醉的许大和尚大笑说道。

  “哥哥啊,也不知今天是谁在拍谁的马屁!”陶平笑着道。

  “哪你说比什么吧!首先声明,老子不和你比绣花啊!

  老子手上的哪些兵,一个一个的手长得像小鼓捶一样,要是你让你手下了哪五个娘们和老子的兵比锈花,哪老子不就亏大发了吗!”许大和尚说道。

  “我说老哥,你今天还真的没有喝多啊,你还当这是选秀女呢!还比绣花!

  明天就比三项如何,三局两胜,怎样?”陶平笑着道。

  “行,三局两胜,谁输了谁是混蛋!”许大和尚说道。

  就这样,陶平和许大和尚两人就呛了起来,谁也不让谁。

  而此时,在旁边窑洞的尖刀小队的队员们听到了二人的对话也一个一个跃跃欲试。

  就在许大和尚走后,陶平马上将这些尖刀队员们召集起来开会。

  “明天,都给老子精神点,把老子平时教你的东西全都给我用出来,要打出威风,打出气势来!”陶平说道。

  “团长,您尽管放心,明天我们一定让他们**三团输的找不着北!”张强子说道。

  而此时,闻迅赶来的蓝凤凰也对许大和尚非常不满。

  “明天,兄弟们一定要给我们好好的教训**三团那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蓝凤凰说道。

  “蓝团长你就瞧好吧!明天我们一让让三团的那帮毛蛋知道我们的厉害!”徐秀才说道。

  第二天,天刚亮,陶平所在的窑洞前就聚满了人。

  也不知是那一个好事者,这么一吆喝,结果住在附近的那些抗大的新学员们都赶了过来看热闹。

  由于,许大和尚在这些学员中的名头比较响,加之这次比赛的赌注非常丰厚——四挺捷克机枪。

  要知道,现在一般的主力团也就配十支机枪,子弹还不管用,只配四到六百发,陶平和许大和尚一下子就赌四挺机枪,让这些平时见了机枪就两眼放光的团营长们眼中怎能不冒火。

  所以大家一大早都跑来看热闹,看前一大院子的人,不是团长,就是营长的,一个一个都是非常人物。

  看着一大院子的人,陶平也不管认识不认只的就开讲了。

  “各位战友,昨晚许团长喝了点鸟酒在我这儿胡话八到,所以今天我们九一一团就要教训教训**三团,让他许老大知道人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陶平说道。

  “大家都别听他陶平在那儿放屁,老子今天来了就是奔着他那四挺机枪来的,做老大哥的怎么也得教教小弟如何带兵,你们说是不是?”许大和尚大笑着说道。

  “那这样好吗!为了活跃气氛,咱们今天就来赌一局如何?押我陶平赢的站左边,押许团长赢的站右边,如何?”陶平说道。

  结果,呼啦一下,所有的人都到了右过,左边一个人没有。

  看到眼前的一幕,许团长不由“哈哈”大笑的对陶平说道:

  “老弟,认输吧!你看群众的眼睛都是亮的。”

  “狗屁!你们就等着哭吧!”陶平说道。

  陶平接着说道:“那么,你们听好了,赌注是一名警卫员如何?”

  结果,呼啦一下,又有四名团营长站到了左边。

  “我说你们几个啊,真是的,咋就对咱老许那么没有信心呢!真是不够意思!”许团长说道。

  “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早就希望有人教训你!”这时一名团长哈哈大笑的说道。

  “有道理,有道理!”左边其也三名团长也附合着大笑说道。

  “别给老子在这儿扯蛋,不就是老子上次偷喝了你人四个狗东西两坛酒,你们就这么来了个现世报,真的他妈不够了意思!”许团长说大笑道。

  “唉呀!世上还是好人多啊!”陶平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从院子的外面突然跑来了八个抬着箱子的卫兵,陶平和许团长这时才发现事情闹大了,那位负责中央警卫工作的叶jy来了。

  “今天一大早,就听说你们要比试比试,所以一大早我们就赶过来看个热闹,为了让你们比试公平、方便,所以我特意将最近从英国人那搞来的演习弹给带来了。”叶jy说道。

  “谢谢首长关心!”陶平、许团长两人不约而同的警礼说道。

  “我看这样吧!你们来比,我做裁判如何,怎么样?”叶jy说道。

  “一切听首和的安排!”陶平、许团长二人又不约而同的说道。

  就这样,一场改变陆军战史的世纪之战由此而展开!